《三島由紀夫vs東大全共鬥》不負責任觀後感

2021/09/14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如果30年前看這部記錄片,我的情感應該會完全偏向全共鬥,但30年後就比較能以後設角度來看待雙方的立場,用一種很鄉愿的方式說兩邊都對,都值得尊重,歷史的故事線不可能只有一條正確的道路。當然這只能事後諸葛放馬後砲,如是處於當時的緊迫壓力情境下,是很難輕鬆的講出這種事不甘己的風涼話,甚至連想都想不到。
雖然鄉愿,但這真得是我現在的真實心態!
30年前的問題意識會明顯與現在不同(其實應該只有20幾年),透過不可靠的回想與記憶的建構,我當時很關切的應該是1960年代各種社會運動風潮與理想主義的併發,讓人感覺世界歷史似乎是走到一格重要的轉折點,看那段歷史會讓人非常亢奮,不管是自由之夏,布拉格之春,還是延續至今的三里冡鬥爭,都讓人著迷,只要是那段時間的歷史,不管是文字很多甚至有點艱深的文字、畫質很差的紀錄片,甚至漫畫,我都曾經狼吞虎嚥的看,即時沒有看懂。
1960年代之所以迷人,可能更來自於一種深沉的對比,到了1970年代,這些運動突然嘎然停止或喪失動力,歷史突然急轉彎走到另一個相反的方向。這個轉折一直讓人困惑,曾心想假如歷史沒有這個轉折會怎樣。有很多人對這個轉折提出了各種歷史詮釋與理論解釋,但看著看著有時還是讓人感到很惆悵感傷,對照1970年代以後的歷史發展,看到1960年代散發出短暫光芒,很自然內心就會湧現一種失落感。
不過跳脫個人情緒上的投射,還是要說1960年代許多壯舉在行動與實踐上雖然大多失敗了,但也留下許多好的遺產,許多價值與理想仍殘留下來,並緩慢地在擴大影響中。雖然前進的速度慢到讓人想睡,同時也衍生各種新左、新社會運動以及各種字頭加上post的主義,讓後來的學生讀到想哭。
廢話完了,進入正題,其實這是一部不容易輕鬆觀看的紀錄片,其中討論的一些主題甚至非常艱深抽象,要不是對這段歷史的好奇,並具備一些西方馬克思理論的基本認識,真得會看到霧沙沙。中間有一大段在討論主體與客體之間的關係,時間與存在的複雜問題,沒有相關背景知識的人可能看得很吃力,不過看懂這段冗長討論,大概就瞭解論辮雙方各自的立場。
就我的分類,我會把全共鬥那批人劃到廣義的無政府主義者,關注體制對個人壓迫,希望打破各種社會對人束縛的東西,讓個人自由的充分發揮,傳統規範價值與既有政府體制對他們來講都是要被打破的東西,他們跟共產黨是不一樣,共產黨講的是階級之間的壓迫宰制關係,要翻轉資產階級對無產階級的統治關係,所以共產黨很強調行動策略,這些東大學生關注的是體制對個人壓迫宰制關係,單純想整個炸毀體系。就自視正統共產黨的運動者來看,這些東大菁英理論立場顯露出其小布爾喬亞階級的本性。所以全共鬥跟民青的關係自然不會太好。
當然當時的學運內派系關係是很複雜,路線之爭很嚴重,就算全共鬥的內鬥也是很一言難盡。
不過這部紀錄片真正讓我意外的是重新認識了三島由紀夫,本來只是認為他是一個軍國主義者,對他的認識很主要是他戲劇化的自裁。其實金閣寺,跟我是貓與羅生門大概是我最早接觸的日本小說,但當時對作者的背景與政治立場其實完全不瞭解,之後再看到三島的名字通常都是與軍國主義,或日本國家正常化的討論有關,所以也從來沒看過他的生平傳記。
看完本片三島的辯論後,覺得他很熟悉對方的語言與文字(也是菁英啊),在辯論上同時表現出理念上的堅持與身段上的彈性柔軟,非常令人印象深刻。依據辯論上他的說法,我會把他列為社群主義者,而非單純的日本軍國主義者,他對天皇的一番論述,其實與涂爾幹在討論的圖騰的理論,本質上是一樣的,天皇就是社群的象徵圖騰,神聖意義的來源,凝聚日本民族的強烈認同與歸屬感,社群給予日本人存在的價值與意義,雖然這些言論引起東大生的訕笑,但他也不以為意,還反嗆我就是這樣,自豪生為日本人,死為日本鬼。全共鬥認為對人的壓迫,其中某一部份卻是他認為人之所以為人的條件,但雙方其實都討厭當時日本政府既成體制,一方把他歸為壓迫人的體制的一部份,另一方面則是認為現行政治體制扭曲壓迫了整個社群的活力,讓社群喪失了其靈魂,日本人變成有體無魂的稻草人。
其實看到這一趴時,我想到雷蒙威廉斯對伯克的評論,雖然威廉斯是英國工人之子兼英國當代左派理論的奠立者,但他對於英國現代保守主義理論奠立者伯克,也並非完全否定,而是能理解他理論中引含的時代脈絡與社會關懷,對傳統價值的維護,其實與社群的穩定存續密不可分,提供人們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所以在觀看這部針鋒相對的紀錄片,其實會想更同理地去想像雙方立場的發生脈絡,回家後想一想後,實在不知道如何蓋棺論定說誰是對誰是錯。尤其是看著雙方很真誠引經據典討輪,從抽象的哲學概念,到對日本社會的批評,以及具體的行動策略,實在很難去否認他們各自相信的價值與理想。
再過過一佰年後,不知道這段歷史是否會拍成大河劇,從不同當事者角度來看待這段歷史。眾所皆知,日本大河劇其實引含著彌平歷史之間的恩怨,凝結大日本國的重要功能,所不只會從歷史勝者角度來看待某段歷史,也會從敗者角度重新演繹那段歷史,每年每年看下來,就會發現沒有一方是完全對或完全錯的。對於幕末歷史,會津、長洲、薩摩、德川等各方都有自己不得不如此的行動,不能說佐幕就是罪人,倒幕就是正確的一方。
不過這50年後製作這部紀錄片,時機有點微妙,在晚個幾年,可能當事者都死光,太早拍,大家也不會那麼持平地看待這段歷史與爭論,只有大家都快到了人生終點,才比較能講開,Mabybe吧。不過為啥日本這時候會出這部片,其實心中有些陰謀論,現在大概是戰後最有可能實現三島理想的歷史時刻,套句話現在政論節目所說的捆龍索真得要鬆開。
雖然三島的人生,最後以非常反諷的方式結束,大家也都記得他是個狂熱的軍國主義者,但他本質應該是個保守的社群主義或強烈日本民族主義者,武士道,尊崇天皇的日本文化傳統並不能完全等同於軍國主義,雖然很難撇清它們之間的複雜關係,但不能完全等同。三島的行為確實很軍國主義,穿軍裝參加軍事訓練似乎很挑釁,但放在當時冷戰的大國際情勢,美國宰制下的日本政經社會,這種作為毋寧是一種無力的反抗。否則,幕末那些造反暗殺引發戰爭的維新志士,是否就該被認為是軍國主義者。要比喻的話,三島比較像吉田松陰的角色。
其實就我而言,目前中國在西藏新疆與南海的行為才真得是軍國主義。
最後,說實在也不知道該推或不推,因為有些門檻,我本身是滿喜歡這片。
後記:去電影院看得時候,一開始只有我一個男的,其他六七個以上是女的,最後開播前才進來另一個男的,想說為啥這片觀看性別比例會差那麼多,是三島很帥的原因嗎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無馱廢宅之人
對日常生活所看所聽之事的不負責任隨想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