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安娜,被暗殺身亡的俄羅斯記者,著作翻譯
陳潔曜
陳潔曜

紀念安娜,被暗殺身亡的俄羅斯記者,著作翻譯

陳潔曜
2022-05-09|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影像來源:NATALIA KOLESNIKOVA/AFP

「我不喜歡普丁,因為他不喜歡人類。他無法忍受我們,他藐視我們,我們只是他爬上高位的工具… 他是我們的沙皇,我們的上帝。我們必須崇拜他,敬畏他。」-俄國殉職記者,安娜

【翻譯緣起】

俄羅斯獨立媒體-《新報》(Novaïa Gazeta)之著名記者,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婭(Anna Politkovskaïa),於 2006 年十月 7 日,俄羅斯總統普丁生日當天,於自宅電梯被暗殺身亡,得年 48 歲。
國際公認因為她撰寫反對普丁第二次車臣戰爭的報導,慘招親普丁勢力計畫殺害。
《新報》因其反專制之媒體實踐,其負責人德米特里·穆拉托夫(Dmitri Mouratov),獲得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
然於烏克蘭戰爭爆發後,因普丁政權立即頒布「假新聞法」,任何人將「對烏克蘭特別軍事行動」,理解成「戰爭」或「侵略」,將可能處以十五年刑責,《新報》於普丁政權正式警告下,已經於俄羅斯停刊(負責人穆拉托夫並曾在火車上被蓄意攻擊)。
今天五月 9 日,普丁以盛大閱軍,紀念戰勝納粹之日,用以連結其侵略烏克蘭理由,《新報》多位流亡歐洲之記者,特別呼籲,在這個特別日子,於世界傳播記者安娜,於 2004 年五月 6 日,普丁第二次當選總統、於紅場閱兵之前,所撰寫的文章,作為其於兩年後,被暗殺身亡之反專制紀念。
特此翻譯此文,敬請指教,歡迎分享。

【記者安娜著作,節譯】

我一直問自己,我為何這樣反對普丁,我為何對他深感厭惡,以至於寫了這本書。然而,我既不屬於反對黨,也不是他的政敵,我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俄羅斯公民。我是個四十五歲的莫斯科人,也就是說,我曾活在蘇聯時期,尤其在其七十、八十年代沒落的時候,而我一點也不想回到那個時期…
我將這本書的書寫,特別結束於2004年五月 6 日。明天,所有一切將會結束。三月 14 日的選舉,並沒有因為抗議發生奇蹟,反對勢力已經投降,接受結果。明天,將是普丁二世的就職典禮,以驚人的票數當選,超過 70 %。如果我們將20 % 的選票當作舞弊,普丁還是當選俄羅斯總統。
到五月 7 日,只剩下幾小時,普丁,這個蘇聯情報局的中校,外省出身,甚至升不上上校,將在其情報局朋友的簇擁下,與反對勢力的缺席下,這個如果戈里小說裡不起眼的猥瑣人物,將登上王位。
俄羅斯的王位… 戈巴契夫坐不久,葉爾欽也只能給我們可怕的後果,也就是在明天,五月 7 日,這個小軍官,這個普丁,將走上金光閃閃克里姆林宮,那個紅地毯,於忠誠侍衛的簇擁下,於情報局低階軍人成為大官的擁護下,隔離你我人民,登上王位…
普丁登位,代表回到蘇聯時期的報復。我們就承認吧,是我們的忽視、疏失,因為一個又一個革命產生的政治麻木、冷感,造成這個情況。但這也是西方簇擁下的結果。義大利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簡直與普丁談戀愛,是普丁在歐洲的傳聲筒;英國首相東尼·布萊爾(Tony Blair)、德國首相施洛德(Gerhard Schröder)、法國總統席哈克(Jacques Chirac),不要忘記美國總統小布希,都是普丁的朋友。沒有任何阻礙,讓我們的祕密警察,登上克里姆林宮的寶座。國外沒有任何西方國家。國內沒有任何重要反對勢力。
暫停一下,不要談普丁,談我們人民自己。親普丁的那些人,將其推向王位,因為其第二任期對他們有利,這些人在今天真正統治政府、真正統治整個國家(只需實行總統意志),而不是議會(只通過總統想要的法律),這些人其實非常注重民眾反應,若說他們忽略民意,是錯誤的。
因此,造成今天的局勢的責任,是在我們,是我們人民,不是普丁。是我們對普丁的態度,一種憤世嫉俗的嘲諷,一種「不出廚房的異議」,讓普丁肆無忌憚,於四年間將國家徹底轉變。而這種縱容,將再持續普丁的未來四年任期。我們的言論與行動,不僅源於軟弱,更是源自害怕。我們的害怕,源自於權力核心中,對於秘密警察的害怕。如此,更讓他們對待我們人民,像是對待牲口一樣。
蘇聯情報局只怕強者,欺負弱者。我們難道不知道嗎?然而,我們大部分人,還是看起來像弱者,任由宰制。對蘇聯祕密警察,我們人民的恐懼,就是他們食髓知味的動機。看到人民因恐懼顫抖,將方便權力的統治… 普丁一再而三,展現他不懂「討論」是什麼意思。尤其是「政治討論」,對普丁而言,下屬沒有權利和上級討論,下屬敢膽「討論」,就成為敵人。
普丁這樣的行為,並不只是獨裁者的任性,而是因為他就是這樣爬上來的。這就是為何,他不只一次表示,蘇聯情報局的體制,為理想的政治制度。這就是為何,當我們人民表達不同意,普丁只會說「不要歇斯底里」。這表示他拒絕政治辯論。這不是他的專長,也不在他的能力範圍。他甚至不知如何對話。他永遠是個「獨白演說者」。根據軍事階級,若我們位階低,就必須閉嘴,然而有天我們爬到高位,我們就可對著所有「屬下」,進行「獨白」,他們都必須表示同意。這有點像是「意識形態清洗」,就像普丁的寡頭之大起大落,從雞犬升天到牢獄之災…
我為何厭惡普丁?因為多年來,到這個夏天,已經五年,普丁第一次總統任期發動的第二次車臣戰爭,仍持續著。我們看不到盡頭… 1999 年以來,沒有任何小孩因轟炸死亡,或者種族清洗,被法院調查,沒有任何人被告。雖然口口聲聲說他愛小孩,普丁永遠不會開啟調查… 我為何厭惡普丁?這就是為什麼。為了他的犯罪本性。他的陰險狡猾,他的種族主義,他的永恆戰爭,他的謊言。因為莫斯科歌劇院脅持事件,造成 130 人死亡。因為所有被他總統任期殺死的人。我們也可能成為其中一份子…
因為一種偶然,掌握了至高權力,普丁對俄羅斯製造了災難後果。我不喜歡普丁,因為他不喜歡人類。他無法忍受我們,他藐視我們,我們只是他爬上高位的簡單工具,僅此而已。這就是為何他可以對我們為所欲為,可以任意將我們消滅。我們什麼都不是。而他,雖然因為意外,才爬上高位,但他是我們的沙皇,我們的上帝。我們必須崇拜他,敬畏他。
在俄羅斯,已經有很多領導人有相同的世界觀,導致許多悲劇後果。血流成河。內戰爆發。我沒法全部詳述。這就是為何,我厭惡這個正統蘇聯祕密警察,走向紅地毯,爬上克里姆林宮王位。
我不可能接受俄羅斯政治退化,數十年步入永恆寒冬。我還想活下去。我衷心希望我的孩子自由。我的孫子出生,也獲得自由。也就因此,我希望這個寒冬及早解凍。但只有我們人民自己可以,將俄羅斯寒冬的溫度提升。然而,克里姆林宮的政治寒冬解凍,雖然在戈巴契夫時代發生過,今天妄想,卻是瘋狂、不切實際。

【延伸閱讀】

於烏克蘭戰爭爆發兩個月以來,個人有幸於第一時間,主動整理、分析、翻譯 30+ 篇重要媒體報導,將繼續為大家服務,敬請支持,歡迎分享。

【原文連結】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陳潔曜
    陳潔曜,北藝大電影碩士,巴黎第七大學電影研究博士,研究過程獲兩屆世安美學獎。創作曾獲文化部優良劇本、台北市電影委員會劇本獎與自由文學獎,曾入選柏林影展電影新秀營。 現為獨立研究者、自由撰稿者、法文翻譯。(本站【任何引用】需提及研究者、譯者,敬請尊重獨立研究,感謝!)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