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to Hero

2022/05/19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When someone zero to hero, can it go back to zero?
巾幗英雄,女性必須得表現符合男性的陽剛形象才能夠被千古流傳、流芳萬里。在這個職場,中堅份子的性別比例非常明顯,縱使身為同性別者,若未能「臭味相投」也得淪落被排擠甚至是「降階」的下場,男性是多數的裁判和球員。
新制度的改革下,外力的介入,要求這群男人們不要再用那套舊的遊戲規則,那套屬於他們之間互相吹捧而鞏固的「遊戲規則」,多了許多公平和法制後,英雄的功績便不再那麼得值得讚揚,若這個群體不再推崇這個「英雄規則」,他們便少了被景仰的歷史和條件,甚至,原本是領頭的老獅子,不能再用威嚴鎮壓想要挑戰的年輕公獅子,甚至是不斷默默付出的母獅群。
少了不合理的「上班時間要求」,只要有能力和責任心的人都可以在「上班的時段內」完成工作,不再是要求「全心全意地」將這段時間的生命都奉獻給了工作,隨時待命、隨傳隨到,犧牲其他重要的生命板塊,而獲得進入英雄殿堂的入場券。
HERO
在協助新制度落實時,我感覺到隱而不現的排斥和不願與時俱進的守舊思想,反對和駁斥的理由都只是「我們以前也都是這樣過來的」,這個職場的現象之一,如同之前的文章:「為什麼要複製你的悲哀到我的人生」為什麼你以前過怎麼日子,我現在就也得過這樣的日子呢?
如果大家都沒有那個美德願意種樹讓後人乘涼,進步的步伐將舉步維艱。
這讓我想起我在高三的時候,學校要求在校生投票是否更換新式的制服,擺脫這個奇怪的綠色制服,投票的結果只有高一生和高二生有意願更換,高三生同意的甚少,原因是「反正換新的制服我也穿不到了」。
最近的上班哲學:我也是笑笑的。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細鹽33號
細鹽33號
Stop telling me to behave, be sweet, be mature. I just want to be myself. Show you my true color.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