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蜘蛛室友

2022/05/27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發現蜘蛛在陽台結網的時候,曾有一瞬間,想揮手拂去,就像電影演的那樣,來到深山人煙罕至的小屋,屋內總是結滿蜘蛛網,劇中角色一揮手,蜘蛛網就散了。我在那幾秒之間,確實有這樣的意圖。之所以猶豫,完全是因為我跟蜘蛛的眼神對上了。嚴格說起來,所謂眼神對上,也只是存在我意念之間的想像,卻因為那幾秒之間的遲疑,才注意到蜘蛛網的紋路,原來那麼美麗。
那是一次短天數旅行返家之後的黃昏發現的,也就是說,不在家的期間,蜘蛛很愜意地織網,目測大概有四張A4紙大小,對比於蜘蛛的體積,是很不得了的成果。
我決定將蜘蛛網留下來,每天醒來,都會站在後陽台觀看蜘蛛網擴散的進度 。蜘蛛在我看不到的時間裡,非常努力地工作著,只是在我出現的時候,牠就動也不動,看起來也沒有敵意,我猜想牠可能懂得人類的遊戲,類似一二三木頭人。
大概過了一星期,蜘蛛網已經盤據了後陽台女兒牆與天花板之間的半數面積,還有幾隻小蟲與蚊子被網纏住,動彈不得。幾次午後雷陣雨,或刮著大風,蜘蛛網都挺過來,絲毫沒有受到強風大雨的破壞。對於蜘蛛網的韌性,開始產生敬意。
又過了一段時間,蜘蛛網的面積慢慢擴張,快要成為後陽台的一扇紗窗了。我心想,就讓蜘蛛住下來,當牠是默默不出聲的室友,我們可以和平相處,蜘蛛網甚至可以幫我捕捉夏天惱人的蚊蟲。
只是,颱風過後的清晨,發現與我共處一段時日的蜘蛛網,已經消失無蹤。站在後陽台,感覺好像室友拉著行李箱離開了,一聲再見也沒說,真是寂寞。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文字工作者,小說與雜文書寫者,網路重度使用者。台南出身,喜愛棒球與日本推理小說。不愛好萊塢電影和韓劇。曾獲幾項文學獎,寫小說是夢想,寫雜文是嘮叨,寫專欄是工作。最怕演講座談,也怕走在路上被認出來,是個早睡早起的「晨型人」。
中文的勉強,有被迫妥協的意思。日文的勉強,則是學習。 過生活既有勉強也有學習,總之就是在這裡紀錄一些無用的黑色幽默,偶有牢騷,或光明與溫暖。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