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之主》刻畫當代我們的台灣媽媽
希米露
希米露

《一家之主》刻畫當代我們的台灣媽媽

希米露
2022-05-28|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如果你住的城市還有這部電影,請帶你的媽媽去看《一家之主》(Reclaim, 2022),這是一部關於你我都相當熟悉的家庭劇情,但是,《一家之主》不八卦也不狗血,這是個優雅且細膩的故事,表面看起來衝突並不多,但是我們都感受得到主角內心的委屈、受傷與成長。電影的對話寫得真好,許多矛盾都藏在對話的字裡行間,彷彿都是家人無心隨口道出,卻一箭箭穿刺母親的包容的心。

母親反攻元年

2022年的五月,一連出現幾部關於「母親的多重宇宙」的電影,彷彿地球上許多母親都開始思考:「倘若,當年不是跟你結婚,也沒有生小孩,今日的我,早該已經抬頭挺胸、成就非凡,而不是在家裡算帳打掃、卑微地像個被使來喚去的無酬女傭。」
2022真是個母權反攻元年,從好萊塢的《媽的多重宇宙》和《奇異博士2:失控多重宇宙》,到國片的《一家之主》,都是在為聰明能幹的母親發聲:「假如當時...,今日我可能...。」有些母親遺憾自己的人生困在家庭,也有母親遺憾沒有組織家庭養育孩子。不過,無論哪一種現狀與結局,這些母親在電影結局時,沒有停留在懊悔與遺憾,而是重新認識自我、找回自我,並且由原本不滿的處境,找到生命的出口與昇華的智慧。例如,在《媽的多重宇宙》,Evelyn 最終意識到自己無論處在哪個宇宙,都能成就出最好的自己,當下就已經是最好的選擇。

典型的台灣中產家庭

在台灣新秀王希捷所導演的《一家之主》亦然,母親葉蘭心(鮑起靜 飾演)最後也終於找回自己,明白雖然對於今日的自我不滿,也無須拘泥於過去的選擇,當時肯定有當時的理由,無論是懦弱、逃避、或是一時懵懂,只要從今日開始,找回對於自我的信念,勇於創造自己的未來,一切就已是最好選擇。心念已轉的蘭心,就此沒有懊悔。
《一家之主》是個非常典型的台灣中產階級家庭,一對老夫妻住在台北市的公寓,有個在美國深造並且留在當地結婚生子的高成就兒子,有個受過高等教育並且考得建築師執照的女兒(柯佳嬿 飾演)。先生已經退休,準備開始新生活,太太蘭心應該是從婚後就自己開設一家美術補習班,一邊教課一邊創作(做模型小屋)。這樣的家庭看起來,就是許多人期待的未來,在台北市有個房子,兩個有成就的孩子,有點小錢可以退休享受人生。

能幹媽媽與多嘴爸爸

但是,蘭心並不快樂,她每天忙進忙出,為家庭盡心盡力,還有許多煩心的家庭大小事,雖然蘭心早就已經是位非常能幹多才的女性,同時還是母親的孝順女兒、先生的得力助手、與兒女信賴的好媽媽。
首先,蘭心有個只出嘴不動手的強勢老公大偉(寇世勳 飾演),他永遠坐在客廳的主位,一手拿著遙控器、一手拎著報紙,永遠充滿意見並且只有自己的標準最正確——他對政治有主見、對食物有偏見(愛吃好魚但自己連煎蛋也不會)、認為自己的投資最有眼光、還喜歡指點太太做東又做西。
蘭心曾經讓出一間房間幫大偉照顧過他的母親到離世,現在輪到蘭心的母親生病,蘭心想要把自己的母親接到家裡來住,大偉卻態度模糊不表歡迎,是位典型的意見多、不喜親自撩下去、同時又超怕麻煩的父親大人。

愛心媽媽與偷懶小孩

其次,蘭心也是個耐心呵護孩子的好媽媽,讓孩子對家充滿安全感,於是即使長大之後,遇到任何麻煩,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媽媽。兒子在美國會打電話回家請媽媽幫忙,女兒跟男友與工作鬧不合,搬回家也是馬上搬入媽媽剛剛打掃好的房間。
蘭心只想要有個自己的空間,一個屬於「自己」喘息與自由的空間。只是,無論是不貼心的老公大偉,或是被寵壞的兩個孩子,始終沒有意識到,媽媽也是需要自己的時間與空間。

轉個彎兒買個房

雖然蘭心內心一直渴望有個屬於自己的空間,家人只要提出需求,她一定會退讓。結果,蘭心把自己的一切都讓出,到最後自己只剩下廚房冰箱旁邊的一個小角落——一張小桌、一盞小燈、與幾本書。這就是我們的母親,起碼,我自己的母親就是如此,永遠都是先把自己完全奉獻,最後留給自己的,只剩下殘渣。
想帶回自己的母親同住,希望兒子回台灣有地方落腳,也希望給自己一個全新的廚房與工作室,蘭心在朋友的建議下,決定買個預售屋(呼應蘭心的小巧模型屋)。故事的衝突就始於這個新空間——一個所費不貲的大玩意兒。尤其,是要如何讓那位總是坐在客廳最大沙發主位上的大偉先生贊同,就是最大的麻煩與問題了。

迷失的自我追尋

失去空間,也失去自我,蘭心必須找到平衡。導演在這個寫實的故事裡,特別安排了一場自我追尋的奇幻橋段,在蘭心的實體遠行之時,也同時在形而上由「為家人奉獻的緊箍咒」剝離出來。
蘭心的家庭可能是你我都很熟悉的家庭模式,我的父母親就是這樣的長輩。他們彼此之間有著固定的互動模式,是種不平衡的關係,雖然從兒女角度看來真實有待改善,但是他們兩人的早已僵化的互動,根本難以切割或調整。唯有他們其中一人有意識地決心先改變自我。

媽媽才是家的中心

還好,蘭心決定改變,光是大辣辣地坐在大偉總是佔據的客廳大沙發,就是一種主權宣示:這是我的位子,我才是家的中心。
難怪,《一家之主》的英文電影題名,會是 Reclaim,因為這是個母親重新宣示的故事。無論這場宣示是否公開,已經不重要,光是在蘭心內心的自我重新定位,放手對兒女與先生的無條件包容,釋放出自己內心也需要接受呵護的小孩,就已經足以讓她創造一個全新的自我。

用心創造的溫暖電影

《一家之主》是個非常細膩溫暖的故事,場景的佈置在每個小角落都很用心,都是呼應故事主題的精心小細節。電影的攝影色調,也充滿溫暖的復古,有種彷彿回到我們兒時的家一般。
雖然目前我們不一定還有機會能在電影院看到這部電影,但是只要在未來,倘若在N或是D台看到,請記得去欣賞欣賞,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台灣故事,也是送給母親的禮物。
非常期待我的母親,也能跟蘭心一樣,反攻、重申、與重生,因為她也是位將自己完全奉獻而忘記自我的偉大女性。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希米露
我是希米露,我寫影評、寫書評,是個英文老師,也是個瑜珈老師。在VOCUS,我會分享電影與書籍評論,許多都是關於經典電影、科幻電影、與神話軼聞。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