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剖析|《媽的多重宇宙》背後——「英雄之旅」主人公,咱媽也行!

2022/05/31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最近一段時間,讓所有人討論的影視圈話題,非《媽的多重宇宙》莫屬,牠全篇的奇思妙想,看似無厘頭的劇情卻傳達了溫情的女性議題,還致敬了多部經典影視作品,無疑是一部佳作。北美票房早早創下 A24 旗下影片歷史新高,在口碑方面也順利殺入 IMDb TOP250。甚至有人已經為其搖旗,說這部片子要斬獲奧斯卡了。
今天,我就來和大家聊聊這部電影。
縱觀近年來,持續爆火的美劇劇集或好萊塢電影,多元宇宙無疑是他們創作時最愛用的設定之一。
無論是《蜘蛛俠:平行宇宙》,還是《洛基第一季》,抑或者《瘋狂多元宇宙》,或《媽的多重宇宙》。
到底什麽是多元宇宙?
它首先是物理學家們的猜想,即在我們目前所處的宇宙之外,還存有相似的其他宇宙。這些宇宙在空間上彼此既不重合,也不相交。
將這個概念移植到影視圈內,你會發現多元宇宙已經成為漫威牢牢掌握的招牌,同時也在影響更多的影視創作。
而本質上,我們看到大多數多元宇宙題材劇集的成功,恰恰在於 IP。
譬如,在《蜘蛛俠:平行宇宙》裏,主角為了阻止反派利用時空對撞機擾亂宇宙時,無意打開了平行宇宙的空間,從而使得各個版本的蜘蛛俠都集結到了同一空間裏。
《蜘蛛俠:平行宇宙》劇照
這些不同空間中的人都是蜘蛛俠,但對應的形象或者性別均不盡相同。在解決完某一事件之後,各個宇宙的蜘蛛俠又會回歸相應宇宙,進而維持整個宇宙的平衡。
在現如今電影對多元宇宙的創作中,編劇或主創們通常會用一個固定的主角身份作為支點,讓他在不同宇宙概念中穿梭。
在《媽的多重宇宙》中,楊紫瓊扮演的自助洗衣店老板娘伊芙琳就是這樣的一個角色。
一個失意的中年婦女,一個被抹去性別符號的「媽」,伴隨著她陡然落入困境——賴以為生的洗衣店面臨抵押和沒收(事業打擊),丈夫威蒙德提出離婚(婚姻危機),獨生女兒喬伊與其基本不聯系(親情消逝)——她爆發了。
「主宇宙」的伊芙琳,是所有宇宙中過得最慘的一個
當然,她的爆發不是張藝謀《有話好好說》中的李保田式的,也不是石之予《青春變形記》中的紅色小熊貓式的。
她在一堆票據堆裏茍延殘喘,繼而生發出了一個想要改天換地的念頭。
影片中同樣構築起了一個平行宇宙。
在《媽的多重宇宙》中,同樣存在著無數個平行宇宙,你的人生中的每一個決定都會分裂出一個新宇宙。
而開洗衣店的伊芙琳所在的則是主宇宙。
平時,平行宇宙之間並不相通。但除了失敗一無所有的伊芙琳,學會了平行宇宙跳躍法。
「熱狗宇宙」的伊芙琳。在這個世界,所有人的手指都是熱狗
而本片的創新在於,以獨特的方式帶觀眾體驗這種跳躍。
與今敏導演的《千年女優》類似。《媽的多重宇宙》的編劇導演關家永和丹尼爾·施納特運用五花八門的網紅轉場,來致敬那些影視中的經典動作和場景,從而最終營造出一個混沌宇宙的模型。
在這個過程中,資深的影迷當然會為了迷影情節,而去探究這些細節,從而達到了導演的意圖——用眼花繚亂的形式,去服務於故事的主題。
《媽的多重宇宙》致敬了很多經典電影,數次在幾秒間切換到不同的類型,令影像碎片煥發生機。
譬如,相關致敬單元的《黑客帝國》《美食總動員》《洪文定三破白蓮教》《2001 太空漫遊》《殺死比爾》《開羅紫玫瑰》……這些形形色色的經典影片,構築起了《媽的多重宇宙》中的重要一環。
甚至,導演為了致敬王家衛,請來了《2046》的副導演關繼威擔任片中楊紫瓊的丈夫的形象。也正因為如此,影片中又隔空致敬了王家衛的《花樣年華》和《一代宗師》。
「伊芙琳是武打明星」的宇宙,致敬了王家衛《花樣年華》
關繼威這個曾在 1984 年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執導的《奪寶奇兵 2》中擔綱主要配角的演員,再一次從幕後走向前臺,成為這兩年亞裔電影井噴的重點註腳。
在片中,他的扮相酷似成龍,也是另一個維度上對於港式功夫片的致敬,多元構築起一個光怪陸離、天馬行空的宇宙。
伊芙琳的丈夫(關繼威 飾)。在這個宇宙裏,伊芙琳沒有選擇和他在一起
借由平行世界的概念,《媽的多重宇宙》的這個片名才得以名副其實。
除此之外,片中那些無所不在的多元宇宙恰是一個隱喻,伊芙琳會遇到原本生活中的那些人,象征了她內心深處無法改變的地方。
但於此同時,多元宇宙又提供了一個發生各式故事的場域,而在這個場域中,你做出的任何選擇,也必須要付出應該有的代價。溝通的無能和不能共享的經驗決定了母女之間最大的隔閡,而這恰恰是東亞人根深蒂固的原生家庭觀念。
2011 年寫下《虎媽戰歌》的蔡美兒不會想到,她這個菲律賓華裔的美國人即將成為華裔乃至東亞裔母親的一個代表。
本來是被孔夫子和朱熹儒教父親牽連一生的中國人,在美國的文化生活中,卻面臨的是父親缺席、母親強控製欲的場景。
主宇宙伊芙琳一家
自此,無論是窺探婆媳關系的《摘金奇緣》,到探討臨終關懷的《別告訴她》,抑或是講月經羞恥的《青春變形記》,都紛紛聚焦於家庭成員內部女性間的親情關系。當然,這期間,也伴隨著女性主義思潮運動的充分展開以及女權運動的興起,母女關系開始成了一種彰顯身份政治的重要把手。
而在《媽的多重宇宙》中,這樣的一位失意的、痛苦的中年東亞女性,她的希望,也就是她的羈絆,她的羈絆,也就是她的痛苦。
這是她的母職懲罰,同時也是她的人生信條。所有的後行者都是踏著前人的屍體前進的。
暗黑的貝果就像是一顆塌陷的黑洞,它吞噬一切負能量的同時,也帶走一切痛苦。母親不想女兒復製她的人生,卻發現彼此的人生好似殊途同歸。在女兒創造的暗黑貝果下,隱藏的不是她想要弒母重生的勇氣,而是毅然自毀的決心。
同時,在這種東亞母女關系的背後,也暗含了另一條重要的線索——即女兒的酷兒身份。
在尚未平權環境中長大的一代,以及對西方政治正確格外敏感的亞裔群體,總是將多元的性取向作為不可言說的曖昧,以及刻意避之唯恐不及的東西。
而在片中伊芙琳的身上,我們同樣可以看到這種對於女兒的態度:逃避羞恥感,母親會學會一種健忘癥,從而可以禁止孩子公開出櫃,以及不承認孩子的約會對象,或者在日常想象中把孩子當成異性戀來看待。
但真相往往就是一根刺,她隔絕了母女之間友好交流的氛圍,從而成為某種彼此間默契不談的共識。
如果說,《媽的多重宇宙》的不足之處,很多人肯定說略顯禁忌的場景,以及混亂多樣的元素,但除此之外,估計是那個矛盾百出,卻又驚人般的結尾——愛是最偉大的魔法。
血緣是不講道理的,它將幾個人的命運交纏在一起,然後分配著痛苦與愛。痛苦是不可或缺的,但愛也是不可或缺的。
在《媽的多重宇宙》的故事中,主創們批駁了青年一代虛無主義的想法,選擇用和解來厘清世界的無常和有常,就如那兩顆巋然不動的石頭,一顆跟著另一顆石頭跌入谷底,這就是愛的最大救贖。
「石頭宇宙」的伊芙琳(右)與女兒(左)
與瞬息萬變的時代相比,片中母女之間達成的不是愛的感化,而是理解。可能與人本身的困境相比,這種理解實在顯得雞湯了。由此,也引發了對於影片結尾的不滿。
總而言之,就如波伏娃在《第二性》中提到:「女兒對於母親來說,既是她的化身,又是另外一個人;母親對女兒既過分疼愛,又懷有敵意。母親把自己的命運強加給女兒,這既是在驕傲地宣布她具有女性氣質,又是在以此為自己雪恥。」
華裔女作家譚恩美也在小說《喜福會》中說:「我一直假定,我們母女間,持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即她並不真的認為我是個一事無成的失敗者,而我,確實也從心裏覺得,要多多尊重她的見解。但今晚琳達姨又一次提醒我,我們母女倆,從來沒有互相了解過,我們只是在註釋著彼此的見解。」
對於如今,擁有自由思想的一代年輕女性來說,這種無法理解的母女關系就是一種壓製和束縛。那麽,對於這部填充著新的形式,又藏有過期雞湯的電影來說,它很火,但它做的還遠遠不夠。
可對於創作者來說,與其違心的追捧某種正確的潮流,做出貼合自己內心的作品,也足夠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分享華文故事創作幹貨、文娛影視雜談,與創作益友共同探索文字的瑰麗世界。歡迎喜愛故事、熱愛創作的你,在這裏和我一起聊創作、享受創作!經營FB專頁:「Storic-創作·發現·分享好故事」。 來都來了,點個「追蹤」再走吧~
每週選取經典或熱門的文學/影視作品,為您梳理劇情邏輯、剖析亮點,幫助你找到一部好作品具備的成功品質,進一步反哺、提升自身的創作能力。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