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與法師的差別之母權跟父權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昨天看到一個Facebook社團中很扯得直男發言〔這男的真的是奇觀〕,並且最近因為作業需要在看凱隆星跟薩滿信仰的資料,接續上一篇女巫與法師的差別,這次來跨到母權與父權的角度。
之前講巫跟法師差別區分界定並不只是人類是否有自己文化,更像是權力轉移的區別,這也是為什麼過去獵殺的都是女巫,藝術作品中邪惡恐怖跟惡魔作交易的角色也是女巫,因為這兩者就是母權的部落轉移到父權的社會的結果,這也是為什麼雙方通常彼此看不順眼,並且總是要滅掉對方,說白了就是兩邊在搶權。
也許我們現代人回頭看會覺得,巫師他們用的技術都有依靠神秘不可見存在力量的傾向,這很毛骨悚然,彷彿將自己獻祭、奴役,甚至像是失去理智的行為,都是放棄自我的邪惡形象,這些想法都是人類本位角度去理解的,實際上部落那方有自己的解釋。
在人類文化出現之前,部落都是與自然過活,如果看過阿凡達第一集(好老!)應該就很接近那種感覺,在古早部落民族是認為所有人都來自同一個地方,依照各自神話不同但是概念一樣,可能都來自大海或山林,都是同一個大地之母,同一個子宮的孩子。因為都是同一個母親、母神的孩子,所有部落的人都是一體,無時無刻與母神信仰的角色同在,所以依靠母親給的力量(大家都要聽媽媽的話)受母親的保護滋養根本沒有甚麼獻祭自己的問題。
當然在資源豐沛,所有人都受到滿足的照顧之下這種信仰當然沒有問題,但是父權會出現應該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人類失去了母親的呵護,孩子必須自立自強,接著資源的競爭跟淘汰出現,勝利者通常是男性,並且是用自身的經驗與力量戰勝的英雄之旅,這就算是父權的起手式吧?
至少一開始是好的,一個優秀的男性,一位如神同樣崇高的英雄,並且為了能使民族繼續存活下去,不只大家分享他的知識,女性也生下他的血統,一種複製男神的力量概念。是到後來父權的初始就是因為有一個特別優秀,結果出現了競爭、階級跟為了剝奪之前母權社會女性的權利,反而各種造成女性地位低下的情況。
這就是我看到那個直男發言的感想,因為對父權來說,女性只是複製男神的容器這樣的觀念過了幾千年已經變成這樣了啊?相對來說,雖然過去巫的時代是母權制沒錯,實際上也有巫師的,掌權的並非只有女性,因為當時部落崇拜的是不可見不可接觸的女神,人類都是母親的孩子,反而走的理念是平衡。
最後,雖然早期的巫的確背後的力量通常是守護部落的自然形象,不過到了現代這個末法時代,許多療癒師占卜師的神明也並不是都是女神限定,甚至很多神明風格都很有特色,不能跟早期的巫放一起理解。
此外,Marvel雖然在巫的劇情設計上有瑕疵,但史丹利的角色原型仍然是非常貼切的,為了孩子不擇手段與世界為敵的母親極端天才且自大覺得自己的力量可以改變所有宇宙的男人。
卡斯威爾
卡斯威爾
水星落陷在射手跨領域跨到無視常識的自由創作者,同時兼遊戲程式開發、書本插畫的占星師。當過八年可以為一杯咖啡折腰的社畜,厭煩文鄒鄒的社會架框跟假象,決定過個十二歲孩子也能懂的日子,不定期與天談地。 占星塔羅療癒聯繫:[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