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旗永不落(13):風雨前的寧靜

2022/07/20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墨西哥本土這邊,布斯塔曼特政府在1832年時已陷入四面楚歌,他不得不率軍親征,並將總統一職移交給他的親信、墨西哥州州長梅爾喬.穆斯基斯(Melchor Múzquiz, 1788 – 1844,與前述的拉蒙.穆斯基斯無血緣關係)。
梅爾喬.穆斯基斯,在1832年間短暫擔任墨西哥總統。
此時,蟄伏的聖塔安那已被他的舊部推舉上台,前總統佩德拉薩也從美國回歸;三方經過交火與談判後,於12月23日達成《薩瓦萊塔協議》(Convention of Zavaleta),布斯塔曼特辭職流亡法國,佩德拉薩回任總統,完成他應有的任期並舉行選舉。聖塔安那看似什麼也沒拿到,但他已經超前佈屬即將到來的總統選舉,勝利已是囊中之物。
政爭剛落幕的墨西哥政府對德克薩斯方面提出的1832年協議遲遲沒有回應,而時任科阿維拉──德克薩斯州州長勒托納(José María Letona, 1799 – 1832)又在1832年9月病逝,副州長維拉門迪(鮑伊的岳父)隨即接任州長,這位親近聖塔安那的聯邦主義者順勢解散州議會,對集權派政敵展開整肅。趁著這段空檔,奧斯丁全力拉攏聖安東尼奧的墨西哥裔,希望他們可以支持德克薩斯獨立建州。
到了年底,苦等不到回應的德克薩斯方面決定於1833年3月再次選舉代表大會,這回雖然還是由奧斯丁的溫和派佔多數,聖安東尼奧的墨西哥裔也派人參加,共計56位代表於4月1日在聖菲利佩集會。然而這次大會卻超乎奧斯丁的預料,態度強硬的華頓獲選為主席,更多激進派在大會中取得發言權,其中包含了聲名卓著的鮑伊,以及一位新來的重量級人物──山繆.休士頓(Samuel Houston, 1793 – 1863)。

豪放不羈的休士頓

山繆.休士頓,德克薩斯共和國的成立與終結都與他有關。
休士頓出生於維吉尼亞,他的家族是來自北愛爾蘭的蘇格蘭裔,在維吉尼亞的鄉間擁有一座農莊;休士頓的父親去世後,一家人搬到田納西州。年輕的休士頓不喜歡上學和農場工作,除了閱讀父親的藏書外,他更喜愛在鄉野間走跳。16歲這年,休士頓離家出走,來到離家150公里遠的海瓦西島(Hiwassee Island),加入島上的切羅基人部落。
切羅基酋長烏魯特卡,影響了休士頓一生的重要人物。
切羅基酋長烏魯特卡(Oolooteka / Ahuludegi, ? – 1838)本身也是一位混血兒,身兼酋長與農場主兩種身分,還取了個美式姓名約翰.喬利(John Jolly)。烏魯特卡十分欣賞這位白人青年,將他當作自己的兒子一般看待,並為他取了「烏鴉」(Ka'lanu / Colonneh)這個名字[1];休士頓也在這段期間中學會切羅基語,以及各種狩獵、交涉技能,這些經驗影響了他對原住民的觀點。
「老山胡桃」(Old Hickory)安德魯.傑克遜,後來憑藉著戰功轉入政界,於1828年當選第七任美國總統,任內劇烈的改變了美國的政治生態。
1812年,休士頓拜別部落回到老家,隨後接受了軍隊徵召,在安德魯.傑克遜(Andrew Jackson, 1767 – 1845)少將麾下任職,協助鎮壓響應英國起事的原住民部落,並阻止英軍入侵紐奧良。休士頓在戰鬥中表現得十分英勇,因而獲得傑克遜的賞識,便派他前去說服田納西州的切羅基人出售土地。儘管休士頓和同行的戰爭部長卡爾宏(John C. Calhoun, 1782 – 1850,後來成為傑克遜的副總統)鬧翻[2]而被迫辭去軍職,但他依然和平的說服了切羅基人遷移,確保他們得到應有的土地與賠償金。
許多切羅基人並不適應新家,他們希望休士頓能為他們出聲,休士頓接下了這個任務,並在1832年初回到華盛頓向眾議院提出陳情。但執政的傑克遜一派希望儘速奪取原住民土地,不太願意理會休士頓,眾議員斯坦伯里(William Stanbery, 1788 – 1873)甚至指控休士頓背叛了傑克遜。憤怒的休士頓某天正巧與斯坦伯里狹路相逢,兩人便在街上大打出手,休士頓用手杖痛毆對方一頓,斯坦伯里試圖拔槍還擊但卻沒射中。
休士頓雖然遭到逮捕,但在幾位身居要津的老友協助下全身而退,只被判了500美元罰金,他當然也沒付這筆錢。斯坦伯里不久後也遭到眾議院譴責,在選舉連任中敗陣,此後淡出政壇。
休士頓為切羅基人做出的遊說效果有限,他隨後又接受美國政府的委託,前去說服德克薩斯北部的科曼奇人不要與切羅基人為敵,他於1832年底來到聖安東尼奧,達成了這個任務。這時,他接到了一位前下屬的來信,此人正是德克薩斯代表大會重要成員威廉.華頓,他先前在田納西州的法院任職,而休士頓當時正是該州的聯邦眾議員及州長。在華頓的協助下,休士頓以納科多奇斯代表身分進入德克薩斯1833年大會。
在1833年的大會中,除了重申1832年的協議內容、催促墨西哥政府給予答覆外,包含休士頓在內的激進派更直稱,對聖塔安那的支持不過是反抗暴政的藉口,墨西哥的動亂顯示著他們無力治理德克薩斯,除了爭取建州外,德克薩斯有權爭取進一步的獨立。
次日,休士頓被推舉為起草州憲法委員會召集人,《1833年憲法草案》(Constitution Proposed in 1833)以麻薩諸塞州憲法為基礎,又參考了美國各州與聯邦憲法,組織三權分立及兩院制的州政府、保障集會結社與言論自由、改行陪審團制度、開放移民禁令等,只有宗教自由一項被臨時拿掉,以避免刺激公教徒為主的墨西哥裔。此外,大會也公開譴責奴隸制,儘管幾乎所有與會代表都是奴隸主,為了規避墨西哥法律,德克薩斯境內的黑奴都以「契約99年的僕役」作為掩護。
大會休會後,奧斯丁被派往聖安東尼奧確認墨西哥裔居民的意向,但除了他的好友、同屬建州派的郵政局長塞金之外,大多數的墨裔居民反應冷淡,他們大多只希望將州首府搬到聖安東尼奧[3],或是反對聖菲利佩大會的提議。
儘管碰了釘子,奧斯丁仍執意前往墨西哥城遞交請願書,塞金認為此舉無異自投羅網,因而不願同行;奧斯丁的另一位副手、醫師米勒(James B. Miller, 1801 – 1854)則因當地爆發霍亂,也決定留在聖安東尼奧履行他的職責,只剩下奧斯丁一人獨力前往。
1833年的霍亂是1826年至1837年全球第二次霍亂大流行的一部份,疫情可能始於印度,接著從波斯、俄羅斯傳入歐洲,1832年隨著移民抵達美洲,1833年初時從墨西哥和美國兩個方向竄入德克薩斯,前面提到的約翰.奧斯丁、墨裔居民領袖曼喬拉、州長維拉門迪和她的女兒、鮑伊的妻子瑪麗亞都死於這次疫情。

聖塔安那的崛起

在德克薩斯舉辦1833年大會的同時,墨西哥大選也在這天舉行,聖塔安那將軍毫無懸念的贏得勝利,於5月16日展開他的第一個總統任期。
聖塔安那出身於維拉克魯斯州的哈拉帕(Xalapa / Jalapa, Veracruz)的克里奧略人中產階級家庭,家人多半以商人或低階公務員為職。由於克里奧略人晉升困難,聖塔安那決定從軍,就在他投軍的同年,墨西哥獨立戰爭爆發了。
聖塔安那在阿雷東多將軍麾下作戰,除了對抗革命軍之外,也在1813年進入德克薩斯,阻止麥吉與古提耶雷斯的軍事冒險行動,於麥迪納戰役殲滅了冒險者們,並以戰功晉升少尉。墨西哥獨立後,聖塔安那加入伊圖爾維德部下,出任維拉克魯斯的駐軍司令,負責驅逐盤據當地的西班牙人;但聖塔安那心知伊圖爾維德的稱帝野心,他自己的外省出身又被墨西哥城的菁英鄙視,因而萌生了擁兵自重的想法。
聖塔安那登高一呼,前革命軍首領們與不滿伊圖爾維德的軍隊紛紛響應,終結了墨西哥第一帝國,此舉使得聖塔安那威望大漲,成為墨西哥政壇的明日之星。1828年,在聖塔安那的推波助瀾下,新任總統佩德拉薩被迫辭職,革命元勳格雷羅出任總統,而聖塔安那也在1829年的坦皮科戰役中摧毀了入侵的西班牙軍隊,使他的聲望再攀高峰,甚至以墨西哥的拿破崙自居。
儘管聖塔安那在格雷羅與布斯塔曼特的政爭中作壁上觀,但格雷羅之死也重挫了布斯塔曼特的名聲,讓聖塔安那再次逮到機會,逐走了布斯塔曼特等政敵,如願以償坐上了總統寶座。
瓦倫廷.法里亞斯,墨西哥副總統、參議院議長,一輩子五次代理總統,他的後繼者每次都是聖塔安那。
在聖塔安那就任之際,墨西哥各地依然動盪不安,財政狀況岌岌可危;聖塔安那自忖沒有能力解決這些麻煩,便開始以各種理由向國會告假,由副總統瓦倫廷.法里亞斯(Valentín Gómez Farías, 1781 – 1858)代理職務,他原是前總統佩德拉薩的副總統,佩德拉薩卸任後先由他擔任一個半月的看守總統,交接給聖塔安那後又回去當副總統;但不過17天後,聖塔安那開始頻繁請假,使法里亞斯一直代理個沒完。
法里亞斯是位激進的聯邦主義者,為了解決財政危機,他將矛頭對準教會和軍隊,接連收回教會的司法、教育、經濟等特權,還強行接管了教會在上加利福尼亞(Alta California)的殖民地;軍事方面也厲行裁軍、取回軍事審判權等,防止軍人割據,並以教會產業和軍隊預算填補財政缺口。法里亞斯的激進政策當然引來反抗,不斷有小規模暴動、兵變爆發,聖塔安那總是以和事佬的身分登場,一面聲言支持改革,一面安撫教會和軍隊,將民怨引導到法里亞斯身上。
1833年7月,奧斯丁抵達風聲鶴唳的墨西哥城,由於社會動盪與霍亂疫情,國會已經宣布休會,德克薩斯的提議也被擱置。更糟的是,包含聖塔安那在內的政府高層都開始懷疑德克薩斯的忠誠,認為他們正在密謀獨立。在奧斯丁的努力下,墨西哥國會於11月同意廢除德克薩斯的移民限制,其他的提案也列入議程,算是給了一個交代。
在回程之際,奧斯丁將談判成果寄給聖安東尼奧的穆斯基斯,希望藉此化解墨裔居民的疑慮,不料信件送達時穆斯基斯恰巧不在,這封信落到新任州長胡安.德.比亞塞紐(Juan José de Vidaurri Villaseñor)手中。比亞塞紐州長對奧斯丁早有成見,便藉此指控奧斯丁煽動叛亂,於薩爾蒂略將他拘捕,送回墨西哥城軟禁。
聖塔安那得知此事後也藉此玩起兩手策略,將奧斯丁扣留在手中,也應允德克薩斯方面的一些提議作為安撫,包含陪審制和英語作為第二語言等,就連身繫囹圄的奧斯丁本人也認為情況正在好轉,但情況恐怕沒有他所想的美好。

[1] 在切羅基傳說中,烏鴉是保護玉米收成不受邪靈侵害的戰士,象徵著豐收與保衛。
[2] 休士頓在談判中身著切羅基人服飾而非美軍制服,博得切羅基人好感但卻被卡爾宏斥為不符禮數,兩人從此交惡終生。
[3] 維拉門迪州長剛將首府從薩爾蒂略(Saltillo)搬到位置較北的蒙克洛瓦(Monclova)。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sam09
sam09
喜歡研究一些有的沒的歷史小故事,尤其是沒什麼人在乎的地方。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