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們之八
霍普
霍普

男人們之八

2022-06-23|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離家出走的日子裡,躲在離前夫家走路五分鐘的姊姊家。他卻從沒想過我會在那裡,他叫他的媽媽打電話給我,我不接。再請他姊姊,姊夫也打給我,不認識的電話號碼,我接了。他們在電話裡,一直勸著我,甚至他的外甥,外甥女也在電話那頭說著,請我快點回家。從拿著行李,踏出他家門的那一刻起,自己,從沒有想過再回去那個空間的念頭,一丁點也沒有。厭惡著他的媽媽人前對我一個樣子,人後又是另一個態度。不愛前夫的念頭,從結婚後第六個月,我出門跟朋友相聚,而他不斷地騷擾我朋友,並且不斷要吵著要我回家,在我們第一次大吵後,就深深地覺得,他們在婚前所答應我的事情,沒有一件是做到的。我可以跟閨蜜們相聚,但是必須早回家。可以跟閨蜜去每年的年度旅遊,但是只能去個兩天一夜。可以考慮不生小孩,卻總是不斷地在催著我跟前夫快點生。沒有一件事,是他們在婚前答應過,而履行過。
已經忘了,在姊姊家住了多久,只知道自己還是每天上班,還是努力讓自己過著正常的生活,雖然早就沒有愛沒有感情,卻還是有著一起生活的情份在。離家的那個週末晚,本來跟親戚們有飯局的我們,以為前夫會出門跟他們一起吃飯,所以我偷偷地跑回去,看看狗兒子,然後上樓準備再拿一些換洗衣服。開了房間門,卻看見前夫躺在床上看著電視,完全沒預警的我,嚇了一跳,但也是冷靜地問著他,「怎麼沒跟媽他們一起去吃飯?」他也被我嚇到,「沒有啊,妳不在,媽跟他們說妳身體不舒服,我留在家陪妳。」心裡只想著,真是到了這個時候還是只有面子比較重要。他再問著,「妳來拿東西嗎?」「嗯,有點不夠,我整理一些,順便帶麻糬去走一下,再離開。」他沒說話,起身進了廁所。我快速地整理些冬天的衣物,然後,準備離開的時候經過廁所,聽見,他啜泣的聲音。我沒有停下腳步,堅決地往樓下走去,帶著狗兒子散步,跟他說著,「媽咪會來帶你回家,你乖乖地等我來帶你走哦,這幾天,你好好地在這裡等媽咪哦,要乖乖的哦。」然後,我第二次離開那個家。
隔天,沒有課的週日,睡到接近中午的時候,吃過姊姊準備的食物,我傳了一個簡訊給他,「我們,真的沒辧法再一起過生活了。我真的感受不到愛了,如果你還愛我,還對我有感情,放手也放開我,這樣對我們都好,因為,你也不愛我了。我們何苦要撐著?」過了一會兒,手機響起,是前夫。這次,我接電話了,「喂...」他說著,「我們見面聊一聊吧,也應該好好決定應該怎麼做,妳在哪裡,我去接妳。」我回答,「我在我姊家,我們約什麼時候?」約好了時間,他來接我。上了車,我們很沉默。卻還是必須將所有的事情做一個了斷。我說著,「我想,我們當朋友會比當夫妻開心一點,你媽的態度,我沒辦法接法,你的前女友,跟所有你沒有交待的事,都是我無法接的。我不是沒脾氣,而是我選擇相信你,全然的。但是,你卻沒有給我一個明白的解釋。」他說著,「媽的事情,我也很無力,但是她是我媽。前女友的事就是我說的那樣。」依舊,他否認著出軌的事實。我仍舊說著,「你還是不願意說事實,還是要把事情推給你媽,他對我確實是在你面前一個樣子,只有我跟她的時候,你不會想知道自己媽媽的真面目是什麼樣子,真的有點噁心。我真的無法忍受也是真的。」後來,我們達成共識,狗兒子我帶走,什麼都不必。只要簽字,只要我搬回娘家就好。這次見面,就是我們的最後一次。之後,去了書局,買了離婚協議書。想來好笑,我們真的沒有什麼好協議的。存款分開,沒有共同的財產。我從沒要過他將房子過戶或是要他給我一毛錢,狗兒子的飼料每個月都是我在支付,每天早晚的散步都是我在負責。前夫他只有在聚餐喝了酒後,興致來了,偶爾看到我在家裡對面的公園,才會過來跟他玩一玩。看在我的眼裡,如果,我們真的生了孩子,應該也是我自己一個人負起照顧的全責。這樣的男人,如何可以再繼續一起生活下去?
買好離婚協議書的我們,回到那個我即將永遠離開的房子。在他停車的時候,他的母親,剛好要開著她的車子出門找客戶,她看見我坐在她兒子的車子裡,很開心地說著,「回來啦,回來就好。」但,我必須先下車,前夫才能好好停車,就在我先下車的那幾分鐘裡,她又換了張嘴臉,趁著她兒子不會聽見她對我說的話的同時,她說著,「妳是神經病嗎?妳是怎樣?妳以為妳是誰?說要離婚就離婚哦?妳是瘋子神經病嗎?」然後,我還來不及回應她任何話,她的兒子停好車子,下車後,她又換了張臉,「回來就好,你們好好講一講,不要吵架了。我出門去賺奬金了。」我沉默。因為,我們是回來簽字的。只因為我印章放在這裡。等她離開,我跟前夫進到客廳後,我立刻告訴他,「你媽剛才罵我神經病,還說我是瘋了才說要離婚耶,你真的不相信我說的嗎?她在你面前對我,跟只有我跟她的時候,是不一樣的人,她都當對的人,都是我的錯嗎?你到最後還是選擇相信她,你就自己跟她過下去,我沒辦法,因為你也從來沒有聽過我說的,因為你覺她是對的,她說的我的樣子,就是真實的我的樣子。」前夫的表情,到現在我還記得,他張著眼,不敢相信我說的,他的母親可以在他停車的時間裡,對著我 說那些難聽的話語。我苦笑著再繼續說,「所以,我們怎麼過下去?」他沉默了,我們拿出印章,簽了字,接下來是需要證人,他找了他的姊姊,我請我的姊姊。隔天的一早,我們約了戶證事務所,將各自的身份證上的名字除去,拿著新的身份證,我們在門口抽著煙,聊著,「如果,我們只是好朋友的話,應該會還不錯。」但,我們,永遠不會再有任何交集了。
幾天後,將我所有的東西,從那個待了將近要兩年半的地方,搬離。他的母親,對著來幫忙的姊姊說,「妳妹哦,怎麼會都睡到要中午才要起床?」她冷冷回應著,「她工作都要到晚上九點多才到家,而且我們家的女人,我和我媽都是很愛睡的人,她這樣也是正常。」看見前婆婆語塞的樣子,突然很想大笑,原來,到了這個時候,她還是想著要怎麼批評我。自己的婚姻,感覺就像一場笑話,但自己也曾認真努力想要維持,也想要妥協自己,但是,一段關係裡,若是自己哭著,苦著比笑著的時候還長的時候,就會開始質欵,是否一切都值得?
走過的路太長,遇見的人太多,到現在,還是在尋找,那個會一直讓自己開心笑的人。會的,會遇見的,或,已經遇見。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霍普
霍普
霍不出去的人生,那麼就普及眾生。 我是霍普。說說,寫寫,故事。自己的也好,別人的也好,單純地,記錄人生。
本文發佈於
文字的溫度 人心的見解 正與負的人生 年近半百的記錄 記錄一下自己, 從過去,現在,以及將會成為的自己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