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韓劇《二十五,二十一》:時代的傷,卻刻在人們身上

2022/06/28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劇透注意⚠️
⚠️劇透注意⚠️
⚠️劇透注意⚠️
人生就像擊劍,進攻的時候需要無所畏懼,防禦的時候退後拉開距離,抓準時機再次進攻,猶豫分心的時候就會踉蹌、會受傷、會被擊倒,最難的是,該如何重新站穩腳步向前,即是《二十五,二十一》試圖給予角色們的課題,儘管會讓人撕心裂肺。
也許是因為先受過《樂來越愛你》或《衣袖紅鑲邊》的訓練,所以我非常能接受《二十五,二十一》的結局,對我來說確實憂傷,但也是圓滿溫暖的「苦樂結局」(sappy ending),故事以九零年代發生的亞洲金融風暴作為故事前提,由金泰梨飾演的女主角羅希度為主視角,細膩地述說時代如何影響人們的生活,以及大人小孩對此的態度和作法。以下用數字簡化劇名為《2521》。
雖然1998年的時候,我還在媽媽十塊的年紀,對比劇中主要角色,卻是他們開始活躍的時期,可是九零年代也是我成長的時空背景,對於那個時代的氛圍、人們的生活狀況、髮型服裝、汽車、麵包貼紙、漫畫書籍出租店等,都是我的童年回憶,台灣與韓國有文化差異,但這些事物大同小異。
《2521》成功地將九零年代一路到千禧年的變化還原到劇中,某些時候在影像上,甚至會特意用類似膠捲或錄影帶的效果,呈現復古的影像質感,就像在翻閱自己家中相簿裡,那些對比度強烈、稍微偏黃的相片般親切,就像劇中希度的女兒,在因緣際會下翻閱希度的日記一樣,彷彿可以被文字/影像拉回到當年,一睹當年的光景以及角色的青春。
而青春,伴隨對時代的不解、對生活的苦悶、對情感的憧憬、對偏見的懊悔、對事業的堅持、對離別的哀愁、對成長的欣慰、對遺憾的釋懷,讓希度、易辰、宥琳、智雄與昇琬等人雖然困在時代的悲劇裡面,但他們依舊能夠在其中創造出屬於他們自己的時代...一個要哭要笑、要受傷要蛻變,都能自己決定的時代,希度的一句「我要買下這個夏天」聽起來或許天真,但反而更像是他們對青春的思念,明明坐在沙灘享受好友團聚的喜悅、明明還沐浴在夕陽的餘暉,但也明白,青春稍縱即逝,如果沒有把握好當下,夕陽也會沒落、幸福也會消失,如此更顯得大家笑容的背後,那份難以言喻的失落與無奈。
劇中一處小細節讓我印象很深,每次角色吵架冷戰或離別或虐心的橋段過後,下一幕偶爾是他們仍在釋放或整理情緒,但更多時候,是描寫他們繼續練習擊劍或上班上課,彷彿沒事發生,一如往常,當他們回到原本的生活,把苦吃掉,代表他們越來越像大人了,雖然沒辦法改變時代,但可以改變自己,在無力的生活裡盡可能尋找出口,正是人們被時代擊倒向後退,卻願意繼續進攻的原因,就算只是一通留言或一個擁抱,也能帶來意想不到的動力。
時代造成的傷,讓人流下無法抗拒的眼淚,然而時代也會為人們記住美好的笑容,遺憾不一定只能用心碎裝載;在內心留下感激的印記,一輩子難以忘懷,也可以是另一種懷抱遺憾的方式,劇本刻畫的傷痛真實而唯美,其中,最觸動我的是希度與宥琳——從宿敵到閨密的轉變。
對希度來說,宥琳是偶像,更是希度想成為的榜樣,面對宥琳時充滿興奮與快樂,宥琳卻總是冷漠對待,因為對宥琳來說,希度卻是她從小就想擺脫的惡夢、想要擊敗的敵手,面對希度時只有害怕,害怕自己又會輸、害怕希度會像太陽一樣熱情,反而顯露自己的自卑感...偏偏希度不在乎勝負,她只是單純地渴望與一個崇拜的對象切磋,這樣就滿足了...又偏偏,兩人是聊天室的網友,劇本透過現實中(在交惡)與網路上(是知己)的雙重狀態,去堆疊兩人之間的矛盾,也讓我們好奇他們會何時相認,直到矛盾被理解與愧疚融化的那一刻,才終於迎來兩人第一次的擁抱,這是我淚腺準備動搖的第一階段。
宥琳的刻薄與冷漠,不是因為她本性如此,而是她的家庭成長環境跟希度完全不同,她只能用盡心力與時間苦練擊劍,才有機會脫穎而出,才有可能改變家庭的經濟狀況,才不會被人瞧不起(尤其是對希度,但希度從不這麼認為),態度漸漸失溫,宥琳低頭看自己運動鞋的特寫,就暗示了她的心境;不過時代留給貧困人家的苦難,也會是富貴人家的考驗,因為大家都會是受害者,對易辰來說也是如此,易辰只有卯足全力工作賺錢、累積經驗,才能證明自己就算只有高中畢業,也可以是專業的媒體人,才有機會讓失散的家人得以團圓。
也因此故事後期,宥琳家再次遭遇劇變,也迫使宥琳再次做出艱難的決定,就算會被大眾唾棄,就算她其實根本不願意,她也必須歸化成為俄羅斯的選手,用更好的薪資待遇才能解決家庭的難關,宥琳與希度從體育館逃到希度家的坦白,這是我的第二階段:微哭。在2001年馬德里的決賽中,希度與宥琳再次成為對手,但兩人已經不是過去只會惡言相向的仇人,兩人經歷多少的喜怒哀樂,成為猶如親人般的摯友,該用什麼心情來面對這場比賽?尤其經過媒體渲染以後,比賽更參雜國族的憤怒與壓力,所以逼得希度與宥琳都必須贏,可是無論誰輸誰贏,將會造成一方深受傷害,那這場比賽有何意義?
結果當勝負揭曉後,誰也沒有傷害到誰,這是第三階段:哭好哭滿...希度和宥琳各自回到敬禮的位置,默默拿來頭罩,當下,就像兩人拿掉冷酷的偽裝,總算能用真心來面對彼此、告訴彼此:「希度啊/宥琳啊,對不起...你我經歷過的、我們究竟有多辛苦,只有我們彼此知道。」這場比賽的意義不言而喻,展現出兩位選手拼盡全力的運動家精神,以及澈底理解彼此內心的痛苦,臉上的笑容與眼淚充滿歉意、感激與幸福,兩人第二次喜極而泣的擁抱,讓這場比賽得到無比溫暖的昇華...老實說光是看到比賽即將開始時,我就想哭了,希度宥琳拿下頭罩後,我瞬間噴淚,這場戲,金泰梨和苞娜的演技太揪心了,是我認為全劇拍得最感人的時刻。
從希度與宥琳的故事線來看,劇本先透過衝突和偏見呈現兩人價值觀的差異,再來是家庭因素深刻影響兩人面對彼此的態度與方式,友情與親情讓兩人的傷口從此交疊,加深角色感情的層次感,再次強調時代雖然無情,傷害了這些孩子,但他們如何處理困境與情緒、如何理解與陪伴家人好友,都足以成為《2521》盡情揮灑的青春,我在想,假如希度與宥琳沒有網友的設定,兩人最終仍然可以成為摯友,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2521》藉由太梁五人幫逐一釋放不同角色組合的情感能量,讓角色的情誼可以治癒、應援、寬慰彼此的傷痛,看著他們在困境中慢慢成長,真的會替他們感到開心,雖然痛苦與幸福的比例失衡,但日子總是要繼續過,而事情也總是會過去。整體來說《二十五,二十一》精準表現出時代的模樣以及角色間豐富的感情,在親情、友情與愛情三個層面,為角色記錄幸福與遺憾,故事雖然沉重,但不覺得眼前那片夕陽很美嗎?就像《我們的藍調時光》的船長定俊說:「生活中也有不有趣的時候,也有可能像今天一樣變得嚴肅,那有什麼大不了的?人怎麼可能每天都笑嘻嘻?這很正常,人的生活就是時好時壞。」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影像與聲音刺激我的感官與思想,希望以創作的方式來紀錄、評析、分享自己對各類影視作品的想法,如果大家看完作品想聊的話,就來這裡吧。FB, IG 搜尋:彼得葉 Peteryeh 【歡迎試片, 合作邀約】
盡可能成為最不忌口的雜食性觀者,各類戲劇、電影、動畫都會是最迷人的養分。
留言5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