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二十五,二十一》:告別青春的成長冒險(雷)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二十五,二十一》講述擊劍選手羅希度的擊劍學習、校園與愛情故事。
本影集利用女兒敏彩偷看媽媽羅希度的日記本,重新回顧九O年代的回憶與青春故事。透過不斷地今昔對照,也可以把每次想談的主題依照時間序慢慢道出。

大時代與小人物

許多戲劇也喜歡用這樣的切入點開始談起,1998年韓國金融風暴影響了白易辰,瞬間失去了大學生活,富家子弟的身份沒有了夢想、金錢與家人。同一時間,羅希度的社團也因為金融風暴而收掉社團,無法繼續練習擊劍。
「剝奪妳夢想的人不是我,是時代。」
教練如是說。但難道真的要就此放棄?兩個人各自用非常戲謔誇張的方式,找到自己的方法開始生存(兼職打工、轉學)也牽起兩個人認識的開端。有趣的是,時代可能剝奪夢想,也可能帶來新的轉機。一如新聞台啟用非大學學歷的白易辰,羅希度因為選手放棄,因而有機會參加擊劍國家代表評選賽。

實力累積是爬樓梯

第七集中,羅希度用自身經歷來勉勵學習芭蕾舞的女兒:
「你以為實力會像爬坡一樣平穩向上對吧?但實力不像爬坡,是像爬樓梯,一階、一階往上,而一般人會在平台處就想放棄了。只要拐過這個彎就會有大幅進步,他們卻不知道,為什麼呢?因為他們以為自己會永遠停在這階」
羅希度對於擊劍的熱情相當令人佩服,這段實力說也來自於她自己的父親,只有不斷學習,實力會慢慢累積,在經驗值到達的時候,一口氣升級。只是很多時候,很多人以為自己已經到達極限,而無法再繼續追求卓越。
在劇中,羅希度的毅力可說是相當驚人,不管是當初死纏爛打讓梁燦美教練收下自己,又或者是毫無怨言接受教練魔鬼訓練,以及即使不斷失敗仍然堅持擊劍的熱情,都可以看見羅希度與擊劍之間的密不可分。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在教練的輕輕點撥之下,羅希度飛越地成長著,甚至有了與自己憧憬對象高宥琳一較高下的機會。

青春的叛逆與放縱

除了羅希度、白易辰以外,也花了些時間著墨於他們的校園生活,其中一段值得喝采的莫過於池昇婉對抗老師體罰的部分,在過去傳統保守的年代,實屬難得。
我們確實在學校裡學到很多,但其中學到的一項就是『暴力』,毆打一個人變得是如此理所當然的事,我們正在學校學習這件事,真的很可笑。學校這個空間,把人聚集起來賦予每個人號碼,也是一個牆壁圍起來的地方,就跟監獄一樣。
當然,反抗老師的結果是退學。昇婉的母親告訴她:
昇琬,妳有時候也要懂得放軟身段,只懂得硬碰硬很難活在這世上的
這段話不僅僅對著昇婉說,也是指涉著所有橫衝直撞的青少年們。五人幫在劇中有任性、感性,在這裡也要學會如何理性。昇婉即使了解,卻也用最適合高中生的方式哭著回應:
但我現在還是做不太到。
很有意思的一段話,現在做不到,但是之後就能慢慢學會的。即使如此,昇婉母親也選擇做她最好的後盾,選擇與學校一戰,打了漂亮的一仗,等待明年再次考試。昇婉與智雄看似兩個完全不同的個體,其實都屬於體制中的反動者,昇婉重考而後成為綜藝局副導,智雄利用社群平台成立自己的品牌,兩人都不是在正規軌道覓得職業,應證了不需要在學校被規訓,也能夠走出自己的路。

同情共感的記者

除了擊劍選手、校園生活以外,劇中也針對新聞業做了描繪,利用羅希度母親的主播、白易辰擔任記者來側寫他們如何忠於自己的職業。或許是因為家道中落,也可能因為個人特質,白易辰富含同理心。但是新聞業所需要的距離是「不可遠,不可近」,這對白易辰而言是非常大的挑戰。從一開始喜歡上羅希度,與新聞來源過於密切,再到不斷直擊各種災難,這些對於他而言都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
即使如此,白易辰說,他是如此看待新聞這個行業:
如果這裡是地獄,那我就必須讓大家知道這裡是地獄。如果不斷傳播出去,或許就能防範這種地獄再次出現。
前輩告訴白易辰,這個世界只會殘酷地告訴他,即使再怎麼努力,事情還是可能更糟。這或許確實是新聞業的中肯勸說,保有一定的距離可以客觀敘述,同時也能避免自己受傷。但角色總是有點缺陷才動人,白易辰不願意對事情麻木,他仍保有對這個世界的期待,也因此,這些災難的苦痛同理也重重地壓垮了他與他們的愛情。

喜歡的不同樣貌

劇中五人幫不僅僅只是呈現了青春的樣貌,還呈現了三種喜歡的關係:羅希度與高宥琳、高宥琳與文智雄、羅希度與白易辰。扣除羅希度與白易辰兩人相戀、高宥琳與文智雄可愛又純情的交往以外,劇中最早提及也敘述最為緊密的,就是羅希度與高宥琳的友誼。
從一開始羅希度度變用一種彷彿熱戀的方式敘述她對於高宥琳的狂熱,鐵粉追星、金牌抹黑再加上網友相會的破冰,兩人之間的友誼高潮迭起。整部戲劇非常深刻地描繪最棒的關係就是「對手」這件事情。多年以後,記者詢問羅希度:「你最光榮的事情是什麼?」羅希度回答:
我最光榮的事情,就是成為了高宥琳選手的對手。
這個台詞在這裡作用真好。在此處的羅希度不僅僅只是圓夢,也是對真愛朋友的真情告白。擊劍這個領域,如此孤獨又如此專精,能夠互相扶持且不斷切磋的朋友,真的相當珍貴,這個結尾為他們的友情增添畫龍點睛的作用,也把擊劍的主線收得相當漂亮。生命中,能夠有一個如此美好的對手,夫復何求呢?

青春需要告別,才能昂首向前

《二十五,二十一》緊扣羅希度與白易辰二人在二十五歲與二十一歲分離,兩人一冷一熱,一直率一內斂,但是同時又互補地恰到好處。兩人有過快樂也有過爭執,而分開的原因,有人認為是因為性格,也可能因為年紀,也可能是職業所致。但我想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二十五,二十一》與其說是一部浪漫喜劇,更可以說是用戀愛故事包裝而成的成長故事。以羅希度度第一次拿到金牌事件實在記者會時扔下金牌的舉動,到高宥琳歸化事件中,羅希度對白易辰說:
我們的工作是擊劍,而你的工作是採訪。我們就認可並且接受現實吧。
可以看到羅希度的成長,不僅僅是羅希度,最後兩人隔著螢幕相互問好的畫面,也顯示了兩個相知相惜的人,在愛情、友情的各種經驗當中,學習成長,成為一個成熟的人。羅希度讓女兒敏彩偷看自己的日記,其實也是期待女兒擁有那些發光發熱的經驗,因為只有這些美好的過去,才能讓人生增添風采。
戲劇中的金句很多,但有時候可能也是太想放入這些金句,不免覺得講起來突兀,這是稍稍可惜之處。即使如此,仍然有許多可以分享的部分。一如最後羅希度的感想:
青春是個為了擁有一切而勇往直前的時期,想擁有的東西很多,我曾一度以為自己擁有了友情和愛情,驀然回首才發現,一切都是在練習的那些日子,恣意說著永遠的那些時刻,我很喜歡那種錯覺,但我們還是能擁有一樣東西,那年夏天,是屬於我們的。
羅希度退役之後,開設二五二一木工工作室。木工在本劇代表的正是親情,曾經與母親相敬如冰的羅希度,在充滿溫度的木工工作室學會珍惜與家人的關係,因為擁有那些青春歲月,懂得如何告別遺憾,將美好收藏於心,並且在自己所選擇的道路堅持下去。
這大概就是《二十五,二十一》之所以沒有讓兩人在一起的原因,本質而言,或許它正是一部給擁有過那年夏天的人們所看的影集。青春因為恣意勇往直前,難免嗑嗑碰碰,但也因此特別炙熱。而這些碰撞之後的傷口結痂之後,都能讓一個人成長,學習什麼是愛,以及如何愛人。
影集、電影、戲劇觀看心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