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說故事:孤僻與鬼為伍的陰陽師2

2022/07/05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那天早上將軍府早早就派了隨從帶著車伕來到晴明家,雪狐很快就嗚嗚叫的把晴明喚醒,比約定的時間更早,可見對方著急得很。
然而這是晴明第二次去將軍府,第一次是在一個月之前,去收一個嬰靈,但事實上那並非真正的嬰靈,通常嬰靈不會留在陽間糾纏他人,因為嬰孩留在塵世的時間很短,還沒有足夠的時間複製人的對錯是非愛恨情仇,死了就很迅速的離開去投胎了,而且不少流產的嬰孩是為了要報恩,預備母親的子宮可以活絡起來,提供給下一胎,那就更不可能有嬰靈糾纏的問題,那為何民間仍然流傳著許多嬰靈干擾人的故事呢?那是因為墮胎的行為,會勾引出心的自私、愧疚與對生命本身的輕視,自然將共振吸引相應的靈過來,罪惡感投射出害怕與恐懼,才有了嬰靈糾纏的事件,第一次去將軍府的時候,就是其他靈被吸引而來的干擾,其實並非嬰靈問題,然而陰陽師的訓練與規矩是做好份內的事情即可,不需多嘴,自然晴明也不會多做解釋。
這次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又要去第二次,晴明覺得奇怪,到了將軍府門口,大總管早已在門口等候,他簡短地跟晴明說「不瞞您說,前幾天有個奴婢上吊自殺,怨氣很重的干擾著少爺,整個家也因此烏煙瘴氣,才又再次請大人來幫忙。」
晴明先在整個房子的四周走過一遍,接著再到奴婢自殺現場,那是少爺的房間,至此晴明已經略知一二但不多問,大總管一進房就臉色鐵青地說「屍體之前已經請人處置,但這幾天少爺每天都害怕得無法睡覺,已經被安排到佛堂處休息。」
晴明示意其他人離開後,開始看著角落的女人,嘴裡唸唸有詞,女人哭看著晴明控訴著,其實她不是用說的而是傳遞意念,但為方便大家理解還是用對話形式表達:「為何要替這些不把人當人的兇手做事?他強暴我傷害我把我關起來蹂躪,只因為我是個下人,就應該認為這些是寵幸,就可以為所欲為,整個將軍府的人都聽得到我的哭喊,卻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替我主持正義,我懷孕了,他們說我以後會母憑子貴,熬過去就會有好日子,但夫人不放過我,她說她流產了,我憑什麼可以生孩子,找機會就對我拳打腳踢洩憤,滿身傷的我流產了,以前少爺就這樣傷害了另一個奴婢之後,就把人賣到妓院去,我不願意,我不要被當狗一樣的活著,我好恨,為何這世間如此的不公~」
晴明也耐心的讓她講完,然後說:「報復的心,會增加你靈魂的重量,阻礙你投胎,你到天靈殿自會有時間讓你想通的。」
「那為何他做盡傷害人的事,就不必受到懲罰?」女人恨恨地說。
這句話他以前也問過師父,「這些貴族做了錯事,導致陰魂不散,我們卻去替他們收拾,這不是為虎作帳嗎?」
師父:「我們只需要做好自己份內的事,往生的幽靈不應該干擾活著的人,報復心也只是他們投胎的障礙。」

晴明照著師父的話,對女人說了一遍,然後就拿起鎮魂盒收了女人的冤魂,接著只要再給少爺收個驚,就可以打道回府。

然而就在他對著一臉呆滯的少爺做完法事後,大總管在少爺耳邊大概說冤魂已經被收,他可以放心睡個好覺之類的,這少爺臉色大變,開始霹靂啪啦大吼大罵:「你當我好欺負,以為化成鬼我就那你沒輒,哈,我還要去鞭屍你,以解心頭之恨!」
一旁的晴明聽了,原本平靜的表情都有了震動,清澈的雙眼看著眼前因威脅消失而變得狂亂的人,少爺開始胡言亂語,竟然對晴明說:「你可以通鬼,她什麼都跟你說了吧,我不在乎,我沒做錯任何事,她是自己自殺的,天皇老子也動不了我。」
人死了以後,變成幽魂,就失去了人控訴的權利,然而,如果不是對身而為人的權利感到絕望,又何需要自殺化成厲鬼呢?
他這幾句囂張的話大大震動了晴明,事實上晴明的母親也是類似的遭遇,這是為何這事件如此嚴重的影響了他,然而他對母親的遭遇是沒有記憶的,只是這悲劇的印記早已在他還是娘胎時已經復刻在他的細胞裡,從小他就跟隨師父一起了,師父就像他的父親一樣,是無父無母的他,唯一的依靠。
但此一事件,他心中暗暗下定決心,如果他不為此做點什麼,完全違背自己的良心,而當一個人不再有良心時,就不再是人了,只是個徒具人的形體的怪物。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麒麟鹿
麒麟鹿
朦朧的梅花鹿成為傳說中的麒麟 歡迎寫信給我[email protect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