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pe Walk】因為非官方所以不會被輕易抹去的三個中文名字

2022/07/2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喬治市世遺區的街道通常有好幾個名字。目前通用的都是馬來文,但英文才是過去殖民時期的通用語,而方言街名也反映了在地居民對這些街道的認知與記憶。
像過去的“Rope Walk”以及今天的“Jalan Pintal Tali”都指向 “繩索”這個關鍵物品。馬來文的“Pintal Tali”更是生動地呈現了 “轉動的繩索” 這個意象,因此我找到的書面資料都認為“Rope Walk”在港口城市時代是一條與繩索製作與銷售有關的巷子。至少今天Rope Walk的中段路段就可以看到一幅鐵塑漫畫藝術,呈現著當年這條街被稱為“打索街”的原因。

打索街

但叫我好奇的是竟然查不到“打索街”與繩索的任何關係。至少自19世紀末以來的報章都沒有相關資料。倒是查到一個有趣的、和繩索有關的詞叫“索賂”,那些供應漁船繩索、鉤子等的店就叫“索賂店”。
檳城的“索賂店”多分佈在社尾、打鐵街、緞羅申、中街等處(這些街道的英文名字都叫“Beach Street”,其實是在沿海且相連的一條長街),原有二三十家,到了1934年多已倒閉殆盡,僅剩瑞霖、吉昌和天成源數家,今天應該都不在了(至少名單上已經找不到這些店名)。
當時還有搓麻繩這個職業,而且都是婦女兼職的,想必“打索街”在更早以前也有這樣的職業,並大量地供應船務所需的麻繩吧?
打索街/義福街
打索街/義福街

義福街

無論如何,位於“Rope Walk”中段的“打索街”還只是民間存有的其中一個街名,而它還有一個更廣為人知的稱呼是“義福街”,這裡曾是秘密會社“義興公司”的基地。如今這條街上還保留著供奉“義興”成員的“名英祠”。每年固定在七月遺產日時開放公眾參觀。
“名英祠”的左側有座小型清真寺,但卻有著豐富的歷史。它就是曾與“義興公司”結盟的“白旗”秘密會社的基地,成員多為馬來人、印度人、爪哇人等。可以想像當年這裡肯定是個人潮密集且聲勢浩大的幫派場所。

大順街

“打索街/義福街”兩端分別銜接著“煙筒街”與“大順街”。我們先來看看將“打索街/義福街”銜接到繁忙的“牛干冬”(Chulia Street)的“大順街”吧。
“大順街”從名字來看應該是廣東人的聚集地,畢竟這個名字總是以廣東話來唸。只是為何叫“大順”實在有點搞不明白,朋友笑我坑挖得有點大所以填補不了。
因為有遺產保存的前輩認為“大順”是籍貫的一種,廣州也的確有“大順”這個地區,說不定這裡的人早前都來自“大順”。只是“大順”形成了一條街名,附近卻沒有任何相關的會館,我還是有點保留的。
大順街
大順街

煙筒路

位於“打索街/義福街”另一端的則是“煙筒路”,據說與鴉片有關因此得名。我還以為所謂的“煙筒”是今天看到的咖啡廠的“煙囪”呢。
早期的煙筒路根本不能是一條街,在管理單位的歸類裡只能是條巷子(Lane),沒有名字。但今天的煙筒路因為靠近行政中心與商場光大(Komtar),相較“Rope Walk”的其他路段忙碌多了。
煙筒路與檳城的高聳建築光大
煙筒路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自稱“阿四”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大年初三撿到的貓就叫作“初三”。“羅弄”是馬來文“Lorong”的音譯,就是巷弄的意思。跟貓一樣喜歡在巷弄裡轉。
在這個城市呆到了第六年才開始想到要怎麼寫。能有這樣的開始也因為我已經沒那麼急著非得要為這個城市做些什麼。但有離心的我也沒有絕望,這個城市有不少熱愛生活的人們,不著急反而能靠近驚喜...想用文字把這幾年來有過的悸動,好好再整理一次。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