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魔獸世界第一代的玩家

2022/07/22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我算是魔獸世界第一代的玩家
很厲害嗎?並沒有,因為我差一點把自己的人生玩掉。
我還記得,當時線上遊戲大多屬於練功形式,不斷的打怪升級經驗值,你等級越高,越能到處欺負人。魔獸世界開始的時候,限制最高為45級,很多人沒兩三下就練滿了,我則是慢慢解任務、開地圖、下副本。60級開放之後,開始有40人大型副本,我加入了朋友創立的公會,我也一邊打戰場練技術。
當時練的角色是牛頭人,職業是德魯伊,因為要配合我朋友職業薩滿的超猛攻擊輸出,所以我點擊天賦的時候,選擇走補血恢復師(以下簡稱補師)這條路。所以在大型副本還沒開放前,我們都是上戰場廝殺,我也就成了我朋友的專職補師。
戰場團
打戰場上大家都知道,作戰中就是各自為政,自顧自的,而我跟我朋友的配合,就變成很凶猛的組合。他的個性很衝,喜歡開戰後就直衝最前線亂殺一通。通常一開場,幾個爆擊,可以直接秒殺一個玩家;但是魔力MP消耗過快,沒了魔力的薩滿,就只能趴在那邊晃,等著被圍毆。
因此我都刻意慢點進戰區,遠方標定我朋友,一開場除了加附攻擊能力之外,緩慢恢復的魔法也提前施放給他,接著施放大補血的招式。因為大補血會有比較長的等待時間,所以在這個時間內,就算被圍毆,也能挺一下。當圍毆到快趴了的時候,他會瞬間滿血,同時魔力也恢復的差不多,接著就開始恢復作戰能力,繼續開始擊殺。
遇上散團,幾乎都是一面倒輕鬆拿下勝局,不過遇上有組公會戰場團的隊伍,那就沒那麼簡單。起初這個招式很好用,後來對方發現這個模式,所以開始會看ID來找人,所以我就算躲得再遠再隱密,也會被揪出來,然後另外一組人會來直接把我打趴,我趴了,等於我朋友跟著倒。從此之後勝率就慢慢下滑。到後來,一開場,整團往我這邊來,因為大家都知道,我趴了,我朋友就沒戲了。
費伍德森林
老玩家都知道,這個地段會有在戰場補血的補給品(什麼蘿蔔的),所以我朋友都會固定來這邊補給。但這一區又剛好是部落跟聯盟的重疊區,因此這區時常發生零星戰鬥。老手們都很清楚,我們戰場團的人,不會在這一區主動開啟戰端,來這邊就是要進行補給,不管是聯盟方或是部落方都一樣。
有趣的是,一些剛升上來的屁孩不懂,老愛在這一區亂。記得有一回一個聯盟方的玩家,趁我朋友在這邊補給時偷襲,我因為剛好下副本沒在旁邊,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被打趴。
這時候,坐在我旁邊的他站了起來,送了一堆三字經之後說:「召集大家,準備開殺!」這裡也稍微聊一下,當年我跟我朋友都是在他家一起上線打魔獸,他家的電腦房幾乎就是網咖,最誇張的時候擺了四套設備,然後大家一起上戰場。
你可以想像一下,電腦裡面正瘋狂廝殺,現場氣氛也十分火熱,三字經、支援呼喊聲,不輸真實戰場…
這是在一般網咖裡看不到的,有的話,應該也會被白眼到死。
接著,我發通告,邀請戰場團的人,如果你有在線上,大家就在費伍德森林集合。所有人員開始動員,往費伍德森林移動,最後至少超過40人以上,在那一區開始激烈的戰鬥。
當時聯盟的人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仍舊一堆人飛到這邊採集補給品,後來那個起頭的玩家,被連續擊殺到,無法繼續玩下去,大隊人馬看住屍體,不讓他復活逃走,那一晚整個伺服器線上沸騰,線上公用頻道,大家都在討論這件事。
後來聯盟方的人打了電話過來,瞭解原因之後,要求停戰,公會幹部也公告宣布撤離費伍德森林,不得在攻擊聯盟方。聽公會幹部的人說,引發事件的人是個新手屁孩,後來也被所屬公會警告。此後公會也明文規定,不得在在費伍德森林主動發生戰鬥,若是不慎誤傷,也得趕緊道歉,這類大規模衝突就沒再發生過了。
升任公會職業管理幹部
加入公會沒多久之後,我就升任德魯伊職業小隊長,換句話說,玩這個這個職業的玩家,要加入我們公會,還得需要經過我的審核跟面試(一對一打一場)。這種感覺就像是你升任部門經理,整個部門的相關人事與管理,都由我這邊來審核新人。
對!剛好這時也就是我真實職業生涯的最低點…
虛擬世界完全滿足了我這一塊的缺憾,所以我就沉了進去,無法自拔。
因為擔任職業小隊長,所以之後開始下40人副本前,我就必須分配工作、補師及攻擊順序,然後安排小隊裡面每個人的負責工作。40人副本會有八個小隊,基本上德魯伊會有4-6位,所以每個負責攻擊與補血的人都有相關工作需要去執行,還真像一個部門在運作。
我最後參加的40人副本是黑翼之巢,據說我們公會是米奈希爾伺服器中,第一個完成擊殺奈法利安的公會。我還依稀記得,當時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40人合力推倒這隻龍,推倒前還滅團無數次,畢竟要40人一起練就默契配合進攻,難度真個很高。
推倒這隻龍時,你可以感受到作戰頻道裡的慷慨激昂,連頻道裡的文字都有聲音。接著,當公會會長把龍頭掛在奧格瑪的廣場上時,感覺整個伺服器幾乎都要暴動了,公用頻道裡面傳著驚嘆與羨慕的文字,同時跟我們競爭的聯盟公會,還比我們晚了兩週的時間。
不過,現實生活無法讓我這樣下去,一天夜裡凌晨四點伺服器停機,逼著我回到現實中,面對客戶的拒絕與工作挫折,讓我隨時都想逃離,重新回到線上,去享受那種虛幻的成就感。
開始有個聲音在我腦海中飄盪:再這樣下去,我會把我的人生玩掉…
我突然驚醒,心想該要有所改變了!
脫離魔獸
隔沒多久我跟公會會長表示,我必須離開遊戲,會長問我怎麼會這麼突然?我只說:「生活出了狀況,不能再玩下了。」大家都是明理人,也都心知肚明,所以沒說破,只說:「有緣會再回來的!」
最後一次上線推王,當天會長私下只說:「祝你今天推王成功,順利完成套裝任務。」因為我就差雙鞋子而已。推王過程順利,大夥一樣按照進攻順序進行,直到最後,我依舊帶著缺憾下線。
為何不是遺憾?而是缺憾呢?因為走過這一回,起碼人生不枉經歷過一次,也就是要缺了一樣,才會讓整個旅程印象深刻啊!不是嗎?
回到現實生活中,我開始正常工作,努力過好自己的生活,也正因為這樣,也就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玩魔獸。幾年後,我的生活逐步穩定上軌道,當嘗試再次重回魔獸時,早已人事全非,所有的光榮,都僅存在你的腦海之中,甚至慢慢的被記憶磨到消失。
線上遊戲沒有不好,而是你得先把自己過好。
當你沒有先把你自己過好,虛擬世界呈現的,終將在關機之後消失,終究會回到真實的人生。
這禮拜比較八股,我們下週見!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芭樂賴
    芭樂賴
    被電腦維修工作耽誤的文字手 從維修看人生 串起電腦與人之間的連結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