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封寫了兩週的信|在巴黎的那場誤會

2022/08/0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喜歡閱讀文字,必須要是一個個字的讀。我會寫信,等待回信。他花了兩週寫成了一封信給我。
「第一個週末完成內容,另一週的時間進行校稿」他說。
和多年前在亞維農邂逅的巴黎人在這將近十年中總斷斷續續的聯絡著,有些時候是我特意封鎖他,他大概也曾經封鎖過我,有幾段期間是無法和對方聯繫的。但人終究是自私的,我會在想起他的時候解除封鎖,觀察將發生什麼事?有時我也主動寫訊息給他,雖然他已說過我們彼此有毒,應該要保持距離。
過了十年,彼此間的轉變很大。
從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邁入三十歲、從校園進入社會。那時他正在攻讀生物和資訊碩士,我以為他會變成一個研究人員或是軟體工程師,而他卻進入法國最大的出版社工作;我那時還在唸法律,以為自己會走上和司法相關的路,但最後卻在媒體工作。
後來又在巴黎遇到了,他鼓勵我寫作,我還記得他公寓中的書架上,有著和我相似喜好的書。因此幾年後再聯繫的時候還是有很多話題可以聊,只是從沒有人有勇氣討論到未來,儘管斷斷續續地聊天,他曾經多次問我是否就留在巴黎。
兩年前我有事去一趟巴黎,沒有通知,他剛好在第六天傳了訊息問我近況。非常戲劇性的,距離我們再上一次的聯絡一年之後,而我只在巴黎待兩週,他湊巧找到了我。
兩個月前去巴黎又和他見了面,以為這次我們會清楚對方對自己的意義是什麼,去之前他說「計畫」年底來台灣看我,但最後還是模模糊糊地告別。在我抵達巴黎之前,他父親剛過世,而他也換了一份新工作,這樣的情況下是不可能再思考其他事情。
我也過了有點不好受的兩個月,在法國期間兩件我很喜歡的大衣失竊(在四星級酒店,根本無法想像的情況),回國過了生日才發現信用卡在法國遭盜刷,盜刷者持續超過一個月每天在超市刷30到40歐元,因此我絲毫沒發現,直到收到信用卡帳單。(其實是收到第二張帳單才發現被盜刷,第一張直接繳了費用也沒看明細)
銀行的人甚至懷疑是我將卡片拿給認識的人使用,他們還問我:您覺得以犯罪學的角度來看,有哪個人會這麼笨每天刷一點錢,而不是一次盜刷大筆金額?
我答:這個人可能是個缺錢的窮人,他並不貪心,每天就在超市買點吃的,而且他並不知道我的信用卡額度,一次盜刷反而冒有風險!(這人大概沒看過悲慘世界吧)
和巴黎男見面後就發生了一些倒霉事,若是有點迷信的人大概會認為這是一種命運的阻饒吧?或許就不應該再聯繫彼此。但前幾天他又主動說要寫封信給我,說明他自己目前的狀況包含父親離世對他的心情影響,我其實很怕看到他真實的狀況,從那天開始就很緊張地等著這封信,過了一個週末還是沒收到信,忍不住問他這封信還有在進行嗎?
結果他說他已經完成了,只剩下「校稿」的部分,很快就會寄信給我。什麼樣的人寫信給自己的前任會如此糾結,是因為他知道我是個寫字的人嗎?雖然我不喜歡速食文化,但也不想這麼緩慢的進行一件事啊!
他總說我傲慢,是因為我知道他「喜歡」我,而他也從來不否認。
有誰會寫完一封私人信件,還自己校稿?
我開始擔心這封信帶來的事實很殘酷,至少對他而言是很難清楚告訴我,才需要如此費心的撰寫,完全無法想像這封信的方向到底是什麼,他指的校對可能是寫英文的文法修正,也可能是針對內容的潤飾。
我發現自己對於他的在意或許和十年前是相同的
我又等了整整一週,所謂的校稿時間。過程中我雖然很好奇信件的進度在哪裡,忍住沒有主動詢問,終於在今天凌晨又收到他的訊息說:「我明天會寄信給你」外加一個笑臉符號。
猜想有笑臉可能不會太殘酷吧?
現在正在等這封花了兩週完成的信。
附上這首〈Les ex〉,就是這麼擾人的前任。
(這是一篇舊文)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曾任職於媒體,現偶爾寫作。 依舊照著自己的意思活。連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在巴黎的那場誤會》是我二十五歲就開始斷斷續續寫的「故事性散文」,最初是我大學加上在法國時期寫的日記。寫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發現我想要說的事情其實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關於一個人的存在價值和歸屬感——有點大又過於哲學式的命題,我很難以自己真實的經歷去寫清楚,最後就漸漸變成一個個虛構故事的散文。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