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優公寓實境秀3.2 | 已婚爸爸的大玩偶

2022/08/26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第3.2天〉

「你還記得,在你家度假屋外的那片海⋯」
Hao皓只是靜靜地側耳傾聽著。
「我們⋯也是這樣躺著,夜裡的浪潮,特別大聲⋯」
「當然,怎麼能忘。那是我這輩子最美好的回憶,沒有之一。」
這下換森健無語了。沒有之一,話還是和以前一樣說得動聽。
結果呢?
「你後來,過得好嗎?是不是沒拍片了。」
怎麼可能還拍得下去。森健心想,我是為了什麼而拍,又是為了什麼不拍,你難道還不夠清楚嗎?!
「你老婆答應你來參加實境秀?」醋罈子打翻。
「我離婚了。」
森健一時之間,煞是震驚。
「好一陣子了。」
就像一顆滾燙巨石,被扔進了靜止已久的心湖,瞬間激起了偌大的漣漪,森健又不禁陷入回憶⋯
「其實我準備結婚了。」
在第六遍肉體交疊且無套射入,森健體內正懷有海量,如激烈撞擊岩石而湧起的黏稠白沫時,Hao皓無預警脫口而出。
霎時,有什麼東西梗在喉頭,令森健喘不過氣來,胃彷彿忽然空掉一塊的虛弱,緊接著直腸裡頭包裹腥液的平滑肌群,便開始不安翻攪,森健一語不發,突然奔向那玻璃廁所的馬桶上,類腸躁症般霹哩啪啦地,傾洩出那些渣男之洨。
沒說再見,也沒說再也不見,幾無留下隻字片語,就像想抹除兩人過往種種痕跡似的,森健人間蒸發了。
以木木這個花名所拍攝的G片也成為絕響,當初多少人都在問,木木去哪了,他怎麼不拍了,幹我看他的片都可以連尻三槍尻到腿軟⋯若不是為了Hao皓的對手戲,森健也不曾想過要踏入這個圈子。
以這種決絕的方式告別,讓森健痛苦難受了好長一陣子,都無法消解。
沒想到時光飛逝,幾年過去,經歷了結合與分開,Hao皓又如鉗形戰術般,把森健的心給緊緊攥住,且以一位熟男爸爸的煥發英姿,再次神一般降臨在他面前,沒錯,Hao皓與前妻生了一個可愛小男孩,他是爸爸的心頭肉,可以永遠一起洗澡的小寶貝。
「你跟你兒子一起洗澡?!」
「對啊。這幾天不能見面,害我好想這隻小猴喔⋯」
「他幾歲啦?」
「再過一個月零七天就要滿三足歲了。你知道嗎,他手掌才這麼小,抓著我屌的時候⋯」
「幹!你讓他抓著你屌?」
「洗澡的時候,他在水裡玩就會亂抓嘛,又沒差。」
「呃,哪裡怪怪的吧⋯」
「我又沒硬。」
「不是辣個問題。」
「而且我有的,他也有啊!」
「你千萬不要讓你前妻知道,你給他抓雞雞這件事情。」
「⋯被你講得都怪怪的了,明明這是很天真無邪健康的事情⋯他才幾歲哪裡懂。」
「你讓他抓習慣了,他長大就去抓別人老二⋯」
「他敢,我就把那根剁掉。抓一根我就剁一根,抓兩根我就咬一雙。」
「只許抓爸爸的,不給吸別的男人⋯」
「那你要抓抓吸吸看爸爸的嗎⋯」
「少噁⋯滾⋯我可還沒有原諒你!」

「哥從剛剛開始酒就沒停過,是否有點喝太多?」
「走,陪我去⋯小七再買⋯」
「還喝啊⋯」
偉承跟著yuu才剛步出大門口,yuu就一個重心不穩,還好偉承反應夠快才把yuu給攙住,「沒事吧哥⋯別喝了吧?」皮膚上揮發的酒精,混合著剛洗完澡渾身麝香,令偉承覺得好man,不禁有些被蠱惑了。
「沒事⋯我就是被門檻絆到而已。」
買了兩手啤酒後,兩人無言走在暗夜的海濱公路上。
「哥,你喜歡森健吧?」偉承幽幽的說。
但yuu並沒有回話,只有夏夜的海風,徐徐撲面而來。一回到家都還沒踏進門,yuu就自顧自繼續在簷廊酗起酒來,直喝到已經醉趴在地上喃喃囈語,不省人事。

「喝那麼多幹嘛⋯」
恍恍惚惚之際,yuu似乎看到森健走近沙發,關心自己。
「開心嘛⋯看你跟朋友那麼久沒見面⋯」
「你明明是一個人在這喝悶酒。」
「我悶⋯我⋯悶⋯騷⋯」
「怎麼喝這麼多還這麼硬啊⋯色⋯」森健的手沒辦法忽視那個棉褲大懶包,此刻脹成一根上翹大屌的性狀。
「想⋯你啊⋯」
「白癡喔,想我不會出來一起嗎⋯」
「一起⋯什麼⋯3P嘛⋯」
「靠杯⋯你就會想色的⋯還這麼硬,跟你出來玩,每天都打砲還不夠⋯」森健調皮的跨騎了上去,隔著薄薄四角褲的翹屁屁,若有似無的蹭著悠宇布料下那支,粗硬的傢伙。
「想幹⋯嘛⋯」悠宇醺醺然扶著森健的腰。
「就不想幹嘛⋯」森健還是持續緩慢地搖。
「不要⋯挑戰⋯我的⋯耐性⋯」
悠宇的炙熱粗棒,在這樣廝磨之下,不一會兒就泌出大量的淫水,森健更放膽從四角褲襠口,掏出已經潮濕脹硬且爆筋漲紅的恥根,以掌心包覆狡黠搓擼起來。
看著森健,難得對自己露出這樣性慾高張的淫靡,搞得悠宇也更加賁張若狂,遂伸出兩隻黝黑的大掌,去猥褻揉撫森健的小胸肌,兩人的雄喘於是越來越大,手勢也越來越急促,最後,森健不敵自己的精關,濺射了悠宇滿身。
這是yuu清晨頭痛欲裂的轉醒時,眼見自己淺灰內褲上的一攤深色精漬,腦海閃過的第一個朦朧記憶。
是森健!
指腹拂過那略濕又不太濕的95%棉的彈性布料,心頭忽而揚起那種久違的少男情懷,倒不是第一次遺精後的不安,而是第一次美妙春夢後,帶點微酸的餘韻回甘,沒想到,森健即使在這種情況跟「那傢伙」睡一塊兒,仍會以這種偷偷私會的方式,和自己來個肉體深度連結⋯
他是愛我的⋯他真的是愛我的,yuu這樣確信著。
卻從不曾有一絲懷疑,那純粹是自己想太多的夢遺,或者,那根本就是酩酊大醉後,被另有其人得逞的性作劇。

喜歡本篇的你,來點互動(愛心,分享,留言)讓我知道吧!

濕粉讀家內容:犬男的性作劇
敬請
訂閱支持Justin觀賞洩洩!
【想解鎖更多男優私密日常?請訂閱 Just in Vocus!現在一個月只要一杯飲料都不到的價格。】


我是Justin,從事情慾寫作已超過10年,歡迎追蹤下面專題閱讀之前的文章↓

長篇奇幻情慾《巫山雲雨之 應龍白鶴》第一部全集(附電子書檔)↓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0 字,收錄於此專題與 Premium 專區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從還有直行作業簿時代就開始製造黏膩濡濕的字。歪斜自動筆跡滑出不怎麼正直的情慾。就和男孩第一次自慰一樣顫顫巍巍,即使不信神也大多感到油然罪惡。這是社會道德對野性慾望下的緊箍咒。人雖有靈,仍拖著一具肉體。但性慾並不可恥。我們只需要用對的方式來抒發,例如,閱讀情慾。
男性愉悅
NT50/
在這個出版專題裡,我將陸續整理以往寫過的男性情慾文,並定期(月)更新創作(文為主圖為輔),持續追蹤訂閱將得到最完整作品的內容。簡單來說,這裏就是Justin情慾大全啦!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