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探訪

2022/08/24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 圖 : 來自unsplash )
(一)
七月中旬,王秀卿參加了一場在台中的研討會。
中場休息時間,她坐到靠窗的沙發,看著窗外的雨,雨下得兇,像無數的箭往地上射。
這雨已斷斷續續下了近一個月,好像沒有要停止的跡像。
王秀卿看到有幾個學員在角落打著電話。
「在這個城市有我要看的人嗎?」她自問著。
她想到廖正偉和王惠琳,聽說他們住在台中市。
「這次若沒去看他們,以後更不方便去。」她忖度著。
(二)
想與正偉和惠琳見面的念頭煩擾著她。
她沒有他們的電話,只好打到電信公司詢問。
服務小姐給了她四個號碼, 前面兩個號碼,廖正偉的太太都不是王惠琳。
她撥了第三個號碼。
「喂!」對方出了聲音。
她認出那是惠琳。
「我是王秀卿,我今天來台中開會。」
她因緊張而提高了嗓門。
「你要來看我們嗎?你會在台中待多久?」惠琳問著。
惠琳比想像中友善。
「兩天。」王秀卿答著。
「你今晚住那裏?」
「住附近的旅館。」
「以前我從沒拜訪過你們,我今天想要去看你們。」
惠琳說:「我叫廖正偉去載你,我們要請你到餐廳吃飯。」
王秀卿想到要和廖正偉單獨相處,心裏慌張起來,急忙說:「不用,你們不必來載我。我今天下午有很多時間,我要自己去。」
王秀卿拿紙筆記下地址。
正偉開的西藥房就在市場周圍的路旁。
下午四點鐘會議結束後,秀卿看到外面還下著毛毛雨,雖然她隨身帶了傘,還是決定搭計程車去探訪正偉和惠琳,她不想讓他們久等。
當她抵達正偉所開的藥局門前,心裏湧起一股莫名的不安,她曾誓言一輩子都不要再見到正偉。
隔著玻璃門,她看到一個男人站在室內的一個角落,聽著女顧客說著話。
「他是正偉。」她想。
她走進去,對他點了頭。
他也對她點了頭。
他仍舊專心地聽著那女顧客說話。
正偉的妻子惠琳看到她,堆滿笑容走來,把她的傘拿去晾在裏面的陽台。
惠琳招呼秀卿坐到一張高高的椅子上,遞給了她一杯茶。
電話響了,惠琳去接電話。
她聽到惠琳一直笑著不斷地說 :「是!是!是!」。
秀卿朝四周圍望了一下,發現這是個自助式的藥局。
有一個女人拿著一罐奶粉進來說:「蓋子有打開過。」
惠琳叫來一位藥劑師,要她拿一罐新的給這位女人。
秀卿看到惠琳一直笑著和那女人說著話。
惠琳穿著短袖上衣,搭著短褲,她還保持著多年前的好身材,只是眼睛周圍多了皺紋。
秀卿想她可能做生意太賣力,對客人笑太多了,也可能她太瘦了。
秀卿開始有一點不耐煩,她已坐了半個小時,但是正偉還沒過來跟她打招呼。
終於正偉往她這方向走來了。
「廖正偉,好久不見了。」秀卿找著話說。
「從我當兵以後。」正偉摸著頭說。
「你有三個小孩?」正偉問道。
「是啊!我的大兒子今年要上高中,你的大兒子該讀高二了吧?」
正偉說:「他現在十一年級。」
秀卿驚訝地問:「十一年級?」
正偉解釋著說:「我兒子在台灣讀國二的時候,常常熬夜讀書到十二點,他自己要求我們送他到美國讀書。」
「是啊!當台灣的學生很辛苦。」秀卿附和著說。
惠琳走來對正偉說:「你回家把車開來載我們。」
然後她向秀卿說:「當我們等車的時候,我們來散步一下。」
(三)
她們邊走邊說著話。
惠琳說:「我兒子去美國後,我哭了一個月。雖然他在學校書讀得不怎麼好,但是他很守規矩,我很重視他的行為。
「行為比分數重要。」秀卿回應著說。
惠琳說:「我的公公去年走了。」
秀卿感到震驚,他曾來求秀卿再寫信給他的兒子。
那時她剛大學畢業進入外商公司,正偉的父親喜愛王秀卿,因她有一份好工作。
他瞞著正偉來求她再寫信給他。
她清楚記得他的臉。
當她說:「我可能不會再跟他寫信了。」
他的臉瞬間變了,露出冷漠的表情。
想到這個曾對她有好感的老人已從這世界消失,她有些傷心。
秀卿問:「什麼原因導致死亡?」
惠琳說「他中風,我們照顧了他一年。」
(四)
他們走到一棟大樓的出口,就站在旁邊等著。
幾分鐘後,正偉開著車從地下室出來了。
她選擇坐在後面的座位,惠琳坐在正偉的旁邊。
二十年前,秀卿可能會嫉妬,但是現在正偉再也不能傷害她了。
在餐廳裏,正偉面對惠琳坐著,而秀卿面對著空位。
他們沈默地吃著。
秀卿無法忍受這沈悶的氣氛,她轉頭看著他們,試著找話題。
她看到正偉的盤子有幾片鲑魚。
她指著鲑魚說:「漂亮紅色的是鲑魚,我最近看到的報導,說它們在加拿大河流的上游孵化,往下游到太平洋,當他們年紀大了,會再游回自己的故鄉。這種魚有感情,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正偉抬起頭,看著秀卿說:「你有常常回家嗎?」
秀卿說:「有啊!我的父親七十多歲了。」
惠琳離開正偉和秀卿有一陣子。
秀卿找不到話說,正偉沈默著。
當惠琳回來後,秀卿鬆了一口氣。
晚上九點鐘,大部分的客人都離開了,惠琳邀請秀卿到家聊天。
秀卿不想拒絕,她想和他們多說些話。
(五)
秀卿跟著他們進入室內,在客廳她見到兩張圓椅,形狀像兩隻腳。
她坐到其中一張椅子。
「它們好可愛ㄟ!」秀卿驚呼著。
「我們坐在上面穿襪子。」惠琳說。
今晚,秀卿決定待久一點。
她想這是最後一次和他們說話了。
她想表達她是一位好朋友,她要讓正偉知道她不再生他的氣了。
她坦誠地談她的生活,她只跟好朋友那樣地說話。
她看著正偉說:「我一直喜歡畫畫,五十歲以後,我想重拾畫筆,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惠琳說:「我們靠著經營藥局賺了些錢,可是我們不喜歡這樣的生活。正偉想要到美國定居,他喜歡到各國旅行讀書。」
秀卿問:「他想要讀學位嗎?」
惠琳搖頭:「他只是讀樂趣的。」
秀卿說:「是啊!我們年紀都大了,不需要讀學位,只要享受人生就好。」
電話響了,正偉起身去接電話。
秀卿望向四周,發現這間客廳裝潢得很高雅,真皮製的沙發,大電視立在廚櫃裏。
秀卿看到電視旁有一個玩具小屋。
「喔!好可愛!你喜歡美麗的東西?」
惠琳說:「那是衛生紙盒,你可以從裏面抽出衛生紙。」
正偉回到座位,接著一陣很長的靜默。
秀卿看了她的錶,十一點了。
她從沙發起身說:「我該走了。」
正偉和惠琳也站起來。
惠琳說:「我們載你回去。」
「我可以搭公車回去。」
正偉說:「這裏沒有公車可到你住的旅館。」
(六)
一路上他們談著送孩子出國讀書的事。
惠琳說:「正偉也想送我們的女兒出國讀書,他希望女兒小學畢業就出去。」
秀卿想起高中遠離故鄉,北上求學的往事。
她說:「我不要孩子太早離家。」
停頓了一下,她說著:「我太早離家,一直都感到很孤單寂寞,像個孤兒。」
今晚她已把正偉和惠琳當成好朋友。
她說:「讀書不是最重要的,還有比讀書更重要的。」
正偉和惠琳沒有回應。
秀卿往前直望,眼前一片黑漆漆,雨後的深夜,一切靜悄悄的。
惠琳坐在正偉旁邊,而秀卿坐在惠琳的後面。
她心裏感到一絲絲痛楚,她想起了她和正偉的關係。
在國中時代,班上有好幾個女生喜歡他,她只是跟著大家喜歡他。
有次上課鐘響了,惠琳叫住秀卿,蹲在地上,指頭在沙地上劃著說:「秀卿,你告訴我,你喜歡誰,我也告訴你我喜歡誰。」
好在鐘響解了她的圍。
秀卿感覺正偉喜歡她,那時正偉只喜歡她。
但是高中以後正偉不但給秀卿寫信,也給惠琳寫信。
知道真相後,她一直憤恨著正偉瞞著她,曾經發誓永不相見。
(七)
當車子抵達市區,秀卿感覺四周明亮起來了。
她開車門要出來,惠琳說:「請把我們的電話號碼寫下來。」
秀卿笑著說:「我打給電話公司就知道了。」
走了幾步,惠琳叫喊著:「秀卿,你忘記你的傘了。」
她走回去,看到正偉伸長了手去搆取後座那把傘,他把傘放到惠琳的手中,惠琳遞給了她。
站在人行道上,她無法分辨方向,部分原因這是個陌生城市,部分原因是她感到沈醉。 因這次的探訪,她心中存留的遺憾消失了。
幾分鐘後,她認出了方向,邊整理著手中的傘,邊往南走去,雨後的空氣透著一絲涼意。
她想今晚應不會再下大雨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9會員
56內容數
文學的愛好者,喜愛詩、散文和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