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章 VOICE(二)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當王石清下好決定之後,家裡突然間變的風平浪靜,連工作上的小狀況都消失了,早晨用餐完和兩個孩子們交帶昨天的夢境,看著他們一臉驚訝的模樣也就不意外了。

 

王美瑜確實有點被父親的決定給驚醒,王錦誠不作任何表示,只要不要強迫人冥婚,他都沒有任何的意見。

 

「爸,姊姊好像有喜歡的人。」尷尬的看著王錦誠,沒想到妹妹居然出賣了他的好兄弟。

 

「爸,你別聽妹妹亂說。」

「真的嗎?」

「唉!真的!還是哥哥的同學呢!」

 

冥婚只有結、沒有解,就算冥婚的對象是自己的妹妹,可以的話王錦誠希望他的好朋友能不被牽連。

 

「那你去試試看,看能成嗎?」王石清將紅包袋拿給王美瑜,一邊收走王錦誠的手機一邊說著。「明天你給我待在家裡,那都不要去,學校我會幫你請一天病假。」

 

這是怕我通風報信吧?抬眼望向王美瑜的方向,看到黑色大理石牆上映著一個身著紅色洋裝的女孩,一個激靈,隨著妹妹將紅包帶收好,神智瞬間回歸。

“哥…哥……”

 

王錦誠的肩上傳來用力的一拍。

 

妹妹瞪著說著,「你真是的,站著也能發呆呀!牆壁有這麼好看嗎?」

 

王錦誠定眼一看,那鬼影俏然無聲息的消失了,莫名的女聲也消失了。守著牆壁,完全神遊天外。該說的己經說了,王錦誠回到房裡,戒了好幾年的習慣重現,此時正在桌前不安的咬著手指,緊繃的思考著,那抺身影到底是不是妹妹。

 

不鹹不淡的時間就這麼過著,直到隔天妹妹出門的時候,自己真的被父親檔了下來,王錦誠才看開的在心裡念著。希望陳掦能躱過這關。

 

「陳揚!你的東西掉了。」王美瑜趁著午休時間,找到了在躺在球場旁樹下休息的人影,不聲不響的把紅包丟在他身邊。

一晚沒睡好,總感覺身旁有一個人,那人的冰冷的隔空手拂過頸和肩頭,冰冷的曖昧讓他在黑夜裡無法安眠。補眠中被打擾的人,脾氣不小的他睜開了眼,看見王美瑜指著他身旁的紅包,一雙眼滿是戒備。

 

瑜靜的妹妹到底想幹嘛。

「那不是我的。」也不多說話,維持著一種靜謐的氣氛,讓人誤以為他是個好脾氣的人。

 

「怎麼了?」在旁邊打球的宋永洲跟著唐小雲走了過來,自從王瑜靜過逝之後,難得看到這兩人再度有交集。

 

姊姊眼裡只有他一個人,這輩子都隻有他一個人,她真恨不得將陳揚的手拉去撿起弟上的紅包,但是父親己經跟她交代過,這樣做不行。微微的閉著眼睛,似乎是在劇烈的掙紮著,神色堅定的大聲說著,「你把紅包撿起來」。

 

「不是我的,我不撿。」語氣越來越執著,這紅包一定有問題。

 

「怎麼了,什麼紅包呀?」一旁的唐小雲看到地上的紅包,微彎著腰伸手差點就要碰到的時候,被王美瑜一把推開。

 

「不要你們撿,我只要陳揚撿。」胡言亂語的大聲叫著,只能陳揚撿,一旁幾個看熱鬧的學生都覺得有些怪異了。

 

raw-image



聽說她姊姊最近往生,那該不會是冥婚的紅包吧?

 

一旁幾個學生都差點尖叫了起來,王美瑜見情勢不對,撲了上來要抓陳揚的手,被宋永洲死死的攔著。「去叫老師過來。」

 

這句話剛說完,幾個學生後背一片發涼,是她跟在身邊嗎?

不是每個人都有明天和膽子,幾個學生大叫了幾聲,一群學生就往教學樓跑去。

 

「是我記錯了,紅包是我掉的。」回過神的時候,手上的力道放鬆了下來,一聲悶響,王美瑜渾身發抖的跪下來跟陳揚道歉,一手抓著地上的紅包往校門口衝去。

 

心涼了半截,我怎麼就這麼衝動,這下子回去該怎麼跟父親交代。她正努力消化自己已經搞砸了的事實,回到家中看著父親希冀的目光,緩緩的搖搖頭將紅包再拿給父親,一旁的王錦誠鬆了一口氣的說,「沒成功也好,他有女朋友了。」

 

「那就再看看好了。」

圖文版權為作者全部所有,請勿任意轉載。

43會員
64內容數
寧靜愛創造,手作深度重毒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