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極短篇] 陽光下

2022/08/23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小黑是一隻小老鼠,牠從來不敢遊走在毫無遮蔭的陽光下,因為媽媽告訴牠暴露在陽光下是會被殺掉的,然而當成長到青春期時,小黑心底的叛逆開始萌芽,牠與朋友們常常在陰影與日光的交界來會跑跳,看誰敢待在日光下最久,就是最有勇氣的老鼠。
  有一天當小黑的夥伴正要從日光下跑回陰影處時,忽然從天空傳來一聲巨響,聲音之大宛如雷霆,一瞬間所有的小老鼠都嚇得緊閉雙眼。
  片刻後,大家再次睜開雙眼,只見本該跑回陰影處的朋友消失無蹤。
  小黑與朋友們對於那片陽光所照耀的大地感到無比的畏懼,在這一刻,小黑深信媽媽告訴自己的那一段話,對牠來說陽光就是會發出雷鳴般巨響的屠夫。
  若干年後,小黑所居住的地方,越來越少陰影,這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小黑的覓食,過去小黑能在傍晚與夜間覓食,然而現在只能等到晚上才能夠出門覓食,但這麼晚才出們覓食,好料早被其他人搶走了,盡管如此,小黑仍然只能無奈的看著照耀在家門口的夕陽餘暉,看著它逐漸退去,小黑才敢走出家門。
  又過了許多年,小黑步入了中年,牠依然住在原本的窩,曾經與牠一起長大的朋友們早已死光,因為牠們不怕死的走在了日光之下,小黑心底笑著牠們的愚蠢,同時對於日光的畏懼越來越深,一念至此,小黑的神情不免陰沉起來,因為過去小黑至少能在夜間去覓食,然而如今就連夜晚都是一片光明,這光明好似陽光一般,使得小黑的覓食難度再次加劇,對此小黑家的存糧日益減少,但仍在安全的邊界,簡單的說還過得去就是了。
  在一個寒冷的冬夜,小黑窩在床上發抖,這並不全因寒冷,更多的是因為飢餓,在一周前,小黑的存糧早已告罄,但無論牠何時走到家門口,門外總是一片明亮,對於光亮的恐懼,小黑始終不敢邁出家門,不過今晚這份恐懼似乎有些鬆動,進食的慾望逼迫著小黑走向光明,面對恐;恐懼與飢餓使得小黑渾身顫抖更劇烈,牠看著外頭宛如日光般的光亮,雙眼逐漸血紅,最後,小黑敗給了飢餓,咬著牙衝出家門,朝著有食物味的方向狂奔。
  那一夜,小黑難得吃了一頓飽餐,這是牠長大之後難得的一頓飽餐,在吃飽後,小黑思考著剛才的衝動,牠發現,夜晚的光亮好像並不可怕,或許只要避開媽媽所說的陽光就可以了,小黑想著油油的嘴角不免揚起幸福的笑容。
  起初,小黑心底還是有所警戒,總在門口掙扎了許久,最後才被飢餓逼著出門,但這份飢餓與第一次相比已有雪泥之別,這份掙扎似乎不僅是因為恐懼,還多了點什麼別的,但小黑並不在意。
  一個月後,小黑已經無是夜裡的光亮,肆無忌憚地在毫無遮蔽的大地上奔跑、覓食。
  兩個月後,小黑的肚皮明顯大了好幾圈,這時若稱牠為小胖,也毫無違和感,胖了許多的小黑,對於飢餓的忍耐力幾乎為零,最近就連白天,那股令牠難受的飢餓就已經在困擾著牠,習慣夜間光亮的小黑,對於日光的恐懼也消退不少,盡管日光仍帶給牠難以言明的畏懼,但日光就是屠夫的想像,卻逐漸模糊,慢慢的這份恐懼似乎不再是阻止牠踏向日光的因素,而是心底某種不可言喻的堅持,而這份堅持在飢餓面前卻顯得可笑。
  半個月後,小黑紅著雙眼,看著被太陽照耀的大地,小黑耳邊不時響起母親的告誡,腦中也不時閃過朋友消失的無影無蹤的景象,那時的恐懼正緩緩地爬上心頭,而那份不可知的堅持本應成為阻止牠踏出家門的韁繩,然而這條韁繩卻被飢餓扯斷,恐懼也隨之敗退,小黑通紅的雙眼,透著慾望與興奮,最終,牠衝出了家們沐浴在兒時的日光之中。
  自此之後,小黑不曾回家。

  感謝各位的觀看,若在這篇小故事中有什麼體悟的話,不妨留言與我分享唷!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銘叔
銘叔
我努力地學習動物生態與人文社會等知識,因為我迫切地想明白,兩者間是否真的有所謂的平衡?而這個平衡是否就是未來的趨勢?又或者只是一段歷史。 在這學習過程中,我將把自己所學紀錄並分享給大家,若文章有錯誤請大家指正。
留言1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