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姑姑!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是這樣的:
我在今年3月中從高雄搬回台北工作,本來以為迎來的是可以每晚安排約會行程的快活日子,但剛好我正走到很容易被親情枷鎖困住的年紀,所以我(其實是有點不得已)便和我爸還有我姑一起住。好在我臉皮夠厚,硬是把阿嬤生前睡的那一間大房間給拿下。
總之,我和我爸和我姑三人就成了室友。
室友這兩個字聽起來好像我們之間的關係很生疏,其實是沒這麼疏,但是確實我已經很久沒跟這兩人一起生活了。上一次跟我爸住是我在美國唸書的某兩年;而和我姑更是久遠,差不多是我念高一高二的那幾年,遠到我不忍去算到底是幾十年前。
把很久沒一起生活的人組合起來,難免有摩擦,難免有看不順眼的地方。但反正都是同姓血親,是能有多難忍受對吧?忍忍就過了對吧?
不,我錯了。
我爸是還好,畢竟他每天都窩在房裡看Netflix,一天下來講的話不超過十句。但我姑就不一樣了,她真的不是一般人。
先隨便快速列幾個我姑的同居規定:
  1. 在家裡不准關房門,即使開冷氣,門也不能關。
  2. 開任何食物包裝袋,都不准用撕的,一定要用剪刀剪得平平一條。
  3. 吃到一半的餅乾,用密封夾夾好之後,還必須要放到密封罐裡。
  4. 浴室洗手台上,不准有一滴水,所以洗完手洗完臉後一定要立刻擦乾。
  5. 房間窗戶不能開,因為怕有灰塵飛進來。(對你沒看錯,是灰塵,不是蟲)
  6. 每天都要掃地拖地。(後來這一條在外勞離開後被我強制廢掉,因為我被指派要做這些事,我不願這麼勤勞。但廢掉的後果就是被她碎念N次。)
  7. 杯子不能直接放在桌上,一定要用杯墊,不管裡面裝的是冷水還熱水還涼水。

是不是很煩?
有一天晚上我有點頭痛,跟我姑姑說一聲「我頭痛,要先睡了」以後,就躺到床上秒入夢鄉。但是畢竟頭痛,睡得斷斷續續,不知過了多久,突然房間一陣光亮,我閉著眼睛都能感受到刺眼。
接著有人來拍我的肩膀叫著我的名字,聲音還不小。靠,是我姑。我困難地睜眼,嗯了一聲之後,我看見姑姑把她的iPad遞到我眼前並說:
我剛剛在YouTube看到這個掃把好像很好用,
妳幫我看看這什麼牌子的~
...........
CNM啊!
吼!姑姑!我頭正痛在睡覺耶!

作者有話說:
別誤會,我跟我姑很好,我們也沒交惡,單純是我想捧紅我姑(不是
以防萬一有人不知道,CNM就是操你媽 🤗 (阿嬤對不起)
12.8K會員
218內容數
成為自己的宇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