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天下群英傳-妖星降世】

2022/09/17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萬里無雲的好天氣,正適合出門。
前提是城門外沒有那堆密密麻麻的突厥勇士與弓騎兵。
雲定興只覺得頭皮發麻。
突厥陣營裡,沒有人出來喊話。
沒有使者。
如果不是有皇上詔命,雲定興都要以為,這些突厥人是來恭迎聖駕的。
不過,雲定興也只需要等就好了。
「報,皇上有旨。命左屯衛將軍,揀鷹揚甲士五百人,出城迎戰。」
沒錯。
指揮,上面有人會負責。
出戰,下面有人會頂上。
雲定興要做的,就只是領命,派人,開城門。
然後等待。
城門轟然開啟,鷹揚甲士魚貫而出,迅速展開迎敵陣型。
雲定興慢慢鎮定下來了。
突厥人的號角響起,但也就是同樣挑出了五百步卒,列陣以待。
很顯然,他們沒有打算攻城。
雲定興確認過了,至少當前沒有任何已經組裝完成的攻城具。
應該,可以撐到李世民回來吧。
李世民已經搶先一步,離開了雁門城。
也幸好他沒有等到天明,一下哨便連忙去見左屯衛將軍,獻上疑兵之策。
雲定興認為相當有道理,寫成奏摺,命人送呈皇上。
「始畢可汗舉國之師,敢圍天子,必以國家倉卒無援。我張軍容,令數十里幡旗相續,夜則鉦鼓相應,虜必謂救兵雲集,望塵而遁矣。不然,彼眾我寡,悉軍來戰,必不能支矣。」
自然,先到了裴矩手中。
計本自出,裴矩隨即喚醒楊廣,緊急召開軍議。終於在日出之前,擬定了方針,交由李世民執行。
因城內人手有限,包含李世民在內,一行只有五人離城。
不,事實上還有一個人離開了雁門城,卻是跟李世民等人不同的方向,朝著突厥而去。
黎明前的緊急軍議,儒聖崔君肅也是參加的了。他本就不打算讓楊廣葬身此處,只是要拖延時間。雲定興提供的這個疑兵之計,正投其所好。
崔君肅不僅當場極力贊同,更派人去通知始畢可汗,避免強攻,見援則退。
以一個月為限。
畢竟誰也不知道,李世民等人能不能及時趕回來。
萬一來的不是疑兵,而是各地郡守的實兵……多所殺傷之下,那恐怕就不是現在的條件,能夠說服得了始畢可汗的。
疑兵之計,不能無中生有。
李世民等人手持詔命,先往最近的崞縣,請駐紮的齊王楊暕置辦幡旗鑼鼓,調派人手打探援軍進度。
終於在二十日後,東都援軍最先趕至,取了幡旗鑼鼓,依計行事。
突厥撤軍,楊廣順利與東都兵馬會合,退往太原停留。
楊廣手下的大臣,此時分做兩派意見。
以儒聖崔君肅為首的文官,自是希望完成天子巡狩,回返大興。但以大將軍宇文述的軍派,則是要求皇上返抵東都洛陽。
洛陽援軍也是硬著頭皮湊出來的。
全天下除了楊廣本人,都知道叛亂四起。各地的壯丁、軍隊,都希望能夠盡量留在故鄉,保護家園財產。
若是天下太平,前往首都成為禁軍,升官發財誰人不愛。
那便是此一時彼一時了。
最終,宇文述提出了折衷辦法:繼續前進,至河東南下,於潼關折返洛陽。
北方防務這邊,由於李世民算是立下大功,本應封為太原郡守。但考慮到他年紀尚淺,遂決議調任李淵為太原留守代行,並授李世民開府。
「說是說你年輕,其實就是你沒有自己的部隊,在這個徵兵不行的世道,當不得太守。」
趁著停留太原的期間,裴矩再一次與李世民會面。
嚴格說起來,是第三次了。
裴矩前往左屯衛將軍營宣詔時,李世民就認出來眼前黃門,便是那晚的黑衣人。
裴矩並未改變聲線。今日,更以交辦郡守事宜為由,請李世民移駕相商。
人前,自然還是得說公事。
轉入室內後,李世民也不打話,雙膝噗通一聲落地:「請恩公明示,世民的仇人究竟是誰?」
裴矩神色不動。
身為皇帝親信,妖門之王,跪在他面前的人,難道還少了嗎?
「我不知道是誰。」裴矩淡淡道:「但只要你我合作,事情必有水落石出之時。」
「世民不才,願效犬馬之勞。」
什麼時候,該說什麼場面話。李世民年紀雖輕,也是熟極如流。
「好,起來說話。」裴矩邊說,邊從懷中掏出一個蝴蝶形貌的飾品。
也不知是用什麼材質打造,蝴蝶飾品隱約流動著奇異的光采。
「這是妖王傳人信物,多年前,我從師父手中得到它……」裴矩的語氣,難得的有了些波動。
很快地,裴矩又回復那一派淡然,將蝴蝶塞進了李世民手裡,道:「今天,我把它交給你。妖門中人,見此蝶如見妖王。此後振興我道,統領天下的重責大任,就交給你了。」
裴矩的語氣,像是在說今天晚上要吃些什麼。
但李世民已經驚訝得無以復加,結結巴巴道:「恩公是……妖王?如今,如今要傳位於……我?」
裴矩的嘴角微微一揚,他知道,這世代的孩子,心目中的「妖」是什麼。
「妖王傳人,即為妖星。妖星降世,短則一年,不過三年,必有國破君亡之災。」裴矩道:「當年,道宗就是這麼告訴楊堅,將一干學士,打成禍國殃民之妖人。」
李世民為人機靈,聽出了裴矩話中的感嘆之意,問道:「恩公是說,隋氏之前,天下無妖?」
裴矩冷笑一聲:「哈,自古天官便載妖星,怎會無妖?只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若不是只有我門學士知妖,又怎會被人栽贓?」
李世民大概懂了。
過去,應該有某些人,對「妖」特別了解,但被指稱為妖人,自此,才有了妖門。
但眼看裴矩狂態漸生,李世民也不敢再追問下去,只道:「依恩公……師父所說,世民的仇人,怕也是妖道中人?」
裴矩斜了他一眼,呸道:「倒也未必,三五十年前,這也算不上什麼祕法。只是他妄圖逆天改命,遲早會出現在真命天子身邊。」
說到這,裴矩看李世民的表情有些古怪,頓了頓,又道:「世民,你要知道,天道無親,真命天子,也從來不是只有一人……戰國有七雄,楚漢領諸侯。三國魏蜀吳,五胡十六國。」
李世民不解:「不就是最後的勝利者,才能稱得上真命天子?」
裴矩搖了搖頭:「未來不可知,你這不過是勝利者的論調……總之,當你成為勝利者,殺害你兄長的仇人,自然就會來到你眼前了。」
一時興之所至,裴矩不自覺多說了幾句。可時間有限,他只能引導李世民走上爭霸之路。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李世民也自有想法。
都說未來不可知,你又怎麼知道仇人幾時會出現?
關於裴矩算到了李世民有難,卻救不了李世民這件事,始終是李世民心頭的一根刺。
不過眼下還是看能從裴矩身上得到什麼幫助,才是正經。
裝做沉思模樣,李世民點了點頭,問道:「師父,接下來世民該當如何?」
「有目標就可以了。」裴矩淡淡道:「人先要有目標,才懂得把握住每一個機會。你我師徒本是虛名,這,不過就是一場合作。」
「我不會告訴任何人,你是李玄霸;你也不會告訴任何人,我就是妖門之王。」
李世民不禁挺起了脊梁。
裴矩續道:「至於你欠我的這條命,就拿天下來還吧……天下已亂,太原跟這支夢蝶,是為師能給你最後的禮物了。好自為之。」
說完,裴矩轉身而出。
看著裴矩離去的身影,李世民不知為何,想起了父親的背影。
如果自己成為天子,那麼父親……肯定是不在了吧。
突如其來的思緒,化作一道惡寒,爬上了李世民的背脊。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中國二十四史寫作計劃進行中
三百年分裂的亂世,魏晉南北朝,終為隋氏一統。隋朝如何建立,如何走向高峰,迅速敗亡,而李唐又是怎麼樣脫穎而出?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