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百分百的Projector而沒有半成品

當你看你的設計,你看到你的開放性的時候。你可以看的第一件事是,那是我得到制約的地方,那是我脆弱的地方,那是我開放的地方,那是其他可能影響我的地方。但是,當你正確運作的時候,也就是你在運作的時候,沒有你的Mind(頭腦思維)成為決策機構,也就是說,你是通過你的策略和內在自主權來運作的,那麼這種開放就成為你潛在的智慧。它成為你真正能掌握的東西!因為它是你真正能掌握的東西。因為它是你不斷從不同來源吸收的東西,你可以評估,它你可以識別它,你可以給它貼上你的標籤,你可以處理它。所以你是非能量型。想想這一點吧!這個世界是由能量型主導的。75%的人類是能量型的。
所以,Projector(導能者/投射者)在這裡是為了理解,為了對使用能量的方式擁有智慧。這一切都回到了能源。如果我和一個Generator(創造者/生產者)說話,我就會對他們說:「看,你在這一生中獲得滿足的唯一方法,就是能夠使用你的能量,以一種讓你滿意的方式。換句話說,如果你作為一個Generator有效地使用你的能量,你就會滿足,你就會滿意。」但是Generator不能決定如何使用他們的能量,因為那不是他們的天賦。他們的天賦是對方向作出回應。天賦是對刺激做出回應,而刺激是要推動他們正確地使用他們的能量。現在你在這裡提供刺激!這就是Projector的作用。
大多數Projector最終都在整個階梯事業中掙扎。在經濟上掙扎,在等級制度上掙扎,所有這些事情,因為他們不斷被制約,扮演一個不屬於他們的角色。這不是他們的。如果你是一個Projector,而你要去做一份沒有指導責任的工作,你就做錯了!這不是你的工作。這不是你在這裡要做的事。我可以聽到所有這些東西,從這種陳述中產生的「非我」的問題。那我要做什麼呢?沒有那麼多工作可做?但是你是⋯⋯一個Projector!在你放棄成為一個Projector之前,你必須成為一個Projector。除非你臣服成為一個Projector,否則你不會看到那些東西在那裡!你不能。你不能。
這就像對一個Projector說,你不能找到愛。你找不到它。你不能追尋它。你不能尋找它⋯⋯因為它永遠不會是重要的愛。你必須被邀請進入愛情。如果你沒有被邀請進入愛,就沒有什麼可做的。沒有,反應總是一樣的。「但是,但是,誰會邀請我?我得等多久?而且它永遠不會發生。這不是真的!」但那是「非我」。所以,這是不自我的體驗,即永遠不會成為你是誰。永遠不要成為一個Projector。
我認識很多Projector。他們不是Projector。是的,他們有某些特徵,我們都可以把它們區分為Projector的特徵。而這些特徵大多是負面的,因為他們受到制約的限制。而你看到所有這些關於你在等級制度中的位置的事情,以及作為Projector的真正成就意味著什麼,是關於臣服。你必須臣服。你必須向等待臣服!這是一個偉大的殺手。這是來自西方意識的制約。它說如果我現在不做,它就不會發生。如果我等待,它就永遠不會來。基本上我不配,它為什麼要來找我。誰會邀請我去找好工作、愛情,等等,所有這些東西。直到你過上Projector的生活,你才會明白這一點。你真的不懂。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在你的頻率中感受到它。我知道這部「電影」。在那裡做過。看訊息很容易,然後說「哦,是的,有趣,哦,哦,那是真的,哦,是的,我知道,哦,是的!」我是3分,你是6分,我是9分。你是這個,你是那個⋯⋯我都知道!」但是生活中呢?活著完全是另一個故事。
首先,這意味著你必須從最基本的處理你的Mind正在搞砸你的生活這一事實開始。這是你開始的地方。你要從理解你的Mind從第一天起就在干擾你成功的可能性開始。這就是這麼多Projector的精神之旅,不僅僅是Projector。但在Projector中,因為你在這裡認識到,它變得如此曲折和扭曲,在你的過程中,你在所有這些細節上經歷了所有這些心理陰謀。而且大部份是因為有些事情你遇到阻力來Projector遇到阻力,所有的時間。我的意思是,和一個不認識自己的Generator的人進電梯。對他們說些什麼。他們會立即向你展示阻力。我是說瞬間。
你之前把你的能量放在哪裡了?退開!退開,直到你真正活出成為一個Projector的感覺,而你能做到這一點的唯一方法是,停止你的Mind對你的命令。因為那就是它正在做的事。它命令你去做。它是一個不知道黑18和藍14的東西。它不知道。它不會給你答案的。你的Mind永遠不會給你答案。它不會那樣做。反正不知道它是什麼。也不打算去找它。我所能做的就是像這樣「有這個,也有這個,有這個,也有那個。」這就是Mind,它不會為你做其他事情。
人類在這個世面上的運作方式是,他們接受他們的Mind說的:「哦,我們今天不應該這樣做」,然後他們做的下一件事就是給某人打電話,取消。如果你的Mind掌管你的生活,你就永遠不會知道成功。你不可能。這不是它的工作。而你的心理因素所做的是,它把你設置成你必須找到你沒有的能量的情況,以便不得不處理你不想要的問題。而它所花費的年月,糟糕的婚姻,糟糕的投資,一直持續下去。它不像當你的Mind告訴你做某事時——一切都會變成地獄——你突然決定,你的Mind,他不會再為你做這些了。因為那只是它所做的!我會告訴你一些其他荒謬的事情,你去吧⋯⋯
好吧,這一次,直到痛苦變得如此沉重,你對這一切變得如此酸,你基本上放棄了,你只是找個地方做奴隸,然後你餘生就做奴隸。讓別人成功。讓其他人獲取你的Aura(電磁場/能量場/靈氣)並轉化為他們的過程。你不想要那個嗎?同時做一個Projector其實是一件非常激進的事情。這是。直到你準備好死於無聊,等待事情發生。只有當你能邁出那一步時。只有當你準備好說如果一切都崩潰時,我會處理它。只是看「電影」,看看你會發生什麼。令我驚訝的是,我讓這麼多以某種方式與新時代建立關係的人。所有這些模糊的人,總是在談論靈性和臣服。那麼,應該很容易吧?
你過著Projector的生活,這意味著你將允許生活交付。確實如此,我們正忙於讓生活成為我們想要的樣子。主要是Generator。我們已經建立的這種模式,我們改變了地形,我們玩進化。我們做所有這些事情,我們正在做所有這些操縱。你來這裡只是為了讓它來找你!它實際上就在那裡。我的意思是這就是魔法。那是你終於露出笑容的時候。這說明了一切。我沒有意識到,它就在那裡。它就在那裡。
想想當你遵循策略和內在自主權時會發生什麼。你的身體,你唯一真正有權在這個世面上航行的部份,就是你的身體,因為它是物質環境的一部分,它就是它。你遵循你的策略和內在自主權,你的身體在Maya/Maia衝浪。它通過它的方式。不用擔心,但它是如此具有威脅性,不是嗎?因為當然你們都陷入了對Projector而「非我」Projector的執著,那種執著,緊緊抓住那邊那一點點能量。那邊的這個小東西,必須跑來跑去,做所有那些你真的不想做的事情,但同時,你也不想放開安全閥,你偷偷摸摸在那些小小的顯化時刻。這就是殺手鐧,因為你要嘛成為Projector,要嘛不成為Projector。你要嘛過著Projector的生活,要嘛不生活。沒有迴旋的餘地。老實說,絕對沒有中間立場。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大馬來的Human Design System自我修習者。
自學自修及實踐 Human Design 人類圖。分享 Projector/導能者/投射者資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