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路易大帝中學的男孩

2022/09/2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小時候因為個人興趣訂立一些無聊的目標(或說夢想)——讀離家最近的大學、住在巴黎公寓的閣樓裡、到媒體工作、在三十歲離職⋯⋯栽培一個讀路易大帝中學的小孩——前面幾項不太困難的都做到了,唯獨最後一項無法達成。
無法達成又有「客觀上不能」及「主觀上不能」的原因。
首先,我並沒有嫁給法國人或在巴黎生活,其次是我沒有生過孩子,在我大多數的生命裡也不曾想要有個孩子,到了這年紀也就沒什麼渴求,甚至不再想像自己人生中還「必須」達到哪些目標。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1,334 字,收錄於此專題與 Premium 專區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曾任職於媒體,現偶爾寫作。 依舊照著自己的意思活。連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在巴黎的那場誤會》是我二十五歲就開始斷斷續續寫的「故事性散文」,最初是我大學加上在法國時期寫的日記。寫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發現我想要說的事情其實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關於一個人的存在價值和歸屬感——有點大又過於哲學式的命題,我很難以自己真實的經歷去寫清楚,最後就漸漸變成一個個虛構故事的散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