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法三大源流

2022/09/25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上回說到,日本早期的武術傳承尚未體系化,要到大約室町時代後才陸續形成特定的武術流派。今天所說的「兵法三大源流」即是在這個時期創立的。這三大流派分別為念流、神道流、陰流。源流意即後世的兵法流派多半派生自這三家流派。今天筆者想聊的事情要從這三家流派說起。
流傳在高崎市馬庭地區的馬庭念流即是念流的派別之一
(圖片來源:Youtube影片《馬庭念流鏡開き 御修技》)
念流、神道流、陰流
在這三家流派當中,念流系統是最早出現的。該流創立於南北朝時期,創始人相馬義元為報父仇於鞍馬寺苦練武藝,報仇後即遁入空門,法號慈恩。中條流的始祖中條長秀據說就是慈恩的弟子,後世北辰一刀流、小野一刀流等一刀流系統即是出自中條流。目前在群馬縣的馬庭念流也是念流的派別之一,昭和知名的「今武藏」國井善彌早年就曾在馬庭念流門下學藝[1]
神道流是在念流之後出現的流派,據說神道流創立者飯篠家直在香取神宮內閉關修行,終獲神明授予兵法神書。日後知名劍豪塚原卜傳、諸岡一羽等人皆出身自神道流。有趣的是該流派雖然號稱由飯篠家直創立,但是如《本朝武藝小傳》、《天真正傳新當流兵法傳脈》等文獻皆有記載,鹿島、香取神宮內的神人(神官)在中古前就有著鍛練武藝的傳統(也就是上篇文章提到的關東七流的由來之一),飯篠家直究竟是自創流派還是承襲古法其實不甚明瞭[2]
神道流至今仍有活動,知名的日本演員岡田准一就曾正式入門修行過。
(圖片來源:電影《蜩ノ記》)
神道流歷史悠久,傳承足跡可說遍布日本,如薩摩藩的示現流、新選組的天然理心流等都可算是神道流的派生。戰後香取地方的神道流(原飯篠家一脈)以「天真正傳香取神道流」的名稱被千葉縣認證為縣指定無形文化財,該派別也是目前檯面上最大的神道流派別。
三家流派中,陰流是最晚出現的。據傳陰流是愛州久忠在九州鵜戶地方的洞窟內得靈夢而創立的。愛州久忠在創立陰流前學過哪些流派並不清楚,然而其弟子上泉信綱簽發的印可則寫明了曾學過神道流、念流等各家兵法,其弟子柳生宗嚴、疋田景兼也曾學過神道流或中條流[3]。久忠的具體事蹟後世少有流傳,目前愛州陰流在日本也已經失傳或至少沒有公開活動,其名聲多是來自於久忠的弟子上泉信綱以及信綱的諸位弟子,其中又以柳生宗嚴的柳生新陰流最出名。德川家康後來拜宗嚴為師,宗嚴之子宗矩也成為將軍家的劍術指南[4]。柳生新陰流在江戶時期可說是最富盛名的劍術流派,直到現在日本也有多間道館/組織在教授柳生新陰流劍術。
雖然愛州陰流似已沒有在活動了,每年八月日本三重縣南伊勢町仍會舉行紀念愛州久忠的「劍祖祭」,大部分陰流體系的流派道館都會參加。
(圖片來源:伊勢志摩觀光網站)
有趣的是,這三家流派其實互有牽涉。在飯篠盛繁(飯篠家第七代)所著的《新當流兵法書》裡曾寫道「若狭国住人、飯篠長威、奥山自恩(慈恩)兵法秘術伝。仍旡実法、当社之御神前、久奉参籠,了百日寅一点詣。[5]」在此提到飯篠家直曾學過念流,但是不得其門而入,只好去神社閉關參禪。而在新當流的其他傳書中則強調,鹿島香取兩神宮自古就傳有兵法傳承(稱上古流),中古的念流是由此脫胎而來。
由上述可知,這三家流派的歷史其實是彼此堆疊牽扯而來的。如果單以系譜而言,後世的流派確實大多源自這三家系統的派生。然而正如筆者在其他文章中提到的,日本傳統武術的歷史多半有牽強附會之處,其真實性多半有疑慮。新流創立時難免攀附當時知名的流派或古早的流派,許多戰後創立的新武術或創新流派也是如此[6]
源流之說來自上泉信綱?
現今一般會認為三大源流的說法來自於上泉信綱,在上泉給弟子的傳書中曾寫道「中古有念流、新當流以及影流,其外尚有不可計數的流派。我窮究諸流奧源,在影流之外別出心裁,稱之為『新陰流』[7]」然而這個說法顯然是不合理的[8]
畢竟日本武術流派發展最蓬勃的時期是江戶時代,而上泉信綱卻是戰國末期的人。若說上泉在戰國時期就預測到江戶以後的事情,恐怕不太合理。考量到「三大源流」並非指單一某流派的歷史淵源,而是將所有武術流派視為一個整體來考察,恐怕這種武道論述要到相當晚近才會出現。
考察江戶時期的相關文獻中,並沒有所謂三大源流的說法[9]。到了明治時代伴隨廢刀令頒布以及武德會、講道館的興起。武道的相關論述才逐漸誕生。例如下川潮的《剣道の発達》即是將劍道的歷史從日本神話時代一路排序到明治後的警視廳流以及大日本武德會的劍道型。在這個時期,從前的流派武術被視為是當時新興的劍道、柔道之雛形。在當時大日本武德會的記要中曾提到判斷武術的依據為:「是否實用」,倘若沒有實用性就沒有保存的必要[10]。總之,舊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所謂「古武藝」、「古武術」是在劍道、柔道以及武德會成立後,為了對照「進步的」現代武道才出現的。一直到昭和時代,在中日戰爭背景下,劍道等武道被批評為「過度運動化」,古武道才逐漸受到重視。為了回復「自古以來」的「尚武精神」,古武道振興會應運而生,創始役員六人之中有四人是軍人[11]。可以預見古武道振興會的路子往後理所當然地偏向軍事國防之用。諷刺的是,同樣的軍事取向在大日本武德會剛成立時也出現過,然而由於大正以後劍道柔道日漸大眾化,進入校園以及平民百姓的生活,這種「尚武精神」終於不得不另起爐灶,尋找起新方向[12]……
扯遠了,還是拉回到三大源流。
如前文所說,「兵法三大源流」的說法恐怕出現得相當晚。以筆者可見的資料,要到昭和時期,二次大戰前後才出現這種說法[13]。這種將所有流派歸納為三家的說法究竟是誰提出的實際上並不清楚,其判斷的基準與對各家系譜真實性的考究自然更無從得知。在許多論述中雖然會直接將提案人回溯至上泉信綱。然而如前文所說,這種推論太過超越時代。
如此曖昧的原因,恐怕大家都心知肚明:這種說法其實經不起推敲。戰國時代具體出現過那些流派雖然難以全部列舉,然而可以相信不只念流等三家[14]。而考量到武術流派喜歡在歷史源流往上溯源的習慣,今天各家流派的系譜也未必完全可信。這一點即使是號稱一脈相傳至今的流派也是如此。
以神道流為例,目前神道流最大的派別為「天真正香取神道流」,該派是由流祖飯篠家一脈主持。現任宗家飯篠快貞強調該派是六百年來傳承綿延至今,然而在江戶時期,飯篠家的文獻在論述上卻有過轉折。第七代飯篠盛繁在《新當流兵法書》中所提的流派淵源與後世該派所傳的說法頗有出入。其最大的差異在於流祖飯篠家直的武藝由來:在盛繁的《新當流兵法傳書》中飯篠家直先學過念流才進入神社閉關,所謂「新當」就是意旨在中古念流之上領悟的新意,後世松岡家傳承的新當流(塚原卜傳一脈)的傳書也大抵維持這種說法。然而在目前飯篠家系的論述中,飯篠家直的武藝由來並不清楚,彷彿他在六十歲上,前往神社去齋戒淋瀑布一下,就學會兵法了。
論述的生產總是為了當下的便利,神道流在戰國江戶時期名氣最大的是塚原卜傳,而不是飯篠家的任何一人。下川潮在《剣道の発達》中提到「神道流傳到卜傳以後有很大的改良修飾,並且加上如一之太刀等許多新的技術……總之,塚原卜傳之於神道流就相當於上泉信綱之於影流的地位,是將流派發揚光大的人物。[15]
NHK曾經拍攝過塚原卜傳的時代劇,雖然拍得滿詭異的,但是卜傳名氣之大也可見一斑。
(圖片來源:時代劇《塚原卜傳》)
卜傳既然已經自成一格了,該放手的就要放手,該切割的當然也要切好切滿。雖然今天在古武道協會或振興會區分有鹿島新當流(塚原一脈)以及香取神道流,但是在古早時代只怕沒有那麼涇渭分明。若把兩家歷史拿出來詳細考察,恐怕會傷了皇城之內的和氣。
根據該香取神道流前師範大竹利典的著述,「香取」二字是在昭和35年(1960年)千葉縣指定無形文化財時,其師林彌左衛門要求加入的,意在強調該派是香取地方所傳承的神道流[16]。換言之,在此之前神道流、新當流(日文發音皆相同)至少在外人看來差別並沒有那麼大。
而從改名這件事情還可發現另一個有趣之處:即修改流派名稱這種決定,宗家居然是缺席的[17]
在昭和初期,神道流最出名的人並非後來的大竹利典而是杉野嘉男。講輩分,杉野是明治時代出生,入門時前任宗家飯篠金次郎還在世。在1961年的一次訪談中,杉野稱現任宗家(飯篠快貞)「還是個年輕人」[18],並且杉野在古武道振興會成立時就跟大竹利典的師祖輩一同演武過;論資歷,杉野在武術圈打滾甚久,從柔道合氣道一路練到神道流,人面甚廣。戰後更擔任《七武士》等電影的武術指導,可說是名重一時。
黑澤明的《七武士》、《用心棒》等電影,都是由杉野嘉男擔任武術指導。
(圖片來源:電影《七武士》)
然而時代變遷下,總有新人要出頭。昭和35年(1960年),千葉縣指定成田地區的林彌左衛門─大竹利典一脈為縣指定無形文化財,流派名稱也被正式更名為「天真正傳香取神道流」,如前所說決定更名的不是當時年輕的宗家(飯篠快貞),而是大竹的師父。杉野的道館在神奈川,而大竹、林的道館則與香取神宮同在千葉縣,跟宗家的距離到底近得多。
前代宗家去世得早,現任宗家(快貞)從未公開展示過家藝技術。對於當時的師長輩來說,他就只是個「年輕人」,然而年輕人不會永遠年輕。神武館(大竹道館)早期與宗家關係頗近,就連收外國學生也會先詢問宗家[19]。其後大竹一脈的神道流逐漸成為檯面上最大的神道流派別,道館遍佈世界。昭和62年流祖紀念演武中,擔任開幕司儀、介紹宗家致詞的就是利典的長子大竹信利。
只可惜大竹終究不是塚原卜傳,先是在東南亞推廣流派的長子被破門而出,次子則繼任父親成了宗家道館的師範。大竹利典過世於2021年,生前持續在自己的道館內,跟已被破門的長子一同教授學生。今天在神武館(大竹道館)的流派譜系中,飯篠快貞的名字已經不復出現了。
只能說練武的人相愛相殺、分分合合,簡直像極了愛情。把什麼系譜啊、源流之類當真的一定是沒跟情人吵過架。
本文同步發布於Matters
註釋:
[2] 在《本朝武藝小傳》中,關於飯篠家直的描述是「自幼好刀槍之術,得其精妙,常祈鹿島香取神宮,將顯其技藝於天下」換言之,只能說是他練得好,難以看出是自成一派。後世雖然有傳說家直是香取神宮得神靈傳法,然而對此前家直習練的武藝並未多作著墨。而撇開神秘體驗的部分,與飯篠家直相關的掌故其實並不算多。
[3] 柳生宗嚴在入門新陰流前修習的流派在江戶柳生與尾張柳生的紀錄不同,江戶柳生紀錄為中條流,尾張流生則紀錄為神道流。另疋田景兼曾寫過新當流的入門起請文給塚原卜傳的弟子雲林院松軒。參考今村嘉雄編《日本武道全集》第一卷,p38。
[4] 柳生新陰流相關掌故可參閱筆者的另一篇文章〈柳生新陰流的無刀取〉,另外柳生新陰流門內有傳說,大正時期天皇曾下令讓柳生嚴周在宮內省的濟寧館教授柳生新陰流。赤羽根龍夫在《柳生新陰流:歷史、思想、技、身體》中有提到這個說法,但似乎並沒有可資證明的史料,只能說是軼聞。參考赤羽根龍夫《柳生新陰流:歷史、思想、技、身體》p24
[5] 引自今村嘉雄編《日本武道全集》第二卷,p253。引文中之括弧為筆者加註。
[6] 如筆者在〈柳生新陰流的無刀取〉中提到的天心流自稱是柳生新陰流的派生;2006年創立的柳心照智流則號稱是脫胎於神道流的派生流派(關係實在好遠)。
[7] 文字出自上泉信綱授予柳生宗嚴的《影目錄》,轉引自赤羽根龍夫《柳生新陰流 歷史‧思想‧技‧身體》P166。中文部分為筆者自行翻譯。另外,在上泉授予其他弟子的傳書中也有著類似的說法。可參考西山松之助《家元の研究》pp270-271
[8] 「三大源流之說出自上泉信綱的《影目錄》」一事究竟從何而來實在不甚明瞭,上泉的時代顯然不可能出現這種論斷。然而不知道為何如網路上搜尋「兵法三大源流」多會出現這種說法,只能說網路以訛傳訛的威力實在無遠弗屆。
[9] 從《本朝武藝小傳》中的編排序列可發現作者雖然有在進行流派系統的整理,但並沒有將所有流派溯源回三大源流,這一點在《武術系譜略》、《武術流祖錄》、《擊劍叢談》裡也是如此。
[10] 參考中嶋哲也《近代日本の武道論》pp112-113
[11] 古武道振興會的初代會長松本學是當時的貴族院議員,成立初期的役員為松本學(貴族院議員)、小山松吉(貴族院議員)、尾野實信(陸軍大將)、佐田武彥(陸軍中將)、竹下勇(海軍大將)、淺野正恭(海軍中將)。參考中嶋哲也《近代日本の武道論》p460
[12] 由於劍道與柔道的「過度運動化」越來越不合時宜,終於以昭和11年的薙刀型爭議為引,全面改組武德會。新成立後的武德會越來越著重戰技武道訓練,而成立不久的古武道振興會則成了武德會的轄下團體。薙刀型制定的爭議篇幅較大,筆者打算另開新文討論。
[13] 大正14年(1925年)出版的《剣道の発達》中雖然將一刀流(念流)、神道流、陰流列為足立後期的三大流派,可是並未提到這三家就是源流兵法。在德川幕府時期著重要流派中,下川氏列舉的是新陰流、一刀流以及二刀流(二天一流)。大正2年出版的《劍法至極詳傳》裡,只有列出各流派的流祖,並未有說到什麼兵法三大源流。而當說起劍術名人時,作者提出的是宮本武藏、伊藤一刀齋、柳生宗嚴等三人 。在昭和13年出版《學校劍道》中,主要的劍術系統共有五家,即中條流、陰流、神道流、武藏流、神道無念流。筆者所見最早出現較接近的說法,是出自昭和19年(1944年)橫山健堂的《日本武道史》,其中說道「我國劍道有二百多流,其中獨創的流派並不是沒有,而說到門流源遠流長,當屬這三家(指念流等三家)。」。
[14] 今天同樣扎根在千葉縣的立身流即主張自家流派是戰國時創立的,鞍馬流主張自己是京八流的後裔,《大館持房行狀記》中載有大館持房是正門流的達人。此外武術源流的說法不只一種,如前篇文章所提的「京八流、關東七流」,而江戶時期的文獻有的以神道流為開篇、有的則以陰流為開篇。又或者如《劍法夕雲先生相傳》中提到有戰國末期有鹿島、梶取、神刀、戶田、卜傳、鞍馬等六、七個流派。總之,至少可判斷戰國以前並不只念流等三家系統。
[15] 參考下川潮《剣道の発達》pp187-188
[16] 參考大竹利典《平法》pp81-82
[17] 飯篠家第十九代飯篠金次郎是在1943年(33歲)猝死的,繼位的現任宗家飯篠快貞當時年紀還小。杉野嘉男在1961年的訪談中曾提到宗家(快貞)「才20多歲,還是個年輕人……但是果然血統有差,劍術方面已經可說是位名人了。」話雖如此,以筆者所知,現任宗家從未在公開場合展現過技術。
[18] 杉野嘉男於昭和6年開始學習神道流,當時前任宗家飯篠金次郎還在世。杉野的訪談可參考森川哲郎〈逆抜きの太刀を訪ねて〉。
[19] 日後以推廣日本武術知名國際的Donn Dreager於昭和41年(1966年)入門神道流。由於是第一次有外國學生要求入門,當時大竹利典曾詢問宗家該如何處理,宗家表示則表示由大竹全權處理。參考大竹利典《平法》p9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台灣人。 社會學出身,專長是歷史、政治社會學研究。 不知怎地開始研究日本武術的歷史與文化⋯⋯⋯ 聯繫作者:[email protected]
筆者閒暇之餘喜歡擊劍。在道場習練久了也對相關的歷史有了一些認識跟研究。 這一系列的文章是筆者蒐集統整過後的一些掌故軼聞。 姑且從觀察所見寫出搏君一笑。
留言4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