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

2022/09/25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我總是看見鏡子裡的那個女人臉
戴著一張冰冷的面具
像是連心都失去了 連唯一
用來證明她還是人的血絲與粉唇
也被冬天的乾凍寒風刮得慘白
她是鬼魅
以渾然無知的方式存在著
修剪不久的短髮飛散著時而拂過面具
肩膀因為略微縮水的灰色毛衣 緊蹦著
在母親為她車製的蘇格蘭褶裙之下的咖啡色
是她用從未如此虛擲的金錢換來的長靴
她是鬼魅
以失重飄行的形態前進著
直到兒時記憶裡同樣的鐘聲響起
正當她的右腳踩進任何一間課堂時
冰冷會瞬間化成溫柔的笑 風采亮麗
同時和煦著六面體空間裡所有的青春
即使她是鬼魅
  她的生命早就消逝在時間的滾動裡

如廁後,照鏡有感。
原文書於2008.11.18
在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日日是好日,生命潺潺流動的日常裡,與書寫、與閱讀丶與禪繞、與自己丶與人。
或有感而書、或想像而書。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