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故事|華燈初上製片組紀錄|「峰哥」跟「江瀚」晚餐後要從哪裡走出來?

2022/10/03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2020年的十一月初「華燈初上」拍攝剛滿一個多月,隨著時間與工作的投入主創人員們越來越進入『華燈宇宙』,也就是對影片想像的畫面輪廓越來越清晰。
某一天負責安排拍攝行程的同事告訴我有一場「峰哥(阿Ken飾演)」跟「江瀚(鳳小岳飾演)」還有其他劇中電視台同事跟演員吃完飯後要走去「光」的戲,導演希望這群人能從《梅子餐廳》走出來,這會非常符合劇中年代感跟這場戲的氛圍。
《梅子餐廳》創立於1965年,是位在六條通上的台灣料理知名老店。餐廳距離我們主要場景「光」的門口街道大約兩百公尺,由於在拍攝區域外所以我並沒有特別與他們深耕交流,頂多只有打個招呼說明我們的封街計畫跟借用餐廳外路邊的小空間放置器材物件用。
「這場戲現在排在下星期一拍。」安排拍攝行程表的「排表同事」在電話的另一頭一派輕鬆說明拍攝行程。
「你還有一個星期可以協調,我們只是從門口外拍他們一群人走出來,應該不會太難吧。」排表同事接著說,我冷淡沒有回應。
借場景這件事很多時候不是有錢就可以借得到,有些店就是不想被人拍,很多名店都是這樣,有些地方生意很好就是沒有辦法配合劇組拍攝,有些地方的老闆可能年紀比較大對其他事物比較不關心也比較難溝通,甚至是個人道德標準認為拍攝的劇情會敗壞社會民情⋯⋯梅子餐廳的老闆娘擁有這裡所有的問題
掛上電話後我在六條街上看著梅子餐廳的招牌,思索著進去後要怎麼跟對方說明,除了拍攝之外,美術組可能還需要佈置改造,把現在這個時代才有的物件從拍攝區域裡移除,包括消防法規要求的安全指示燈都得在拍攝時暫時消失不見。
2020年11月的六條通街上
我站在餐廳門口大約十分鐘,清空頭腦中一直跳出來的被拒絕的負面念頭,想清楚進去的策略。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策略,唯一的策略就是要很誠懇有禮貌⋯⋯然後見招拆招。
走進餐廳向櫃檯服務人員說明自己是電影劇組想借場地拍攝的來意,服務人員請我稍等一下,稍等他們的老闆娘過來跟我討論。
服務人員帶我坐在角落的位置稍等,在這裡我可以看見老闆娘。老闆娘的年紀可以當我阿嬤,她穿著一身黑色的服務人員樣式西裝,臉上帶著一副黑框眼鏡,面容氣色姣好,不疾不徐的一下指揮員工上菜,一下自己準備飲料,一下又有員工找她說話等待指示,像是遊戲中掌握大局的玩家。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她才朝我走過來「你找我什麼事?」老闆娘說。
「老闆娘您好,我是最近常常在你們外面街上拍戲的劇組工作人員,我們有一場戲導演希望⋯⋯」我誠懇又有禮貌的向她打招呼說明我的來意。
「我這裡從來都沒有借人家拍過⋯⋯」老闆娘似笑非笑,我無法辨識她的表情是不是拒絕。
「我們拍的是條通的故事,導演想如果可以也把梅子餐廳拍進去的話,整部片子的場景就更完美了。」我補充說明。
「我知道餐廳的生意很好沒有辦法讓我們進來拍攝影響客人用餐,所以我們才想說就跟您借個門口,當作他們在這裡吃飯結束要離開。」我再次強調只要拍門口,攝影機跟其他工作人員都不會進去餐廳。
跟人借場地很重要的一點是要讓對方感受到我們有站在她的角度想事情,如果只是一昧的說我們想怎樣,我們不會怎樣,那很容易造成對方很反感。
「我剛剛進來的時候有看到你們的門口有展示很多明星來這裡吃飯留下的簽名合照,那些我們都不會去動到而且會保護好,但我們可能需要稍微調整跟佈置⋯⋯」
「然後我還會開切結書給你們,切結書最重要的部份是我們借的時候場地是怎麼樣,拍完之後就要怎麼樣還給你們,如果有產生垃圾什麼的都是我們自己負責帶走⋯⋯」
我接二連三的開了一些掛保證的說明,加上誠懇的聲調,老闆娘漸漸的卸下心防,「好啦!你就去問問看導演有沒有想要我們這裡啦。」
老闆娘也開了一些她能接受的時間條件「晚餐時間到九點之前你們只能在門口外面拍,演員要從餐廳走出去要在九點以後,這樣才比較不會影響我們做生意,九點前你們在外面怎麼拍我不管。」這些都沒問題,我爽快的答應。
離開前我跟老闆娘約好我會再帶美術組去看場地,看看怎麼保護那些簽名合照跟穿幫物品的移除佈置。
走出餐廳拿出手機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這時候是「Covid 19」剛開始的頭一年,很多酒吧受到影響無法營業,所以條通街上的人不是太多,也許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們才有機會可以在這裡找到地方拍攝,我只能說自己運氣真好,謝謝天、謝謝上帝、謝謝神,讓我能順利得到想要拍的場景,我帶著愉快的心情準備回家休息。

隔天下午我跟老闆娘約好要與美術組一起過去店裡討論佈置方式,我也順便帶切結書過去給老闆娘簽名。
下午的老闆娘一樣讓我等了一段時間,美術組在這段時間裡已經討論好他們要做佈置而先離開,我繼續等著老闆娘出現請她簽名切結書跟討論美術的佈置需求。
二十分鐘後老闆娘看起來還有些疲累的來到餐廳,我熱情的跟她打招呼,但是她的反應回到第一天剛剛見到我那時的冷靜,我拿出切結書請她簽名,結果冷不防的她說「你們在拍的戲是什麼內容?」,通常這句話在這種時候出現代表可能有危機出現。
「我們的內容是關於90年代條通區兩個媽媽桑的故事,是『林心如』、『楊謹華』一起挑戰演出的角色。」我試圖把觀點放在資深有名的女演員挑戰不同的角色上面。
「但是你們的內容應該跟聲色場所有關吧,這樣我覺得會影響社會敗壞道德。」老闆娘突然道德感使然認為觀感不佳,不願意支持這樣的劇情。
「沒錯,這是一部講條通區兩個媽媽桑在這裡經營酒店的故事,裡面的確有一些愛恨情仇的發展劇情⋯⋯」我決定直球對決。「但是要讓觀眾可以看下去的故事一定會有好的跟壞的內容,如果一部影片裡面所有的劇情都是這個人做好事被表揚,那就是『論語』不會有觀眾了。」
「我們故事是兩個媽媽桑年輕的時候力爭上游在台北條通區找到機會努力發展,這些都是好的,年輕女生打拼事業的故事,加上漂亮女生一定會有人追,喝了酒之後容易在一起也容易分手,都是談戀愛的一種過程⋯⋯」我心想這樣子應該可以讓老闆娘聯想到《瓊瑤》的愛情故事,也許也想起自己的愛情故事。
「你說你們美術組還要來佈置嗎?這樣好像會太麻煩⋯⋯我覺得很抱歉,但是你再看看其他地方好了⋯⋯」,我再怎麼求她都沒有用,她就是不借了,完全不甩我。
我以為我上面的說法可以讓她緩和一點,沒有想到她會直接開槍拒絕我,昨天我才跟大家說餐廳同意拍攝,結果現在我得回報餐廳不借。
「幹!梅子餐廳掉景了,我很抱歉。」
我先打電話給製片回報剛才發生的事情,把情況重新說明了一遍讓他瞭解,他意外的冷靜指示我趕快尋找替代方案。我很生氣也很無奈。我得趕快找一個替代方案,有了替代方案我們才能去跟導演討論換地方拍攝。
四天後的晚上就會拍到這場戲,我必須在條通裡找到另一個梅子餐廳的門口可以拍。梅子餐廳本身的的建築已經非常少見,重點是演員走出來的街道就是往「光」的街道,那樣子的街道寬度跟街上的招牌氛圍配上餐廳的門口,這樣的組合我花了兩天沒有辦法找到替代方案。
此時正在拍攝的大隊還沒有人知道這個情況,眼看我就要背負沒有場景可以拍,要請排表同事調整拍攝行程的罪名。
第三天的下午我決定再次去找老闆娘,拜託她同意拍攝,我沒有退路了,如果她不同意就是我要去告訴大隊明天晚上我「掉場景」沒有地方拍。
我在中午一點半餐廳正要準備午休的時候抵達,老闆娘看見我就說「我現在很忙,你有什麼事嗎?晚一點好嗎?」,她依舊很冷漠。
「沒有問題,我等妳忙完。」我說。
「但是我會很久,你自己看著辦吧。」,說完老闆娘就出門不知道去哪了。
當下我沒有其他方式了,我只能等。我想起以前聽過一位做房地產的朋友花了一整天的時間站在門口等屋主,最後順利成交的故事,於是我決定站在餐廳外面讓所有員工都看得見我的地方等老闆娘回來。
這天是十一月的陰天,氣溫不是太高,但我還是站到全身流汗。三點多老闆娘回來了,她冷冷看了我一眼就走進餐廳,我接著走進去,看到她在跟其他人說話,員工也說她現在在忙,於是我又退回街上繼續等。
在餐廳開始營業五點半左右老闆娘終於派員工出來把我叫進去,這是我最後的機會,如果她還是拒絕我就必須立刻回報明天晚上沒有場景,需要趕快調整拍攝行程。
員工帶著我走進餐廳指向一個角落要我走過去,老闆娘站在角落飲料區的吧檯後面正在準備飲料。也許是「站」了一整天的策略奏效,這次她的表情溫暖許多,老闆娘再次同意我們的拍攝,條件跟先前一樣,只是這次我不再要求她簽寫切結書以免又突然變掛。
走出餐廳那一刻我覺得自己是「條通之王」,終於搞定了。
隔天下午四點美術組先到餐廳調整穿幫物件大約五點半大隊開始陸續到達餐廳外的街道上卸貨下器材,入夜後準時開拍。
「峰哥」、「江瀚」一行人一副吃飽喝足的表情從餐廳走出來繼續去「光」續攤,「卡」導演喊了一聲後今晚收工,時間甚至比預期的還超前了一些,大隊工作人員人人笑呵呵的想著趕快回家休息,看著最後一批工作人員發動卡車離開後,我跟老闆娘還有餐廳員工道謝也收工離開。
回家的路上想著這一個星期的緊繃都可以放下了,我只想趕快到家在電視前面發個呆再睡覺,今晚還很漫長。
【謝謝您看到這裡,我從事影像幕後工作十九年,四十三歲這年第一天開始一週一篇的紀錄分享這些年的幕後故事,原則上每週一晚上發表一篇新文章(偶而工作無法負擔時會不定時延後),如果您喜歡我的故事,請您按個讚或者小額贊助我甚至是每月30元的月訂都行,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鼓勵,謝謝您。】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04會員
96內容數
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台北人,在這座城市生活了43年,同時也是一名18年資歷的電影幕後工作者,經歷過網路崛起,也見識過電音狂潮,這裡同時記錄我的電影幕後以及我的台北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