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醫界到底在不爽甚麼!!!

2022/10/04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前言

又花了一點時間
看醫師法修法中牙醫師們關注的爭議
晚點要來寫一篇超長文
釐清我目前的認知
其實一般人也不會想看
因為大部分的人根本覺得無所謂
或也搞不清楚跟自己會有甚麼相關性
但我也想給牙醫朋友一點衷心建議
當你們不在乎別人在乎的事情時
別人也不可能在意你們關注的議題
這幾天牙醫師們與陳時中的衝突
還有到他版上拼命的洗版
我認為最後會形成另一種悲劇
類似當年地球公民基金會跑到小英造勢場子
拉起那個小英不修礦業法的布條
讓很多當時憂心選舉結果的台灣人
後來只要聽到地公或環保團體
就先翻白眼或否決他們所有倡議
四天前陳時中還在競選百忙行程中
特別與牙醫師及牙醫系學生代表面談
也表達了他對修法與反對附加決議的態度
明明提修法補漏洞的是他與衛福部
威脅不讓附帶決議一起通過就不給修法的
是國民黨曾銘宗立委
但只因陳時中
沒照著這些人期待的全面反對
(事實上身為剛卸任前部長我也不認為他該直接表態)
就又跑去人家活動現場要鬧場
然後再說陳時中不理人給它們吃閉門羹
陳抗當然可以說是不得已的手段
但是這樣真的說得過去嗎?
然後你們抗爭的事情
這又到底跟台北市長的職權有任何關係?
如果很稱讚蔣萬安廉價的表態
那就把他留在立法院繼續為你們發聲好了

牙醫界到底在不爽甚麼!!!

我非醫療專業人員
但在醫療產業工作了二十年
也長期與許多醫療界的朋友交流
從我的角度論述這件事
讓有興趣的人一起理解與討論

問題的源頭
其實來自於醫師法的條文
過去醫師法中載明
畢業於美、加、日、歐洲、澳洲、紐西蘭、南非
、新加坡及香港等九大地區或國家之醫學院
回台灣就可以參加醫師考試
以前其實也沒什麼爭議
因為有能力去這些國家考進醫學院
還有錢可以唸完的人大部分都不會回台灣
但後來因為東歐國家加入歐盟之後
事情就起了很大的變化
波蘭的醫學院配合台灣代辦業者
大量招收在台灣沒考上醫學院
但家裡希望他繼承家業或想翻身的人
以相對便宜與輕鬆的方式
拿到波蘭醫學院畢業的証明後
紛紛都回台灣要考取台灣醫師執照
這就是多年前波波事件的主因
後來可能因為波波持續被關注
加上這幾年可能牙醫錢景比較被看好
所以跑去波蘭/西班牙念牙醫的人
反而變得更多
而且很多還是牙醫界的大老
包括牙醫全聯會檯面上的幹部
一堆都把小孩送去念
等著繼承他們的事業與權力
波西牙醫比波波更讓牙醫界跳腳的
特別是在人數上的差異
過去波波的人數加總起來
也不到醫學院一年招收的總人數
但波西牙醫這幾年的人數加總
已經是每年牙醫學系招收人數的倍數了
這樣的亂象衛福部當然也非常清楚
所以衛福部也主動提出修法
要徹底把所有
醫學系牙醫學習的這些巧門關上
透過全面學歷甄試把這個破窗補上
但所有的修法都必須有信賴保護原則
也就是修法公告前入學的
必須保障其適用之前的規範
也因此最近這些仲介業者打廣告說最後機會 ~~
然後就要進入議題深水區了
也就是為何牙醫界會這麼不爽
在今年八月終於三讀修法
把出國念醫學院的巧門關上時
在立法院卻同時又附帶了七項的決議
這幾個決議的核心
就是要處理落日條款前
上千名從國外念牙醫回來的實習問題
因為他們兩階段考照前
必須先完成一年的實習才可以
可是目前給這些海外回國實習的名額
每年只有50個(2014從30增加到50)
一直有壓力要求阿中把名額放寬到100-150
但阿中與衛福部一直也沒有同意
而隨著這幾年暴增的波/西牙醫人數返國
在那邊等實習的人數已經多達三百多人
後續在落日條款前入學的還有上千人
這一千多人未來的實習問題變成一個大麻煩
如果照目前的名額大概要20年才能消化完畢 XD
所以這些學生有錢有勢的家長們
就開始拜託各黨立委們
(甚至某立委自己孩子就是波西牙)
然後就出現了讓牙醫界爆炸的七項附加決議
最離譜的是曾銘宗提案的那一項
要求四年內處理完目前沒實習名額的問題
牙醫的教學與實習資源非常稀缺
(願意當牙醫教師我覺得都很佛心啦)
為了這些當初取巧的人
有可能影響整體牙醫的資源分配
也可能拉低整體牙醫服務的品質
這就是現在牙醫界非常爆炸的原因!!
也是年輕牙醫學系的學生
不能諒解政府的衝突點
陳時中也反對四年內解決實習問題
但牙醫界抗爭的組織
訴求的是海外返國實習名額絕對不能增加
他們認為這是公平原則的問題
以上就是目前整個爭議以我觀點的論述
其他比較多個人想法的部分
我在留言的地方再補充
牙醫界到底在不爽什麼--真心話篇
剛剛一位放射科朋友私訊吐槽
或許也是提供了另一種觀點
為何目前牙醫界的訴求社會共鳴不足?
甚至連醫療界的嚮應也不高
我知道我版上的牙醫朋友
大部分都不會做也不支持這樣的事情
但是有多少牙醫診所
是有讓助理做很多不該做的事?

然後如果真的那麼在意醫療品質的話
為何照牙科X光
沒有聘用真正的放射師進行?
甚至之前口衛師修法時
其實牙醫界也不少人希望
直接讓口衛師拍X光合法?
要訴求公平正義
但坦白說大眾恐怕會覺得
牙醫師是人生勝利組
所訴求無非是想維護自己的利益
要訴求醫療品質
現在很多牙醫診所的服務
就真的有落實高品質的醫療照護嗎?

我是願意關注這議題的人
也是把很多人沒說出來的話寫出來而已
不要罵我雖然你罵我其實我也無所謂.......
我只是用這個方式提醒
牙醫界在這個議題的訴求上
其實需要再做策略上的調整才行
牙醫界到底再不爽甚麼-政治篇
回過頭來說
我知道牙醫界跟這些醫學生嘗試各種方法
但都覺得沒有辦法避免附加決議被執行
所以開始一哭二鬧
但這顯然也只是讓更多人反感
政治上要處理的話
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找當初提案的曾銘宗
在衛環委員會再進行提案
否決掉那七項的附加決議案
讓衛福部不用執行
蔣萬安跟林奕華
在那邊唬爛說可以代表曾銘宗
不然就簽署一個這種承諾書看看阿
更狠一點是乾脆提案直接決議
每年50的實習名額絕對不可以增加
立法院的事情當然就是立法院解決阿
你去鬧陳時中做甚麼呢?
我知道阿中跟牙醫界也有各種愛恨糾葛
但在這時候用這種方式訴求
副作用真的會很大啦!!
這一千多個學生的家長
很多是醫界大老影響力當然大
但人家平常出錢出力能對立委有影響力不也理所當然
那你說沒錢沒勢的就活該要被占便宜嗎?
那也不一定啊!!
你們懂得對阿中施壓怎麼不懂得對國民黨施壓
不會製作一堆的海報與旗幟
在所有牙醫診所門口全部張貼
"曾銘宗不退回附加決議就不投國民黨"
你看看國民黨會有多少要選舉的人
嚇到馬上對曾銘宗跟黨中央去施壓!!
而且無數1450看到有國民黨可以修理
保證馬上加入你們的行列
讓這個議題的聲量馬上暴增
這時候衛福部也沒有藉口
必須順勢而為堅持實習名額不多開放
方法都教了也沒有要收公關公司的費用
希望牙醫師們不要因為這個案子就誤入歧途
支持KMT跟TMD
只會讓妳們的未來跟資產更快消失而已
牙醫界到底再不爽甚麼-政治番外篇
今天大家應該都看到
高虹安那個超誇張的報導了吧
不用停職領著薪水
用資策會的錢買飛機票
爽爽地在美國讀了好幾年博士
然後拿到學位就把資策會拋棄跑去鴻海
最扯的是離職前還用資策會出差名義
跑到鴻海在中國的工廠(聊待遇?)
這正是違反公平正義最好的一個案例
牙醫聯盟應該去找高虹安
詢問他對於醫師法附加案的態度
不要忘了他沒有辭立委
她目前可還是立委身分喔!!
我跟各位牙醫朋友們保證
你們只要這樣操作
把醫師法修法附加決議的不公正
跟高虹安讀博士的不公正一起串聯起來
保證馬上變成新聞上的熱點並帶來很大聲量
會有機會達成你們想要的目標喔
我真的都不收費請好好參考

牙醫界到底在不爽甚麼!!!--談判篇

當蔣萬安簽完名
國民黨Po文消費完之後
波西牙醫的問題就完全消失了
但我還是想繼續關心這議題
以我一個非牙醫但在醫療產業工作20年的人
依照我長期關注公共政策累積的觀察
我覺得醫師法修法附加決議的部分
其實應該進入下一個談判的階段

牙醫界很生氣
覺得這一千多個波西牙醫就是鑽漏洞
所以不用管他們死活
排個十幾年才能實習考照也是剛好而已
而這一千多個適用落日條款的波/西牙醫
當然是期待盡快能排到實習名額
然後完成兩階段國考後成為可執業牙醫

牙醫界認為
完全不該增加每年For外籍學歷的實習名額
20個名額連一個都不准增加
就讓那一千多人等到天荒地老
但可想而知不管有沒有那個沒強制性的附加決議
這一千多人一定會持續遊說各黨立委
要逼迫衛福部解決排不到實習名額的問題

我個人的建議
反而覺得牙醫界要化被動為主動
那個一個名額都不能增加的訴求其實很難
我覺得應該考慮訴求
常態性的那20個實習名額完全不能增加
但每年可以增加總數不超過100的非常規實習名額
這些額外的實習名額
依然要符合
實習要求的師資與場域規範
同時不得排擠或取消現有的任何實習名額
(避免對國內牙醫畢業生實習產生影響)
然後額外的名額應收取高額的費用
該費用也有一定比例挹注到
台灣牙醫的教學環境改善中

另外採用這種非常規實習名額的
還要額外增加半年的實習
是去協助身障者特殊牙科或偏鄉巡迴牙醫服務
反正波西牙醫每個都說自己超想懸壺濟世
實習時就好好去協助弱勢與偏鄉
不也是剛好而已

這是我個人的建議
或許大家有不同的意見
但有更多討論都是一件好事
至於再把文章截圖去群組裡面罵我就省省吧
把願意關心這議題的人都變成敵人
對這個議題一點幫助都沒有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66會員
99內容數
分享花蓮的後山生活,這裡有台灣最美的山海景緻,幾乎永遠綠燈的空氣品質,還有許多用心耕耘的小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