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 NFT】NFT 創作有什麼好處?創作者必須了解 NFT 的 8 大理由

2023/04/14閱讀時間約 19 分鐘
  • 文內如有投資理財相關經驗、知識、資訊等內容,皆為創作者個人分享行為。
  • 有價證券、指數與衍生性商品之數據資料,僅供輔助說明之用,不代表創作者投資決策之推介及建議。
  • 閱讀同時,請審慎思考自身條件及自我決策,並應有為決策負責之事前認知。
  • 方格子希望您能從這些分享內容汲取投資養份,養成獨立思考的能力、判斷、行動,成就最適合您的投資理財模式。
NFT 創作給了勇於挑戰的藝術家全新的機會,讓他們能夠運用區塊鏈技術創造及展示自己的數位藝術品。本文將介紹 NFT 創作自 2021 年以來的變化與演進,詳細解釋為何創作者必須認識 NFT 這個新的內容媒介,以及 NFT 創作能帶來的各種好處。

創作者對 NFT 的誤解

不少創作者都討厭 NFT──特別是,當自己的作品因 NFT 可以賺錢而被盜用甚至大賣時,心裡那種由厭惡、嫉妒、難過等情緒所組合而成的複雜感情,很容易會將矛頭指向他們不認識的名詞:NFT。
結果,不少創作者都以為 NFT 只是一種投資賺錢的工具,更甚是認為 NFT 這門技術將會讓自己的作品捲入被利用的邪惡旋渦中,只要走入圈內就會萬劫不復等。
然而,NFT 技術其實是中性的,它是一個幾乎等同於「正版認證」的標籤,有助創作者們去認證自己的作品,而不需要創作者努力地證明哪些作品是自己的。同時,它亦沒有把作品的版權完全賣出,創作者可以自行決定擁有人獲得了作品的哪些使用權利,更甚是在二手市場上獲得分潤等。
換言之,搞清楚 NFT 技術這門學問是很重要的。雖然市面上出現各式各樣的失敗例子,但亦有不少創作者運用 NFT 技術獲得能超越傳統市場的成功,甚至獲得更多的成就。以下將介紹 NFT 創作的 8 大好處。

一、NFT 製作方法及費用趨向大眾化

2022 年後,創作者能夠更容易和便宜地將自己的作品製成 NFT。
除了自行寫合約,或使用 OpenSeaSuperRareFoundation 等早就受創作者歡迎的平台上架 NFT 之外,各位創作者現在還可以輕易地使用到 ManifoldZORA 等 NFT 製作工具,依照步驟就可以輕鬆製作好 NFT,甚至是上架供人們鑄造(Mint),非常便利,且價格比以往便宜近十倍。
Manifold 頁面
同時費用也比以前的更加便宜──若然你沒有執意於 ETH 鏈上進行創作,甚至可以免費製作 NFT,例如現階段在 OpenSea 上製作 Polygon 鏈上的 NFT 不需要付款的。
另一方面,除了在 NFT 平台上鑄造 NFT,2022 年後發行 NFT 的方法也有更多方便且嶄新的發行方法,如專門為企業發行 NFT 的 Qubic 的個性化服務、讓項目可以指定客戶在完成任務後才能鑄造 NFT 的多鏈平台 Galxe、只需要使用 App 就能發行 NFT 的 OurSong,也因為 2022 年的發展而逐漸被廣泛使用。

二、各國政府或機構的支持與推廣

  • 2022 年 3 月,美國總統拜登曾指出「Web3 將成為新興數位世界的經濟驅動力,美國應繼續保持領先,並應定調為國家戰略」;
  • 2022 年 4 月,當時的英國政府財政大臣 Rishi Sunak 指出已要求皇家鑄幣廠在今年夏季前創建與發行 NFT(相關新聞);
  • 2022 年 5 月,日本岸田首相曾提到:「Web 3時代的到來,將有助於並引領日本經濟增長的可能性。」;
  • 2022 年 7 月,杜拜政府提出「杜拜元宇宙戰略」,決意在未來 5 年內創造 40,000 個就業機會,並國內經濟增加 40 億美元的戰略(相關消息);
德國元宇宙公司 METAYO 在 7 月 27 日宣布加入「杜拜元宇宙戰略」。
  • 2022 年 9 月,Web3 投資公司 Cryptomeria Capital 發布報告,指新加坡與大多數國家不同的,早就加密貨幣的議題立法,且「擁有強大的法律體系」,具備成為下一個大型元宇宙和加密貨幣中心的所有條件;
  • 2023 年 1 月,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指出,就 Web3 及虛擬技術相關的金融發展而言,香港正值「黃金新起點」,香港將成為優質虛擬資產企業的最佳立足點;
  • 2023 年 1 月 24 日,將比特幣列為法幣、屢次大量購入比特幣的薩爾瓦多(El Salvador),其總統布格磊(Nayib Bukele)在 Twitter 發文,指出薩爾瓦多已連本帶利全額償還了 8 億美元的債務。
顯然地,紐倫港(Nylonkong),即世界上三大重要的國際都會:紐約、倫敦及香港,以及其他國家,都認為 Web3 將會是一個趨勢,而且他們也在 2022 年後更樂於積極面對 Web3 所帶來的好處和壞處。這些態度上的改變,都證明了 Web3、元宇宙的觀念將會被更多人接納和推廣。
那麼,NFT 作為 Web3 世界的其中一個重要觀念,NFT 創作有什麼好處呢?

三、NFT 創作可以改善盜版問題?

為創作申請電子證書的需求

在盜版難以被打擊的時代,人們很快就理解到要阻止盜版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但這件事不等於創作者們決定坐以待斃。在科技迅速發展的時代,加密貨幣與 NFT 誕生,而 NFT 正是一種給予正版使用者反擊盜版問題的重要彈藥:區塊鏈加密技術。
事實上,NFT 其實是透過區塊鏈加密技術,為被鑄造成 NFT 的作品添加一串獨一無二的密碼,從而讓人們知道自己買入的作品,是創作者授權賣出的,擁有創作者的認證,亦即 100% 的正版認證
結合原作者那些已發展的社交媒體、平台和粉絲的力量,只要原作者先把自己的作品製作成 NFT,就代表所有粉絲、買家只能經由原作者所提供的網址或合約地址(Contract Address)才能購入正版,而其他網址中出現的同樣子作品則是盜版。
本熊現在持有的 E-Shell #2972 的正版認證。
換言之,NFT 的主要目的不是為了打擊「盜版」,而是為了讓創作者在自己的作品被「盜版」時,多了一個權利,以證明自己的作品才是「正版」。顯然地,我們無法阻止人們將盜版上傳至區塊鏈,或阻止所有人透過任何途徑儲存我們的心血,但是,即使大眾總是沒有參與盜版行為的自覺,他們也難以明目張膽地指出自己手上的作品是「正版」:
因為我手上擁有的是正版,所以它擁有價值;
因為你手上的是盜版,所以即使購買了也不會被大眾認同。

四、NFT 創作者可隨時追蹤自己作品的去向

區塊鏈上活動透明化

大部分時候,區塊鏈上的所有互動都是公開透明的。雖然這跟個人私隱有著明顯的衝突,但這種公開化同時有助於創作者在加密世界裡的商業發展:
  • NFT 創作者可以更快地知道自己的作品到了什麼人(錢包地址)的手裡;
  • NFT 創作者可以藉由查詢鏈上活動,從而發現一些以往無法肯定的事實,如 A 君指自己絕對不賣作品,卻在數天後將作品賣出獲利等,這種謊言將會無所遁形;
  • NFT 創作者可以借由查詢鏈上活動,更容易地找出自己的忠實粉絲等。
當然,「公開透明」的特點亦證明了粉絲、大眾都能夠在鏈上查詢創作者的鏈上活動:資金流向、出入金紀錄等都一目了然,更容易地被人們發現真實的自己。
任何知道本熊錢包地址的人們,都可以借由 etherscan.io/ 查詢到本熊錢包在鏈上的活動紀錄。

NFT 作品被轉賣時可獲分潤

區塊鏈的「公開透明」特性,同時亦更方便創作者獲得二次銷售所帶來的分潤收益。雖然現時市場上亦多了不少 NFT 交易平台無視創作者的意向,允許賣家自行設定創作者的分潤百分比,但只要多一個創作者在圈內發展,「正版認證」的功效就會愈顯著,而圈內的發展亦能更容易地從現在的買家、賣家的利益傾向,慢慢重新傾向創作者。
到時候,NFT 技術及圈內的創作者經濟圈發展,絕對會有更多可以保障創作者收入的機會,而且創作者將不會像以往般,總是被忽視和孤獨,因為讓 NFT 圈更有價值的群體,顯然是創作者們、社群,而不是單一的賣家或買家。

重要澄清:販售 NFT 不等於被買斷版權!

擁有一張 NFT 並不代表擁有者持有該作品的著作權或版權擁有人。這句話的意思,代表著買家不會成為作品的作者,也沒有商用作品或將作品免費派發大眾的權力。以現實情況舉例:
NFT 就是你從書店購入的書本。你永遠都沒有權力將這些購買得來的書本,以翻印、掃瞄等方式派發出去,或進行販售。這種盜版行為,在 NFT 圈中同樣是不被允許的。
同時,不管 NFT 被多少人轉售過,每一張正版 NFT 上都會永遠地顯示出 NFT 的原作者是誰。例如本熊購入的 E-Shell(Elysium Shell NFT)中,就有標示 NFT 作者是「TeamElysium」,即 Elysium Shell 團隊:
本熊購入的 E-Shell(Elysium Shell NFT)中,就有標示 NFT 作者是「TeamElysium」,即 Elysium Shell 團隊。
NFT 只是一個盛載作品的媒介。假如人們希望拿到 NFT 的版權,他們必須與你聯繫並溝通,否則他們只能轉賣他們擁有的 NFT,或利用 NFT 作私人用途──因為你難以禁止人們將自己的作品用於私人用途上。

五、NFT 創作者將更容易進入國際市場

商業思維與藝術價值的分歧

商業思維總是跟藝術價值發生衝突。2022 年 12 月 7 日,《要塞英雄》的開發商 Epic Games 向一位美國的韓裔藝術家 Deb JJ Lee 提出以 USD 3,000 買斷各名藝術家的某畫作版權。
Epic Games 作為國際級遊戲公司,2021 年時年賺 60 億美元,卻只給出了這個價格並試圖買斷作品版權,是一件非常不合理的事情。因此當創作者把這個報價在 Twitter 上公開時,引起很大的迴響,並證明歐美圈的創作者,有不少正努力抵抗著「掠奪性合約」(predatory contracts),因為接受這種交易,將會為創作界引來可怕的漣漪(相關新聞)。
NFT 與 Web3 的去中心化理念將會改善這個問題,因為創作者將能夠利用這些區塊鏈工具,掌握自己的粉絲及作品去向,且能夠直接地與粉絲進行溝通,而發行 NFT 亦令每個人的作品更容易在平台上被發現──國際平台的威力。
雖然加入新的圈子還是需要有「經營」的必經路,但在與其他人不同的起點中先行起步,絕對是代表著機會將會比其他人的要多。

六、NFT 創作方式多元化

藉由畫面的變化,賦予創作更多意義

現時的創作方向,大多數都離不開圖片、影片、動畫、音樂、遊戲等,有些創作者可能會建構一個網站,讓變化可以更多變。
而現在,NFT 除了是能夠含蓋 JPG 圖檔之外,也能讓 NFT 的圖產生變化。最常見的就是「解盲」,即每個人先鑄造 NFT,獲得單一的圖片,並在之後特定時間中轉換圖片,讓人有種「抽獎」的感覺:「喔!這是我抽到的!」跟「這是我買回來的。」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東西。
發佈是一種更新,轉換是一種改變,兩者所帶來的新鮮感是不同的。
除此之外,NFT 還能隨著持有人的擁有時間而產生改變,Zombie Club 的 「Degenerate」就是如此的一回事。透過智能合約的技術,持有者的 NFT 每經過 666 小時就會產生改變,而若然過程中 NFT 曾有交易或被轉移,則會恢復原本的模樣,藉此證明持有人對項目的忠心度。
Zombie Club 的 「Degenerate」。

享受組合的樂趣,尋回童真

除了改變畫面,以往很常見的、只鑄造單一圖片、媒體 NFT 的玩法,亦在 2022 年而得出了更多玩法,如台灣項目 Elysium Shell 就推出的組合功能,讓多個 NFT 可以迅速地合併成單一且獨特的 NFT 且直接導出 3D 檔案,增加作品的豐富度與持有者的自由度。
想要參加這個組合過程的人們,只需要透過模擬器以鎖定零件,並在市場中尋得目標物件,最後再利用 Elysium Shell 的組合網頁進行組合(需支付 Gas Fee),即可獲得一個機械人、頭像、全身圖及其 3D 檔案。整個組合過程不需要跟任何人進行交流,都是在網頁上透過區塊鏈技術完成的,這大大方便了創作者的發展和節省時間。
依靠著「智能合約」的變化和發展,更多方便創作者創作 NFT 的技術、方法,以及可玩性都會進一步提高,讓創作者有更多的發揮空間,將曾經天馬行空的創意成真。

七、NFT 的去中心化優勢

現實上的政治、文化審查問題導致創作自由萎縮

2021 年,以法國為基地的自由組織無國界記者(法語:Reporters sans frontières,縮寫:RSF)香港的新聞自由排名由 68 位大跌至 148 名,其原因正是由於香港實施了國安法;2022 年,美國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與加拿大智庫弗雷澤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亦公布了「人類自由指數」(human freedom index,縮寫:HFI),香港排行第 34 名,這與 2016 年的第 1 名產生了天壤之別。

幾乎不可被篡改與刪除的鏈上紀錄

眼見香港的自由度逐步下降,不少香港創作者都尋找能夠紀錄歷史及進行創作的方法,於是區塊鏈技術跌入了他們的眼中,因為區塊鏈上的紀錄在很大程度上被定義為「不能竄改」(immutable),因此人們逐漸把「被消失」的真正香港歷史上傳到鏈上:
根據 LikeCoin、DHK dao 發起人高重建先生在 2021 年 9 月 2 日所撰寫的文章,一名匿名者將香港電台自 1973 年以來的六千多段影片,註冊在 LikeCoin 這條區塊鏈上,以拯救那些在香港電台發佈的《頭條新聞》與《鏗鏘集》等時事節目的紀錄,只因諷刺時弊的電視節目《頭條新聞》,被香港通訊事務管理局裁定節目內容侮辱警方,煽動公眾對警方的仇恨而受到警告,最終惟有關閉節目。
因《頭條新聞》而皆知巷聞的兩位主角:吳志森與曾志豪。
在 Web 2.0 的世界中,一件事情可以隨下架而消失,甚至隨時間推移而導致「群體失憶」,但在 Web 3.0 的世界並非如此。

被下架也不等於消失

我們窺見無大台出版的雛形,顯然跟傳統出版有所不同。DePub 的意義很廣,我們過去已經討論過不少;從實用的角度,把內容出版到區塊鏈,大致有以下幾個目的:一、存在的證明,二、出版自由,三、永恆不變,四、為鑄造 NFT 鋪墊。
節錄於《香港電台 1973 年以來六千多段影片已永存於區塊鏈》高重建著
當中,高重建先生指出「無大台的一大意義和原則是無需許可。在 DePub 的生態中,這代表任何人都可自由出版。」這代表了任何人都可以使用 LikeCoin 團隊所建構的系統進行出版及紀錄,以解決逐漸變限制的新聞自由、創作自由及出版自由;
另一方面,高重建先生亦提及一旦作品上鏈了,即使是原作者也不能進行隱密刪改──即原作者的刪改紀錄會被公開,而其他人則無法進行相關更改。這些區塊鏈技術才擁有的特性,都讓區塊鏈成為一種新的、代表自由的創作方法,以保障創作者的努力不會因而白費。
不過,各位要注意的是現在有不少項目都能夠通過自定義的「智能合約」去改變 NFT 的內容,以實現剛才在「第四點」中提及過的變化和玩法。因此,假如你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接觸 NFT,記得要問了解清楚自己的目標 NFT 是屬於哪一種玩法,以確保自己的資產不會受損。

八、NFT 創作者能更容易與粉絲互動

NFT 的 直接交流文化,Discord Blockscan

由於加密技術,NFT 可以作為一種「會員證」被利用。通過一些 Discord 的附加功能、機械人等,創作者可以把自己的 NFT 設置成一種身份,供粉絲在通過 Discord 機械人的認證後,從而獲得特定的身份,並可以瀏覽特定的頻道。
換言之,你可以將你的作品、製作過程,甚至靈感來源等所有工作在進行分類後,與不同層級的粉絲進行分享,例如只收藏一張畫作的粉絲,將可以獲得「普通製作過程」的資訊;而收藏了十張畫作的粉絲,則可以獲得「創作交流」、「製作過程」,甚至是「收藏線稿」的機會等。
本熊暫時給予《W3展報》的 NFT 持有者的待遇。
讀到這裡,你或許會想:這些做法到底跟與 PatreonKo-fi 等創作網站有何分別?本熊可以列出一個跟第五點相關的重要因素:Patreon、Ko-fi 等擁有中心權力的平台,其實會定期審視使用平台的用戶,並對任何涉嫌違規的創作者進行無預警封鎖行為,這意味著平台正注視著所有創作者的私密群組。
你無法肯定的是,未來某天你所在的國家出現了巨大的政策改變,如香港般出現國安法、俄烏戰爭爆發,又或像 Twitter 那樣子突然變了個領導人,行事作風都變不同了,而導致自己損失客戶,或需要全面搬家,到時候你將難以尋回你的粉絲和流量。
相反,雖然發展至龐大社區的 Discord 伺服器也有類似的問題,但通過 NFT,你的經營會受區塊鏈技術保護,且粉絲和創作總有一個尋找彼此的渠道──更新 OpenSea 的用戶的各種連結、與 Discord 用戶成為朋友從而能夠有進一步的聯繫,更甚是只透過位於 ETH 鏈上的即時通訊工具 Blockscan 等。
區塊鏈瀏覽器 Etherscan 團隊發佈的產品 Blockscan。
使用者只需要在 Blockscan 中輸入 NFT 持有人的地址,即可進行即時通訊,這將大大提高所有創作者在遇上突發事情時,仍能夠保住自己的客戶,及增加應變的方法。

總結:創作者應該要使用 NFT 創作嗎?

「幣圈一日,人間一年。」在 Web3 圈內與不同的玩家、持有者交流時經常聽到這句話,意思是指幣圈的節奏很快,全年無休,且狀況總是不穩定,對普遍人來說這會造成十分巨大的心理壓力,彷彿在一天內迅速度過了一年的時光般。而 NFT 圈也一樣:
發展迅速、資訊量多,且大部分都不穩定。
然而,這些特性並沒有成為 NFT 技術發展的阻礙,更甚的是令到 NFT 技術變得更加有趣且實用。經過 2022 年牛熊市交接,以及各國政府、機構和企業都開始認真看待 Web 3.0,NFT 技術的發展不但在過去一年中有很大的革新,更證明了 NFT 將會愈趨大眾化。
因此,本熊認為作為創作者,應要經常保持好奇心。在互相尊重及尊重場合的基礎上,嘗試接受新事物,甚至利用新領域來發展自己的創作,往往能夠讓自己以更簡單快捷的途徑,進入大眾的認知範圍中。
NFT 這門技術,或許不是什麼邪魔妖孽,而是一個為所有創作者重新打開發展大門的全新機會。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打賞贊助我,我會努力寫出更多優質內容!
我的贊助連結是:https://vocus.cc/user/kumasanki?donate=true
本文章將同時於 MirrorMattersPotato MediaPenana 刊載。
合作活動、文案可電郵聯絡 [email protected]
本專題會以新手角度,不定期發佈與委託、加密貨幣、區塊鏈、NFT等相關知識文章。 本熊不是專業投資顧問,所以更能夠容易地以個人經驗書寫簡單易明的投資知識文章,歡迎各位閱讀交流。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