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他在說一個故事|拾異錄:盲狐(下)

2022/10/19閱讀時間約 16 分鐘


  「餘下幾個傷口不打緊,你且拿水沖洗,灑上藥粉即可。」
  吩咐完,師父轉身拿了布巾擦手,取了方才放涼的茶盞走到床邊,扶著燕平靠牆坐穩,遂掐著他的下巴,將那杯子一傾,手一鬆,抬掌朝著他胸口一拍,便讓人躺下,以布擦去額上及胸口的血紋,又從前襟摸出繡袋,捻出一片葉子塞入他口中含著,方才起身,揭了被子蓋上,擦了擦額上沁下的汗看向我說道:「小戩,清理清理便回房去睡吧。」
  「那誰來照看燕哥哥和狐狸呢?」我抬頭看著他,他只是將手在衣服上揩了一揩,走了過來摸著我的頭說道:「師父看著呢,你且早些去睡,明個兒再過來替師父看著。」
  我點了點頭,去書房替師父拿了書才回房。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6408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那些年,他在說一個故事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6會員
89內容數
以復卦為名,取名復齋,象徵週而復始的文字。 如果你也喜歡聽故事,且聽我娓娓道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