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習騎士異聞譚✎XLII.無謀

2022/10/25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放開索羅!」全力咆哮的莫葉毫不遲疑地起步奔向扛著室友的通緝犯,卻在對準通緝犯揮劍時,被不知名的力量彈開,其反彈力道甚至大的令莫葉被拋到半空──利用騰空的角度扭身、一個後翻落地穩住腳步,莫葉重新看向前方時已經不見人影。
  「他們逃出去了!」回報情況的同時,楚彬仰起臉。「在上面!」
  「還真會利用結界──緹娜,要追了喔!」低喃埋怨的洛德,明顯失去了平時的餘裕。與她的指揮幾乎同時,緹娜已經舉起魔杖。
  「無垠之空,請成為我們的地面,允許七位子民奔馳其上吧!」唸出咒文,緹娜揮動魔杖──莫葉感到自己漂浮了起來。身體變得輕盈、滯空的同時也可以自由活動──這樣就能追上了。
  率先向眾人道出該前進的方向的是亞隆。「他們往那邊去了!」清楚指出索羅被帶走的方向,眾人相互確認彼此狀態萬全後,一起追了過去。不出多久,發現空氣中混入了異音,緹娜開口向眾人喊停──與停下的時機重疊,銳利風聲自她面前快狠準的落下。
  如果剛才沒有及時停下,就會被那道攻擊狠狠地打落地面──意識到危險,緹娜隨洛德仰首的方向跟著看去。「果然出現了啊。」不慌不忙地朝前方同樣滯空的人開口,洛德示意眾人先別輕舉妄動。「我們好歹是同一個騎士團的,有必要做到這個地步嗎?」一面質問面前的皇氏兄妹檔,洛德壓低聲音再次開口:「緹娜、亞隆,這邊要守下來……」
  面對洛德的指令,被點名的兩人無聲地頷首。而聽見提問的皇麟僅是微微偏頭。「那是因為『命令』……」
  「命令沒有要你們跟騎士團作對,對吧?所以才說『好歹』嘛。」笑著回堵這番話,洛德擺擺手示意其他沒有被她點到名的人離開──接收到暗示的楚彬立即喚上艾夏琳與莫葉繼續追。
  注意到另外三名班長與本是任務目標的莫葉轉身離開,皇麟氣定神閒地目送幾人掠過後,再次看向洛德。「你是冥系魔法師吧?什麼都知道不是嗎?」
  「知道喔。就連為什麼要做這些都聽得見──靈魂是無法騙人的。」頷首同意皇麟的說法,洛德再次提起笑容。「就算這樣,也還是要繼續嗎?」
  「有時候,就算知道不行也得做啊。」搔了搔後腦,沒什麼幹勁的皇麒看向身邊的妹妹,隨即又打了個呵欠。「皇家的鍊金術……」渙散的目光再次看向洛德,皇麒從紫袍內摸出一小袋物品。「要在這裡體驗一下嗎?」
  ◇◇◇
  身著斗篷的人影停在巴洛克風格的兩層樓建築前。左右顧盼一會,遮掩長相的人毫不遲疑地起步奔向二樓──走廊的盡頭,身著粉紅色長袍的荷莉絲校長正好跟著在她前方幾名看起來也是學者的人要進門──「荷莉絲校長!」出聲呼喚心繫學生的女校長,聽從海莉請求來通風報信的青陽精準快速、三步併作兩步地抵達校長身邊。
  「緊急狀況!學校被入侵──有位騎士被帶走了!」沒有理會校長驚愕的神情,按住斗篷帽遮掩著狼耳的青陽,僅是抬眼直視那對淺橘雙眸。「請校長盡快回去!」
  「我明白了。稍等一會。」急切至此的傳話也讓校長意識到事情沒有那麼單純──校內究竟是被誰入侵,答案恐怕是跟禁忌有所關聯。她讓青陽在原地等候後,進入門內──不出幾分鐘,荷莉絲的身影再次現於走廊。
  「我們走吧。」
  ◇◇◇
  被倒扣在通緝犯的肩上隨之移動,索羅被迫俯瞰慘烈的戰場全貌。比想像中還要遼闊的平原充斥煙硝、腥臭與烤肉的味道。縈繞屍橫遍野之地的空氣特別凝重,不知道是不是場面太衝擊、或者是想像力過於豐富,索羅感覺自己聽見了比剛才更清晰、潮水般湧來的哭聲與哀嚎──失去生命象徵的它們,似是正高聲吶喊著委屈。
  這片悲傷的大地,究竟會延伸到哪裡?
  為之酸楚的眼眶跟鼻頭,是否對它們而言只是種偽善?
  莫葉、楚彬、楚楓、艾夏琳……洛德、亞隆、緹娜……大家所生活的世界,竟是如此殘忍而嚴酷。進入騎士團的騎士,就是要從這些令人難過的景象之中保護大家嗎?來到這裡後做過的夢裡,似乎也看過如此淒涼的景色。混沌的思緒還在持續,索羅猛地在駭人的景色中,見到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
  曾經在賽場上對自己惡言相向的少女。
  曾差點使用禁術失手殺人的可怕對手。
  那想忘也忘不掉的裝扮與長相。
  渾身浴血、少了一手一腳的她狼狽地倒掛在圍牆上。
  「波……妮……」為什麼會在這裡?她參戰了嗎?明明年紀跟自己差不多……思緒開始泛白,欲嘔感與想哭的衝動湧上,索羅停下了掙扎。胸腔好熱、呼吸越來越不順暢、周圍的聲音混合了尖叫、辱罵、哭嚎、越發嘈雜,高頻尖銳的聲音穿腦般的痛──純黑渲染意識,伴隨著失墜感,索羅察覺眼前成了一片荒蕪、空無一物的大地。
  「8名戰靈,成為長劍貫穿敵人──」即使在下墜也聽得見莫葉高喊魔咒的聲音,抬頭看去卻發現在他身後有個白色的人影正偷偷朝莫葉伸手。與被喚出的鮮紅色戰靈不同,那個人影相當扭曲且支離,像是沒有真正的形體──不知怎的身體可以自由活動,是怎麼脫離禁錮的呢?這不重要,重要的是,莫葉有危險──才想著要伸出手保護同伴,思緒便就此中斷。
  看見扛著索羅的通緝犯僅是一瞥他們、躲開戰靈的攻擊後便丟下人質任索羅往下墜落,最先發現異樣的是楚彬。「艾夏琳,不要過去!」才剛喊縱身往下飛去、想接住索羅的第二班班長,純白的光束便貫穿了她的胸口。
  「咦……」視界震盪半晌,艾夏琳愣愣地伸手摸向胸口,那裡有個手掌大小的洞,鮮血以無法阻止的氣勢淋漓流出──隨之而來的燒灼感與疼痛讓被偷襲的少女支撐不住意識而墜落。
  「艾夏琳!」吼出同伴之名,楚彬立即喚上楚楓去接住她──「顧好艾夏琳,楓!」
  「是,楚彬哥哥!」
  這種臨時狀況是最糟糕的。唯一可以稍微對抗黑魔法的光系魔法師,什麼都還沒做就被偷襲──偏偏出手的人正是索羅……不,那不是索羅。「莫葉!」必須把狀況告訴一臉驚愕的少年。沒錯,要精簡而正確的說。現在的狀況毫無疑問──「索羅被『禁忌』控制了,絕對不能被那個打到!」
  「控制?是被誰,要怎麼解開?」顯然還沒有消化現在的狀況,只是看見索羅朝同伴舉起手發動了攻擊,莫葉的問句相當急切。似是聽出莫葉的焦急,「索羅」忍不住銀鈴般笑了出來。
  「嘻嘻……哈哈哈哈!」捧上自己的臉,面帶扭曲笑容卻在流淚的索羅兀自開口。「這身體真好用──待起來意外的舒服啊。」眼神邪佞的索羅看往莫葉的方向,打量的目光令莫葉不由得感到反胃──那視線不是索羅──即使外觀是,氛圍卻百分之百不是本人。
  對峙半晌,是「索羅」先做出反應。再次微笑的人向舉劍的莫葉二度搭話:「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你就是『莫葉』對吧?」像是竊喜掌握著什麼秘密、又像想分享天大的消息,「索羅」攤平雙手、敞開雙臂。「我聽得到喔?這個魔法師正在哭著說『這世界好殘酷』、還在尖叫『不要傷害莫葉』、求我放過大家呢!」一面敘述一面放聲大笑,早已停下墜落的「索羅」在空中輕盈地原地旋轉了一圈。
  「楚彬。」沉下聲音呼喚身邊的鍊金術師,緊緊握著劍柄的莫葉視線帶著狠勁鎖定在「索羅」身上。「要怎麼把那傢伙趕出來?」正因知道黑魔法是種惡質的魔法,即使憤怒依然相當清楚攻擊的話受傷的會是索羅本人,莫葉沒有貿然出手。
  「光系魔法可以短暫對抗跟驅逐……但艾夏琳被打傷了。」同樣保持冷靜的語調,楚彬視線同樣放在「索羅」身上。即使目前所知的相當有限,有個方法仍是可行性最高的。「只能先把『索羅』打倒……」讓操控索羅的黑魔法師失去可以使用的力量,進而選擇拋棄……
  彷彿知道兩人在打什麼主意,維持詭異的滿面笑容,索羅一歪頭,突然往某個方向飛走──
  「莫葉!」
  「追上去!」毫不遲疑選擇追擊,莫葉與楚彬一同起步──緊接著莫葉便察覺或許是因為距離緹娜過遠、浮游的能力正在消失。他看準殘忍的戰場盡頭邊往下降落,在腳觸地的同時繼續往前追去。前方是一片樹林,『索羅』就在這裡面──「然後呢?打倒『那個』之後呢?」趁著還沒有交戰,莫葉向在身後一起追趕的同行人確認之後的行動,楚彬僅是沈吟。
  「如果黑魔法師願意就這樣收手的話──」
  「那不是跟沒方法一樣嗎!」焦躁的吶喊截斷楚彬未完的句子,莫葉的語調充斥顯而易見的不滿。「他們想要索羅的命,不可能會收手的!」
  「那樣的話他們不用丟下人質逃走,肯定有什麼……」話至一半,楚彬從自己講出的話發現了玄機──「莫葉!」他看著跑在前方的少年背影,心一橫便開了口。「你的劍──」
  話還未竟,意識到楚彬所言是在指讓敵人選擇丟下人質的原因是亞奧劍,莫葉加快了腳步。的確,那群人之前沒有見過亞奧劍。也就是說亞奧劍對他們而言是威脅?雖說他們為何會認得這把劍也是個謎,但現在不是探究細節的時候,得盡快把索羅救回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高頻的尖銳笑聲混入發瘋似的狂喜,未曾用這種方式大笑的索羅,彷彿正用這方式在引導兩人跟上。穿越樹林,莫葉看見了山崖。現在沒有緹娜的空系魔法可以使用,要是從山崖摔下去,不死也會失去半條命……是想要在這裡對決嗎?盤算著該怎麼實現楚彬說的將『索羅』攻克下來,莫葉再次使勁握緊劍柄──所謂的打倒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如果只是把人壓制在地,那還是有點信心的,但要是得傷害這個人……沒想到,要對索羅揮劍這件事比想像中還困難。
  一個怯弱且懼怕血腥、甚至被操控時,真心話仍是擔憂大家安危、同情身後戰場上逝去生命的人,竟被迫傷害同伴──光是從黑魔法師的敘述跟索羅即使被控制仍不斷流出的眼淚,就能想像出這人哭喊著不要傷害他們的模樣,那一臉毫無欺瞞的狼狽淚水正在動搖決心。
  但這是為了保護索羅的不得已。
  暗自做了一輪深呼吸,莫葉舉起劍、咬牙向「索羅」奔去──「給我──離索羅遠一點!」
  「好啊。」天真浪漫、純粹而乾淨的回覆只有短短的兩個音節,卻令人不由得驚愕──自索羅身上開始向外竄出的諸多黑色濃霧在半空中收束成球,隨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再次分裂、衝進莫葉體內。
  「什……」沒有料到對方目的是想佔據自己,反應不及的莫葉只見到眼前一片黑,隨即是被一股不知名的巨大力量按壓在地般無法動彈,而那股力量為了佔據身體,開始剝離自己的身體與感官──索羅一直對抗著的黑魔法,就是這種東西嗎?超出預期的疼痛與燒灼感迅速覆蓋全身,像是要重寫每一寸肌膚、將每一根神經都變成「那個東西」的所有物──困惑之情未能消化便轉為不成句的淒厲哀號,支撐不住的身軀傾向地面──
  「莫葉!」眼見脫離黑魔法控制的索羅與被入侵的莫葉雙雙倒下,楚彬看著莫葉隻手撐地似是還有意識,便急急忙忙跑向索羅,試圖先查看明顯已經沒有意識的見習生情況。「索羅!聽得見嗎!振作點!」蹲下身子觸上昏迷之人的肩膀,楚彬正欲伸手將索羅撐起來帶去安全點的位置,不祥的預感與寒意猛地爬上背脊──沉悶聲響與冰冷的侵入感穿透了右肩。
  那肯定是被控制了的莫葉。意識到這件事的楚彬緊緊咬牙、按上右肩,試圖與莫葉對抗──要是現在移開身子的話,昏迷的索羅就真的會被殺死的預感不斷作祟,楚彬忍著異物感與悶痛低喃出聲。「防禦……」話還未竟,身後人便以無情的力道拔出利劍,傷處猛地發熱發疼、淌落地面與濺到索羅袍上的鮮血怵目驚心──
  「嗚……」冷汗直冒、身體因劇痛而痙攣。溫熱的液體不斷流失,楚彬只能盡量調整呼吸。揮刀的風聲混入液體被甩進地面的濕潤聲響,連頭都不用回就知道莫葉準備再來一擊的少年緊壓著右臂、側過身想看清攻擊的軌跡,卻還是沒有從索羅身邊移開。
  若是索羅有個三長兩短,莫葉肯定會後悔──相當清楚這件事,楚彬挪動因疼痛而開始發顫的右手觸上地面。只要沒斷、只要還能發動鍊金術,就有機會撐過這一波──回應楚彬的,是自地面被轉換成牢籠的泥土堅實地把舉劍的少年困於其中。但,僅這樣是不可能擋住他的,曾在商街交戰、也在練習賽中對決過,楚彬低喘著觀察起四周。得想個辦法拖住莫葉──他不是在負傷的情況下還能輕鬆戰勝的對手,何況己方還有一個陷入昏迷的傷兵……
  然而已被黑魔法佔據的少年,沒有給楚彬思考時間的慈悲。尚未盤算完,土色的牢籠已經被『莫葉』用劍突破。
  僅是靠一個輕揮。
  剎那間便知道大事不妙,卻已經不及反應,僅能看著銳利銀光呼嘯著刺來──
  「滯澀之空!」伴隨一聲咒文,莫葉的舉動硬生生停了下來。即使神情依舊扭曲、並且仍在掙扎著想砍下,劍跟身體卻聞風不動──「快離開那裡!我的魔法……撐不了太久!」
  朝楚彬喊出聲的是語調有些狼狽的緹娜。為了救同伴而使出魔法,莫葉的掙扎力道卻比她預期的還兇狠。不得不趕緊再給出忠告,在她的身邊是半攙著已經負傷的亞隆、一臉焦急的洛德,楚楓也背著艾夏琳一同趕了過來。
  洛德肯定一看這個場面,就能從在場所有人的靈魂讀取出發生什麼事了。她會跟自己一樣清楚,即使來營救索羅的全員到齊,卻沒有任何人是可以繼續戰鬥的狀態。意會到現狀的絕望,楚彬咬牙忍耐劇痛,觸上索羅的手臂、試圖單手把人先拖去安全一點的位置──地上的人就在此時睜開了眼睛。目光沒有生氣、相當虛弱,卻還是在看見鮮紅的血痕時帶著驚懼努力坐起身,然後朝他身後伸出手──清脆的碰撞聲隨之響起。
  意識到狀況有異的少年回眸查看,見到掙脫了緹娜的魔法拘束、面露兇狠的莫葉舉劍對準兩人狠狠劈下,不偏不倚地落在索羅伸手處所展開的防禦障壁之上。
  未料到身邊的人僅用一層防禦魔法、甚至連魔杖都沒用便能抵擋住那把來勢洶洶的劍,楚彬亦愣了一拍,甚至連要離開現場都險些忘記,直到看見直視莫葉的索羅鼻頭泛紅、流出熱淚──
  「莫葉!」
  那是無論誰來聽都會被動搖、充滿思念的吶喊。
                    《續》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寫出角色的那瞬間,便已獲得身為作者的勝利。
雌雄莫辨的新生,強迫中獎成為魔法騎士,一切的一切都像是預謀好的。 隨著對這個世界的了解越發加深,駭人聽聞的秘密也呼之欲出……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