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如果與⚧成為情侶的話 (02) 請戀愛大師再傳授一點絕活給徒弟

2022/11/18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和德小學附近的一處小公園。
「吶,蔦佳同學,雖然最近常常可以和綾菜同學一起吃午餐是不錯啦,但總覺得是不是攻勢有點停滯不前的感覺啊?」
坐在鞦韆上輕晃的葭保如此表示。
「嗯……這麼說也是,也是該出下一步棋了。」
站在溜滑梯上的蔦佳,一屁股滑了下來,接著又說:
「不過我最近有件事想不透耶……」
「什麼?」
「葭保妳明明比我聰明,為什麼還需要我當軍師助攻啊?」
簡單來說,蔦佳相當不會讀書,月考分數都慘不忍睹,是貨真價實的笨蛋。
「因、因為戀愛和課業成績是兩回事嘛!我就算功課再好也不懂怎樣談戀愛呀!」
葭保霎時紅了雙頰。
「那又是為什麼找上我?」
蔦佳拍了拍裙子上的塵土站起來。
「我聽說蔦佳好像有在交男朋友,而且對方還是中學生的樣子?所以才想說對這方面應該很會熟悉……」
「唉呀,沒想到有這種傳聞吶,真傷腦筋呀~」
蔦佳搔了搔她那頭亮麗的金髮。
「所以……是真的有嗎?」
葭保有些不安的望著她,畢竟要是傳聞不屬實,自己就是誤會蔦佳了。
「是哦,從四年級開始,我陸續和幾個男生交往過,其中確實也有中學生喲。」
見蔦佳肯定,讓葭保鬆了口氣。
「這樣我就找對人了啊,對不對?戀愛大師。」
「戀愛大師是什麼啦!我才沒有那麼厲害哩。」
蔦佳頓了一下,挺起她發育良好的胸部。
「不過,倒是有自信比妳這個情竇初開的孩子強哦。」
「我就知道!那就請大師再傳授一點絕活給徒弟吧!」
葭保的雙眼閃爍著崇拜,興奮地緊握鞦韆的鏈條。
「師徒啊,好像還不賴。好,為師就來傳授妳一點絕活吧!」
「嗯嗯!」
「咳嗯,就是這個~鏘鏘!」
蔦佳忽然跑到放置自己雙肩書包的長椅上,從裡面拿出一份東西。
「嗯?妳拿學習單出來幹嘛?要寫作業嗎?」
「愚蠢!為師都給妳看了這個還不明白嗎!」
蔦佳模仿戲劇中師父教訓弟子的聲調,拍了拍學習單的封面。
「就……校外教學的學習單啊,怎麼了嗎?」
葭保不明白她在激動什麼。
「為師問妳,校外教學前要做什麼?」
「要做什麼……帶手帕、遮陽帽、零食還有水壺之類的?」
「蠢材!是分組啦!妳不想跟綾菜分到同一組嗎!」
「啊,對喔!要分組!我想跟綾菜同學同組!」
葭保恍然大悟的敲了手心,但隨即又說:
「可是……綾菜她應該比較想跟豪志一組吧……」
「那就跟啊,一組可以有六個人,有什麼關係?妳不會是害怕豪志了吧?」
「我、我才沒有!區區一個豪志而已,我才不會輸給他呢,這次月考也是我的國語和社會比他高分!」
「可是葭保妳的數學和自然輸慘了吧。」
「嗚……」
「不過現在這不是重點,葭保只要在校外教學的時候好好表現,讓綾菜看到妳更勝豪志的一面不就行了?」
看來蔦佳似乎是想讓兩人正面對決。
「正、正面對決!?不行不行啦!這我做不到……我怎麼好意思在大家面前表現出我喜歡綾菜嘛……」
「喔?那葭保是要把綾菜拱手讓給豪志的意思囉?我聽說校外教學被分在同組的男女,感情會快速升溫,最後就在一起囉。」
「我、我才沒有!我一點都不想看到綾菜同學和豪志同學在一起!好嘛,同組就同組!誰怕誰嘛!」
「這樣才對嘛,那我晚點去拜託小愛幫忙確認綾菜的意思,如果沒什麼意外的話應該能行。」
「等、等一下,蔦佳同學也可以在同一組嗎?」
「啊?我是多餘的電燈泡吧,不用在意我。」
「可、可是……沒有蔦佳同學在的話,我、我會怕……」
看著葭保泫然欲泣的楚楚可憐模樣,蔦佳的心頭一揪。
「真拿葭保沒辦法啊,我知道了啦,我就好人做到底,這樣總行了吧?」
她抓了抓自己那搓金色的髮尾。
「太好了!謝謝妳蔦佳同學,不,師父!」
「抱歉!我和小愛已經找好人了!」
綾菜和一旁的小愛,兩人雙手合十。
「啊、不、沒關係啦,是我們自己太突然了……啊哈哈。」
葭保連忙揮著手,面露苦笑。
「我可以順便問一下嗎?綾菜妳們是要跟哪些人一組?」
蔦佳投出了好奇。
「我、小愛,還有……」
待綾菜唸完名單,蔦佳愣了愣。
「只有妳們兩個女生,其他都是男生!?」
除了豪志外,常和蔦佳打球的三名男生竟然也在她的組員名單裡面。
「嗯?兩女四男也還好吧?老師又沒有說男女人數一定要一樣。」
綾菜似笑非笑的說著。
「是、是這樣說沒錯啦,但是這果然很奇怪吧?」
「不會呀,蔦佳同學自己不是也常和男同學們玩嗎?」
「我、我那是打球,不、不一樣啦!女生又沒什麼人愛打球!」
被綾菜指出後,蔦佳尷尬地反駁。
「嗯哼哼~我還以為蔦佳同學和我一樣呢,看來是我會錯意了。」
「欸?什麼?」
面對綾菜意味深長的微笑,蔦佳絲毫摸不著頭緒。
「總之,男生和女生一起玩很好呀,對吧?小愛。」
小愛點點頭表示贊同。
葭保則是拉了拉蔦佳的衣襬。
「沒、沒關係啦,蔦佳同學,快上課了,我們先回去座位吧。」
「……好吧。」
因為這樣,邀約綾菜入組的計畫失敗了。在葭保的自暴自棄下最後被編到最後一組,簡單來說就是班上剩下沒組可去的人拼湊成的一組。
蔦佳則是因為無法放下葭保不管,後來也自願加入了最後一組。
很快的就到了校外教學當日,他們班正安排到了弘前城的本丸附近參觀。
而位於旁邊的一個休憩的野餐桌座位上--
「在關原之戰中,弘前藩的津輕為信加入東軍,德川家康增加津輕為信的石高至四萬七千石。慶長八年,津輕為信開始修築弘前城……」
「葭保、葭保--」
「弘前城位於津輕平原,是津輕地方的政治經濟中心……現在弘前城的護城河石牆土壘等城郭整體仍保持廢城時的原型……」
「葭保我在叫妳啦!」
「咿呀啊!好冰!」
見葭保都不理會自己的蔦佳,把剛買的香草霜淇淋嘟到她臉上。
「蔦佳同學妳幹嘛?臉上都黏呼呼了啦!」
「誰叫妳都不理我,喏。」
看著葭保用手帕將臉擦乾淨,蔦佳重新將霜淇淋交到她手上。
「真是的,沒看到我在寫學習單嗎……」
雖然是這樣說,但她還是放下筆,舔起了香草霜淇淋。
「寫什麼學習單啊,那種東西回家再寫就好了,自由時間當然是要拿來玩耍啊!」
「好啊!到時候就不要抄我的啊!哼!」
「欸~怎麼這樣,我都請妳吃霜淇淋了耶。」
「齁喔?原來是為了收買我!」
「津輕城主,這下子您和在下是一丘之駱了,惟有加入東軍才是正途啊。」
蔦佳不知道從哪學來的時代劇台詞,一副煞有其事的樣子。
「噗噗噗、噗哈哈哈~是一丘之『貉』才對啦,一丘之『駱』是什麼啦,又不是駱駝~噗噗。」
見葭保笑了開懷,蔦佳也投以溫暖的笑容。
「妳終於笑了。」
「咦?」
「誰叫這幾天葭保妳都悶悶不樂的啊,尤其今天的臉更是臭得跟什麼一樣,搞得其他組員都不敢靠近妳。」
「有、有嗎?真有那麼臭?」
「有啊,都說什麼『今天的班長會瘋狂記點,千萬不要惹她!』然後就都跑光了。」
「咦咦?騙人的吧!」
葭保立刻從背包中拿出小鏡子,卻只見到了鼻頭上沾著的霜淇淋。
「那個,妳果然還是很在意綾菜的事情嗎?」
蔦佳忽然語重心長的問。
「嗯……不可能不在意的啊……」
葭保低著頭揪著嘴唇又說:
「一想到綾菜同學現在正在和豪志同學愉快的玩耍,我的內心就好痛苦,為什麼那人不是我……為什麼我不能待在綾菜同學的身邊……」
「葭保,妳真的很喜歡綾菜耶。」
「是啊,我真的好喜歡她,喜歡的不得了!!」
「講成這樣,我都有點羨慕起綾菜了……」
蔦佳的神色顯得有些落寞,話語也逐漸變的小聲。
「嗯?妳剛說什麼?」
「不,沒什麼啦,為師自言自語罷了。歸根究柢,這件事為師也有責任,把計畫的期望捧的太大,沒想到才正要執行就失敗了。」
「不是師父的錯,是徒兒自己太沒用了。」
葭保舔了舔手指上沾的霜淇淋,本體已經被她吃個精光了。
「沒關係,回去以後為師還有其他策略,一定可以讓妳拿下綾菜的芳心。」
蔦佳拍了拍胸脯保證。
「真的嗎?太好了!不愧是師父。」
見葭保放心的模樣,蔦佳心情也雀躍了起來。
「那今天就我們自己先來痛快的玩吧!」
「可是學習單……」
「唉唷~來嘛~」
「嗚哇哇哇--」
蔦佳說完,拉起葭保跑到一旁連接弘前城本丸的紅色的橋上。
「下乘橋?從這裡經過就要下馬的意思嗎?」
葭保看著橋旁寫著『下乘橋』三個字。
「妳看!護城河裡面有魚耶!」
「哪裡?我沒看到啊……是說底下浮萍類的植物也太多了吧!」
「有啦有啦~就在那株最大的旁邊啊。」
「嗚嗯……啊!」
葭保努力試圖將身子探了出去,可是好像沒什麼效果。
「我幫妳吧~」
「咿呀啊!要掉下去了呀!」
身高高很多的蔦佳,從後面用雙手穿過腋下將矮小的她舉了起來。
「哈哈,不會啦,妳冷靜點,看到了吧?」
「嗯、嗯!我看了我看到了!快放我下來!」
葭保終於隱約看到了幾條黑色的影子在漂浮的植物間游動,但她馬上就害怕的閉起眼睛。
「嘿咻。」
蔦佳這才將她放了下來。
「呼、呼呼……嚇死我了,我還以為要掉下去了。」
她按著胸口大口喘著氣。
「嘻嘻,葭保還真膽小欸。」
「妳、妳少囉嗦啦!」
「對了,我們來合拍張照吧!」
「欸,不用啦,跟我拍又沒什麼意思。」
「不會啦,妳看,難得櫻花開得這麼漂亮耶!」
放眼望去,四處都開滿了染井吉野櫻,花瓣飛舞,美不勝收。
「弘前城的櫻花每年都開的一樣啦,說什麼特別漂亮……」
葭保的家人幾乎每年都會帶著她來這裡賞花。
「好啦好啦~我們來拍嘛~」
蔦佳舉起手機開自拍模式,邊笑著邊摟著葭保的腰往自己身上靠。
「喂喂、我可沒同意啊!」
「對著鏡頭笑一個~」
「厚、真是我行我素的蔦佳同學!」
喀擦--
喀擦、喀擦--
於是乎,兩人又是喬角度又是換位子、做表情扮鬼臉的,打打鬧鬧拍得不亦樂乎。
最後,玩累的兩人回到一開始的野餐桌座位上,蔦佳檢視著手機裡拍下來的成果。
「哇~葭保的頭髮就像櫻花一樣漂亮,就算在這片櫻花紛飛的花海中也完全不會輸呢!」
「就算蔦佳同學這麼誇我,也不會得到什麼好處喔。」
葭保拍了拍掉在自己身上的櫻花花瓣,再次拿起學習單打算書寫。
「咪嘻嘻~葭保果然像小公主一樣,不僅美麗、又好可愛呀~」
蔦佳從後面抱住葭保的背,往她的粉色捲髮蹭呀蹭的。
「咿呀啊!放開我、髮型會被妳弄亂啦!」
「不要~葭保好香哦,是櫻花的香味呢~」
蔦佳置身於這樣的幸福光韻中,內心深處也逐漸產生了不想將懷中的女孩交給任何人的想法。
儘管,她喜歡的人不是自己。
***
後記A:
大家好,這邊是津輕的大名河合氏(並不是)
綾菜看著蔦佳:我和妳都和複數男生交往,我們應該沒什麼不同吧?
蔦佳:屁啦!!!把我的球友還來!
咳嗯,總之呢,後半段的校外教學用了一點點歷史元素,然後再搭配了台南半糖的甜度,希望這股類百合的風味能讓大家看的幸福。
葭保真的很可愛,我都想帶回家了(´∩ω∩`)
***
後記B:
大家晚上好,這裡是百合花朵朵開的愛茵~(ノ)`ω´(ヾ)
戀愛的煩惱諾,蔦佳與葭保能不能在一起呢,好希望她們能更深入的貼貼諾~(ˊ//v//ˋ)
兩女四男的搭配...沒、我可沒有想歪喲!
***
後記C:
大家好,這裏是研究員歸夜桑。
求愛心切的葭保醬忍不住向蔦佳大師求教了呢,蠻意外蔦佳居然小學就有跟多位男生交往過的經歷,這就是金髮巨乳的魅力嗎?
雖然蔦佳提供很多方法幫助葭保醬,但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啊,畢竟她們也不知道綾菜是個OO愛好者呢。(謎之音:會知道就有鬼了)
雖然最後葭保醬的攻勢各種不發,但是兩人的互動也是跟全糖珍奶一樣,甜到一個不行,而且交往經驗豐富的蔦佳居然也開始對葭保產生奇妙的情感了,情況真是越來越複雜了呀!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河合艾梅莉
河合艾梅莉
我們是兩人一組的寫手。 寫作類型都是日系輕小說。 目前對JK的愛,愛到無法自拔ヽ(*゚ω゚)ノ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