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話連篇

狗屎寫手 x 澎恰恰
最近迷上單口喜劇,一個晚上可以連看好幾集的《狗屎寫手》。
註: 《狗屎寫手》(英語:Ghost Writer),為薩泰爾娛樂出品,共三季,總集數57集,以脫口秀Open Mic形式演出的一檔網路節目,以YouTube作為主要放映平台。固定模式為一人戴著耳機上台,由後台的人員念出台詞,請台上的人照著念並適時表演。因邀請許多知名藝人、網路創作者,且透過他們親口說出關於自身的辛辣笑話,為當紅的網路節目之一。
認真覺得這個節目很魔性,看著站在台上的來賓,戴著耳機聽著寫手們一句一口令地說出台詞,在說出那些嘲諷自己或別人的辛辣笑話前,講者有時會尬尷地滿臉通紅,或深吸一口氣才鼓起勇氣從自己的口中說出這些笑話,那些笑話裡,句句搓中講者最不想碰觸的痛點,當他們說出口時,有時台底下的歡眾會一起哄堂大笑,對狗屎寫手來說,這樣的反應就是「中了」,到底講出來的字句裡有多少的真實性,台底下的觀眾並不會去探究,反正大家就是來看笑話的。
「讓我們歡迎今天《狗屎寫手》的大來賓!澎~恰~恰~」
今晚讓大家看笑話的來賓苦主是澎恰恰。
澎恰恰,算是爸爸媽媽那個年代很紅的主持人,我也是看他主持的節目長大的,印象中的《連環泡》、《玫瑰之夜》、《鐵獅玉鈴瓏》..很多很經典的綜藝節目都很好笑,他最大的特色就是他的大鼻孔,從以前就很常被拿來開玩笑,他也都以這賣點來自嘲,剛剛查維基百科,還發現了竟然有首《大鼻孔》的兒歌的靈感是來自於他,(某次兒歌創作家施福珍想到澎曾在電視上勸小孩子說不要用手挖鼻孔,於是寫一首歌《大鼻孔》;不久澎知道施創作這一首歌後,也三不五時唱一些些歌詞,原曲也成為頗為流行的兒歌。)總之,覺得澎恰恰是個草根性很強又有記憶點的藝人,雖然他也有負面新聞,但就像北野武一樣,人都是兩面的,所以我不算討厭他,倒是覺得他蠻有時代代表性的。
「我以前主持《鬼話連篇》其實一點都不可怕,」
「最可怕的是我的人生」(笑)
「有一次《鬼話連篇》要出外景,」
「我們下去一個深山的古井,」
「那個井…很深」
「我們下去四個小時才發現…」
「是我的鼻孔!」(笑)
「為什麼我要在道歉記者會上說我沒欠債,」
「因為我以為我在錄《鬼話連篇》..」(大笑)
澎恰恰講到了他曾經主持過的節目《玫瑰之夜》裡面最紅的一個單元叫《鬼話連篇》,這節目我小時候超愛,每個禮拜六都會跟妹妹還有爸爸一起守在電視機前等候這個單元,它其實就是一個談論靈異故事的單元,一開始會先公佈觀眾寄去的靈異照片,再請靈學老師從靈學角度跟科學角度去講解,通常在這個時候,家人們就會開始討論這張靈異照片到底是真的還假的。
在節目中段,來賓開始分享他親身經歷的靈異故事。有的來賓很會說鬼故事,加上令人毛骨聳然的背景音樂,對當時小學二年級的我來說,真的覺得好可怕…加上爸爸有時會無聊地突然「Ha! 」一聲嚇我一跳,「你很煩耶!」我通常都是罵這句跟翻白眼給我爸看,但其實真的差一點快被嚇出尿來。
有一次印象很深刻的是,明明節目都結束了,就在我跟妹妹準備躺在床上睡覺的時候,我爸竟然還加碼說要講床邊鬼故事給我們聽,不管我們多不想聽,他就開始講了…大致上的內容我只記得是他在田裡鬼打牆一直走不出去遇到鬼…
只能說聽完真的很傻很。
「講完了,可以放過我們了嗎?我們想睡覺了」
我內心的旁白這樣說著。
「嘿嘿,妳們晚上睡覺要小心喔,搞不好門口就會站著一位…」
真的有夠無聊,出去房間前還要鬼話連篇嚇我跟妹妹。
澎恰恰在《狗屎寫手》的最後,在寫手的指令下,跟觀眾變了一個魔術。
覺得這真是一個神來之筆,如果想知道是變了什麼魔術,可以去YouTube看。
我在想《狗屎寫手》的魅力與魔性到底在哪裡,為什麼寫手的內容明明那麼尖銳刺人,針針見血,卻又讓人想看下去,說的人也彷佛著了什麼魔似的,願意笑中帶淚,邊哭邊笑的繼續說下去…
說到底,就是人生如戲吧,《四重奏》裡的經典台詞說 : 「能哭著把飯吞下去的人,一定能活下去的。」
在這場秀裡,看似言不由衷的照稿演出,卻藏著表演者人生裡的脫稿演出。
能笑笑的把人生的痛點跟哭點從自己口中說出來的人,也一定可以堅強地活下去的。
就像澎恰恰,就像我爸,還有寫下這些文字的自己。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捲毛的我,每天中午要寫作文
    捲毛的我,每天中午要寫作文
    ░ 捲毛 / 自我關機 / 人生哪 ░ 國小被老師選去參加台中市的國語文競賽,每天中午的午休時間我就要去輔導室練習寫作文,午休就一個小時,老師會給我一個作文題目,我要在一個小時內寫完一篇至少五百字的作文。長大後的我很久很久沒寫作文了,現在的我,只想放空寫作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