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25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第二十五章-放生與放血

頭七這一天,嘎維得繼續伴郎的身份,替江棣恩處理內外事務。
喪儀結束,江棣恩將嘎維留下:
「查得如何?」
與嘎維估算的時程幾乎一樣,他極輕的嘆了一口氣,訕笑自己的來日方長的奢望。
溽暑,等待答案的江棣恩斟了兩杯茶,喝掉其中一杯,放下杯盞。沒有轉過身。
「是我辦事不力,追查不到。」
「恩…」
江棣恩猶原背對著,一瞬間的凝滯之後,直接回身用劍鞘撂倒嘎維。
「時間不夠而已,我給你。不急。」
江棣恩沒有要嘎維死,他接受嘎維捏造事實。
「謝謝,時間不用。是我。」
其實嘎維沒有這麼不想活。但是嘎維想停下殺戮。
江棣恩拔劍,劍尖直指:
「我其實可以在第二天就殺了你。」
「我知道。」
你在等我佈置犯罪現場,在等我圓謊。
「你有很多選擇,這不是我要的答案。」
劍尖扎向頸側,很深的凹陷。
「這是我的答案,你可以不接受。」
嘎維的眼裡是參透了一切的平靜。
劍尖向下劃破了衣襟畫出一條血痕,拉起,再抵著胸膛:
「我不覺得是南葆煦,我想知道是誰?」
這不是盛怒的人的精準。
「我聽說宮帷裡的婢女二十六七歲可以出嫁就可以出宮。」
凌劍刺入,紅色的血液因沿著銀色的銳利在衣襟上綻開,
「你想離開?為了什麼?回塞北嗎?」
「對,我想回去牧牛羊。」
嘎維只是站著,一邊的嘴角微微上揚。
這個表情有點惹怒了江棣恩,所以不留情面的側轉劍鋒:
「你現在塞北已經無親故,你曾在塞北也不是牧牛羊。」
「我會帶著一切秘密離開。」
嘎維的呼吸被利刃迫緊,稍微皺了眉頭,另一邊的嘴角也上揚。
江棣恩有點失了心瘋的拔劍,沒有一點要幫嘎維止血的體貼:
「我就是想知道為什麼?到底是為了什麼?這麼多年以來一直都如此盡忠職守,你的師傅把你訓練得很好啊,我喜歡你的冷靜冷血,我喜歡你的偏執周全,所以我想知道是誰!我一定要查到,我也一定會查到。」
怒不可遏,怒目圓睜。
「這也是我師父教的。」
黑色的衣襟看不見紅色的血已浸溼一片,嘎維的氣力隨著溫熱血液的離去一點點的消逝,眉眼卻仍是一片寧靜,如湖面,深澤而安靜。
「那我告訴你,也是因為這樣,甘老爺才會殺了你的師父。」
江棣恩說出嘎維來京畿之後,錯過的真相。
「來人,拉去地牢。」
嘎維昏厥之前看到的,是師傅站在蒼莽草原上頂著勁風的側臉,被風霜洗出雄渾的氣魄:
「有一天你會找到可以為之而死的信念,在那之前,你可以先證明自己有多強悍,能多叱吒,等嘗遍人世間的冷暖長長嘆一口氣坐看雲舒,始知不枉此生。」
現在終於懂了,可惜雲恐怕是見不著了。
『啊,好想帶著德馨回塞北看看那一片湛藍的長空。』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