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24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第二十四章-最後一眼最珍貴

紅白喜喪的頭七前一天,嘎維把府裡所有事情都重新交代了一遍,他擔心自己會遭遇不測,自己的頭銜和身份會被裁撤,所以把房間收拾得沒有人煙,帶著一個深褐色的皮革鎚製鑲著金屬護邊的提箱,策馬到別院。
推開房門,一切都停留在德馨離開的早上,嘎維下令這間房不准打掃,所以被消失的桌巾沒有補上,蠟燭沾結蜘蛛網,茶杯茶盞只留下一圈茶漬的被蒸乾,植株垂喪,德馨疊的被褥沒有被更換。很好,之後還是要維持這樣。
嘎維將皮製提箱放到桌子上,打開,伸手探向前襟拿出單止耳環墜子,他將墜子放進提箱裡摺疊整齊的中衣裡層,掩好,順平,蓋上。
『辛苦你了,我們地下相見。』
嘎維拍拍這個約莫在自己十四歲時,由師傅手把手教製的提箱。
塞北再凜冽,習武再多年,嘎維仍然不能理解人世間的血鬪,師父說,殺吧,就像蒼鷹食腐肉維生,就像人類獵豹子招搖,都是萬物間的血性,不要怕沾腥,這在你身體裡也有,所以能決定一切的,只有你的心。
嘎維向後退了一步,面向西北叩拜:
「師傅,謝謝您,我改變心意了,而我覺得很平靜。」
將提箱收到床架子的下方。站起,關上門前,再看房間一眼,眼神裡無法察覺一絲決裂的悲傷或曾經的蜜甜,他將所有的情緒都深深埋藏進心底,上了一把鎖,鑰匙是德馨的笑容;提箱沒有鎖頭,它在靜靜等待最重要的人開啟,裡面的物品才有意義,雖然這輩子可能杳無音信。
走出別院,策馬到江府。
嘎維站在距離靈堂頗遠的水榭石階後方,這裡不太會有人經過,這裡可以看到德馨。
他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時間好像永遠都不夠,而死神等著截獲。他很用力地記下德馨的一切,雖然一直以來都是如此,但是今天,心無旁騖。再也不用籌謀些什麼,那些紛紛擾擾的栽贓嫁禍,那些浪浪漫漫的試探追求。今天就是一個點,無前瞻無顧後,無未來無往過。
啊,可惜時間不會停下,日落西方,如果沒有現在的離殤就不會感受到霞晚的惆悵,
『請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再見了,南德馨。』
惆悵就讓我帶走吧,你還要繼續綻放如花的笑容。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