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纪念遇袭身亡的记者时,也请记住那些被扭曲报道和假新闻害死的无辜者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2022年12月11日,美国之音网站在“新闻自由”栏目下发表了一篇文章《今年已有67位记者和新闻从业人员在工作中遇袭丧生》,报道了2022年记者遇袭死亡和遭受关押的状况,其中兲朝和已经沦为深圳市河南区的香港,以及兲朝南边的邻国缅甸,是关押迫害记者的重灾区。
作为一个身在兲朝又因为直言不讳批评共匪习魔头、批评造假大师易富贤而在墙内被剥夺了几乎所有发声机会、在墙外又多次遭遇推特、VOA删评控评习禁评的人,我比任何人都了解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重要性。
但是,我也想提醒包括VOA在内的所有媒体和它们的记者编辑一个简单的事实:新闻自由≠撒谎自由。当VOA报道大量记者遭受迫害时,希望你们也能记住被记者用假新闻和扭曲报道间接杀死的那些无辜者。
2017年8月31日,陕西产妇马茸茸因不堪生育之痛,要求剖腹产又被医院和/或夫家拒绝,从医院跳楼自杀,酿成一尸两命的悲剧。
马茸茸和她腹中的孩子,是海内外媒体不顾兲朝无痛分娩尚不普及,在世卫组织已收回有关剖腹产“理想比例”的建议后,仍不负责任地传播易富贤那些充满谎言、似是而非的反剖腹产文章,恫吓逼迫共匪政府强制医院控制剖腹产数量,而被害死的众多产妇胎儿中的两个。那些传播过易富贤谎言的媒体至今没有一家为它们制造的假新闻道歉。(详见《害死马茸茸的幕后真凶是谁?》或《猪蹦极引爆批评,说明中国女人的地位连猪都不如?》)
2022年年初,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一个年轻人被无良媒体和垃圾记者煽动的暴民网暴自杀。他的名字叫刘学州,一个在襁褓之中就被父母卖掉、认亲后又遭遇二次抛弃的可怜弃儿。那家无良媒体是跟男方人物周刊同属男方报系的《新京报》,而男方报系是造假大师易富贤和中华田园人权斗士杨支柱多年来最忠诚的吹捧者。在杨支柱因不顾联合国人权宣言有关反对人口贩卖的规定,大肆鼓吹“卖儿卖女合法化”之前的好几年,他也是BBC最喜爱的采访对象。《新京报》写出那几篇明显袒护刘学州生身父母的报道,煽动网民网暴这个可怜的孩子,很可能就跟该报认同杨支柱反人权的“卖儿卖女合法化”有关。《新京报》至今没有为他们用失实报道逼死刘学州道歉。(详见wiki词条“劉學州事件”)
当记者把所谓的“政治正确”置于事实与真相之上,心甘情愿地放下职业操守,助纣为虐地给造假大师易富贤热爱和美化的、数千年来一直用裹小脚、浸猪笼、骑木驴、刳剔和贞节牌坊等手段残酷对待女性的宗族文化宗族势力充当马前卒,为废除计生而传播易富贤胡编乱造的一连串假数据,制造假新闻,把控制女性生育的权力重新置于父权制家庭的控制之下时,他们手中的键盘就变成了杀人凶器。(关于易富贤美化宗族文化,详见《当吃人者摇身一变成妇女救星》)
2012年11月,有人到广东梅县隆文镇岩前村附近的绿窟潭潜水,在水潭底部意外发现十几具被铁链锁颈捆手的人体骸骨,考古研究证明这些骸骨全都是死于浸猪笼的女性。这些骸骨,为易富贤热爱和维护的宗族势力数千年来用非人手段残害和杀戮女性,提供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证据。(详见《水下現大量女性遺骸 揭露這古代酷刑》)
记者的一张嘴、一支笔,既可以救人济世,也可以杀人于无形。请以VOA为代表的反节育派媒体和记者珍惜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不要继续为了所谓的“政治正确”而制造假新闻,对易富贤之流多年来造假撒谎的事实视而不见了。
9會員
29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