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第19篇(新宇宙):同性戀本來就會受到人們的排擠厭惡,否則就真的太奇怪了

同性戀本來就會受到人們的排擠厭惡
否則就真的太奇怪了
示意圖
❤ 萌萌喵艾莉絲認真洗手 ❤
❤ 時時保持衛生是優良好習慣 ❤
正名運動
❤ 小蘿莉是可愛小動物,所以計算單位要用『隻』喔 ❤
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第19篇
是一間長深的布娃娃店。
裡面乾淨整齊,燈光溫暖明亮,空調溫度舒適。
看的出來,同志姊姊非常認真經營這間店。
我親手把貓耳艾莉絲抱在胸前,跟著同志姊姊走向店內深處的木製小桌椅。
當然,艾莉絲一直瞪大雙眼,張著小嘴,左看右看所有布娃娃。
接下來,我應該抱著艾莉絲坐到木桌椅接受招待。
但是我沒有。
我繼續抱著艾莉絲,走到店內最深處的角落。
因為這裡擺放著一隻小象。
正確的說,大約二公尺高的巨大布娃娃小象。
艾莉絲目不轉睛看著小象。
我同樣好奇:「布娃娃可以做這麼大?」
同志姊姊:「當然可以。只是那樣的娃娃必須特別訂做,因為有許多部份必須特別加工。」
我:「所以是預訂品?」
同志姊姊苦笑起來:「一位客人訂製要送給女朋友的禮物。已經預付一半費用,不過都沒有來拿,電話也不接,就這樣放半年了……」
我再看著眼前的小象幾秒:「看起來要不少錢。妳應該因為這隻布娃娃陷入資金問題?」
同志姊姊遲疑幾秒:「老實說,本店只營業到這個月底。」
爸爸媽媽多少有教我一些做生意的基本道理。
同志姊姊訂做這麼大的娃娃,卻沒有賣出去,肯定會對於經營產生問題。
但是會弄到結束營業,肯定不只是這個娃娃的問題,而是整體經營有問題。
我只能回答:「是嗎……」
阿呆擔憂的說:「阿媽不能在這裡做生意之後,不知道下個地方會不會又一直被警察趕?」
阿媽:「傻孫子,阿媽哪裡都能擺攤,沒關係啦。」
我抱著艾莉絲轉身,回去坐到椅子上。
艾莉絲乖乖坐在我的大腿上,咬漢堡,左右看娃娃。
阿呆和阿媽一起坐下。
同志姊姊走到熱水器,開始泡茶餅乾之類的準備招待。
我直接問:「所以妳們拉我進來到底想要說什麼?」
阿呆毫不遲疑的問回來:「你真的要養育艾莉絲?」
我:「不然咧?」
阿呆:「還是讓艾莉絲回家……」
我:「不可能。」
阿呆:「為什麼?」
我:「不管再貧窮,會因為錢把這麼可愛的親生女兒賣出去,妳認為是怎樣的人?」
阿呆:「你不是同樣用錢買艾莉絲?」
我:「以數學角度來說,這件事大家都應該扣五十分,乍看之下大家都不是好人。可是妳忽略一件事,他們之間有著血緣存在,所以這一點必須再扣分,導致他們的負分比我多。如果二顆蘋果都有問題,挑比較不爛的那顆就沒有錯了。」
阿呆:「我懂你的意思。我只是覺得不管怎麼說,家人還是應該在一起。」
我:「會把艾莉絲當商品賣掉,他們就已經不把艾莉絲當成家人看待,一切免談。」
阿呆看艾莉絲一眼:「艾莉絲真的能聽懂啦……」
這一說,我當然也看向乖乖靠在我的懷裡的艾莉絲。
這隻小蘿莉雙眼紅起來,但還是乖乖低著頭,不發一語。
明顯真的能聽懂我們的交談。
真奇怪,到底是為什麼?
艾莉絲真的沒有學過我們的語言?
看來我是真的需要好好的把紳士哥找去問了……
阿媽伸出雙手,明顯想要把艾莉絲抱過去:「好啦好啦,阿媽秀秀啦……」
我遲疑幾秒,安靜的讓阿媽抱過艾莉絲。
阿媽抱著艾莉絲又搖又哄:「秀秀喔,秀秀喔……」
艾莉絲坐在阿媽的大腿上,只是安靜的舉起小手,堅強擦掉眼淚。
阿呆:「你看,這樣真的還堅持不讓艾莉絲回家?」
我只能大聲堅持自己的立場:「別一直說這種傻事!」
她們都安靜下來。
我再說:「我就是因為想要保護艾莉絲,才不願意讓她回去!不然妳以為是為什麼!」
阿呆又問:「你到底花多少錢買艾莉絲?真的不是因為你已經花下那麼多的錢?」
我:「妳別感情用事了!」
阿呆:「感情用事的人,真的不是你?」
我:「就算我認賠,讓艾莉絲回到出生家庭,艾莉絲難道就會忘記這件事?我跟妳保證,艾莉絲永遠都會記得:爸爸媽媽曾經因為錢把我賣掉,錢比我這個親生女兒還重要!」
艾莉絲再扛不住眼淚,真的順著臉頰滾下來。
並且皺起整張小臉,發出哭聲。
阿媽趕緊又搖又哄:「哎喲哎喲,阿媽秀秀,不哭不哭啦……」
阿呆真的生氣的責備我:「你是不是故意說給艾莉絲知道!」
我:「這件事我早就已經跟艾莉絲說過。」
阿呆:「為什麼要說?」
我:
「艾莉絲越早接受事實,對她越好,所以我才決定立刻告訴她。
因為艾莉絲已經八歲,絕對會記著這件事。
就算現在不說,以後她還是會自己發現這件事。
到那時,心裡創傷只會更深更重,更難處理。
因為她可能會覺得,你們所有人都在騙我。
所以妳不要看見小蘿莉的眼淚立刻感情用事。
那樣只是在加深傷害,不是在幫助她。
告訴艾莉絲事實,讓艾莉絲盡快瞭解真相,死心的恢復穩定生活,對她才有幫助。」
阿呆:「你不管怎麼樣,真的都要把艾莉絲留下來?」
我:
「妳這樣真的就是古人說的婦人之仁,沒有想過後續發展。
給我清醒一點,不要一直說蠢話給艾莉絲沒有意義的希望,加深她的傷害。
看妳這樣,絕對沒有想過曾經被家人賣掉的艾莉絲,回家之後可能會變成怎麼樣?
那樣的關係永遠沒有辦法彌補,再也無法跟以前一樣。
把艾莉絲送回那樣的原生家庭,真的只會害她的一生變的亂七八糟。
留下來好好照顧,給予好生活,才是真的在幫助艾莉絲。」
阿呆只能回我:「有時候我真的懷疑你的確是冷血機器人……」
我:「我很冷血機器人?老實說,我真感謝他的父母那麼狠心,把錢看的比親生女兒還要重要。否則我還能這麼強硬?真的要換我陷入左右不是人的心理煎熬了。」
阿呆的表情,明顯很想繼續就這件事跟我說下去。
不過她還是忍住沒有說。
一定是因為艾莉絲發出更加難過的哭聲。
阿媽只能心疼的抱著艾莉絲一直哄:「阿媽秀秀啦……」
就這樣,大約一分鐘左右,我們都安靜聽著艾莉絲的難過哭聲,彼此沒有交談。
直到同志姊姊拿來招待的熱紅茶,一盤小餅乾,沙糖奶精,五組紅茶杯,然後和我們坐一起。
同志姊姊拿起一塊上面印有魚圖案的餅乾,伸到哭泣的艾莉絲面前,想要逗艾莉絲開心:「我們是可愛小貓咪,喜歡吃魚對不對?」
艾莉絲還是哭著,沒有理會。
同志姊姊故意把小餅乾伸到艾莉絲的小嘴前面:「不要哭了,吃小魚餅乾,很好吃喔---」
艾莉絲竟然直接伸手,大力拍掉那塊餅乾,然後乾脆轉身抱進阿媽懷裡,背對大家繼續哭。
當然,艾莉絲的行為讓我們都有點意外。
同志姊姊只能大方苦笑,彎腰撿起地上的小餅乾:「我真是被這麼可愛的小蘿莉討厭呢……」
但是我,看艾莉絲的態度,不完全是因為自己被家人賣掉而在難過發脾氣,其中絕對有對於同志的討厭。
剛才在外面騎樓戴貓耳髮箍的態度,就表現的很清楚了。
那麼應該怎麼辦?
既然決定照顧艾莉絲,教育這隻小蘿莉絕對是我的責任。
再說,我也可以乾脆趁著這個機會暫時轉移話題。
於是我先快速回想爸爸媽媽教我的態度,然後開口說出:「艾莉絲不是討厭妳,是很害怕妳這樣的同志。」
同志姊姊愣幾秒,然後應該是察覺我的意圖:「可愛的艾莉絲啊,為什麼要害怕呢?姊姊有對妳做什麼壞事嗎?」
同志姊姊應該是想要讓艾莉絲自己思考這件事,所以故意這樣問。
但是我覺得這樣的說法不夠給力。
因為你不知道對方什麼時候才會開始自己思考。
真的想要教導什麼,直接說出來永遠都是最好的辦法……
我加重火力:「因為妳清楚明白的表現出自己的男身女心。外表看起來明明是男性,但是從衣服到言行都很女性化。艾莉絲害怕的就是這樣。」
同志姊姊:「艾莉絲因為這樣就害怕我?」
我:「沒有錯,就只是因為這樣,所以艾莉絲害怕妳,只是艾莉絲應該還不知道為什麼。」
同志姊姊絕對知道我的意圖:「艾莉絲啊,為什麼因為這樣就討厭姊姊呢?」
我直說:
「單單說同志這樣的存在。
討厭同志,是人類的生命天性。
人類天生討厭恐懼和自己明顯不同的存在。
無關理性,絕對是發自生理上的厭惡。」
同志姊姊乾脆和我問答起來,說給艾莉絲聽:「你覺得人類為什麼會討厭和自己明顯不同的存在?」
我:
「恐懼討厭異樣存在的背後心態非常簡單。
因為人類的生物本性,會把看起來不男不女的存在劃歸進入有病的一方。
會本能的覺得如果靠近,可能會被傳染到可怕的疾病,害自己也變成這樣。
所以厭惡,抗拒,不願意接近。
甚至於,一看到就想要排擠消滅。
以免這樣的疾病擴散開來,影響到自己和人類全體。」
我再說下去:
「就像人們普遍討厭大胖子,也是同樣的道理。
胖成那樣,好像喝水都會胖,擺明有病。
因此人們也會本能性的討厭排擠大胖子。
不可能給大胖子太好的臉色。」
最後我說:
「人們會討厭同志,就是這樣的道理。
不是理智,而是生命本能的覺得對方有病,為此感到害怕。
因此同志本來就會受到人們本能性的排擠厭惡。
否則真的太奇怪了。」
同志姊姊:「所以現在的艾莉絲覺得身為同志的我有可怕的疾病?可能會傳染給她?因此害怕我?」
我:
「沒有錯。
如同剛剛我說過的,無關理性,只是生命的自我保護反應。
人類的生命本性一定會在第一時間,把你這樣的同志視為有病的存在。
就像艾莉絲這樣,明顯覺得妳很奇怪,覺得妳很有問題,本能的覺得妳有很可怕的疾病,所以害怕妳。
這是每個人接觸到同志之後,多多少少一定都會經過的過程。」
阿呆遲鈍,沒有聽懂我正在和同志姊姊做什麼,於是大聲要我住口:「熊熊!不要這樣一直說姊姊啦!」
我當然不理那隻天然呆。
同志姊姊也是繼續再問下去:「所以艾莉絲覺得我這樣的同志不要出現存在,對她比較安全?」
我面對這樣的反問,沉默思考好幾秒才開口:
「我必須先說,無知永遠都會帶來恐懼。
如果妳真的想要跟我談這件事,我願意繼續跟妳談。
不過妳必須保證不要斷章取義,把我想要表達的事情都聽完再說話。
因為只有不懂事的小孩子才會不明究理的斷章取義。
要是現在聽不懂也沒有關係,先記在心裡就好,以後慢慢的想。」
當然,最後二段話絕對是說給艾莉絲聽。
也只能假設艾莉絲絕對可以聽懂我們的交談。
好好的先說,再讓艾莉絲慢慢想。
同志姊姊回答我:「我保證,一定不會斷章取義,會全部聽完。」
我繼續說下去:「正確的說,同志的出現,跟喝水都會變胖的情況一樣,都是基因變異,不是真正的疾病,也不會傳染給身邊的人。」
同志姊姊:「什麼樣的基因變異?」
我:
「要說基因變異,必須先說它到底是什麼?
所謂的基因變異,可說是演化。
一連串大大小小的基因變異在每個人身上發生。
這樣的變異只要擴散到大部份生命個體,成為常現狀況,就是族群的生命演化。
說到這裡,我常看到同志或是同志支持者常說的一句簡單反擊:動物也會有同性戀!
這樣說其實沒有錯。
但是每當我看見那樣簡單的一句反擊,都是發自內心覺得這樣的解說根本一點幫助都沒有,反而容易讓人直覺認為同志都是野蠻低下的骯髒動物而產生更多厭惡。
這句話真的應該好好的解釋完畢,否則不如乾脆不要說出來比較安全。
因為大眾的知識程度,常常追不上這麼簡單的一句話。
你書讀的多,其他人可不一定是那樣。
太過跳躍式的短快發言,容易製造出更多的問題。
基因變異,在每個人類身上都會發生。
有些人具有長出副乳的變異。
有些人具有嗅覺敏銳許多的變異。
有些人的牙齒形狀尖小銳利。
有些人的血液比較容易凝結。
有些人的血糖比較高。
上面這些被我舉出來的變異,其實並不是完全奇怪沒有意義,真的也有協助生命存活的優點可以說。
比如說,血液比較容易凝結,缺點是容易引發血栓;但是優點也很明顯,傷口很容易止血,對於原始時代的野外受傷求生是優勢。
血糖比較高,缺點就是血液的高血糖引發糖尿病,慢性自我傷害人體;但是在食物不充足的原始時代,足以在怎麼都找不到食物的時候讓自己多撐幾天。
就是喝水也會胖,同樣的道理,可以在食物缺乏的時候多撐一段時間。
同志的基因變異也是如此。
這樣的變異,其實是正常的。
生命群體靠著這樣的變異,從中尋求優秀的發展,一代又一代的繁衍擴散,才能讓生命群體一直適應環境的演化生存下去。
不管是動物或是人類,同志們不過是抽到一支名為同志的基因籤而已。
要說同志基因沒有實際用處的人,可以這樣反思:誰能肯定生命絕對不會走向同性繁殖的道路?甚至是雌雄同體的發展?
至少同志基因的存在,持續在這方面開出一個微小的可能性。
說不定百萬年千萬年之後的生命,就是很奇妙的演化成為那樣。
所以,大大小小的異變,生命本身都會需要。
大大小小像這樣的變異繁衍累積出來的成果,就是所謂的演化。」
同志姊姊:「所以你認為一個人會成為同志,是因為基因關係?同志天生就是這樣?」
我:「沒有錯,同志的出現和基因有關,這是有科學研究的事實。」
同志姊姊:「你願意告訴我,是什麼樣的科學研究?」
我:
「很簡單,找同卵多胞胎進行觀察。
因為他們的基因完全相同,是非常好的研究目標。
如果其中一人是同志,其他人是同志的機會有多大?
答案是:約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那麼大。
如果沒有人是同志,其他人成為同志的機會有多大?
答案是:只有百分之幾的機會。
百分之五十和百分之幾,太大的差異。
這樣的觀察研究清楚說明同志的確和基因有關,是天生如此的基因變異。
同志的確天生抽到一支名為同志的生命籤。」
阿呆好像終於瞭解我和同志姊姊到底在做什麼,並且明顯不知道我說的這些事:「真的嗎?」
我當然回她:「笨蛋,不然妳一直以為同志是自由選擇啊?如果真是那樣,妳倒是解釋一下千百年來的歷史為什麼一直出現被迫害的同志?那些人明明知道會被社會文化迫害,還要冒著被發現的危險當同志,沒事自找苦吃?」
阿呆恍然大悟:「對喔……」
我繼續補充:「不過當然,同志的問題牽涉比較廣,絕對不能單純說是基因問題。應該以生命的整體角度來說比較好。畢竟同志的存在,真的涵蓋到許多領域的問題……」
同志姊姊再問我:「那麼你會覺得基因變異的同志,還是消滅掉對人類比較好?」
我:「其實對於這個問題,同樣很難簡單幾句話說完。同志這件事,牽涉的範圍真的頗廣……」
再說,八歲的艾莉絲能不能真正聽懂接下來的事情,真的是一個未知數。
我覺得只要讓艾莉絲知道同志是天生如此,暫時就足夠了……
同志姊姊卻是:「我很想全都聽聽看,請你繼續說。」
我只好繼續說下去:
「同性相吸的基因變異,就目前的整體情況來看,對於人類群體的未來沒有幫助。
畢竟二性生殖是目前人類唯一生殖方式。
如果大部分人都喜歡同性,要怎麼讓族群大規模繁衍下去?
一個無法大規模繁衍的生物族群,絕對沒有未來。
不說別的,韓國和日本可是已經很哀傷的宣佈,一千年之內就會滅種,因為他們的國民根本不願意生育。
這樣的情況下,最怕的是如果同志真的和異性生出下一代,怎麼辦?
同志的直系下一代,會有不小的機會遺傳到同志基因。
就是他這一代不激活,也不知道會在未來的哪一代再次激活。
這樣的情況,一代代下去,會形成非常嚴重的基因擴散問題,對於人類整體其實是不利的。
就這方面來看,回教直接殺害同志的做法,現代文明眼光來看的確野蠻不人道。
但是也不可否認,這樣的做法絕對可以避免同志基因的繼續擴散。
所以人類本能的排擠厭惡同志,其實不是胡亂排擠厭惡。
概觀生命本身,真的具有讓自己穩定永續傳承下去的傾向。
人們必然會本能的排擠厭惡明顯非常不同的存在。
像這樣屬於生命本身的自清自律,對於一整個族群來說,其實不能說是不好的行為。」
同志姊姊:「聽你這樣說,你覺得同志遭受排擠消滅,對全人類比較好?」
我:
「我個人可以瞭解生命如此自清自律、對於維持群體的重要性。
我也可以理解為什麼會這樣。
不過看清楚是一回事,怎麼做又是另一回事。
我不會浪費那個時間和精力排擠消滅同志。
對我個人來說,就算同志看起來很奇怪,會讓人覺得不舒服,不過也就只有那樣而已,不會真的害我生病。
同志終究只是一個性取向不同的人類而已。
同志看起來的確奇怪,但是只要和我二不相犯又怎麼樣。」
同志姊姊:「為什麼?因為你是同志友善支持者?」
「我猜,妳一定常常因為自己的同志身分遭受攻擊,所以容易先認清敵我再談下去。但是我到底怎麼看待同志,重要嗎?或者妳真的更喜歡朋友和敵人這樣的二分法?不是同志的朋友就是同志的敵人?對於同志來說,這個世界真的充滿朋友和敵人?」
同志姊姊微笑解釋:「我是想表示,我聽阿呆說過不少你的事情。現在聽你說這些,才發現其中還是有相當的不同。所以我只是單純想知道你的更多想法。」
我真的忍不住想:
其中有相當的不同?
阿呆到底是把我說成怎麼樣啊?
同志姊姊忽然再問:「你不管看什麼事情,是不是都會以一種俯瞰的角度去看?好像飛在天空,向下看著一條大河流,然後一直朝著上游看上去?」
我想幾秒:「好像吧?怎麼了嗎?」
同志姊姊:「沒有什麼,你繼續說,為什麼願意友善對待我這樣的同志?」
我回答:
「套句大家耳熟能詳的老話……
生命自己會找到出路。
我如此相信著。
人類生命演化,會有好的辦法處理同志基因的變異問題。
如果漫長的生命歷程無法處理,人類會因為同志問題的擴散而滅亡也沒有話說。
畢竟生命本體無法解決,人類全體也放縱情況成為那樣,死好活該,滅亡也只能認了。」
同志姊姊:「就算你這樣說……人們因為天生的反感繼續討厭排擠我們這樣的同志,也沒有關係嗎?」
我:「面對這樣的反應,我真的只有另一個反問。」
同志姊姊:「是什麼反問?」
我:
「科學家一直在爭論,人類演化到今天,
究竟是自我意志比較高?
或者是生命和基因的本能更高?
因為這件事絕對關係到人們怎麼樣對待同志。」
同志姊姊:「所以你覺得答案是什麼?」
我:
「我不真正有答案。
只能說,無知真的會帶來恐懼。
尤其是生物本能那樣的恐懼,真的會激發非常強大的反抗力量。
同志遇到的攻擊,絕大部分都是來自這樣的本能恐懼。
說到這裡,我讓話題稍微轉個彎,順帶提出來。
我聽過同志支持者罵:都是些頑固老人反對同志,老人還是快點去死。
事實上,那只是找出一個特定群體來怪罪,讓自己責怪起來比較輕鬆,但是情況根本不是那樣。
那樣的說法只是『倖存者偏差』。
一艘大船遇到船難,被救回來的人說我會活下來是因為一直求神,所以求神才能活下來……怎麼不去算算同樣求神卻死在船難的人有多少?
看到幾個老人罵同志,發現幾個老人明白說自己投票反同志,就真的所有老人都那樣、去死最好?
難道那不是對於老人的無知刻板印像、倖存者偏差?
網路上輕輕鬆鬆就能夠找到三十歲以下的人發言攻擊同志,為什麼不去說年輕人幼稚不懂事、只知道偏激的攻擊?
同溫層真的比較好飛?
盲目飛在同溫層的後果可怕啊……
同志遇到的攻擊,絕對是來自人類群體的生命本能反抗。
與年齡、性別、教育、或是其他什麼的完全無關。
不看清楚這一點,不可能正確改變現況。
想要人們友善對待同志,只有努力進行全民教育。
讓人們正確瞭解同志的出現是生命尋求未來可能性的基因成果。
讓人們看清攻擊性的背後是害怕疾病擴散的生命本能。
剩下的就是個人意志和本能本性的拔河戰。」
同志姊姊:「但是你應該覺得人類無法勝過你說的本能本性?」
我:
「認真研究的科學家都吵不出答案了,我當然沒有確定答案。
這樣的情況下,我只能說出自己的選擇。
我個人的確會說,如果真的要我選一邊,我會覺得人類很難勝過本能。
不過我也必須說明,不表示我個人就要跟著排擠迫害同志。
我做出自己的理性選擇,把同志問題交給漫長的生命長河。
我和遇見的同志和平相處,不要互相為難,也不要想太多,對我來說這樣就夠了。
但是你們身為同志,真的還是必須要有心理準備。
面對群體的排擠壓迫一定會是常態。
人類群體,絕對會持續對你們這樣的存在展開攻擊。
所以你們身為同志,真的必須跟著瞭解這件事。
很多人攻擊同志,完全沒有搞清楚是什麼樣的觸動讓他們對同志展開攻擊,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問題。
真正隱藏在背後發動攻擊者,根本不是人類個體。
同志真正面對的攻擊者,是帶有永續存在傾向的生命本能和基因。
生命為了永存不滅,真的什麼演化都有可能出現,也真的什麼情況、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想想大群小老鼠跳河自殺。
想想幾百隻羊一起跳懸崖。
或是縮小範圍,想想被母蜘蛛吃掉的公蜘蛛,甚至是公母螳螂。
還是拼死回到上游產卵再力盡而死的魚。
再想想更多大自然界的這類行為。
這樣的事情,背後一定有什麼『超越個體生死的更大好處』才會發生。
牠們真的是因為知道『自殺對於全體的好處』才那樣做?
那些動物肯定不知道,就那樣沒有多想的逐一赴死。
牠們絕對只是跟隨野性本能行動而已,卻因此成全了生命更大的好,成全了整個族群。
同樣的道理。
搞不好經過十來萬年,甚至是百萬年以上,同志基因和自殺基因真的會連在一起激活演化,為這個問題找到解決方法……誰敢說這種事情不可能出現?
生命的奇妙,就在這裡。
生命本身真的會『不擇手段』找到出路……
但是,聽到這裡先別急著想罵,我還沒有說完,請繼續聽我要說的其他話。
讓同志這樣的個體出現,再排擠壓迫同志,避免同志真的發展起來影響到當下生命本身的存續,真的殘酷?
追根究柢,這是一場屬於生命的戰爭。
另外,這也算是一場基因面對『永存不滅』的戰爭。
生命本身面對這場戰爭,已經用出各種手段打過漫長的四十億年。
你認為生命本身對於同志會有仁慈和道德可言?
同志真的只有知己知彼,瞭解自己到底正在遭遇什麼樣的對抗,才有可能朝著正確方面走出一條道路。
不過也有可能,情況不會像我說的那麼糟。
生命真的就是有能耐找出好的出路?
自身具有強烈生殖優勢的女性,竟然會在百萬年之後演化出同性生殖能力,甚至是優秀的自體生殖能力?
一個出自智人的生命新物種就這樣演化誕生?
然後全世界都是活躍的女同志,想找男性只能去博物館看標本?
誰敢說這樣的情況絕對不可能發生?
生命體內的基因異變,真的不太可能完全沒有意義。
重點在於有沒有正中當時的生命需求?
窄門一次又一次持續開啟,就算當時出現在前方的只是一片沒有未來的絕壁。
但是不放棄的開個一億次,說不定下次的開啟,真的就出現一條活路了。
畢竟一切真的可以看成數學機率問題,需要的只是時間。
因此,生命對於永存不滅的對賭不過如此而已,押對者吃雞,否則還會是什麼?
不需要每一場都押對,只需要押對一次就夠了,這就是五花八門演化的真正價值和意義。
歡迎來到賭上生命永存不滅的大賭場……」
至此,同志姊姊沒有再說什麼。
阿呆和阿媽也都是安靜。
艾莉絲雖然同樣背對大家抱在阿媽懷裡,但是已經沒有哭聲。
不過艾莉絲應該都有在聽我說話吧?
我伸出手,輕輕摸這隻小蘿莉的頭。
然後告訴她:
「艾莉絲啊……
剛才那些話,後面真的說到太複雜,哥哥不知道妳到底聽懂多少?
哥哥知道同志姊姊看起來明明是男生、卻很像女生的表現非常奇怪。
但是哥哥相信,同志姊姊不會傷害妳,也不會害妳生病。
同志姊姊跟大家一樣,都只是一個會開心歡笑、會傷心難過的人類。
同志姊姊只是天生喜歡像個女生的生活方式。
所以妳不必因為同志姊姊看起來和大家非常不一樣就害怕她,知道嗎?」
所以,艾莉絲聽完我這麼詳細的說明,一定就會接受同志?
如果認為『是』,肯定又是步入另一場倖存者偏差。
也是一般動漫作品常出現的騙小孩發展:『最後大家幸福美滿』。
怎麼不去數數看知道這些簡單道理、但是繼續攻擊同志的人有多少?
人類自我保護的生命本能本性,真的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夠壓過去。
畢竟人類經過千百萬年演化,這麼渾厚的本能本性如何簡單壓制?
沒有人可以一無所有的簡單壓制。
一定要有什麼更加強力的感受或是堅定想法存在,才能壓制住。
不論那樣的強力感受和堅定想法有沒有被本人發現……
所以,我不幻想大家幸福美滿的美麗新世界。
我只相信底下這些話。
教育不應該是洗腦和強制。
我已經把該說的話都告訴這隻萌萌喵,盡到我的責任給予適當的教育,這樣就夠了。
這場屬於生命排擠本能和理性的對抗,早晚都會在艾莉絲心中展開拔河。
艾莉絲最後到底會選擇什麼?
理性或是生物本能?
是否願意和同志們和平相處?
不論是現在或是以後,我相信艾莉絲一定會有選擇。
不要為自己的選擇後悔,對於一個人來說,才是真正最重要的事情……
=待續=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