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獨步獨什麼】幻想與邏輯共冶一爐的傳奇推理(上):理論篇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文/冒業
  京極夏彥是妖怪推理作家、三津田信三是結合民俗學的恐怖推理作家、符號學家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創作過歷史推理小說《玫瑰的名字》等等⋯⋯華文推理界不時會以跨類型的方式對推理作家的風格進行歸類。而在這眾多的推理類型當中一些「幻想氣氛」特別強烈的推理小說,在部分日本評論家眼中其實同屬一個更大的類別:傳奇推理(伝奇ミステリー)。
  傳奇小說原是指唐朝一種上承自六朝神怪小說(或稱「志怪小說」)的小說。除了是在唐初開始之外,它並不算有很清晰的定義。然而到了現代日本卻出現汲收這類小說風格的文學創作,一般是指作者基於自己對宗教、神話、民間傳說等怪奇事物的獨特想像,描繪出有別於史實的虛構故事,比如被詛咒的遠古家族血脈、被封印的古書、暗中操縱著歷史的秘密組織等等,不少更涉及超自然元素。
如夢枕貘的《大江戶火龍改》故事即是描繪江戶時期專司伏妖降魔,名為「火龍改」的祕密組織,專找出非人之物,神不知鬼不覺地狩獵降伏,有如江戶版的「陰陽師」。
  專攻恐怖和怪談小說的文藝評論家東雅夫認為日本傳奇小說主要有三種:
  時代傳奇小說源於大正時代左右,舞台設定通常在明治(即現代日本)之前,會加入妖術、忍術等等超自然戰鬥的情節;
  傳奇浪漫小說(伝奇ロマン)在70年代出現,以半村良為代表作家。故事會設定在現代,並加入科幻、懸疑、恐怖和奇幻等現代小說元素,強調對史實或幻想元素的「再解釋」,例如對歷史事件加入超自然黑幕,或是將現代的事件與超古代文明有所連結。這個時期的傳奇小說不少會加入吸血鬼甚至克蘇魯神話等黑暗奇幻或恐怖元素。當代日本的傳奇小說大多都承接自傳奇浪漫小說的風格;
  傳奇暴力小說(伝奇バイオレンス)在傳奇浪漫小說掘起之後的80年代出現,主要是設定在現代,以英雄故事為主軸,更會加入大量暴力和性愛描寫,當中以菊地秀行為代表人物。
  那麼,當充滿前現代性的傳奇小說遇上現代科學革命產物的推理小說,兩種性質相悖的類型能如何能結合成「傳奇推理小說」呢?這可以參考島田莊司在1989年發表的〈本格Mystery論〉(本格ミステリー論)。島田以「幻想/寫實(リアリズム) 」與「邏輯/情感」兩條軸線劃分出一個四象限平面圖,將各種類型小說置於不同位置,四端分別為「幻想、恐怖」(幻想、情感)、「風俗、社會派」(寫實、情感)、「本格推理」(寫實、邏輯)和「本格Mystery」(幻想、邏輯)。和「幻想、恐怖」的傳奇小說親和性最高的,自然是「本格Mystery(本格ミステリー)」了。
島田莊司在1989年發表的〈本格Mystery論〉以「幻想/寫實 」與「邏輯/情感」兩條軸線,劃分出一個四象限平面圖用以分類不同的類型小說,此處為簡化版。(圖片感謝冒業提供)
(這裡要先暫停並稍作補充:日本其實早在八十年代就以「Mystery」(ミステリー)取代漢字詞「推理」作為主要的類型統稱。不過島田的理解較為複雜,他不但區分了「本格Mystery」(邏輯性幻想小說)和「本格推理」(邏輯性寫實小說),後來更在文章〈21世紀の本格〉增添了「本格偵探」(純邏輯性小說)共三者。這裡先不討論島田是否正確,只處理與傳奇推理有關的部分。而基於華文推理界目前未有改稱的共識,本文會繼續以「傳奇推理」作為「伝奇ミステリー」的中文稱呼。)
  島田認為「本格Mystery」為對「具幻想性的謎團」以邏輯、科學方式破解,從而營造「反差的美感」的小說。換言之,作品的前半往往會出現不可思議的神怪現象,而最終必定為這些現象提供合理解釋。如果把這定義放到傳奇推理小說,便會變成前半的「傳奇」元素(前現代幻想氣氛)加上後半的「推理」元素(現代的邏輯性解決)的設計。
  日本的語境下,西方一些經典偵探小說都屬於傳奇推理小說。譬如亞瑟.柯南道爾(Arthur Conan Doyle)的「福爾摩斯探案」其中一部長篇《巴斯克維爾的獵犬》(The Hound of the Baskervilles),便是對鄕間巴斯克維爾的靈異魔犬傳說作出合理解釋的傳奇推理小說。經常對作品謎團加入歌德式恐怖(Gothic Horror)元素的約翰.狄克森.卡爾(John Dickson Carr)亦有不少傳奇推理小說,當中最具爭議的為1937年的《燃燒的法庭》(The Burning Court)。這部以編輯愛德華.史提芬斯(Edward Stevens)的妻子瑪莉.史提芬斯(Marie Stevens)究竟是不是二百年前已被處決的毒藥殺人魔瑪莉.德奧貝(Marie d’Aubray)本人為主要謎團。本來故事中的偵探有對超自然事件提出類似魔術錯覺的合理解釋,終章卻將一切推翻,非常大膽地以超自然現象作結。
恒川光太郎的《金色大人》是江戶時代傳奇小說融合民俗幻想的冒險奇譚,其中更加入了奇科幻的要素,日本作家井上夢人便力讚:「這個難以定義類型的故事,讓我深深著迷。」
  就像《燃燒的法庭》,不少傳奇推理小說似乎並非完全符合邏輯性幻想小說的定義,最終傳奇元素仍會有一定的「殘餘」,融合傳奇和推理的方式亦非常多樣。例如恒川光太郎的《金色大人》便在時代小說直接加入科奇幻元素(金色大人),編織出複雜的人際紐帶網絡。下一篇〈作品篇〉將會有更詳盡的作品討論。
94會員
36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