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獨步獨什麼】幻想與邏輯共冶一爐的傳奇推理(下):作品篇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文/冒業
  前文已概略講解傳奇小說和傳奇推理小說的定義,本文將聚焦在日本傳奇推理作品及其發展。
《八墓村》可說是橫溝正史跨越時空限制的不朽名作,以剛結束的二戰時空為舞台,有懸疑、有冒險,有浪漫愛情,並融合平家落人傳說帶來的神祕性。
  日本早期的傳奇推理代表人物非橫溝正史莫屬。他成功將日本式傳奇元素融合原為西方舶來品的本格推理小說,為日本推理的在地化過程作出重要貢獻。橫溝的「金田一耕助系列」便有不少作品將舞台設定在殘留著民間傳說的封閉村落,這些傳說往往是招致慘劇的元凶。譬如《八墓村》的八墓村便流傳著數百年前八名落難武士被貪婪錢財的村民殘殺、事後村民因為害怕被詛咒而將他們尊為「八墓明神」的故事。
  評論家岡和田晃在〈現代「傳奇推理」論〉(現代「伝奇ミステリ」論)指出,在80年代新本格浪潮初期,對日本傳奇推理小說造成影響作品是意大利符號學家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在1986年推出電影版、1990年出版日文譯本的長篇小說《玫瑰的名字》。艾可成功將符號學(傳奇元素)與本格推理融合,以隨從阿德索的視點講述修士巴斯克威爾的威廉調查1327年發生在意大利修道院的命案,更涉及當時對於基督宗教「正統」與「異端」的爭議,還加入了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的《詩學》的虛構續作《詩學.卷二》。岡和田認為故事中威廉與其他修士圍繞「笑」的爭論情節,正是一場前現代人與現代人(偵探角色)的對話,反映出傳奇推理中前現代與現代兩者總是交錯碰撞的圖式。原本深受約翰.狄克森.卡爾(John Dickson Carr)影響、總是在作品中加入歌德氣氛的二階堂黎人亦因為《玫瑰的名字》的出現,而在1993年出版《聖奧斯拉修道院的悲劇》,在結尾揭露修道院居然暗藏異教文獻的意外真相。
  京極夏彥自然是不得不提及的作家。他的「百鬼夜行系列」每一部都以一種妖怪為核心,由偵探角色京極堂以長篇大論的方式快速地整理出民俗學、宗教等要素與案件的關係,運用獨門的「心」理論把一切不可思議之事以現代理性的語言徹底變成能夠說明,從而將附身在對方身上的妖怪(前現代傳奇元素)除去。順帶一提,京極夏彥後來亦參照《玫瑰的名字》,在1996年創作出結構非常相似的《鐵鼠之檻》,借京極堂之口加入大量佛學討論。
《鐵鼠之檻》可謂是日本推理小說史上前所未見的佛學推理小說,更是妖怪推理掌門人京極夏彥寫下與《玫瑰的名字》互相輝映的傳世巨作。
  米澤穗信的創作並非以傳奇推理為主,不過他近年憑著以戰國時代為背景的長篇推理小說《黑牢城》同時獲得直木賞與山田風太郎獎,並在四個推理小說排行榜都獲得第一位。米澤具有傳奇元素的推理小說為獲得第64屆推理作家協會獎的《折斷的龍骨》,內容講述十二世紀維京人入侵英國北海的索倫群島,其獨特之處在於加入了猶如電玩遊戲一般的魔法元素,是運用「特殊設定」揉合「傳奇」與「推理」的成功例子。
  三津田信三是日本近年最受歡迎的推理作家之一。和京極一樣,三津田的「刀言城耶系列」似乎都參考了小松和彥的《憑靈信仰論 妖怪研究的嘗試》(憑霊信仰論 妖怪研究への試み)並以怪異為核心。但岡和田指出,三津田和京極有兩個相異之處。首先,是三津田並不從個人的「心」出發去處理傳奇元素,而是讓讀者彷彿像到訪主題公園一般進入前現代的世界內部去體驗因舊習、舊有觀念甚至神怪現象造成的獨特邏輯;其次,三津田的作品總是出現同一本虛構同人誌《迷宮草子》,並且奇異現象常常與這本同人誌的內容有關,以後設小說的手法融合傳奇元素。
橫跨日本、臺灣及香港三地鬼才:三津田信三、薛西斯、夜透紫、瀟湘神、陳浩基跨國合譜出獻給當代讀者的長篇怪談組曲《筷:怪談競演奇物語》,故事中亦各自有當地特色的風俗傳說。
  近年台灣推理參照了日本傳奇推理小說的在地化先例,以本地的前現代題材結合現代性的推理解謎,接連推出本土元素濃厚的作品,像是新日嵯峨子的「言語道斷之死系列」、八千子的「撿骨師系列」和薛西斯的《不可知論偵探》等等。也許因為台灣推理目前在地化書寫的嘗試與日本傳奇推理的親和性很高,才令 《筷:怪談競演奇物語》這部由三津田信三、薛西斯、夜透紫、瀟湘神和陳浩基五位分別來自日本、台灣和香港的作家共同創作的接龍傳奇推理小說得以成功。
94會員
37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