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第22篇(新宇宙):為什麼愛說謊?

為什麼愛說謊
我並沒有看過這本書
不過內容不難猜
這本書想說的內容是非常真實的人性
示意圖
❤ 萌萌喵艾莉絲認真洗手 ❤
❤ 時時保持衛生是優良好習慣 ❤
正名運動
❤ 小蘿莉是可愛小動物,所以計算單位要用『隻』喔 ❤
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第22篇
正午十二點。
藍天、白雲、炎熱大太陽。
是時候吃午餐了。
準備抱著艾莉絲離開娃娃店的我,卻是完完全全停下腳步。
甚至於,不由得轉頭看向窗外,認真思考起來。
因為阿呆真的開口答應讓我一夫多妻,答應讓我想和別的女人生孩子。
所以真的是我的回合,必須決定怎麼回應。
所以我開始認真思考了。
就我對於阿呆的認識,阿呆的承諾比我的承諾可信太多。
阿呆只要答應,一定就會言而有信。
因為阿呆社會化的很深,連帶被虛幻的道德感約束的很緊。
可以說這是阿呆的優點,卻也絕對是阿呆最大的弱點。
因此,讓我想起和爸爸的往事……
每天晚上,全家吃晚餐並且看電視新聞的時候,爸爸都會和我閒聊各式各樣的事情。
主要都是從電視新聞的內容聊起。
小時候的我不瞭解爸爸為什麼要那樣做,是到大約高中的時候才真正明白。
爸爸試著讓我明事理。
爸爸試著把我培養成為一位領導者。
因為爸爸媽媽只有我這個孩子,所以我必須繼承爸爸媽媽開創的公司,繼續讓公司發揚光大大。
所以爸爸都會趁著用餐看電視的時間,教我各式各樣的世事。
因此我常常覺得自己比起其他同年齡的同學的確懂事的多。
就像這件事,關於『言而有信……』
距今大約六年前,我還是個剛剛開始長大的國一生。
夜間電視新聞,開始播放一則政治消息。
一個原本沒沒無聞十幾年的光頭政治人物,忽然跳出來競選某座大城市的市長。
電視新聞開始一直報導這個禿子的事情。
這位禿頭政治人物也一直喊著如果當選,絕對讓市民發大財,並且政治支票一張又一張的開出去。
許下眾多承諾的這位禿子就此竄起,順利當選市長。
但是禿子明顯不滿足於市長大位,因為他開始競爭總統寶座。
至於禿子競選市長的時候開出來的那些政治支票,依然是支票。
甚至於,還繼續開著政治支票……
禿子的新聞其實已經好幾個月,但是直到這一天爸爸才正式跟我談。
爸爸會拖這麼久,事後我回想,應該是爸爸也想看這件事的發展,再以一種比較全面性的觀點談論。
爸爸先問我:「你覺得他怎麼樣?」
我:「禿子嗎?」
爸爸:「你喜不喜歡他?」
我直接回答爸爸:「我不喜歡他。」
爸爸:「為什麼不喜歡?」
我:「因為我覺得他好像真的像是新聞說的,是個很會說大話的人,不會守信。」
爸爸:「為什麼他不守信說大話就會讓你不喜歡?」
我:「因為……不守信說大話的人就是不好。」
爸爸:「感覺必定存在真正的根源。是什麼樣的存在,讓你覺得那樣不好?」
我因為爸爸的這句反問沉默了:「…………」
國一生的我,真的還沒有想過這件事。
雖然爸爸的確一直在教我這件事,要求我好好審視自己的感覺來源。
至於媽媽,從頭到尾安靜,只是吃晚飯看電視新聞,沒有出聲。
媽媽一定知道爸爸正在趁機教育我,而媽媽都把我的教育交給爸爸,所以媽媽不太會在這種時候插嘴。
爸爸就此看我沉默好幾秒,於是再問:「你討厭不守信說大話的感覺是不是害怕?」
我:「好像是吧?」
爸爸:「很多人不喜歡那樣的人,負面感覺的根源其實是恐懼害怕。如果你不喜歡禿子的真正感覺是恐懼,你為什麼會害怕?有沒有想過這樣的感覺從何而來?」
我再次沉默好幾秒,因為從來沒有想過:「…………」
爸爸正式解釋:
「說大話者往往有個特質,狡猾機靈,擅於主動,讓人很難預料預防。
誰都很難確定說大話者會不會欺騙自己,因此讓自己遭受損害。
害怕自己的損失,甚至是因此受傷,往往就是人們面對說大話者的恐懼根源。」
我默默聽著。
爸爸:「說到這裡,你想知道爸爸對於禿子的感覺?」
我當然問:「是什麼?」
爸爸:「爸爸不害怕禿子,也不討厭禿子,反而很佩服禿子,你知道為什麼嗎?」
我搖頭回應。
爸爸:「因為爸爸已經確定,禿子很會說大話,禿子為了可以爬上總統大位一定不會怕繼續說大話,禿子對於權力極度執著,所以爸爸很佩服他。」
我:「我不懂……爸爸為什麼要佩服一個一直說大話的人?」
爸爸:「你想想看,禿子本來沒有什麼名氣,消失在政壇十幾年以上,但是很敢說大話,還把大話說的面不改色就像真的一樣,甚至於靠著一大堆的大話迅速竄起,這些表現絕對不是一般人敢做的,這樣的人難道不值得敬佩?」
當年的我不同意:「可是……」
爸爸:
「聽好了,爸爸想要傳達給你的道理很簡單。
禿子是那種會抓住一切機會往上爬的人,就算必須一直光明正大的睜眼說瞎話。
像禿子這樣不放過任何機會的人,永遠是可敬佩的。
會成功爬上社會頂端的人,往往都是禿子這樣的人。」
我沉默幾秒:「總統選舉,爸爸會投票給他嗎?」
爸爸說:
「爸爸當然不會投給禿子。
爸爸只是敬佩禿子有抓住一切機會向上爬的膽識,這件事和爸爸是否投票給禿子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爸爸不願意把自己的票投給禿子,正是因為禿子非常可能只有大話,政治上沒有太多實際能力,否則沒有道理埋沒十幾年那麼久。
你冷靜的仔細想想看,一個人有沒有能力,真的能看出來對不對?
你再想想看,你的同班同學,是不是有些人很會畫圖?是不是有些人很會寫作文?
遇到作文比賽,畫圖比賽,那些人不是一直被找去代表班級參加比賽?
你再想想看,那樣的人有可能埋沒嗎?
大人的世界比起國小國中當然複雜更多,有更多的利益糾纏。
但是基本情況還是差不多。
正面來看,你看起來很有能力,我推舉你出來,如果你真的發達了,你不是會有更高的意願反過來拉拔我,讓我一起爬上去?要是因為不推舉你,以後害自己無法分嚐甜頭怎麼辦?
負面來看,你看起來沒有什麼能力,看起來不太會成功,我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和精力推舉你出來?到時候你反而惹出大麻煩拖我下水怎麼辦?
回頭繼續看禿子。
禿子為什麼埋沒十幾年那麼久?
和禿子同一個黨派的人,真的都故意埋沒禿子?
那些同黨派的人,有比較多和禿子來往的機會,絕對清楚禿子的能力到底在哪裡,因此不願意把禿子抬出來,這樣的答案不是更可能才是正確答案?
看起來,禿子非常像是一個絕對的機會主義者。
大話很敢說,態度很敢裝,但是明顯缺乏實力支撐。
因此爸爸不會投禿子一票。」
我再問:「所以爸爸覺得禿子不會當選總統?」
爸爸:「好問題。因為你的問題,關係到另一個爸爸想要趁機教你的事情。」
我:「是什麼?」
爸爸:
「難道你不覺得,不管禿子最後有沒有當選總統,他都不會是輸家?
現在有人高喊要罷免禿子市長,但是就算禿子真的罷免成功,最後當不上總統也當不上市長,但是禿子的聲勢還是已經起來,還是會有一批死忠支持者存在,政治圈依然會有禿子的一席之地,擇地再起只是時間問題。
跟過去十幾年的消失對比,禿子不是依然穩賺不賠?」
我思考:「嗯……」
爸爸:
「禿子其實已經贏了。
禿子只是想要趁機贏更多。
禿子不管有沒有選上總統,不管會不會被罷免,都會是這場政治遊戲的大贏家。
這件事其實非常清楚的顯示出禿子貪求更多的一面。
既然我可以趁機追求更多,為什麼我要就此打住?
而這樣的態度,正是爸爸剛才說的,值得敬佩之處。
因為很多人,就算是現職政客,真的都還不敢明目張膽的貪求到這樣的程度。」
我聽完爸爸的回答,然後再問:「還有,這件事我也不懂。禿子忽然跑出來選市長的時候,應該也會有很多人知道禿子在說大話,為什麼還是要支持禿子上臺?」
爸爸:「這個問題就比較複雜,有太多可以說了……」
我以為爸爸應該不會說下去:「喔……」
爸爸竟然繼續解釋:
「但是爸爸可以告訴你其中一件事。
簡單說,人類天生是很會說謊的動物。
人類天生也是很喜歡謊言的動物。
不論是自我欺騙自我安慰的謊言,或者是別人說來騙自己的謊言。
人類喜歡謊言的程度,真的超乎想像。」
我:「人類很喜歡謊言?會嗎?」
爸爸:
「沒有錯,很多人都會有像你一樣的疑問。
甚至於,可能會有人因此大聲說,我是一個總是說實話的好人,不喜歡說謊。
可是那些人往往忽略一件事,就算是藉口,就算是內心的自我安慰,絕對都是謊言。
只是人們用其他形容詞來包裝它。
所以你能夠想像,人類其實是多喜歡謊言的動物嗎?」
我沉默思考:「嗯……」
爸爸再說:
「科學家研究過,平均起來,每個人一天要說六次謊。
所以科學家繼續研究,為什麼人類這麼喜歡說謊?
後來發現,人類天生喜歡說謊,是因為說謊比較容易給自己帶來益處。
會說謊的人,比較容易活的健康快樂。
所以人類天性保留住說謊的習慣。
舉個小例子。
有朋友邀你去聽一場演唱會。
你不想去。
但是你又不想破壞和他的友情。
於是你找一個藉口,那個時候家裡正好有事。
這樣你不是就可以開開心的作自己的事,留住看演唱會的花費,也能夠不傷害到彼此的友情。
不是因為說謊,讓自己更加健康快樂?」
我:「對……」
爸爸:
「再回來看禿子,一直清楚明白的說大話,卻讓禿子當上大城市的市長,甚至於開始競選總統?
說大話是不是的確幫助到禿子的生存?讓他變的更好?
你覺得科學對於這類研究有沒有道理?」
我真的忍不住:「沒有錯耶……」
爸爸再說:「接著,爸爸用比較大的歷史事件來解釋人類是多喜歡謊言的動物。學校的歷史課,有沒有教你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歐洲歷史?」
我:「是不是希特勒?」
爸爸:「你知道希特勒的納粹德國為什麼會興起?」
我:「不太知道。我只記得希特勒忽然當選德國元首。」
爸爸:
「希特勒的上臺,其實是德國人民進行民主投票,把希特勒這位獨裁者選上臺。
德國人民用自己的民主選票,選出一位大獨裁者,葬送自己的民主,也葬送掉德國的和平。」
我:「真的嗎?希特勒不是本來就是獨裁者?」
爸爸:
「希特勒本身很有政治慾望,很想爬到高位,有很明顯的獨裁者跡象。
希特勒能夠上臺,正是一直開出政治支票給德國民眾。
只要選擇我,德國就會再次富強。
只要選擇我,德國就會壯大。
只要選擇我,德國就不會再被其他國家欺負。
只要選擇我,大家就會再一次有錢,大家就會有好生活可以過。
希特勒就是一直大膽告訴德國民眾這些事情。
還說的信心十足。
反觀其他德國政客,往往沒有希特勒這麼敢說。
這樣的差異,最終造成非常大的不同。」
我說:「禿子真的好像也是這樣……」
爸爸:
「爸爸不是說禿子跟希特勒一樣。
事實上,禿子在最負面的情況下,只是一顆棋子。
不論禿子自己有沒有意識到,他都絕對是顆棋子。
真正在背後操控棋盤的人,只要禿子帶來社會混亂就夠了。
因為只要禿子帶來社會混亂,帶來社會矛盾衝突,就能有利到他們。
甚至於,帶來越大的混亂和衝突,越有利於他們。
這已經是那群背後操棋手慣用的老手法。
不過這個話題因為已經太離題,所以爸爸就此打住,以後有機會再跟你說那些事。」
我追問:「爸爸說的背後操棋手,其實就是共(嗶---)吧?」
爸爸:
「總之,爸爸不是說禿子跟希特勒一樣。
爸爸主要是想要藉著這件事告訴你,人類就是這麼喜歡聽空洞謊言的動物。
當年許多德國人民,就是因為這樣才投票給希特勒。
既然你這麼敢說,那就相信你會盡力,讓你上臺做做看。
不然你要是被發現說謊怎麼辦?
你一定不敢被說成不誠實的人,對不對?
到時因為說謊而身價崩盤,不就政治自殺了?
什麼?獨裁?不會啦。他這樣的小鬍子到底要怎麼讓民主政體走向獨裁?
再說,民眾這麼多人,大家站起來一起反對,你獨裁的下去嗎?
你覺得上面的自我解釋有沒有道理?
事實是,這樣的自我解釋,從一開始就是自我欺騙。
我相信一定很多人瞭解這樣想根本是自己欺騙自己,卻還選擇這樣的自我解釋,投出寶貴的一票。
就像某部科幻電影演的,投票結果讓共和政府走向極權獨裁,大部分的議員卻還開心的猛鼓掌,明事理的人只能哀傷的說,民主就在眾人如雷的掌聲中消亡了。
接著,這樣的人完全忽略,像希特勒那樣說大話並且具有明確獨裁傾向的人,從一開始就不應該期待。
因為對於敢說大話的人,尤其是具有獨裁特質的人,說大話對他們那種人來說就像吃飯喝水一樣,大話真的會接二連三的出口。
另外,人們也很容易忽略一件事。
人類都是非常活在當下的動物。
人類都是很容易遺忘的動物。
現在嘴巴說著如果你敢說謊就不放過你,可是往往隔天就忘記這樣的決心。
開始安慰自己:沒有關係,明天的太陽還會升起。
人們也常常忽略,人類都是很獨立的個體動物。
口口聲聲你敢獨裁就一起讓你好看。
可是屬於獨裁政府的親衛隊甚至是軍警一出動,施行暴力鎮壓,誰都擋不住,只有走向大規模武裝叛亂抵抗才是出路。
可是一般民眾走的上這條武裝叛亂的道路嗎?
所以,人們就算知道希特勒說的是謊言,知道讓希特勒上臺主政的獨裁風險,還是願意投票給他的行為,說的好聽叫做自我解釋,但是說的清楚明白絕對是自我欺騙。
人類真的就是這麼喜歡謊言的動物。
回頭繼續說禿子,他絕對很清楚自己有沒有在說大話,他也很敢說,所以他崛起獲利了。
要怪禿子嗎?
真正需要責怪的就像希特勒那樣,民主就在眾人如雷的掌聲中消亡了。」
我只能回答爸爸:「聽起來……真的都像爸爸說的一樣……」
爸爸:「這樣你有沒有學到什麼?」
我乖乖點頭。
我本來以為這樣就結束了。
沒有想到,爸爸竟然又說:
「所以爸爸希望你可以成為跟希特勒和禿子一樣的人。
成為一個敢使用大話和謊言的人。」
爸爸竟然鼓勵我說大話說謊?
瞬間,我以為自己聽錯:「…………」
坐在旁邊的媽媽,聽到這裡也放棄不干涉主義:「你到底在教孩子什麼?」
爸爸完全不理媽媽,一口氣告訴我:
「誠實正直,一直被提倡為美德。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人們一直強調誠實正直?
已經有的東西,還需要一直提倡?
情況到底怎麼樣,只要是明事理的人們一定很清楚。
人們其實很清楚,人類是多麼會說謊的動物。
人們同樣很清楚,人類又是多喜歡謊言的動物。
所以爸爸希望你可以成為一個高明的大話者說謊者。
不只是單純的說,而是要懂的有效運用大話和任何謊話。
成為一個抓住任何機會往上爬去的人,就算必須說大話說謊。
因為科學研究告訴我們,說大話說謊的人總是比較容易過得好。
歷史也告訴我們,越是敢說大話的人,越會說謊的人,越是容易從中得利,越是容易爬上去。
所以,我們不要投票支持希特勒和禿子那樣的人。
但是,我們永遠不要害怕讓自己成為希特勒和禿子。
我們不要傻傻的守信到底,那是愚民才會做的事。
我們要看情況決定是否守信,被說是個騙子也沒關係。
必要的時候。
只要是對自己利大於弊的情況。
就不要想那麼多,勇敢的說大話說謊。
不要怕被看破。
世界上很少會有不被看破的謊言。
被看破謊言是理所當然。
只管相信,越大的大話,越大的謊,越多人願意相信。
因為再怎麼樣,都一定會有一群人在心中用另一套謊言說服自己,選擇相信你,然後為你站出來,成為一個有規模的團體,願意犧牲自己全力支持你。
別人會罵你是說大話的人,或是罵你說謊者。
但是對你的支持者來說,你就是充滿未來希望的造夢者。
你就是他們的領導者,你就是他們的神。
別人會罵他們是笨蛋,是瘋子。
但是對你來說,他們就是你的狂風,是你的暴雨。
他們就是讓你呼風喚雨的權杖。
別人會開始恐懼你,試圖以實際行動排擠消滅你。
但是到這個時候,他們真能消滅掉你?
你已經贏了。
剩下的,真的只是還可以繼續贏多少的問題而已。
所以你一定要冷靜的好好衡量整個利弊局勢。
要成為對人們說再多的大話和謊言都不害怕退縮的人。
要成為緊抓任何機會向上爬的那個人。
徹底的成為站在頂端的人上人。
成為人中龍鳳。
這就是爸爸對你的最深期許。
知道嗎?」
國一的我,聽完爸爸這些話,似懂非懂的乖乖點頭:「嗯……」
但是媽媽徹底燃燒,筷子一拋,碗一摔:「大頭熊!你到底一直亂教孩子什麼!」
媽媽只要和爸爸吵架,都會罵爸爸是大頭熊。
爸爸則是不退讓的大聲回去:「已經說好了,由我負責教孩子!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妳當一個好媽媽就好,不要亂插嘴我的教育!」
媽媽就這樣滿嘴罵著大頭熊,和堅持媽媽不該插嘴的爸爸火吵起來……
………………
…………
……
過去那許多看著電視新聞的晚餐時間,爸爸都是像這樣教導我。
透過新聞時事的講解討論,從心理講到天性本能,從科學說到神學,再從確定的過去說到可能的未來,一點一滴的把我塑造起來。
爸爸的確非常努力的把我培養成為優秀領導者。
以前的我不懂事,對於爸爸的教導真的一知半解,甚至於不瞭解爸爸的真正用意。
現在不敢說自己成長的多麼懂事,至少只要我陷入迷惘,爸爸的教導都會成為我的指路明燈,帶我走出黑暗。
因此我的思維,幾乎都是走在爸爸教導的道路上。
現在回想這件事的我,抱著艾莉絲,看著店門外的正午陽光,默不作聲。
因為我真的從這段回憶,再次確定自己和阿呆在『言而有信』這件事有多麼大的不同。
對阿呆來說,言而有信是基本道德,是為人處世的根本,不管怎麼樣都必須遵守。
承受爸爸教導的我,知道言而有信這件事最好還是先看能為自己帶來多少利益?如果沒有利益為什麼要言而有信?
楚漢戰爭,漢王劉邦和霸王項羽正式談和,以鴻溝為界,各自退兵休戰。
項羽決定展現貴族風度,言而有信的退兵。
劉邦見此,本來也要帶兵回去,卻被張良和陳平阻止。
「你還真的要乖乖傻傻的一起言而有信?
你應該趁項羽正式退兵、行軍陷於混亂的那個時候,從他的背後發動猛烈突擊,一口氣把項羽打趴!」
劉邦就此從背後突襲言而有信的項羽。
以實際行動看,劉邦的確是個無信的說謊小人、標準的市井無賴。
但是戰況卻因為劉邦的無情突襲,就此一面倒。
項羽的軍隊兵敗如山倒。
之後短短不到半年,劉邦就把言而有信的項羽逼上絕路。
言而無信的劉邦,贏得天下了……
所以,爸爸對我的教導,其實是正確的。
言而無信如果可以為自己賺來更多的利益,為什麼要言而有信放棄利益?
你真的想過這個問題嗎?
現在,想著這些的我,再次聽到阿呆的懇求。
阿呆依然拉著我的手:「熊熊……我答應一定讓你一夫多妻,不會為難其他女人和小孩……所以拜託你不要把艾莉絲帶走,讓我陪著艾莉絲,不然我們真的會擔心……」
我終於再次轉頭,看向阿呆。
阿呆直看著我,滿臉的擔心懇求:「拜託……」
阿呆和我完全不同,她絕對會言而有信。
阿呆和我比較起來,這就是她的明顯劣勢。
因為她的守信,讓她只能處於防守的被動地位。
看情況決定誠信的我,具有主動優勢。
主動和被動,其實也是另一個常常被人們忽略的決定性重點。
光是主動和被動,真的就可以再好好的說上不少。
所以,現在的我應該怎麼回答?
我覺得,只要阿呆保持言而有信的態度,接受阿呆進入我的後宮成為大妻,原則上沒有什麼不行。
對我來說,不過是後宮多一個安份守己的女人而已。
因此我應該直接點頭答應囉?
爸爸教我的正確做法,是應該趁機獅子大開口,繼續創造對自己更加有利的條件。
你沒有看錯,就是:『三分顏色開染房,得寸進尺要求更多。』
你只願意給五毛,我堅持要你吐出一塊。
你不願意吐出一塊,沒有關係,那就大家各退一步,七毛五和你成交。
我已經退一步了,你不接受就是拉倒,問題在你喔。
這樣的交易,有問題嗎?
任何交易,不過是能不能接受對方開出的條件,哪裡有問題?
我這樣對待阿呆,真的有錯?
阿呆要是拒不吐出七毛五,我又能怎麼樣?
再說,男女關係說穿到底,不過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要說別人的男女關係怎麼樣,還是把這些時間花在好好增進自己的男女關係吧……
=待續=
請容許我為禿子和希特勒說大話拼崛起的態度鼓掌
喜歡本書,歡迎書籤+關注作者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