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第23篇(新宇宙) 妓女是人類最初職業,婚姻是長期賣淫契約,你參與買賣嗎

有人說妓女是人類最初職業
婚姻是長期賣淫契約
不是沒有道理
人類文明發展,女性先短期賣身,再長期賣淫
你參與這場買賣嗎?
來說一件和標題比較無關的小故事。
(我本來想把這個融進這一篇,但是實在想不到融入法,只好乾脆獨立出來放在前面。 閱讀請勿斷章取義,謝謝。)
我剛出社會的時候,進入一間頗大的公司,有一位當時大約六十歲的老副總(副總經理),我覺得老副總很有能力,也很健談。
直到某天,我看到老副總在和一名準備結婚的年輕女員工閒聊,我想打發時間,就湊過去吃瓜,看他們在聊什麼。
老副總說:
現代女孩啊,最大的問題就是出嫁了還念念不忘娘家,吵架之後一直想往娘家跑,根本沒有想到這樣的行為根本是對於新家庭缺乏向心力的表現,只會慢慢的拆散現有家庭。
妳可以開始好好觀察,越常跑娘家的女人,越常找娘家親友的女人,往往出問題的機會越高,甚至是一點小事就直接離婚了。
還有啊,也一直幻想自己永遠充滿魅力,要是這場婚姻不行,離婚再換一個男人就好。
可是說實話,結過婚的女人,很難找到好男人了。尤其是生過孩子的女人,能找到有錢又好脾氣的男人,機會更是低到不行。
因為年輕女孩一代又一代的出現,未婚又沒有孩子。結過婚甚至是生過孩子的女人,到底要怎麼跟年輕女孩比?真的只能在一堆剩男剩女裡面重新找,然後找來找去都是一樣差。
所以如果覺得這個男人不錯,真的要出嫁,就要死心,讓自己完全成為夫家的人,不要整天想著娘家,然後給自己的新家庭製造出問題。
那名準備結婚的年輕女員工,我已經忘記她回答什麼。我只記得是一些否認的話,認為老副總說的不對。
至於年輕的我,在旁邊默默聽老副總說這些話,也是覺得:這個老副總真是頗大男人主義。結婚是二個人的事情啊,怎麼變成女人屬於男人了?
然後,歲月流逝。
現在的我真心覺得:老副總沒有說錯,那是很寶貴的人生體驗談。老副總是為那位準備結婚的年輕女員工好,才會那樣把那些話說的很明白。
人們年輕的時候,容易對於事情充滿幸福幻想,好像自己可以打破所有不公不義的社會文化。
可是看多了,經歷多了,不得不承認,社會文化規則是一座不倒的銅牆鐵壁。
社會文化規則要求女孩結婚之後就要成為夫家的人,背後的確也是有它的道理存在。
可能會有人想說:二性專家這樣說。二性專家那樣說。應該自立自強之類。
我提出反問:二性專家的本質,是靠一張嘴賺錢的存在。要是不說你喜歡聽的話,賺的到你的錢嗎?
年輕人常犯的問題,就是以為只有自己才看的到問題,只有自己才有能力改變問題。
年輕人也常常以為,只有自己才年輕過,父輩祖父輩們都沒有年輕過。
年輕人證明出來的,不過是人類的確是活在當下的動物罷了。
年輕人的青澀想法,永遠只是年輕人的專利。
請繼續成長,然後回頭好好審視年輕的自己,應該就會有很深的體會了。
示意圖
❤ 萌萌喵艾莉絲認真洗手 ❤
❤ 時時保持衛生是優良好習慣 ❤
正名運動
❤ 小蘿莉是可愛小動物,所以計算單位要用『隻』喔 ❤
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
第23篇
妓女是人類最初職業,婚姻是長期賣淫契約,你參與買賣嗎
晚上八點,我終於把艾莉絲帶回家。
當然是位在山腰的那棟別墅。
計費車在別墅門口停穩。
我把一張大鈔交給司機:「不必找零,給你當小費。」
然後,我提著一袋艾莉絲的新衣服,帶著艾莉絲一起離開計費車,正式進入別墅客廳。
按下電燈開關,客廳完全恢復明亮。
看著客廳內部,我真的有鬆口大氣的感覺。
這樣的疲累感和放鬆感……怎麼說呢?
單單算小時數,從昨天下午到現在,不過短短大約三十個小時,但是我真的覺得自己根本已經離開三個月那麼久。
(第七篇到第二十三篇,的確三個月以上 XD)
會有這麼漫長的時間錯覺,可知這段時間真是發生不不少事情。
先是昨天傍晚開始,一直聽夏美姊姊說傳教用的科幻故事。
然後今天早上開始,一直面對阿呆的死纏爛打。
謝天謝地,總算都過去了……
我看向乖乖站在左邊的小蘿莉:「艾莉絲?」
艾莉絲的右手輕輕拉著我的褲子布料,就像害怕母雞跑不見的可愛小雞。
至於左手,把一個蜜黃色外殼的智慧平板緊緊貼著胸口。
她聽到我的呼喚之後,抬頭看著我,清澄的水藍雙眼眨啊眨。
我繼續告訴艾莉絲:「走吧,回到妳的房間了。」
艾莉絲聽我說完,先是大約二秒的安靜,然後主動轉頭,看向走廊……
蘿莉房的出入口就在走廊裡面。
看起來,艾莉絲真的可以瞭解我在告訴她什麼。
我溫柔的說:「妳先走。」
艾莉絲又是一臉懵的抬頭看我,明顯沒有聽懂。
我溫柔重複一次:「妳先走。」
艾莉絲放開我的褲子,拿著平板,乖乖的向走廊走去。
當然,艾莉絲一邊走,一邊好奇的左右看客廳。
我則是提著艾莉絲的所有新衣服,默默跟在她的後面。
直到我們都站在蘿莉房的緊閉鐵門前。
艾莉絲看著這扇鐵門幾秒,就好奇的左右看著其他門。
她一定很想知道走廊的其他門通往什麼地方吧?
我沒有告訴她,只有安靜的輸入十位數密碼,讓中控系統開鎖。
鐵門就此主動推開,涼爽的冷空氣飄出,房間內的電燈跟著恢復明亮。
我溫柔告訴:「進去。」
艾莉絲又是滿臉沒有聽懂的抬頭看我。
我依然說著:「乖乖進去。」
艾莉絲這才移動腳步,乖乖拿著智慧平板走進蘿莉房。
然後就是我也提著新衣服跟進去。
大鐵門就此緩緩關上,主動上鎖……
我直接走向小衣櫃,就要開始擺放艾莉絲的新衣服。
艾莉絲卻明顯不知道應該做什麼,愣愣站在房間中央到處看。
我告訴艾莉絲:「先去床上坐著,休息一下。」
艾莉絲再次滿臉懵的看向我。
已經站在小衣櫃前面的我,只能再說一次:「坐在床上,休息一下。」
艾莉絲終於移動腳步,乖乖坐在床沿。
一直看艾莉絲這樣,我幾乎確定一件事。
艾莉絲應該不是聽懂,而是『看懂』。
因為不管開口告訴艾莉絲什麼事,只要說的時候她沒有看著我,她就會充滿困惑的看回來,明顯在尋求確認。
但是只要讓艾莉絲看著我,然後把話說出來,她就會完全懂了。
這樣的情況,百試不爽。
只是,雖然已經大概瞭解艾莉絲是怎麼『看懂』,還是無法解釋另一件事。
要怎麼看懂具有複雜內容的語句?
『爸爸媽媽因為錢把妳賣掉,已經不要妳了,今天開始妳只能乖乖的跟哥哥一起生活。』
本質上,這是非常複雜的一句話,艾莉絲到底是怎麼看懂?
總之,我暫時放下這個問題,和乖乖坐在床沿的艾莉絲雙眼互看。
我告訴一直看著我的艾莉絲:「讓阿呆姊姊知道我們回家了。」
沒有錯,這個智慧平板正是緊急辦給艾莉絲使用。
因此我預期,艾莉絲應該會轉開智慧平板,開始使用通訊軟體和阿呆連絡。
艾莉絲卻是開口,用不怎麼標準的發音:「阿呆結結?」
我說的更詳細:「對,就是教你使用平板的阿呆姊姊。妳用平板的通訊軟體和她說話,她一定在等妳。」
艾莉絲卻是繼續看著我,不知道又在想什麼,並且明顯猶豫起來。
這樣的反應,當然吸引我的注意,直看著艾莉絲。
幾秒之後,艾莉絲終於開口,對我說出西伯利亞語。
(天上掉下來的神秘翻譯)「我可不可以用這個跟爸爸媽媽和阿媽說話?讓我跟他們說話好不好?他們應該就會帶我回家了?」
對我一口氣說出好幾句,明顯想要告訴我什麼事情。
這就是剛才讓艾莉絲一度猶豫的原因,她應該知道我聽不懂她說的西伯利亞語。
我當然聽的滿臉懵:「啥?」
艾莉絲看我的表情,明顯聽不懂她說什麼,終於重新恢復安靜,並且微微露出失望的表情。
我只能:「哥哥真的聽不懂妳說什麼。」
艾莉絲乖乖點頭,向我表示她的瞭解和體諒。
不過我也因此再一次深深體會到……
神奇啊!真的神奇!
艾莉絲到底是怎麼看懂我在說什麼?
現在我真心覺得,我需要的不是打電話詢問紳士哥,而是帶艾莉絲去找個語言學家問問情況!
接著,艾莉絲左手放斜平板,右手按下邊緣的按鈕,把平板叫醒。
小小的手指開始觸碰畫面,輸入密碼,進入桌面,然後叫出通訊軟體,準備和阿呆進行畫面和語音的雙重通訊。
我也開始把衣服一件又一件的放進衣櫃抽屜,並且不時轉頭看著她。
大約十秒鐘之後,傳來阿呆的聲音。
阿呆:「艾莉絲!終於到家了嗎?姊姊等妳好久喔!」
艾莉絲露出開心笑容:「阿呆結結……」
接著,傳來阿媽溫柔和藹的聲音:「艾莉絲啊……」
艾莉絲同樣滿臉笑容,並且發音同樣很不標準:「阿馬……」
阿呆再說:「這裡就是妳的房間?看起來好可愛喔。」
現在阿呆能看到的範圍,應該就是艾莉絲背後的牆壁,貼著可愛動物圖案的壁紙。
阿呆繼續告訴艾莉絲:「還記得姊姊說過的鏡頭變換?妳把鏡頭切到平板後面,拿著智慧平板轉一圈,讓姊姊和阿媽看看房間所有地方好不好?」
艾莉絲乖乖點頭。
然後拿著平板,緩緩的進行三百六十度轉圈。
我也停下擺放衣服的動作,看向平板,等待平鏡頭板對向我。
然後我對著平板說:「看到沒,這個房間應有盡有,可是花上我好大一筆錢打造出來,這樣妳可以放心了吧?可以不要整天瞎操心艾莉絲會被我關在陰暗的地下牢房虐待?」
阿呆沒有理我,直到艾莉絲把鏡頭轉到:「鐵門?那是不是大鐵門?」
我繼續把衣服擺進抽屜:「有沒有聽說過安全屋?歐美有錢人都會在家裡弄一間安全屋,把孩子保護在裡面。要是出事,大人也可以一起躲進去,然後等待警察救援。這樣的安全屋,就連遇到核戰也不怕。所以艾莉絲過的絕對比妳爽又安全啦。」
阿呆被我唬住:「喔……」
我告訴艾莉絲:「艾莉絲?」
艾莉絲看向我。
我說:「拿著平板,讓阿呆姊姊看看廚房廁所和床尾的娃娃堆。」
艾莉絲乖乖點頭。
然後拿著智慧平板離開床沿,走向廚房,在裡面轉一圈。
接著走進廁所,同樣在裡面轉一圈。
最後才是走到床尾的娃娃堆,蹲下來,鏡頭直對。
阿呆:「哇……好多娃娃喔,都是艾莉絲的可愛小朋友對不對?」
艾莉絲開心點頭。
阿呆:「姊姊看到妳的房間這麼棒,真的好羨慕喔。」
艾莉絲依然開心笑著。
我則是再次大聲說:「這樣妳放心了吧?」
阿呆:「艾莉絲,要記得每天跟姊姊連絡,說說話,不然姊姊會擔心喔。」
艾莉絲乖乖點頭。
阿呆:「把智慧平板拿給哥哥,讓姊姊和哥哥說話。」
艾莉絲乖乖拿著平板向我走來,然後雙手遞上。
我溫和的從艾莉絲小手接過平板,看著視訊畫面上的阿呆。
看起來,是阿媽家的客聽。
我問:「不是都讓妳看過艾莉絲的房間了?找我何用?」
阿呆:「你現在到底住在哪裡?」
我:「妳沒有必要知道。」
阿呆:「可是……」
我:「到底又怎麼了?」
阿呆沉默:「…………」
我:「如果妳沒有其他事---」
阿呆:「你開的條件,我都接受了……你為什麼還是不願意相信我?」
我思考幾秒:「想聽真話?」
阿呆:「我想聽。」
我:「真的就是因為我沒有愛過妳,不過是這樣而已。」
阿呆:「就算是這樣,還是可以告訴我你住哪裡。至少我可以幫妳照顧艾莉絲,讓你過的比較輕鬆,不是嗎?」
我又是幾秒思考,最後還是決定實話實說:「然後讓妳有機會給艾莉絲灌輸自由戀愛觀念,破壞我的光源氏計畫?」
阿呆:「就算沒有我,艾莉絲還是會從電視和電影知道這些事。」
我:「反正是我的事情,妳這個光源氏計畫反對者不必為我煩惱擔心。」
阿呆:「…………」
我:「還有什麼事?」
阿呆:「你答應我的那些事,真的不會說謊食言吧?」
這一提出,我再次想起那些關於承諾的事。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
就是阿呆答應我的大部分條件,我也反過來主動答應她的一些條件……
………………
…………
……
今天中午,我抱著艾莉絲,帶著阿呆和阿媽離開布娃娃店,一起去餐廳吃飯。
不管怎麼說,中午都是吃飯時間。
就在這頓飯,我和阿呆做出一些正式約定。
餐廳的小包廂,中央一張方桌,我們四人各坐一邊。
餐廳的服務員,開始把我們點的餐點送上桌。
等到餐點都送上,服務員都離開,我才主動開口:「阿呆,我不浪費時間,直入主題了。妳真的要答應讓我一夫多妻?保證絕對不會為難未來其他女人和孩子?」
阿呆:「我答應……」
我問:
「我相信妳會一言九鼎,妳不是那種會說謊食言的女人。
不過我還是要問,為什麼?
只是因為妳擔心艾莉絲?如果只是因為艾莉絲,妳不覺得這會是很有問題的情況?
如果是因為處女膜,真的都什麼年代了……」
阿呆沉默:「…………」
我:「妳要不要再好好想想?」
阿呆難為情,但是又知道自己不得不說:「當然是因為我也喜歡你啦!」
我直接回:「看看學校那些班對,他們是不是對彼此都很好,互相照顧?我有對妳特別好?妳不覺得自己這麼喜歡我是很奇怪的事情?」
阿呆:
「我當然想過這些事!
我真的想過自己是不是太過一廂情願?
想到最後,我直接跟媽媽問這件事。
(阿呆口中的媽媽,當然是我的媽媽,她已經這樣叫好幾年)
我想說,如果媽媽也覺得我太一廂情願,還是離開吧。
結果媽媽告訴我:熊熊很依賴妳喔。
如果熊熊不喜歡妳,早就主動把妳趕走了,根本不會讓妳跟著,也不會拿妳準備的東西。」
我意外:「媽媽這樣說?」
阿呆反問:「你真的不覺得自己很依賴我?」
我:「說什麼鬼話?」
阿呆:「午餐都是我在準備,飲料也是我在準備,手帕衛生紙也是,學校要求的所有用具更是……我拿什麼出來,你都是直接伸手拿過……就像今天早上的早餐粥,你也是直接拿去吃。」
我:「妳既然已經準備好,我直接拿過比較省事啊。」
阿呆:「那麼如果是班上的梅梅、佩清、雯婷、你就會直接拿過?」
我:「會啊。」
阿呆:「真的會?」
我:「當然會啊。她們都準備好了,我為什麼不直接拿去用?」
阿呆:「你絕對不會拿啦!」
我:「妳是我啊?妳就這麼肯定我不會拿?」
阿呆:「對!我很肯定!你絕對不會拿!有時候你真的沒有想像中的瞭解自己!」
我冷靜幾秒:「不管怎麼樣,我們說的都是妳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不要忽然把問題帶回來我身上。」
阿呆也回到正題:「反正,我就是因為這樣,才真的開始喜歡上你!想要一直和你在一起!想要陪著你!想要照顧你!不希望看到你作出什麼可怕的壞事!我才會這麼擔心啦!」
我問的非常直接:「就算要和我上床做愛,被我體內射精,給我生養小孩?」
阿呆一定是顧慮阿媽同桌坐著:「…………」
我再說:「阿媽是老人家,她看太多聽太多了。」
再說,要是因為我這樣說就會讓阿媽不開心,那麼我和阿呆的關係也是根本沒有未來。
阿呆幾秒的沉默,給我答案:「對啊……」
我再問:「就算我會永遠把妳冷落在一邊?也就是所謂的打入冷宮。一夫多妻的家庭,這樣的事情真的很有可能發生。」
阿呆沉默:「…………」
我:「妳的覺悟不夠,這件事還是算了。」
阿呆趕緊說:「我當然會不甘心,但是我可以接受啦!」
我:「為什麼?」
阿呆:「因為我喜歡你啊!只要看到你開開心心,平安無事,這樣就夠了!」
我:
「妳太看的起所謂的愛情。
古希臘哲學家說的很清楚,愛情不過是狂亂般的發情,愛情根本不可信,愛情也不會長久。
妳可能不知道,愛情的偉大是一九六0之後才開始成為西方觀念主流。
這是真的有研究和記錄。
每隔幾年,都會有相關心理學家進行問卷研究,瞭解社會人心的轉變。
六0之前的人們,更在意男配偶的實際社會謀生能力,在意女配偶打理家庭照顧下一代的能力,覺得愛情沒有那麼重要,能一起平平安安的白頭偕老比什麼都重要。
六0之後的人們,認為沒有愛情不行,就算要私奔和一個窮光蛋一起受苦受難。
這種時代的轉變,有一個最好的證明,就是一九六七年的經典電影畢業生。
電影最後,已經步入禮堂面對婚禮的新娘,竟然眾目睽睽之下和忽然跑出來的窮大學生私奔。
二人私奔之後,坐上公車離開,面對車上老一輩人的圍觀,他們原本開心的表情開始暗淡,變的憂愁。
私奔的他們,面對老一輩的圍觀,為什麼表情暗淡憂愁?
根本是舊時代在問新時代:為狂亂的愛情放下一切,真的會有幸福?
阿呆啊……
抱有為愛犧牲到底的想法的妳,早晚會因此不幸,深深後悔。
至於其他相關的難聽話,我就不說了。」
畢業生,經典私奔結局,四分鐘長度,歡迎點開看完
阿呆只能:「你不必為我擔心那麼多啦!我自己的決定,我自己會承擔後果!」
我:「悲劇……妳這樣絕對會悲劇……」
阿呆:
「我知道自己沒有你聰明!
不過我還是知道一件事,不要擅自認定別人會不會幸福!
再說我絕對不會悲劇!
我絕對、絕對、絕對不會悲劇!」
我正要反問---
阿呆:
「因為不論是媽媽還是姊姊真的都沒有說錯!
你就是這樣!
一直在為我擔心!
所以你絕對不會放任我悲劇!」
我只能:「…………」
阿呆繼續說:「所以我會耐心等待!等待有一天你也喜歡上我!就是這樣!」
我直接回:「根本自我催眠。」
阿呆:
「反正我都已經答應讓你一夫多妻!
答應不會為難未來的其他女人和孩子!
也願意讓你打入冷宮!
這樣你到底還在怕什麼?
真的是你在害怕拒絕,不是我在怕喔!」
我:「好,既然妳不怕悲劇後悔,那麼我也不管妳那麼多了。我繼續說其他條件,妳不接受就是拉倒。」
阿呆:「還有條件?」
我開始說:「妳必須改姓。改成和我一樣的有熊家姓。」
阿呆意外:「冠夫---是從夫姓?」
我:「就是從夫姓,不是冠夫姓。可不可以?」
阿呆遲疑幾秒:「為什麼?」
我:「妳是不是覺得,從夫姓就是女性被當成男性的擁有物,是貶低女性的行為?」
阿呆回答的很誠實:「我是有這樣的感覺……」
我再問:「妳是不是覺得,歐美重視女性權益,才不會那樣做?」
阿呆:「對啊!」
我:「東方華人女性,普遍有這樣的錯誤認知,然後拿出來說嘴……」
阿呆:「哪裡錯了!」
我:「我先問妳一件事,妳知不知道居禮夫人?」
阿呆:「知道啊,很有名的女科學家。」
我:
「居禮其實是後來獲得的名字。
妳知道她原本的名字是什麼?」
阿呆開口,正想說什麼,然後一定是終於發現我的用意,轉而驚訝困惑的住嘴:「…………」
我:「瑪麗亞-斯克沃多夫斯卡,這就是她原本的名字。居禮這個姓氏正是從夫姓。」
阿呆:「…………」
我:
「就算是現代西方家庭。
男女結婚還是會有一半以上的女性從夫姓。
甚至於,有些歐美國家的法律還有明確規定。
西方人貶低女性、把女性當成男人的所有物嗎?
西方人一直認為,男女以同一個姓氏一起生活,才會真正對於一起成立的家庭產生向心力。
甚至於不說西方,說東方世界,日本也有同樣的作法,結婚之後必須同姓,稱為夫妻同姓法,不同姓可是違犯日本法律。
因此他們完全不瞭解,華人女性竟然普遍沒有結婚從夫姓的習慣?」
阿呆沉默:「…………」
我繼續說下去:
「華人女權喜歡以西方世界說嘴。
反而只證明本身的無知,對於外國充滿美好幻想,就像外國月亮總是又圓又美,根本不了解西方的真正情況,並且缺乏真正合一的家庭觀念。
所以妳到底為什麼不願意跟我的有熊家姓?
妳的文化程度真的進步到領先東西方世界了嗎?」
阿呆幾秒猶豫:「沒有真正的必要吧……」
我無奈:「看妳真是傻到不行,不知道從夫姓多多少少還是存在著好處……否則這樣的制度有可能在東西方的人類文化之中保存下去?」
阿呆:「什麼好處?」
我耐著性子,好好的問:「我先從這件事和妳談起。我想妳應該沒有下田農作過?」
阿呆搖頭。
我:
「大約是在認識妳和阿媽的一年前,爸爸媽媽有帶我去鄉下參加農村體驗營,主要是用比較原始的方法收割處理米粒。
說是要讓我瞭解農夫的辛苦,讓我瞭解米粒得來的不容易,讓我知道要珍惜食物。
我是真的嚐到苦頭,回到城市的時候感覺自己根本累成一頭哈巴狗,到現在還深刻記得這件事。」
阿呆知道我還沒有說完,所以安靜聽著。
我繼續說:
「原始時代的人類,身強體壯的男人打獵,力氣不夠的女人帶著孩子到處採集……食物取得各看生存本事,其實還不是什麼大問題,能不能平安活著回來而已。
進入農耕社會之後,農耕既然可以更大量並且安全的獲得食物,為什麼要冒著生命危險去外界和野獸賭生死?
只是如同我上面說的,農作的危險性雖然低,卻真的是很粗重的體力活。
尤其是原始時代,我真的不敢想像會是多麼辛苦的情況,根本沒有辦法開玩笑。
必須帶小孩的女人想靠自己進行農活?認真的?
繼續帶小孩前往野外到處採摘,和野獸玩命?
因為農作社會的成立,情況變的很清楚,女人只有從強壯男人身上弄到糧食,才是最好出路。
但是對於辛苦農作的男人來說,如果沒有非常大的益處,為什麼要長時間收留照顧一個女人?
性慾上火,拿著一把糧食去找女人,讓我操一次就給妳這把糧食,這樣對於男人不是更簡單方便的作法?
有專家說,人類最早的職業是妓女,並不是沒有道理。
只是這樣的情況,不管對於男人或是女人,都很不穩定。
男人要拿著一把糧食到處問,到處找。
女人則是整天等,可能還等不到男人帶糧食出現。
一段時間過去,自然會有聰明的女人想到更好解決方法,然後這樣告訴男人。
如果你讓我一起生活,分享食物給我,我不是可以一直讓你一個人上,一直生下屬於你的孩子,順便幫忙農活,打理家裡其他事?
只要男人夠聰明,應該會願意接受這樣的約定。
接受女人,把女人當成自己的私有物,並且產生責任感的給予必要照顧。
恭喜妳,看見人類婚姻制度的形成。
我也恭喜妳,見證男女關係從短期賣淫發展成為長期買賣契約。
另外,妳一定也會發現,一夫多妻是最可能順著發展出來的婚姻制度,端看男人可以養活照顧多少女人。
後續的人類文明發展證明,這樣的買賣契約是非常有利於男女雙方的生存繁衍方法。
強壯的男人負責全力生產糧食,女人依附一個男人給予各種幫忙,以男人為中心一起生活下去。
才會萬年來人類文明一直遵循這樣的婚姻規則,沒有改變。
因此女人屈從強壯的男人,這不是看不起女人。
理性來說,這是因著社會出現,自然而然發展出來的基本分工合作。
人類文明,的確一直走向分工合作的道路,甚至於分工的道路越走越詳細。
所以人類的二性固定婚姻制度隨著原始社會發展出來,真的不是沒有道理。
人類老祖宗們,雖然沒有高效電動機械可以用,但是已經很懂男女互補合作的高效道理。
所以,從夫姓這件事,不論是自己或是男方那邊,心理上都會出現好處,都會更讓對方有更大的責任感願意照顧妳。
現在妳要不要從有熊家的家姓?
妳改成有熊家的家姓,表現出妳的心意,讓我覺得妳是我的私人擁有物,我才會有意願好好的照顧妳這個家人。
不然我為什麼要照顧一個無關的外人?」
阿呆說的含蓄:「可是如果你想要破壞自己東西,要怎麼辦?」
我直說:
「家庭暴力嗎?
會遭遇家庭暴力的女人,真的是活該。
除非是被迫嫁出去,否則都是自找。
誰叫妳自願嫁給那樣的男人?
一個男人會不會是動粗的危險情人,真的不會完全沒有徵兆。
同樣的,一個男人會有什麼樣的前途,也不是看不出來。
女人缺乏分辨的智慧和判斷能力,想要怪誰?
從女人選擇配偶這件事,真的可以一窺她的智慧和判斷程度。
如果是在農業社會剛開始的時代,不會選擇男人的女人可是很難活下去的。
至於拯救援助被家暴的女人叫做人道,我可以接受這樣的人道。
但是請那個女人不要再繁衍了。
因為下一代很有可能跟那樣的女人一樣有判斷問題,禍延下一代,甚至是擴散開來禍害無數代人類。
所以現在就是時候動用妳自己的智慧,判斷我會不會是危險情人?
順便判斷我的未來又會到達什麼樣的程度?
二相權衡比較。
然後得出妳的選擇。」
阿呆幾秒安靜,知道我可能會傷心,不過還是忍不住提出:「這些事情都是爸爸告訴你?」
我:「沒有錯,都是爸爸教我。」
阿呆:「今天和你說話,很多時候,我真的覺得你的想法好可怕……爸爸到底為什麼要教你這些?」
我:
「爸爸教我,不要害怕黑暗。
能夠正視黑暗,走進黑暗,掌握黑暗,也是智慧能力和勇氣的表現。
人們如果會害怕你表現出的黑暗,往往是已經察覺彼此的智慧和行為存在著相當程度以上的落差,不會是對手,因此透過恐懼產生的自保心理。」
阿呆再問回來:「可是關於從夫姓……時代已經不同了啊……」
我:「那麼如果我們之間真的有親生小孩,妳要不要讓孩子跟著有熊這個來自我的家姓?還是妳要讓小孩跟著妳那邊的家姓?」
阿呆被我這一問,再次沉默。
我:
「妳如果真的那麼有志氣,就是要活在女性獨立自主的新時代。
孔子說過:道不同,不相為謀。
大家吃完這頓飯之後就地解散吧。
要一邊照顧阿媽,還要一邊獨力工作,先說聲辛苦妳了。
另外,有一句話是這樣說,仔細想想並不是沒有道理。
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
看在相處這麼多年的份上,祝妳可以找到比我更好,並且一點都不可怕的優秀好男人。」
阿呆:「…………」
我說的非常認真:
「想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快點清醒吧。
人生不是動漫畫那樣的美麗新世界,人生是非常現實的。
看妳這樣,我勸妳還是少看一點少女動漫畫或是女性雜誌。
那種東西,往往只會說出女人喜歡聽的事情,不然怎麼銷售賺女人的錢?
可是我相信女人自己一定也很清楚真實世界到底是怎麼樣,只是有沒有辦法正視而已。」
阿呆還是一直盯著我看:「…………」
我:「怎麼?」
阿呆終於打破沉默:「我忽然發現……你其實是在跟我求婚?」
這麼忽然的話題轉變,我的臉孔當然扭曲:「花---惹---發---!」
阿呆竟然給我露出開心笑容:「仔細想想,我們相處這麼久,你一定也知道我是怎麼樣的女人。你一定覺得,與其花時間到處重新尋尋覓覓,不如選我這張已經有相當瞭解的安全牌吧?」
我看向一直乖乖坐在自己位置上的艾莉絲:「來,一起離開,不要再管這個呆子。」
阿呆看我真的有心要走:「不是啦!我覺得現在這麼文明的社會,我們都已經是文明人,不應該再有那麼可怕的想法!」
我忍不住嘴角上揚:
「現在已經是文明社會?
真的嗎?
男人的孩子依然還是需要媽媽專門照顧。
男人還是必須肩負起維持妻兒溫飽的責任。
女人比起男人還是更適合照顧孩子。
女人還是需要男人賺錢回家維持家庭。
甚至於人類還保留著許多更加原始時代的動物本性。
根本和剛出現的農業社會沒有太大差別,到底哪裡文明了?
很多人沒有真正瞭解,短短一萬年發展,根本不夠讓人類真正文明。
人類並沒有真正文明過。
人類只是比較懂得使用知識和製造出來的器物,幫助自己過的更好。
這樣就要說文明,根本自大。」
阿呆:「可是---」
我:
「不要再廢話了。
我已經解釋這麼多。
妳到底要不要改成有熊家姓?」
阿呆看向阿媽。
阿媽只是溫柔微笑,沒有回答。
我乾脆問:「阿媽,抱歉我直接問妳這件事。因為妳剛才說,自己是阿公的童養媳……所以我猜想,妳有冠夫姓吧?」
阿媽很溫柔的微笑回答:「我這樣的童養媳,當然要冠夫姓……」(冠夫姓,就是自己本來的姓氏上面,加上丈夫的姓氏。)
我轉而看向阿呆:「妳一定很清楚阿媽有冠夫姓。」
阿呆無話可答:「…………」
我繼續說:
「孩子可以跟從爸爸的姓氏,身為媽媽的自己不願意?
背後一定存在著某些思想上的問題。
就我對妳的瞭解,妳會抗拒從夫姓,一定是現代那些少女雜誌看太多,被所謂的女權洗腦了。
妳真的必須重新認識這件事。
真正的女權,爭的大多是和男性一樣的社會政治權力。
超過這些範圍,都是在製造社會對立,破壞社會文化。
總之,關於女權這個話題,真的可以再讓我說上不少。
現在妳只需要知道,如果妳喜歡穩定的社會和文化,認為那樣的社會環境才會讓妳安心喜歡,還是不要相信少女雜誌所說的那些女權鬼話比較好。
那種東西,一定只會說好聽的甜言蜜語,為了銷售量。
此外關於什麼社會文化穩定之類的,它絕對不管。
妳聽信那種時效性非常強的三流雜誌,就是讓自己成為破壞穩定社會文化的幫兇,製造對立衝突的不穩定者。」
阿呆還是只能安靜:「…………」
我:「所以到底要不要改成有熊家的家姓?真的是我最後一次問妳。」
阿呆:「…………」
我站起來:「算了,妳們慢慢用餐,我會先把錢付清。艾莉絲,來,我們走---」
阿呆:「我知道啦!我的姓就改成有熊!反正只是一個姓氏而已嘛!」
我重新坐回椅子:
「既然都知道只是一個姓氏,只有被問到全名的時候才會用到,到底是在掙扎什麼?
真的怕我家暴?
我不喜歡妳,直接丟冷宮就好,動手打妳的意義在哪裡?
反正,少女雜誌妳還是少看一點啦。」
阿呆:「感覺好像會變成和過去完全不同的新生活,我會害怕啊……」
我繼續話題:「等到妳正式從高中畢業,再去政府機關改成有熊這個姓氏,就這樣。」
阿呆:「所以你要承認我是大妻,沒有錯吧?」
我:
「我接受妳。
妳可以說自己是我的大妻。
但是我永遠都不會跟妳進行法律登記結婚。
國家法律上,我們永遠不存在夫妻關係。」
阿呆再次慌張:「為什---」
我打斷她,繼續說下去:
「我可以答應妳,我絕對不會和其他女人登記法律上的夫妻關係。
所以永遠不會有其他女人,會和我具有法律上的夫妻關係。
至於未來生出來的所有孩子,一定一出生就去做血緣鑑定。
再拿著鑑定證明,去政府機關取得法律上的實際親子關係。」
阿呆終於發現我為什麼這樣,因此恢復安靜:「…………」
我再說:「接下來是我的第二個條件,妳同樣必須接受,不然也是拉倒。」
阿呆:「還有條件?」
我:
「正常觀念下,我應該幫忙照顧阿媽。
但是我不直接出錢養阿媽,阿媽必須繼續工作。
不論是賣漢堡早餐,或是其他事情,阿媽都必須繼續工作。」
阿呆真的提高音量:「為什麼!阿媽的年紀都已經這麼大了!而且這是我們的事情,和阿媽無關啊!再說,如果你跟我成為夫妻,我的阿媽也是你的阿媽呀!」
我不理阿呆的態度,繼續說下去:「不過我可以答應,阿媽如果真的遇到經濟困難,可以直接來找我。」
阿呆一股氣,開口又要噴我。
阿媽應該是看這件事和她有關,所以笑瞇瞇的先問:「阿媽知道你很聰明,不會亂說話,也不會亂提出要求。所以你願意明白告訴阿媽和阿呆,你到底在想什麼?」
我:
「阿媽,妳已經六十歲以上吧?
科學家真的有研究過,一直辛苦工作到妳這個年紀的老人,如果忽然停下工作,有很高的機率發生可怕事情。
不論是老年癡呆症,中風,或者是其他有的沒有的問題,都會沒有徵兆的忽然爆發出來。
還是那種一爆出來就很嚴重的可怕情況。
可能是因為身心一直忙碌緊繃,一直在無形中把那些問題壓著。
一放鬆下來,不再有壓力,就整個大爆發了。
所以我不敢跟阿媽妳賭這件事。
妳已經工作到這個年紀,不論是什麼樣的工作,一定要繼續工作下去,讓自己保持有事情做。
不論是做來打發時間或是做興趣都很好。
如果真的缺錢,直接來找我,我會負責填平經濟缺口,不必擔心。
我只是不希望阿呆以為自己和我在一起,傻傻的以為可以讓妳舒服過日子,結果害妳出問題,所以我說的很明白。」
阿呆終於聽懂:「熊熊……」
我再轉頭看向阿呆:「至於妳這個呆子……」
阿呆:「有?」
我:「現在的高中畢業之後,讀不讀大學?」
阿呆:「妳要出錢嗎?」
我:「我如果有照顧妳的責任,當然要出錢啊。妳要讀大學,我就給妳出學費,只是別給我跟其他男人五四三。」
阿呆:「你不讀?」
我:「我為什麼要讀大學?」
阿呆:「如果你不讀,我也不讀。」
我:「那麼高中畢業之後,妳給我開始工作。」
阿呆沒有會意:「工作?去哪裡?爸爸媽媽留給你的公司?」
我:
「呆子,當然是跟阿媽一起工作。
每個月我會另外給妳一筆錢,作為妳的薪水和零用錢。」
阿呆:「我懂了……嘿嘿……是要我陪伴照顧阿媽吧?」
我:「別以為跟我在一起就可以吃香喝辣。」
阿呆看著我好幾秒,感動說出:「我就知道……我果然沒有看錯男人……」
我不管她,繼續說:「最後的條件。」
阿呆:「是什麼?」
我:「妳給我繼續和阿媽一起住,別想跟到我家來。」
阿呆愣幾秒,終於反應:「為什麼?」
我:
「怕妳一時忍不住、趁機強姦我啦!還問為什麼咧!」
大致上,中午吃飯的時候,主要就是談這些事情。
此外就是答應阿呆,讓她可以和艾莉絲保持連絡。
然後就是去電訊公司給艾莉絲辦理智慧平板,帶去百貨公司購買換穿的衣服,再一起吃晚餐,終於回家了……
………………
…………
……
現在,我因為阿呆的發問,想著中午和下午發生的這些事情。
結束回想的我,正式回答她:「妳希望我相信妳,那麼妳就必須先相信我到底。」
阿呆:「你真的不願意直接相信我嗎?」
我:「好吧,先聽我說另一件事,仔細聽好了。」
阿呆:「什麼事?」
我:「等一下我就要帶艾莉絲去洗澡。」
阿呆先是沒有察覺:「洗澡---啊!」
我:「沒有錯,我會和艾莉絲一起洗澡,一起泡熱水。」
阿呆真的徹底緊張:「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我:「為什麼不可以?」
阿呆:「你是大男生!艾莉絲還是小蘿莉!」
我:「妳怕的根本是我趁機性侵犯艾莉絲吧?」
阿呆:「對啊!所以不可以!」
我:
「懂了嗎?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不想相信妳。
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對妳感覺很失望。」
阿呆:「我怎麼了?為什麼會失望?」
我:
「我們認識幾年了?
妳應該很清楚我是什麼樣的人,卻還是表現的這麼不相信我……
妳既然這麼的不相信我,為什麼我就要相信妳?」
阿呆瞬間語塞:「…………」
我:「妳先給我絕對的信賴,我自然也會放大對妳的信任。」
阿呆還是沉默:「…………」
我:「妳還有什麼事?」
阿呆:「洗完澡,可以讓艾莉絲再用智慧平板和我說說話?」
我反問:「所以妳還是不相信我?」
阿呆慌張:「不是啦!」
我直說:「可以。」
阿呆意外,我答應的太果斷:「…………」
我:「因為這是讓妳不要再煩我的最快辦法。至少妳已經知道自己的問題。」
阿呆聽我說完,又是幾秒猶豫:「…………」
我:「到底又怎麼了?」
阿呆好像難過起來:「我給你的印象,真的那麼差嗎……」
我直接回:「笨---蛋---」
然後不再囉嗦,關上智慧平板,結束通訊。
阿呆真的笨蛋。
如果阿呆給我的印象那麼差,我會讓她糾纏?
這就是阿呆的缺點,不過也是阿呆的優點……
我把黃色智慧平板交還艾莉絲:「來。」
艾莉絲乖乖接過。
然後,我忍不住露出邪惡笑容:「一起脫光衣服,洗香香吧?」
這隻天真單純又可愛的小蘿莉,毫無危機意識的甜甜微笑了……
=待續=
艾莉絲,一起脫光衣服洗香香吧?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小說,18禁,兄妹亂倫,性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