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手搖杯的災難

2022/12/19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希望高鐵可以禁止攜帶手搖杯

嗯,應該說大眾交通應該禁止那種封膜手搖背上車。
寒流來的假日特意往南部躲避溼冷的北部,買了高鐵自由座一路咬牙飛奔左營。說咬牙是車票很貴,但是想到南部的暖陽還是衝了!雖然結果發現人算不如天算,高雄也是淒風苦雨冷颼颼。
在南去的高鐵上,車過板橋不久,自由座車廂已經非常擁擠,想要借過都無法錯身的那種擠。突然我發現腳下有一絲涓流從前面走道往我這邊滑過來,一路彎彎曲曲,流過我眼前走道許多人的腳邊和放在地上的包包、行李箱。
我和前面的小姐示意有水正在親吻他的包呢,這時眾人才知覺發生了什麼事,紛紛走避。女車長從後面走來,和眾人說借過後,拿起對講機:「12車有人水倒了,麻煩大姐來協助......」一面說一面往前,這樣人群錯開讓位的同時,我的視線一路隨著車長的腳步前進。

終於看到源頭了,地上灘了一大灘水。

旁邊擺著某著破掉封口的手搖杯,飲料、冰塊等等。沒多久清潔大姐來了,一邊喚著大家讓讓,一邊蹲下拿出紙巾擦拭。
就這樣一路跟著水流擦到我腳這邊,這裡算是末段,水勢已頹,不過,災情慘重,這樣一算大概也流了十幾排座位長。由於人太多,除了災難中心附近的人有察覺外,外溢區的多數不知道,甚至飲料都漫至腳邊也無感,所以有人放在座位下的包包也遭殃了,一時之間怨聲載道。
我看到那手搖杯,就是杯緣封膜破掉,估計是沒拿穩、或被擠壓掉下,封口破了整杯也毀了。
*

隔天回程仍舊搭自由座。

和我一樣回鄉或是南部尋陽的人仍舊要面對現實北漂或是北歸,車廂一樣擁擠,走道滿滿的人,甚至站在我旁邊的背幾乎就要靠在我臉龐。
我稍稍側身假寐,車輪摩擦軌道的聲音挺助眠,不過車剛從台南啟動,後座的人突然騷動起來,一位先生拍了拍我:

「先生你前面是不是有什麼飲料倒了?」

飲料?我沒啊,低頭一瞧:唉呦我的天老爺!
我瞧見一大灘的乳色液體正望後面流去,回頭一看,那乳白的涓流已然像箭一般望後頭七、八排座位飛去。
我連忙起身往前面一排問:你們有飲料倒了?
前排仨女,靠走道的大姐手中兩杯珍奶已然流淌大半,手上提袋提著還正涓滴不止呢。

這時車長又出現(也是一位女車長)。

他瞧了瞧那灘水,拿起對講機,似乎SOP的口令呼喚打掃大姐來9號車廂。然後她請那位「闖禍」的小姐先去處理手上的飲料,只見她恍神一般起身,搖晃著身子往前面的廁所走去。
先來的一位工作員似乎不是清潔大姐,她拿了廁所的捲筒衛生紙,開始鋪在那灘奶水上,整捲衛生紙都丟下了,還是止不住水流望後蔓延的大勢,此時我才知道飛奔時速294公里的水,也會因為物理作用很快的望後面奔去。
我腳下全是溼黏的液體,一雙腳放也不是,抬也不是,旁邊兩位早離開座位到走道乾爽處避難,我狼狽起身找個乾的地面暫時站著。
打掃大姐終於來了,她又是蹲下趴在地板上伸手往前排座位下快速擦拭,我們一夥人連忙和她要了紙巾也幫忙擦,用手的、用腳的在幫忙,都希望盡快處理好,大家好坐下。
我一轉頭突然發現那位闖禍的小姐,不知何時回座位,好整以暇的正在滑手機,一股氣冒起,很不客氣的對她說:「小姐你也起身幫忙一下吧,飲料可是你灑的耶!」
她一聽才訥訥起身也要了紙幫忙擦拭她腳下的那些奶。
眾人這樣忙呼了一會,才算回歸平靜。待回座後,突然聽到後座一家人的女兒說:

「應該要叫那個人自己來清理才是......」

聲音挺大的,我聽得很清楚,前排那位小姐不犯耳聾的話應該也聽到了。

我贊成!

我更贊成高鐵就要拒絕手搖杯上車,甚至所有的公共交通工具,都應該要禁止是吧,除非手搖杯改善他的杯具,否則這樣的杯具真的就是很容易悲劇。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96會員
481內容數
旅行和吃吃的囈語,走走是目的,吃吃是陪語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