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直開.鬧乘客.耍性格︰在台灣當一名巴膠是怎樣的體驗?

2023/11/29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跳上公車時的瞬間傳來一股令人眩暈的氣味,那是把鹹魚淋上納豆放在碳爐上火烤的味道。我懷疑車廂內是否有死老鼠或其他不潔之物,然而,晚上七時多,沒有開燈公車漆黑一片,找不到原因。

直到公車到達終點站,站內燈火通明,嘟悠遊卡之時才發現:司機光着腳,沒穿鞋子。

那些年往逢甲的路上

那年暑假初遊台中住學長家,他手受傷不能駕機車,我們唯有等公車。我指明要去逢甲大學和夜巿,恰巧他家門口就有公車站,站牌列明每天四班和到站時間。

我們在站牌下等了40分鐘,該來的車,沒來。光等40分鐘也不是辦法,學長便提議回房裡打PS3,等差不多再下去。又等了半小時,他忽發奇想打熱線查詢今天是否有公車,沒想到接電話竟然是司機本人:

「哇咧你們要坐車喔?好喔好喔。」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3853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Houseless / 移居者的他鄉紀實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5會員
173內容數
在點與線之間建立幸福的平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