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和未來首相系列番外篇:長州內戰/林芳正家與安倍家的50年恩怨情仇2

2022/12/24閱讀時間約 16 分鐘

【鞍替Part2:強渡關山的2021】

第48回眾議院總選舉是在2017年9月28日舉行,因此第49回眾議員的總選舉最晚會在2021年9月舉行(但實際上因為受疫情影響,改選日期是超過任期的2021年10月31日)。
另一方面,由於日本少子化及人口向都市集中的影響,造成各選區『票票不等值』的情形嚴重,以我國的例子來說,就像金門,馬祖的儘管在人口數上遠少於本島各縣市,但卻各有一席立委席次這樣的票票不等值現象。
因此在安倍政權時,依據「眾議院選舉制度改革關連法」的相關會議,決定以2020年「國勢調查」的人口分佈,進行各都道府縣的「應選席次」調整,並在『第50回』的眾議院改選時實施。
在2020年時,差不多就知道大致會朝向「10增10減」的方向改革:即東京都增加5席;神奈川縣增加2席;埼玉、千葉及愛知縣各增加1席。減少的縣為:山口、広島、岡山、長崎、新潟、滋賀、和歌山、愛媛、宮城及福島等縣各減1席。
也就是說山口縣將會只剩3席。以山口縣的人口分佈來看,較不受影響的是反而是2區的岸信夫選區;亦即1、3、4選區將會合併成2個選舉區。
如果第49屆眾議員選舉,山口縣現任4位眾議員都順利連任,在第50回時必會有1位現任議員無法角逐區域席次;通常的擺平方式,就是將那位未能參選者喬至「比例代表」。例如1996年首次小選區制時,林芳正的父親林義郎就是這樣被安排成比例代表的眾議員。
因此對林芳正來說,若是等到第50回眾議員時才要參選眾議員的話,將會形成5個人喬3席小選區參賽資格的狀態,機會相形更低。
因此第49回的眾議員選舉,可以說是林芳正將來要「爭取首相寶座」前、轉換跑道的「最後機會」了!
按照自民黨向來的提名慣例,除非當事人有重大醜聞或爭議爆發,否則通常是以『現任者為優先』。然而地方上關於林芳正要強行參戰第3選區、拉下10連霸眾議員河村建夫的動作與傳聞不斷。
雙方人馬較勁的前哨戰則是在第3區內主要城市的市長選舉。
首先是2020年4月的「美祢市」市長選舉,林芳正派的「篠田洋司」打敗河村派的現任市長「西岡晃」。
接著當年11月22日,第3選區內人口最多的「宇部市」市長改選,最後由曾經擔任過林芳正在參議院時的公設秘書7年、3屆縣議員資歷的「篠崎圭二」,打敗由河村建夫在背後支持的「望月知子」而當選市長。
2021年3月21日,日本明治維新起源地的「荻市」市長改選,這次則是由曾任6屆山口縣議員、河村建夫的親弟弟「田中文夫」打敗由林芳正所支持的現任市長「藤道健二」,拿下萩市地盤、扳回一城。
上由可知代理戰爭打得有多麼的如火如屠,至於本尊之間也是高來高去,毫不含糊。
河村建夫方面,根據產經新聞記者「広池慶一」的報導,時任自民黨幹事長的二階俊博對林芳正陣營的諸多動作甚為憤怒,曾在2020年10月動員派閥資深國會議員至少20人,到山口縣的宇部市——也就是林芳正母親的娘家地盤,為河村建夫舉辦造勢活動,甚至還安排了拜會、考察林芳正母親家族的「宇部興業」,踢館意味既嗆又辣!
而林芳正這邊為了把握這最後的機會,便於2020年12月將他的住民票(類似我國的戶籍謄本)從4選區的老家下關市,遷移到3選區的宇部市,參選的宣誓意味十足。
2021年1月,林芳正拜會已經引退的前參議院大老「青木幹雄」及向來跟林芳正交好的前宏池會會長「古賀誠」,分別向兩位黨內前輩報告自己將參選第49回眾議院總選舉的決心。
林芳正陣營甚至讓山口縣議會的自民黨黨團作出「支持林芳正」聯名書、氣勢旺盛地對外表示「在地的人都是林芳正的後援會」。
這也讓當時仍主政黨中央的幹事長二階俊博氣到揚言,若林芳正執意參戰,不排除要對他處以「開除黨籍」的處份。
退無可退的林芳正為了表示自己破斧沈舟的決心,更於2021年8月16日向參議院議長提出辭職申請,並對外表示,即便最後未能獲得自民黨的提名,也會以「無黨籍」的身份參選到底!

#被徹底殲滅的河村家

這場山口縣第3選區的自民黨提名之爭,時序進入了2021年8月底,在岸田文雄宣佈參加9月的自民黨總裁改選、並以改革幹事長二階俊博的任期為訴求作為起手式,一舉將山口縣3區的提名事宜,複雜成中央對決的『岸田VS二階』的代理戰爭;地方則是「爭取未來首相參賽權」的林芳正跟「爭取眾議院議長機會」的河村建夫之間的殊死戰!
兩方較勁多時的僵局,最後在岸田文雄於9月30日登上自民黨總裁後,形勢逆轉!
新上任的幹事長甘利明,雖然是隸屬於跟河村建夫交好的麻生太郎之「志公會」,但他跟林芳正在黨內或國會內多個議題組織上,長期是互為主從的夥伴關係(這部份將在近日內發表的:『林芳正::不易流行。長州第十位總理大臣?!』一文中述明);而新任的選對會委員長「遠藤利明」雖然是非派閥政治次團體「有鄰會」的共同掌門人,但該會的成員及創始人「谷垣禎一」,早期都是系出林芳正所屬的派閥「宏池會」。
所以新的黨中央戰選主責者甘利明及遠藤利明對於山口縣3區的提名依據,就不再堅持「現任優先」的原則。最主要的原因,是當時的政治氛圍都認為受疫情影響的自民黨會失去40-50席次,因此誰最有勝算就成為黨中央優先的考量。
另一方面,壓跨駱駝的稻草則是來自選前自民黨本部所做的民調結果。據了解在林芳正、河村建夫都參選,加上立憲的候選人「三腳督」的情形下,不論8月中旬,或是10月上旬的數據,林芳正都海放河村建夫多達24~30%;甚至在10月初,河村建夫的民調還被立憲民主黨的對手超車6%的情形下,林芳正還能領先立憲民主黨的對手近20個百分點。
根據東洋經濟新聞政治記者「泉宏」於2021年11月9日的特稿指出,形勢不如人的態勢下,河村家轉為退而求其次,用河村建夫的引退、讓出3區的提名給林芳正,交換條件是讓河村建夫的長男「河村建一」得以「單獨列名」中國選區比例代表的「首位」。
選對會委員長遠藤利明認為10連霸、曾任官房長官的河村建夫,長年來對黨有功,因此也在10月15日同意此一交換的安排。
10月16日帶著引退念頭的河村建夫召開記者會,宣佈山口縣3區的眾議院選舉,將會全力支持林芳正代表黨參選。
然而也在同一天,時任防衛大臣、也是山口縣議員聯盟會長的岸信夫,對於河村建一單獨排在比例代表首位的事大表反對、向黨中央提出形同「破門狀」的抗議書。
岸信夫不僅主張比例代表的位置,應該繼續安排給安倍晉三人馬、現任眾議員的「杉田水脈」;更認為河村建一跟山口縣議員連盟沒有淵源,不應列入中國選區的比例代表當中。
根據朝日新聞記者「太田原奈都乃」於2021年12月12日的報導回顧,選舉提名公佈的前一天10月18日,河村建夫召開記者會宣佈從政壇引退。就在記者會召開前30分鐘,卻接到選對會委員長遠藤利明的電話通知,說河村建一將會被移到「北關東選區」,位列當地比例代表排名第32順位。從故鄉被趕到更是毫無淵源的「北關東」其結果當然是未選就已落選!
雄霸山口縣數十年的豪雄河村家父子,就這樣被林家及安倍家聯手,不僅3區的席次被拔除,最後更是被清出山口縣的政治地盤之外!
因此,當麻生太郎大聲質疑林芳正的「親中傾向」時,讀者也要了解背後還有這一層恩怨在內。2021年12月底,自民黨黨本部公告河村建夫出任麻生太郎的「副總裁特助」,顯示出麻生太郎給予河村建夫「溫暖」的一面。

【選區調整與安倍離世】

雖然林芳正在2021年10月底的第49回眾議院改選中,如願轉換跑道成為眾議院議員;但第50回眾議院改選,席次減1的問題,所將引發地方政治勢力火拼的態勢也進入了倒數階段。
在選區重劃的各種方式中,大致上是岸信夫所在的2區的範圍會往1區擴大,亦即岸信夫受影響的程度最小,也幾乎會由他繼續在該區參選。
剩下的就是高村正大、林芳正跟安倍晉三的選區要怎麼切成2區?由於安倍是前任首相,因此他的選區也會是向山口縣中部擴大,也就是要嘛跟向來支持自己的高村家爭這一席,將高村政大挪往比例代表;要嘛就是他要跟兩家具有50年恩怨情仇的林芳正競爭這一席;或者更狠的是劃分成讓林芳正去跟高村喬新1區的參賽權。
這裡面關鍵的因素是下關市長在2009、2013年時雖然是由林派的人當選,但在2017年又被安倍派的人搶走,並且在2021年連任。
這一局,光是「用想的」,就已經是一個讓人頭大到不行的「超級燙手山芋」!
根據日本總務省公布,將於2022年12月28日起實行的選區劃分法,山口縣的選區變更對照,如下圖:
最後的選區劃分,果然是禮讓新3區給安倍的方式,讓林芳正跟高村正大去協調出誰來參選新1區的局面。

#安倍驟逝,困局依然未解

2022年7月8日,安倍晉三在參議院選舉中前往奈良輔選,不幸遭到槍擊身亡。安倍的死,固然震驚日本全國、令人傷感;但對於山口縣下一次眾議員選舉的人選問題,似乎出現了解方?!
若先不管山口縣地方上複雜的政治恩怨,安倍的逝世,讓第50回眾議院改選時,現任小選區眾議員人數跟選區數正好相符;林芳正剛好可以移回包含老家下關市所在的新3選區。
但一方面政治上的恩怨難以這樣單純計算,另一方面,依照日本公職選舉法,安倍逝去所遺留下來的第4選區的席次「必須補選」,按照補選慣例日期應會是2023年4月23日。而補選完後,50回選舉時還是要從4個人中協調1人退出區域選舉。
更大的問題在於:誰來參選?
安倍晉三遺留下來的席次,以安倍家長期在當地都是壓倒性取勝的實力,若是由安倍家的人來參選的話,當選是亳無懸念;地方上各勢力、包括林家在內都很難有搖頭的空間。特別是若由向來都代替安倍晉三在山口縣維繫地方人脈與後援會的遺孀安倍昭惠出馬的話,則是最自然的結局。
然而安倍昭惠在喪禮過後的7月21日,前往安倍所屬派閥清和會致謝時,公開表示「沒有意願」參與補選。
對地方長期支持安倍家的幹部們來說,固然又是一個晴天霹靂,但也不忍逼安倍昭惠非得扛下這個擔子不可。因此各種替代方案紛紛出籠,包括安倍家的下一代,例如哥哥安倍寬信的兒子或弟弟岸信夫的兒子接替出馬。
東洋經濟記者泉宏,在2022年9月15日的一篇特稿中指出,據參加安倍晉三7月11日守靈之夜的安倍派議員透露,安倍晉三的母親「安倍洋子」向他們表示,關於繼承人選『我會派孫子出馬』!」
然而現實問題是,安倍的哥哥安倍寬信自己就是躲政治躲得遠遠的,長男「寛人」也在三菱商事工作,據說也是力辭參選之事。據朝日新聞2022年10月16日的報導,山口縣為安倍晉三於10月15日所舉行的「縣民葬」弔祭,有後援會的幹部說,哥哥安倍寬信有出席,但安倍寬人則沒有參加,也就透露了將來不會參選的意含。
至於岸信夫,雖有二個兒子,但大兒子「岸信千世」,目前擔任他的秘書。由於岸信夫最近身體健康甚為不佳,岸信千世也早已預計是要繼承岸信夫的衣鉢。次男「岸智弘」則在三井不動產工作,目前也沒有由他出來參選的傳聞。
如果這樣下去的話,第4選區的地盤很可能在下回選舉就要被林家收回去,安倍家的教母安倍洋子必然難以接受,但現實上又找不到可以繼承參選的「家人」。
根據12月11日朝日新聞的報導,岸信夫在出席山口縣的後援會時,說明他打算要引退,下次的第50回眾議院議員選舉,將由他的兒子岸信千世出馬角逐!
另一方面,若是由安倍派的家臣參選,補選勝出固然沒有問題,但林家在當地的後援會幹部已經明言,只要不是安倍家的人參選,林芳正家勢必會收回下関市大本營的新3區。
對林芳正家來說,補選必須要找一個能「只後援一局」的救援投手,當完49回眾議員後就不再參選的人,若能有本來就打算要引退的縣議員之類的人來參戰補選則是最適合的選項。
這個補選,因為過於複雜的地方恩怨,讓自民黨本部也不想淌這個混水、選擇壁上觀為上策。朝日新聞記者武井宏之、水田道雄、前田健汰在10月16日的聯合報導中,就引述一位黨中央幹部的說法表示:「反正誰出來都會當選,就交由地方自行處理吧!」

#可能的解方?

山口縣地方上,長期支持安倍的力量仍在努力嘗試找出可以參與補選的人,以免長久拼戰下來的地盤被林芳正家拿走。目前出現的風聲有二位人選。
其一是擔任3屆的下關市市議員、也曾任該市議會副議長的「吉田真次」。據每日新聞記者「大坪菜々美」及「反田昌平」的採訪報導,吉田本人私下是有意願,但對媒體則表示「目前尚未到可以回答的時候」。也就是還需要跟「自民黨縣連」進一步討論。
另一位人選則是目前總務省政務官、也是中國選區的「比例代表」眾議員「杉田水脈」。
杉田水脈在2012年時以「日本維新の會」的身份參選第46回眾議院選舉兵庫縣第6選區,雖然區域落敗但在比例代表則是「敗部復活」,初次當選。2014年再度參選區域,不僅仍然落敗,連比例代表部份也未能復活。
2017年受到安倍晉三的賞識,將她列入自民黨中國選區的比例代表名單中,而且是單獨候補,因而得以再次當選比例代表眾議員。當選後的杉田水脈加入「清和會」(目前的安倍派),並在隔年選擇加入「山口縣的議員連盟」。
2021年再次以自民黨中國選區的比例代表單獨候補的身份獲得連任。這也是前文提到岸信夫為了保障杉田水脈的連任,而驅逐河村建夫之子離開中國選區比例代表名單的緣故。
之所以杉田水脈被提出來或許可以參加「4區補選」的原因,是因為依照自民黨的內規,比例代表的單獨候補者,原則上「只能連續2次」;但若是有在「小選區」中當選的話,比例代表單獨候補的權利「可以恢復」。
也就是說對杉田水脈來講,第50回的眾議院選舉,她無法再享有「比例代表單獨候補」的優遇,而是必須要找到一個「小選區」來參選。
所以不談地方恩恩怨怨的話,讓杉田水脈來參加「4區補選」,可能會是最好的安排。這樣第50回選舉時,她又可以回去比例代表單獨候補,小選區部份則是3個區由林芳正、高村正大及岸信夫(之子岸信千世)1人1區參選。
但是杉田水脈的問題是經常發言惹議;她在2018年曾投稿雜誌,發表「同性戀者無法生育下一代,也就是不具生產性」的言論,引發軒然大波。甚至包括對愛奴人的服飾發表歧視言論等,不勝枚舉。所以由她來參選,資格上固然是最好的解決方案,但這門自走砲,會不會又發表出膛爆的言論,地方上也是怕怕的。

【熄燈號:安倍事務所關門】

由於安倍家族遲遲未能找到願意接棒的家人出來參戰安倍遺缺的補選,加上安倍昭惠想要跟安倍家的政治告一段落的念頭甚堅,10月28、29兩日,安倍晉三在下關市及長門市的後援會分別召開會議,安倍昭惠親自出席。
除了向長年來對安倍晉三支持不遺餘力的後援會幹部表達謝意之外,安倍昭惠也再次重申自己不會參選補選,並決定將於2022年底關閉這兩市的事務所(即地方服務處)。朝日新聞記者田道雄、前田健汰於11月1日的報導中,引述長門後援會長「末永明典」的話:「既然事務所要關,自然可以理解後援會也將告一段落了。」
儘管2023年4月23日山口縣第4選區的眾議員補選,安倍家是不是真的就不派人出來參選?但從祖父安倍寛或外祖父岸信介當選議員起算,雄霸山口縣西部近80年的安倍家,就在安倍晉三遇刺後,即將登出地方政壇?!
這件事,看在與之爭執近50年的林家目前掌門人林芳正眼中,不知感想若何?

【半兵衛觀點】

筆者近年在研究、撰寫日本政治與人物時,總是秉持著荷蘭政治與哲學家史賓諾莎的格言:「不笑、不悲、不怒;只是理解」作為起手式。認為惟有先行盡可能還原真貌,才有接下來評斷的空間。
而筆者這篇由即將發表的正傳:『林芳正:不易流行。長州第十位總理大臣?!』一文中單獨抽出,比較詳細的說明在山口縣的地方政治上,林芳正與安倍晉三各自父子二代的選舉恩怨,跟岸信夫在「鞍替」上的失去先手,以及又跟安倍家聯手作掉河村建夫父子的經過。
惟有知道在地方上的恩怨,才能明白在中央方面何以安倍晉三、麻生太郎、二階俊博會對林芳正叫陣,岸田文雄又為何必須幫也可能是自己潛在對手的林芳正。
也惟有知道這些恩怨,也才知道同樣當過「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會長、也是山口縣眾議員的高村正彥,不僅沒有被安倍晉三或安倍派譴責為親中派,還當了最久的副總裁,同時也協助了安保法案的修正通過。
希望本文的提供,加上預計幾天後發表的『林芳正::不易流行。長州第十位總理大臣?!』一文,能提供台灣的讀者一些不同面向的資訊與思考。
(本文結束)
(如您覺得這篇文章值得給予作者鼓勵, 請按下方心形的讚,感謝!)

1】【2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10會員
87內容數
介紹令和時代的日本政治現況走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