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關,少年開始在愛的重力場內迴旋--訪日安焦慮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聽說:那裡是世界最邊緣的地方……/可是那邊真的很無聊喔!別怪我沒提醒你!」「嗯…我就是想去看看啦……/好像到了那個地方後……我才能知道自己在哪裡……」以上是《世界邊緣之旅》①的台詞,或許也是日安焦慮初期作品精神的註腳──「異界」吸引人,但並不使人興起超脫現實世界的希望,不是一個令人傾注熱情追求的「外部」,反而只是一面鏡子,映照出現世的變形。透過包裹在理性目光中的薄荷口味幽默感,日安焦慮一面(與讀者也與自己內心深層的情緒)保持安全距離,一面娛樂讀者。
台詞出處
然而到了《2073年的電子玩具》,安全距離被跨越了。御宅元素的滲透,改變了日安焦慮作品長期存在的「雙重世界」的構圖:他方成為主角眷戀留連之處,「要不要、能不能留下來」成為至關緊要的問題。正面描寫愛情,就是正面描寫人際挫敗的可能性,以及隨之而來的焦慮。這也是日安焦慮第一次處理的焦慮。
這「萌」轉向從何而來?這次新嘗試的工程到底有多浩大?我們懷著讀完好書的感動和老讀者的好奇和一點點國中生的「矮額」之心訪問了日安焦慮。
訪問◎Mangasick
訪談稿整理◎黃尖

I 平行宇宙:故事的發散和收斂

──出版前就聽你說《2073年的電子玩具》一直在大改,展場看到這麼多未採用稿更是震驚。原本的故事線大概是什麼樣子?結局也不是原本這樣嗎?
展場的大量未採用稿,這還只是一部份。
一開始設定的結局就已經跟現在沒什麼差別了。主角進入遊戲前的部份沒有什麼更動,不過進入遊戲後,「我自己原本畫的」和「跟編輯一起整理故事後完成的」部份就差比較多了。原本的版本中,反派存在感比較強,比較像是少年少女在電子遊戲世界冒險、共同對抗反派的故事。
冒險偏多版
──戰鬥漫畫(笑)。
而且也提到為什麼女主角的意識會被製造出來,有種陰謀論的設定。還有夢實境裝置其實進行過人體實驗才研發完成的設定。
──聽起來比現在再硬科幻一點。感覺可以畫五本!
沒有那麼多啦~不過我自己覺得比較B級一點。
──比較接近你原本的風格。編輯是聽到你設定的結局之後,覺得中間太離題了嗎?
好像是。原本設定的是主角最後坐在空盪盪的咖啡店裡,所以說,男女主角的情感、連結需要有些發展,才能到達那裡。
原本設定的結局很接近這張未採用稿
──或者說戰鬥、愛情都要處理就會拉得很長(笑),不是一集可以解決。
對。總之原本比較B級版的畫到後來,慢工的社長就找編輯來和我一起整理故事。其實畫到一半我自己就有預感得大改了。
──哈哈哈哈!也就是說,這次你這次自己其實也有意識要把主角之間的互動、關係當作故事主線?
是有企圖去處理這塊的。我想表現的是《謎狐怪童》式的愛情:男女主角彼此喜歡,但具現他們心意的是各種奇怪的行動。一方做出奇怪的事,但另一方可以接受。
植芝理一《謎狐怪童》
──想試著用類似的方法說故事。
對,不過自己雖然想去畫這樣的故事,但下意識還是有點在逃避吧,所以在編輯進來跟我一起整理故事之前,劇情才會岔向戰鬥(笑)。編輯來找我溝通的時候問我動筆的初衷,我才說自己玩《死亡擱淺》的時候一直回去看一個NPC(開若爾藝術家)的事情,編輯也說那焦點應該是在男女主角的感情。
──不過最後的成果倒是沒有《謎狐怪童》那麼破天荒。
還是比較白一點。
──太強調「怪」好像又會偏掉了,會脫離「電玩」這個有某種固定性的背景。一路聽下來覺得編輯給了你很大的幫助,毋庸置疑。不過這樣的合作模式會有什麼缺點嗎?
如果說有缺點的話,可能是我個性上的缺點。跟別人合作的時候我會把別人的想法放在比較前面。(思考了一下)會把「往這個方向改」看得滿重的,雖然是必要的,應該要改的,不過……
──主要心力放在修正故事方向,結果就比較難出現新的發想或火花?是這種感覺嗎?
好像是。比方說事後看某些畫面,會覺得空間感或表現方式等等的,都還是可以調整得更活潑、更接近以前風格。進行修正的過程中,容易有一種「總之先畫出來再說」的心理。
──沒關係啦,記住那個「應該還可以更……」的感覺,下一部作品表現出來就好。
對啊,畢竟是第一次。這以後是可以調整的。

II 日安式電繪萌圖的誕生

──聽說這次《2073》都是電繪?
最後只有回憶橋段是鉛筆稿,其他都是電繪。其實還有很多棄稿是電繪,沒有展出來。未採用的稿子絕大部份是電繪的。
原本的發想是用鉛筆、電繪去區隔故事中的現實世界和遊戲世界,不過畫著畫著發現這樣一定來不及(笑)。所以才改成回憶/非回憶的區隔方式。剛好回憶的部份也都是遊戲橋段。
回憶=遊戲橋段
──對你來說手繪和電繪有什麼差別?
近期我很想嘗試用硬筆畫漫畫,《大雨中的怪物》是起點。電繪第一篇作品應該是蓋亞的合輯《島嶼狂想曲》中的〈港都夜雨〉,不過因為對硬筆的效果感興趣,所以畫電繪的時候還是把筆觸設定成類似沾水筆的感覺。
《大雨中的怪物》
〈港都夜雨〉
《2073》最後雖然是因為現實考量以電繪為主,不過真的有感受到方便性。比方說可以微調某些角度,也免去了掃描手繪原稿的工作。
──缺點有嗎(笑)?
真的需要時間去習慣。我用iPad已經很直觀了,不是用繪圖板,不過手感比拿筆的時候滑、用很小的力道也能畫線等等的,都還是要去適應。這對畫風還是會有影響。
──說到畫風,看未採用稿也會發現,《2073》剛動筆時的人物畫風比較素一點,跟以前的風格不至於落差太多,後來為何切換成完成版的這種感覺?
我在畫的時候有不斷微調人物畫法的自覺,不過是到了最後回頭去看時,才發現竟然落差這麼大。
初期主角造型
定稿主角造型
自己覺得我人物畫法的變化有兩個階段:第一是頭身比變大,人物比例變得比較接近真人;第二是開始對五官的比例比較講究。第一個階段是《2073》之前就發生了,第二個階段則是發生在畫《2073》的時候,應該跟畫女角有很大的關係。女主角在這個故事中的重要性很高,我一直想說要把她畫好。然後近年我吸收的……
──萌系力量。
……影視養分。
──哈哈哈哈哈哈!好隱晦!
(笑)看比較多才開始接受萌系美少女,二、三年前我完全不看美少女系統的日本動畫。一開始還是因為對遊戲文化的興趣,讓我去找各種舊遊戲的圖像,比方注意到《美少女夢工廠》的人物。我從那些角色的像素圖感受到魅力之後,才漸漸開始喜歡萌系美少女。以前是完全無感的。
然後也因此開始看以前的動畫。
《美少女夢工廠2》
──不是直接進去,是有一個路徑。那你喜歡什麼動畫?
沒有看很多,但喜歡到現在也想繼續收集周邊的是《幸運星》。
──有特別喜歡的角色嗎?
除了此方,也喜歡柊鏡。(註:分別為上面影片預覽圖的左二和右二角色。)
──喔~
在《幸運星》之前看了《涼宮春日的憂鬱》,因為那時候上了Netflix,我有一個從高中就很宅的朋友推薦我看,說裡面有很多科幻哏。我第一次看是打亂時序版的,所以第一集是他們在那邊拍影片,很超乎預期。
──好懷念……那回到作畫這件事。你畫女生角色的時候有什麼特別注意的地方嗎?Saya的可愛雖然跟正統派萌系角色還是不太一樣,可是她放在這個故事裡還是超可愛耶。
注意的地方……比方說眼睛,我還是想跟原本的畫風保持一些連結,所以一開始還是黑點,磨到最後用自己的方法加上白色反光的部份。臉的輪廓也磨滿久的,最後才找到好的造型。其實《2073》一開始還有另一個女配角,被刪掉了,後來畫完之後回頭去看,發現跟Saya相比很歪。
也有點像愛心的眼睛畫法
然後女生的五官造型風格變了,男生也才跟著改。
──還是需要協調嘛。另外,應該是互動、反應設計得很好,女生角色也連帶產生一種可愛的感覺,不是單靠畫表現出來的。
其實,進度走到將近九成五的時候,我回頭去微調的很多部份都是男女主角互動的橋段。
──不會跟原本的故事合不太起來嗎?
反而是覺得沒做到位才調整的。第一次要畫這麼多男女角色互動,一開始其實沒有很入戲。
日安焦慮以前絕不會畫的互動
──你以前作品中的角色……不知道這樣說精不精準,但好像比較是「一起玩」的感覺,交心的成份不太多。
《世界邊緣之旅》①有女性角色,但比較像導遊吧。
《世界邊緣之旅》①
──第二集也是在回憶的段落中才稍微流露出情感。那《2073》的畫風變化這麼大,調整的過程中有沒有面臨什麼困難?
《世界邊緣之旅》②
前面提到,我是畫完去比較前後期差異才發現落差,整個過程對我來說其實是漸變的,所以沒有感覺到什麼困難。而且電繪有方便修改的特性,如果感覺到同一個角色的長相有微妙差異就會進行調整,像眼睛應該都有改過一遍。畫到整部作品幾乎都已完成後,我會去改髮型。
──感覺是一個處理造型、讓角色連戲,以及把戲導得更好的微調過程。
或者說,只要看不順眼就會動手去改(笑)。
──那《2073》畫得最開心的部份是什麼?
整體而言的話是開頭,經過各種嘗試,到最後確定有一個適合的風格、感覺可以走下去的起點是很開心的。後面的話,碰撞磨合的印象比較多。
故事開頭
畫面的話,就是很多Saya那邊。
──哈哈哈哈哈哈!那邊就真的很有植芝理一味了。
植芝理一《夢使者》

III 引用:用喜愛的事物打造一個彈珠台

──《2073》的另一個特色是引用。在科幻故事當中,引用經典作品本來就很常見,不過這是你應該是畫漫畫以來做得最大量的一次──你自己在臉書上點破的就有村上春樹、《銀翼殺手》,我還看到《涼宮春日的憂鬱》等等。這次選擇火力全開的原因是?
可能因為「愛上虛擬角色」已經是一個類型性非常強的故事了,比方說《雲端情人》、《銀翼殺手》都是,那我能提供多少新意進來呢?我沒有把握,所以想說,那不如把自己喜歡的東西都丟進來看看。
──讓它們彼此碰撞看看會怎樣。
對。書名也是因為喜歡村上春樹,就向他致敬。之前也有訪談問到村上給我的影響是什麼,我覺得滿難回答的。可能不是在創作內容方面有直接的影響。
村上春樹第二部長篇小說《1973年的彈珠玩具》,1980年出版。此封面插畫為佐佐木牧作品
──那你讀他的作品享受的是什麼?
說故事的方式吧。所以一旦喜歡上,好像不管他說什麼都會感到有趣。他很常描寫的情境是獨自一個人置身在都會當中。
──要說孤寂感確實是有一些相通之處。
然後他也會描寫平凡日常當中突然出現一些虛幻的事件,比方說地上突然開了一個洞,你就走進去。
──記得《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最前面是在描寫搭電梯,整個過程拉得很長,在這個不起眼的靜止狀態下,異常感慢慢展開。
對,我會喜歡這種感覺。〈大雨中的怪物〉可能就有點接近《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不過它描寫的是異常世界中的日常生活。
異界的日常
──嗯~然後,都有奇怪的角色唐突冒出來對主角說奇怪的話(笑)。

IV 預告片

──整本畫完有沒有什麼建議或心得想給原本畫短篇漫畫、接下來想挑戰長篇的人?
我想到的還是很基本,就是最好對整個故事先有明確的想像……有個明確的大綱再動筆。這次《2073》我還是一樣在「想到感興趣的元素」的階段就開始畫了,劇情都是動筆後才生出來的(笑)。
──所以走了些冤枉路(笑)。那有下一部作品的構想了嗎?
之前畫了一個短篇是二手店地下有人在考古,結果挖到奇怪的東西。可能會想發展成同樣角色重複登場但故事都在一回內完結的的單元劇。不過在《2073》後,我還是想畫男孩女孩之間的情感連結,所以應該也會加到新作當中。
日安焦慮最近發表的極短篇也是在描繪可愛的少年少女互動
──好的,請大家先收一本《2073年的電子玩具》,被他的「現在」震撼一下,然後等著看未來日安焦慮對娛樂性、怪誕性、浪漫描寫的調配會進化到什麼地方吧!
2022/12/19,於衛星
《2073年的電子玩具》介紹與試讀
同期出版的短篇小品《駭影異視元》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420會員
277內容數
真正的秘境不會有什麼文字足跡。 而我們希望給另類漫畫/視覺藝術的探險者些許助力。 2013年至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