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分鐘的女性高潮冥想,一齣濟世理想或騙局重演?《以高潮之名:OneTaste 的故事》用性高潮抹除性侵認知

2022/12/28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本文會提及影片內容喔!)

Netflix 紀錄片《以高潮之名:OneTaste 的故事》

靈性騙局何其多,Netflix又製作了一部身心靈圈性侵爭議案的紀錄片,但特別的是,這次在故事裡被推崇者捧上天的拯救者,是女性。
這名美國女性叫妮可迪登(Nicole Daedone)2012年出版過一本以女性性高潮為主題的書,並在更早之前創辦OneTaste公司,推廣女性性高潮的技巧,稱女性性高潮是能與瑜伽、冥想並駕齊驅的良好實踐。基於她的博愛精神,她致力宣揚這套只要15分鐘的高潮冥想,這套冥想還有個很東方的名字叫OM
聽起來很神秘的OM,實際上就是15分鐘的陰蒂按摩。
當然妮可的說法不會那麼簡單,她說這是一個緩慢漸進、雙方全心專注一同經驗身心靈深刻連結的過程。她說這門藝術是從一位佛教僧侶那引介的,又結合了她對禪、佛學、猶太密教等興趣的內容,使人能達到終極的滿足。於是15分鐘的性愛撫,被包裝成價值上萬美金的身心靈(性)課程,被誇飾成能拯救人類,創造美好世界的新信仰。
如果妮可把OM留在性與情趣的世界就好,今天大概也不需逃亡海外躲避查緝,但妮可對於她所發明的高潮冥想有著宏大的願景。2011年她受TEDxSF邀請演講,最後結尾時提到達賴喇嘛曾說,未來有位西方女性將改變世界,她則認為,改變世界的將是一群性致勃勃(turn-on)的女性
哇!她把女性性高潮推崇到一個政治高度了。我百思不解這邏輯是怎麼形成的?但隨著我看完這部紀錄片,從她親口所說的蛛絲馬跡,似乎看見一些端倪…為何她無法把性只是留在情趣,而要將性與某種政治觀、權力觀牽連在一起,並且竭力吹捧性高潮的地位宛如宗教信仰,或許都與她的父親很有關係。

只要有高潮,性侵犯與暴力何罪之有?

「我爸因為犯下了52起幼童猥褻案而死在監獄裡,我從來不認為(took on the idea)他是個壞人,我認為他只是廣闊的四次元生命,以致他無法將自己侷限在三次元的律法之中,那是我心中他唯一犯下的罪。有些人可能有其他不同的想法。(嘔吐表情)」 —妮可
妮可曾說性高潮就是她的宗教,這話可不是說假的,撇除她有意識地基於盈利目的,將性高潮與身心靈、宗教結合,好擴大「治癒」的範疇,她在許多公開演說裡所表現的性觀點與性態度,也明顯地很挑戰既定的社會框架。到底有多少人會同意她對她父親採納的評價?我只能說自己完全無法認同。
但妮可也許真心認為,一個人的快樂是可以建築在他人痛苦之上的,只要每個人都能學會從痛苦裡感受性愉悅,接納性暴力,那便沒有性侵可言,她的父親也就理當無罪。那個幼時被父親利用作為猥褻其他孩子的誘餌—她,也不會是共犯。
妮可自己便親身實踐這個信念。她多次提及自己過去作為性工作者的經歷,說某個性暴力的客戶付大把鈔票來掐她,當她臣服於他的野獸面,他便在慾望釋放下哭了出來,這些外表強硬的野獸,內心只是渴望愛的愛哭鬼罷了。
妮可透過認知轉變,說服自己跳脫性暴力受害的情境,重新取得主控感跟權力,而性慾至上的理念,就是她用來強化「我不是受害者」認知的途徑。然在我看來,我卻感覺這是過往被害經驗累加而成的自我保護機制,用自我催眠的消極作為,逃避正面去抵抗侵害者(包括她父親的利用)

燃起性慾以解決受害之痛—消失的受害者

「 我的想法(have a story)是,我不是受害者,受害者說法的問題在,它奪走你的力量,如果你想知道轉移強姦的真正方法,那便是燃起百分之百的性慾,因為那樣就不是強暴了。」 —妮可
這樣一段論述,使得OneTaste所宣揚的女性高潮淪為性侵的藉口,當一個社群裡強暴不再被定義為強暴,你能指望什麼?你能像妮可一樣催眠、說服自己,性裡唯一的罪就是沒有燃起滿滿的性慾嗎?
妮可對會員及員工洗腦這套燃起性慾就沒有受害的認知,好讓女性接受侵略的性行為,讓男性認為當女性說「不」時,他依舊能強制發生性行為。妮可則在幕後用這些「你情我願」越演越烈的性修行活動,收取大筆金錢。
但在高舉著女性高潮旗幟的屋簷下,卻有一堆女性受到傷害,還失去了「我是受害者」的話語權,她們無法做到妮可那般完全接納獸性掠奪、完全否認身心受創的狀態,在發聲或崩潰後,繼續被社群洗腦是因為自己還不夠精進OM、不夠自由、不夠靈性覺醒造成的。

投藥給你無以名狀的空虛飢渴

到底性高潮是怎麼一路發展成治癒萬事萬物的解方?
有些人可能對追尋者嗤之以鼻,但那些來到妮可門下的人,一開始也都只是好奇這玩意兒是否真能改善自己的生活,包括男性也想知道能否透過高潮冥想,與女性達到更深層的連結。
OneTaste初登場時,妮可頂多利用了一些宗教文化的詞彙來包裝OM(不然15分鐘的陰蒂摩擦有啥好賣的?)這家公司看起來就跟其他銷售瑜伽課程的單位沒啥差別,但多了被《紐約時報》等多家龍頭媒體報導、名流藝人支持的曝光,便足以使這家公司跟妮可在人們心中形塑出值得信賴的形象;而不是那種神秘兮兮,聚會地點隱密又排外的團體。
妮可逐漸發現前來的人群裡,帶有內在空虛、不滿足或創傷而飢渴想要找到解方與歸屬的人,特別容易吸引、操控。於是高潮冥想作為釋放創傷、達到自由快樂的說詞也跟著衍生出來。
其實妮可的操控手法與其他邪教領導並無不同,就如其中一位身心受創的員工所說:「一切都是從愛開始的。」但這種看似無條件地且快速地接納、關注、愛你的舉動,是為了讓你也快速交托自己,盡快融入她所建造的社群,並產生對此社群及領導者的依賴和歸屬感。

清醒為何如此之難

當依賴與歸屬感緊密建立了,妮可作為權威的領導者,她的言行、認知與價值也理所當然要被視為真理。假如你不認同她,就等於不認同你所歸屬的社群,原先被社群認同的自己也會連帶失去自我認同跟價值
這一連串的反應,是很多被操控者難以「看清」並離去的原因,因為當一個人放下過多界線與他者融合時,他等同交出了一部分的自己給他者,和戀愛十分類似,我們從自己喜歡的對象上看到一部分美好的自己。
所以當被操控者即便受害還盲目為對方辯解,或選擇性忽視傷害,是因為還無法承受自己要負起錯信、誤愛事實之責任,這不僅要主動摧毀各種被植入的認知,還要摧毀曾一度充滿希望、愛與信心的自己,對一個原本失落卻發現過綠洲的人來說,有多麽殘酷。
於是他更情願相信突現的痛苦是短暫過渡,他不應該放棄,而要繼續努力,愛與滿足會再次充盈自己,只要他持續精進這一套療癒技法。妮可與其他操控者都常如是說,他們要求你堅信他們所說的信念價值,並拋開個人判斷與感受。
他們清掃任何異議的存在,就算那是你內在最真實的聲音。

你的性觀點不是我的性觀點—性解放守衛的多元價值

妮可把女性性高潮推崇到一個政治高度,其背後邏輯,我們已經清楚多了。可是不論妮可是因牟利考量或綜合其特殊經歷,造就她相信性高潮能平天下的觀點,我們還是可以質疑這場戲碼,是否只是妝點了女權跟靈性文化氛圍的鬧劇?
一個人擷取了佛學典籍「一味(one taste)」的典故,恣意與性高潮連結,試圖使這15分鐘的陰蒂按摩令人感覺更為正統、有憑有據,再輔佐可信的公眾意見哄抬,要打臉的人可能還想說自己會不搞錯了什麼?
「正如大海只有一味—鹽的鹹味;法理戒律亦只有一味,那就是自由之味。」
—佛陀
佛陀當初說一味是用以表達學佛裡自由的真義,但經妮可轉化運用後,OneTaste成了用來聚集一群有相同「性品味」的人。這裡先不談許多宗教及文化詞彙如何被濫用,就如性解放(Sexual liberation)也常被人誤以爲只是追求縱慾、性開放,加上有妮可這類有志人士的推波,把追求性快感高潮視為「解放」女性的正確途徑,尤其當一個受良好教育、成功的女性說出這種話,彷彿更像是正確的女權目標。
可是性解放不是性開放,性解放無意推崇單一的性價值,一個無性慾者或禁慾者倘受到性壓迫,如被迫要去進行各種性嘗試,那即違反了性解放旨在保護多元性價值觀點的本意。
了解並尊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與意願,才是真正的自由與解放。這點往往是操控與專制者難以接受的。

請告訴我,我欠缺什麼?然後賣給我吧

OneTaste社群網站上有篇貼文,斗大的圖片寫:「30%的女性未達到高潮」,我只想簡單一個提問:為何做愛一定要高潮?這就像我們看到一篇研究說:「30%的男人勃起可超過20分鐘(亂掰的)」,你會不會試著質疑這論述背後帶有什麼樣的設定?你有感覺到傳播者可能正嘗試宣傳,性高潮與勃起時間是重要的、美好的、正常的,以致你應該重視並追求它們的隱形意圖嗎?
我們每天接觸的資訊,都在說服我們相信某些東西,而絕大數的最終目的,導向的是某種形式的銷售與經濟利得。不僅是性,你也可以將資訊替換成任何的東西,像是房子、車子、戀愛婚姻、腹肌或大胸等,媒體不停在營造各種夢幻逸品,教育你要追求這些東西。
但假如你根本沒經驗過或擁有過,你怎能那麼肯定它值得你付出代價去追求?為何你覺得自己總是缺少什麼或不夠正常、美好?有沒有可能你的欠缺與需求,是被他人創造及刺激出來的虛假想望?
也許你最該做的,是停止心中一聲聲的不夠、不夠、不夠,停止再評比自己在那些論述裡的高低位置,然後轉向愛戴你的獨特與獨立,也許你會發現,原本千斤重各種沒有達標的壓力都褪去了,什麼夢幻逸品,皆有待商榷

推薦閱讀:
嘴巴說不要但身體很誠實?性器官有反應不代表想要——《性愛好科學》
相關文章: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7會員
58內容數
--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