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看見山頭之外,邊界迷漫開闊的溪源:Cicada《棲居在溪源之上》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棲居在溪源之上》是一趟上山與返家的悠長旅程,走出有霧的森林,探尋山林深處的谷地,重新看見山頭之外,邊界迷漫開闊的溪源。
原來所謂『溪的源頭』並不是一座邊界清楚的湖。
溪源,從不是它,而是它們;是谷地裡的小水窪與伏流、石洞與沙孔,尋找溪源也是尋找自我。Cicada如返最初,「山」不再只是登頂,藉由山行所見林相,將臺灣的身世,刻進琴聲。
走過渺茫大疫
溪源揮散登頂的迷霧
雨和太陽同時存有
在棲居中與土地對話

回望,原來就是向前
《棲居在溪源之上》跨越與消弭了眾山之名,在山與山之間,深刻地感受山的構成,有雨水與稜線、圈谷與巨木。這一次,Cicada的山,更是心靈的山與自我療癒的山,山不再是某個地點,而是森林中感受到的一切。
|關於《棲居在溪源之上》

有別於以往Cicada的專輯多以較神秘的曲目開場,這次專輯從雨過天晴的意象出發。首曲〈下過雨的營地出太陽了〉以明亮的鋼琴展開,由山上的家出發,尾曲〈通往家的松針小徑〉則是結束旅程,回到山下的家。
在音樂性上及專輯敘事脈絡上達到首尾呼應,樂團也希望透過重複循環上山返家的音樂路程,回應到這三年的時代氛圍,「在山中待著的日子,總會遇到需要住在潮濕營地的時刻,但雨總是會停,當陽光照進營地,一切都活躍起來了,我們打起精神,繼續前行。」Cicada透過描摹雨和水為主的六首短曲串接長曲,像是長時間山行中的休憩,亦是構成山林的重要元素。
|關於 實體專輯裝幀設計
本次封面與版畫家沐冉合作,以單版複刻的形式打造專屬視覺,在媒材上延伸林木的質地,透過版畫的細節紋理,呼應音樂里各種真實的起伏與呼吸。作品編排不從寫實出發,而像走完一趟山行之後的回想,走過的路、偶遇的風景,在腦中呈現迂迴的空間感。
|關於《棲居在溪源之上》全專輯
線上|數位聆聽
購買|實體專輯


01 下過雨的營地出太陽了
早起打開潮濕的帳篷,陽光撒進營地,周邊的一切都活躍起來了。我們打起精神,繼續前行。
02 松葉上的鳥與水珠
路途中經過二葉松林,松針上的露水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這首曲以長笛與豎笛呈現兩隻鳥的對話。
03 抵達圈谷之前的棱線
走上稜線,谷風迎面而來。我們看向前方的國谷,想像遠古時,冰河如何刻出這片谷地。這首場景為聖稜線。
04 穿過霧雨森林
午後走入森林,踏著穩定的步伐,霧兩輕撫皮膚。有時轉個彎後,突然出現陽光;有時則聽見有鳥飛過
05 棲居在溪源之上
我們以15天的時間,步行超過120公里,造訪嘆息灣、錐錐谷、丹大溪源、童話世界等谷地,探尋中央山脈深處的溪的源頭。我們試著以較為陰性的視角,不以登頂為目標,亦不以登山者為主體,而是揣摩著山的視角,想像其歷經的悠長時光,微觀山所孕育出的深邃自然,探索山與山之間的溪源谷地。
06 雨從傍晚下到午夜
靜靜待在森林裡的一個池子邊,閱讀泥巴中留存的動物足跡,想像牠們來來去去的景況。
07 在水池交會
在山上待的時閒長了,總會碰上徹夜大雨。聽著雨水打在天幕上,慢慢睡著。
08 巨木曾在的痕跡
在一次前往屏風山的途中,過溪之後,被那片紅檜森林觸動,因而開始認識檜木在台灣的故事。歌曲從檜木被砍伐殆盡的歷史開始,後來有一群人努力想保存它們,也就是九○年代的森林保育運動。曲子中段之後,則由長笛帶出新萌芽的生命,檜木小苗從倒木上慢慢長出,隨著溪流漸漸茁壯,以它們的根牢牢捉住這片霧林坡地。
09 通往家的松針小徑
走在鋪滿松針的蜿蜓小路,回想這一趟旅程,缓步下山。
|關於 Cicada 專場演出
【台北場】2023/3/12 (日) @ Legacy Taipei
購 票 │https://www.indievox.com/activity/detail/23_iv021571b

【台中場】2023/4/30 (日) @ Legacy Taichung
購 票 │ https://www.indievox.com/activity/detail/23_iv0215881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8會員
192內容數
本月主打星|舞思愛Usay Kawlu 最新創作專輯《美感Harateng no Pangcah》               -                                                            我們把風潮音樂人的故事,收藏在這裡分享給大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