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的彼端 聖騎士觀點 18 理解 No.4

上面是同學好友海砂為本書繪畫的人物圖
這個人物應該是夜舞
繪圖時間應該是2000-2003之間
聖騎士觀點
理解 No.4
2001-02-09 04:36:00
我曾聽蒂娜說過,蒼穹的故事.
傳說中,世界一片靜凝,冰凍,渾濁,毫無生命,無涯漆黑所包圍.
無盡黑暗,對這世界吹著冰風,刮著暴雨,永遠永遠,從不稍緩.
龍神 薇仙(Veeshan) 自黑暗降臨,揮動巨爪,從冰層下取出堅硬泥土,以龍燄粹煉成泥,為這片大地砌出圓頂天盤,隔離四周寒風,無盡烈雨.
天盤內,薇仙(Veeshan) 開始刨剷凍原,分割世界,帶來粹燄,喚醒這片大地.
刨碎的億年冰層,永不溶解冰屑,散射到天盤,點點光芒,化為一片永恆星空.
但是,天盤受到來自外界黑暗的暴雨吹淋,開始化為泥水,溶解,崩落.
於是,薇仙(Veeshan) 取下一片龍鱗,命令牠:[化為朝陽,在天盤內,為大地帶來溫暖,燒烤天盤,讓它永遠保護世界.]
這片龍鱗從此成為太陽,永遠帶來溫暖,也保護泥土砌成的天盤.
很快,天盤被朝日過度燒烤,開始乾裂,化為塵沙.
眼見,天盤即將再度崩滅,薇仙(Veeshan) 滴下淚珠,輕輕拿著:[化為夜月,在天盤內,與朝日輪守,巡迴天際,為天盤帶來水份與柔和光芒.]
太陽與月亮,完美的搭配,便代替 薇仙(Veeshan) 永遠保護這個世界天盤,成為蒼穹......
這個神話傳說是真的嗎?
我在漆黑森林中慢下腳步,透過枝葉,抬頭望向夜空.
點點繁星,真的是永恆冰屑?
我聽過,更充滿浪漫情懷的傳說......
戰士告訴我,每顆星星,是英勇陣亡的勇士之魂,昇往天宮,看護他的家園與愛人.
法師們知道,每個光芒,都代表創世的劇烈火燄,永不消逝的魔法力量,繼續存在.
牧師只堅信,夜空中裝滿了情感,少女的祈禱,情人的真愛,永世聖潔不變的祝福.
死靈法師說,那是死者亡靈,飄盪在夜空,帶領永恆生命知識,等待著再重回世間.
而我,我是聖騎士,我是戰士,我是法師,我是牧師,也是死亡製造者,應相信什麼?
現在,我只覺得自己的渺小,在這片星空下,微不足道.
眾神祝我,引領我,您謙卑的僕人......
通過黑暗森林,營火那麼明亮,如同燈塔,指引迷途的路人.
終於,我又回到高等精靈城,我的故鄉,我的家園.
這裡的空氣,甜甜的,暖暖的,外人無法真正理解.
巨潔石牆,不知經歷多少歲月風霜,依然毅立不搖,保衛我的同胞,隔離來自外界的傷害.
我停下腳步一會,回過頭.
[到了,這裡就是高等精靈城,精靈們的永恆家園.]
[是嗎?這裡就是精靈城.]
[是的.]
夜舞和她的骷髏護衛,站在我身後,語音中沒有絲毫感觸,我能體會.
這裡畢竟不是她的故鄉,沒有屬於她的成長回憶,她是不必對這個地方有感觸.
相反的,城門口的守衛一定會對他有很深的感觸.
尤其是她的骷髏護衛......
[那麼,就請妳和骷髏護衛在這等一會吧.我很快就回來.]
[等等,傑帝肯,我也要一起進去.]
[妳要進去?]
[不行嗎?而你不是要找那將你拋棄的盜賊同伴?還在等什麼?]
[請妳不要這樣說他.]
知道嗎?
麥克藍特 雖然剛剛離我而去,但那不是他的錯,是我的決定,是我離他而去.
他在離去前依然試圖勸我一同離開,是我自己要冒死離開......妳應該也有聽到.
[隨便你說吧.]
她冰冷一句話,讓我有點不是滋味.
總之,不管妳說什麼,都不是 麥可藍特 離我而去,每次都是我讓他不得不放棄......
[總之,恐怕妳必須在這等,精靈城一向不歡迎外人.]
[是因為這樣?應該是還在擔心我傷害你的同胞嗎?]
[是有一點......]
會說不擔心,絕對是騙人的.
不過我都已經將妳帶到這裡......
[好,我還是有辦法進去.]
有辦法進去?
夜舞 撥開暗淡寬大的外披,伸出雙手,準備要開始施法,臂膀卻被骷髏護衛拉住.
她回過頭,冷看一眼,骷髏護衛便退一步,恭敬低頭,抽回雙手,讓她的主人繼續行動.
[凱爾,你守在這裡,等我回來.]
怎麼回事?為什麼牠要抓住主人?
不過,更讓我注意的,是她的行動,到底想怎麼進去?
夜舞 閉起雙眼低聲呢喃著我不了解的咒文,從腰際一個陶罐,握住一手物體.
那是什麼?從她指縫所流落的物體看來,應該是黑砂石.
果然,她將滿手黑砂石揮舞半空中,睜開雙眼,冷冷讓砂土落在身前.
隨著砂土飄落,她的身影便如同被水沖刷,一絲絲,一條條,一道道,自上到下,消失在我眼前.
如同我所猜,隱身術,一個防禦性法術.不過跟一般法師的施法方式不同,這應該是死靈法師的施法樣貌吧.
[就算妳隱身也沒用,在城門還是會被發現...喂!!]
沒有任何回覆......
有聽到嗎?
我將手伸向她剛剛站立的地方,卻什麼都碰不到.
如今,四周除了些微動物的行動聲,就只剩冰冷清風.
老實說,我不喜歡這種樣子.如果剛剛我不是親眼看她施展,將完全不會知道這附近還有一個人在,而且是帶著強大力量的死靈法師.
遽然,一陣尖銳笑聲傳來,令人生厭.她的骷髏護衛以黑暗空洞雙眼望向我,嘲笑著.
剛開始,讓我吃了一驚,以為牠打算作出什麼行動,過了幾秒,牠依然保持原樣,倒讓我放心不少.
嘲弄我嗎?
真是可悲,你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靈魂被囚禁在這骨架中......
我不理會牠,回過頭,越過樹林,走向前方高等精靈城的城門.
一步步踏在枯葉斷枝上,踏在黃土泥沙上,聽到自己的腳步聲是那麼清晰.
而此時理應存在的另一個腳步聲呢?
我稍微停下腳步,專心聽著,依然只有冷瀝風聲.
她從隱身之後,就都沒有移動嗎?
應該不是吧,我剛剛伸手沒有碰到她,證明她的確已經移動.那她又到哪裡去了?為什麼行走完全沒有聲音?就跟 麥克藍特 一樣安靜.
更多的謎再度浮現在心中.
夜舞,到底是誰?
為什麼這麼年輕就有這樣的力量?
以人類來說,她應該20歲而已吧?
[喂.] 我輕輕喊了一聲. [妳還是回頭吧,就算隱身,也一定會在城門被發現.]
我覺得自己就像白癡一樣,對著空氣喃喃自語.
真是讓人心煩.
城門旁炎炎燃燒的火柱,越來越清晰.
木材收縮的霹啪聲響隨著暖風傳來,驅散黑暗,也驅散寒冷.
靠在大門旁,潔白石牆的守衛聚在一起閒談,有說有笑.偶而,微微笑聲跟著月光照映過來.
忽然間,其中一人望向我的方向,收起笑容,舉起武器,推了同事一把.
[誰在哪裡!?站到有光的地方!!!!]
看吧,就算妳會隱身,也沒用.城門的守衛都被祝福過,能看穿所有事物.
我停下來,嘆口氣,煩惱著等等要如何跟守衛解釋夜舞在這隱身的原因.
尖銳的破風聲朝衝了過來,在我來得及反應前,一支箭就插到我腳旁的泥土中,只差幾公分就要射中我......
射中我!?
[站到光線內!!!!]
[等等!!我是 傑帝肯!!隸屬聖騎士軍團,第三烈焰部隊!!]
[我不會再說一次!!馬上站到光線內!!!!]
因為深夜中的這幾聲呼喊,城垛上的守衛都衝出來,搭弓瞄向我,立即被十支左右的箭標定.
這句話是認真的.如果我不馬上站出去,數十支箭就是往我身上射來.
精靈很少失手.
身後的樹林,隱約傳來那骷髏的笑聲,又在嘲笑我嗎?
真是狼狽......
我大踏步走出去,站到光亮的地方.
[我是聖騎士傑帝肯,剛從樹之城回來.]
他們看了我一會,確定我的確是精靈聖騎士,便都喘口氣,將拉緊的弓玹慢慢放鬆.
幾個人以無奈的表情看我幾眼,雙眼透露出讓他們虛驚一場的責備,都回到剛剛警備的地方.
[不要命啦?在那裡鬼鬼祟祟作什麼!?害我以為半獸人又來夜襲,差點把你射穿祭神.]
一名守衛走向我,臉上掛著淡淡微笑.
我也走向他,碰了面,跟他禮貌性握了手.
[你......有沒有看見什麼?]
[看見什麼!?]
[不......] 我向四周望去,同樣,什麼都看不到.
夜舞沒有跟來嗎?這樣也好.
這名守魏跟著我向四周張望,好奇我在找什麼.
[被半獸人跟蹤嗎?]
[嗯...應該是.]
[這可糟糕,要我們---]
[不必,反正都已經回來.]
[說的也是.]
我們互相微笑點頭,就肩併肩走向巨大的城門.
我正喘口氣,一個蒼老但熟悉的聲音,從我頭上城牆傳來.
[站住!!!!]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文以載道!!!!!!  2022/11/01開始在這裡認真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幾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自然律,奉子成婚十三歲,天地敕封令,地球防衛武力。
榮耀的彼端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