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的彼端 聖騎士觀點 17 理解 No.3

聖騎士觀點
理解 No.3
2001-01-27 03:36:00
她微弱但急促的氣息,劃破寂靜叢林.
惡夢嗎?
月光下,她睜開雙眼,醒過來.
骷髏護衛關切的走去,蹲在身旁,關愛憐憫著撫慰主人臉龐.
她慢慢立起身,望了寵物一眼,便轉過頭,看向我.
額上的汗滴,在月光反射中,顯得更加清澄明亮.
深紫的雙眼,不再毫無情感.
微微的恐懼,更多的是不安,直接傳達到心中.
一定是因為剛剛的那場夢......
我很想祈求諸神安撫她的心靈,帶給她平靜.
但我作不到.
沒什麼好可憐的.
我相信,過去一定有更多可悲的靈魂,受到她的玩弄,操控,這才是我應該祈求憐憫的.
或許,這場惡夢,就是諸神給予她的一個懲罰.
是這樣嗎?
我不知道.
我相信,眾神自會安排一切.
我站起來,以聖騎士禮對她微微示意,略為表示我的善意.
她冷靜的點頭回禮.
然後呢?我應該作些什麼?說些什麼?又應該怎麼說才對?
即然她不是敵人,對我沒有敵意,我自不能對她露出敵意.
但,她終究是跟我站在不同立場......
[聖騎士,有事嗎?]
她先開口詢問我,讓我覺得有點意外,也讓我心中的一塊大石放了下來.
又在讀我的心思嗎?
知道我正在煩惱著該如何開口,所以先開口.
不論如何,至少,我不必再思考要如何開始話題.
[......妳來這作什麼?]
[你留下來,只是為了問我這句話?]
[算是吧......而且我希望妳能幫我.]
[幫你?說要打是你,說要幫也是你,到底你想怎樣?]
她說的沒錯.
一開始遇見她,我的確是希望她能幫助我,直到她開始讀取我的心思,才震攝於她的巨大,以為她帶著惡意,展開攻擊......
我是聖騎士,應該奉獻生命給予眾神,就算為此犧牲......但是借助這麼強大的邪惡力量來達成目的,是我應該做的嗎?
現在,我依然在猶豫.
聽到嗎?
現在我不怕妳來讀取我的思緒,只要我是光明的,沒有任何愧對妳的地方,想讀就讀吧.
[不,早上的事很抱歉.]
[不介意我問你名字吧?]
[傑帝肯(Jedicode).]
[傑帝肯,我們在這裡要做什麼,跟你無關吧?]
[我是聖騎士,這很重要.]
這真的很重要.
我想知道妳在這裡,到底想作什麼?
是想要傷害樹之城無辜人民的靈魂嗎?
應該不是......
如果是的話,我和麥克藍特現在早就已經死了,不可能讓我在這問妳.
是吧?
請回答我.
[我跟凱爾想要去碎骨地(CrushBone),但我們對這個地方不熟.]
[碎骨地!?]
[對,就是碎骨地,你應該知道在哪吧?]
為什麼妳會想要去碎骨地?
妳也是前去追求財富的冒險者嗎?
應該不是吧.
妳能探知生命秘地,體會受到眾神詛咒的知識,不會膚淺到追求財富吧.
那麼,妳是把自己的靈魂出賣給邪神,站在半獸人那一邊嗎?
如果是的話,我更是不能帶妳過去.
妳可以殺了我,但絕對別想要我帶路.
但是,妳連碎骨地都不知道在哪裡......應該也不是我所猜的吧.
[妳們去哪裡做什麼?]
[那你呢?需要我們幫你作什麼?]
需要妳的幫忙......
我現在能相信妳嗎?
我可以相信妳吧?
我可以相信妳真的不是跟我敵對的吧?
一陣晚風吹了過來,刮動地上花草,樹上枝葉.
薄薄霧氣,在腳下無聲瀰漫.
我應該選擇什麼?
我不想冤枉妳,但也不想在還沒弄清妳的想法前,就冒然為妳帶路......
[傑帝肯,你有什麼疑問嗎?]
她再度面無表情對我發問.
一陣微風,吹動她的短髮.
剛剛的惡夢心悸,已經消逝無蹤.
月光微微照在臉龐,冰冷的情感,多了一分孤寂.
我能相信妳吧?
我能相信妳吧......
是的,我終究還是選擇相信妳.
也請妳不要欺騙我.
[......其實,我跟我的同伴也是要去碎骨地.]
[嗯?]
她沉寂了一會,不曉得在想些什麼.
在考慮要不要告訴我妳的目的嗎?
[傑帝肯,你是要進去刺探敵情嗎?]
[不是......]
[不是?那你要做什麼?]
[妳們這些外人又要去碎骨地做什麼?]
我已經告訴妳我的目標.
現在,請妳相信我,告訴我妳的目的吧.
[傑帝肯,我不想跟你說太多.總之,我們不是去跟你為敵.]
[我想也是......]
那麼,妳到底是為什麼要到碎骨地?
真的是為了財富嗎?
不然,還會為了什麼......
[傑帝肯,你還是不相信我?]
[還不能,我對妳一無所知.]
[好吧,傑帝肯.我們是要去復仇的,就這樣.]
[復仇?]
[夠了.你應該不是要我們帶你去碎骨地吧?那能說你要我們幫什麼忙嗎?]
是嗎?
妳也有親戚或朋友,受害於那群半獸人嗎?
是因為四年前的那場戰役吧......
是誰?
父親嗎?
兄長嗎?
或是妳曾經深愛過的人......
不論如何,至少我們在某些地方,目標是一致的,不是嗎?
[......我需要妳們的力量,幫我救人.]
[救人!?救誰?]
[戰俘.]
[傑帝肯,你確定?還有戰俘活著?]
[我相信.]
[為什麼你這麼確定?]
[因為我能感覺到.]
是的,我依然能感受到,蒂娜的思緒,還跟我的心連結在一起......
真的還連結在一起嗎?
我還深愛著她.
但她呢?
我始終無法忘掉她,和她那遭受半獸人污辱,所生的孩子......
那應該是我的孩子!!
擁有精靈的純正血統!!
不應該流著半獸人骯髒的血!!
神的決定自有其道理......
真的是這樣嗎?
[你跟你的盜賊同伴要單獨救出戰俘?]
她的聲音打斷我的思緒.
但跟以往的冰冷不同,帶著一點情感.
摧促著我繼續說下去.
妳也聽夠了我的自怨自哀嗎?
就如同其他人......
[幾個月前,我們成功潛進去過.]
[然後呢?]
[我親眼確定了戰俘,至少還有數十名活著......但我沒有能力救出他們.]
就算救出來之後呢?
我真的能夠就這樣接受蒂娜和她的小孩嗎?
[為什麼只有你們?軍隊沒有採取行動嗎?]
[高等評議會不敢貿然行動,怕再引起一場大爭戰.]
[那你們聖騎士團呢?]
[很多人都願意幫忙,不過大家都有很繁重的任務,時間無法湊在一起.]
[命令比你們聖騎士宣誓要保護的弱小生命還重要?]
[高等評議會要求我們先耐住性子,他們必須先跟其它城市聯繫,才能一同採取行動.]
[然後有回應嗎?]
再也沒有回應就是一切回應......
這就是為什麼現在我願意冒生命危險,跟麥克藍特兩人再進去的原因.
她慢慢轉過頭,望向默默站在她身旁的骷髏寵物,好像在對牠下些什麼命令.
然後再度回過頭來望著我,向我走過來.
[傑帝肯,我們願意幫助你,不過你也不能阻撓我們.]
[妳所指的阻撓是?]
[這樣說吧,進去碎骨地之後,我和凱爾會先幫助你.但如果我們找到了復仇目標,你和那群戰俘就必須自求多福了,可以嗎?]
目標?
為什麼妳會知道是哪個半獸人殺了妳所關心的人?
總之,那都跟我無關,對吧?
反正妳也不會告訴我的.
[......可以.]
[很好.]
她舉起右手伸過來.
要我跟妳握手嗎......?
忽然間,我回想起她曾經以這雙手,施展強大力量,殺了那群半獸人......
我不得為此感到遲疑.
[你連我的手都不敢握?怕我咬你嗎?這只是表示友誼,互相信任.]
[抱歉...]
[那麼,傑帝肯,希望我們在碎骨地內,能合作愉快.]
我將手伸了過去.
才剛碰觸她的手掌,便能感到冰冷的溫度傳來.
讓我微微吃了一驚,她劇烈的,如同被蛇咬一口,將手抽回去.
怎麼了嗎??
因為我手上有沾到什麼不潔的東西嗎??
我更仔細檢查我的手......
什麼東西都沒有.
那麼是?
她睜大雙眼看向我.
不,那深紫雙瞳,如同望向一個遙遠,我無法理解的地方......
[妳怎麼了?]
月光下,她冰冷的臉龐不再毫無生氣,多了一分力量.
那麼火熱,劇烈,帶著微微血腥殺意......
她很快的將手再朝我伸來.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文以載道!!!!!!  2022/11/01開始在這裡認真活動! 不要把我當成三流寫手,甚至是對我找事!絕對會是很笨的大錯誤!  就是喜歡寫小說,並且天生有寫小說才能,其他沒有那麼多好說!  要看我的書,必定先從這幾本看起:被我養育的小蘿莉們,雯雯,自然律,奉子成婚十三歲,天地敕封令,地球防衛武力。
榮耀的彼端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