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社工員札記】年前一週。

2023/01/2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霧還未散
  (記於2013年2月4日)
  霧,還未散去。

  連續幾日的晴朗,一直沒有過年將至的氣氛,週日清晨的一場大霧,卻突然把年節氛圍帶到眼前,好像,過年就是要這麼濕濕冷冷的,才有味道。

  年前一週,是機構服務對象最期待、同時也是最難熬的幾天。

  有些服務對象殷殷期盼整冬,就是為了回家過年,回家,對一般人而言是個多麼平凡自然的詞兒,對他們來說,卻是一年一度的時刻,當有人率先返家,整個機構內的氣氛就浮動了,再怎樣也壓不下就要過年的喜悅;在這個領域待久了,看到的事情多了,接觸的狀況也多了,卻漸漸地,對於每天每年重複上演的劇情放緩下來。

  不敏感嗎?未必不,可,依舊牽動神經嗎?也未必。

  只是,服務對象對過年的滿滿喜悅及期待,所謂的一般人,感受得到嗎?

  他們彷彿都有年節將近的生理時鐘,上週五下班時,好幾位服務對象歡欣地對工作人員喊著「新年快樂、恭喜發財」,霎時間,同仁都有個錯覺,以為隔天就是除夕新年,可卻還有一週,整整一週,才會來到那個大家期待的日子。

  以機構的立場,或,以社工的立場,非常希望服務對象都能回家與親人團圓,畢竟是傳統最大的節日,有些服務對象一年回家這麼一回,更甚者,一年就見親人這麼一次,即便他們是心智障礙,親情從未斷卻,依然有任何事情都無法阻攔的親情天性;我這麼想的,或,機構同仁都這麼想的,在家屬心裡卻也未必有著同樣感受。

  他們的家庭背景各有歧異,每戶家裡也都有本難唸的經,家屬擔心的、掛意的,乃至猶豫的,機構這邊其實都了解,只因立場不同,造就了不同的堅持。

  我始終相信,如果可以,沒有家屬願意將自己的親人送到外面,之所以這麼做了,肯定是家裡有不得不的苦衷與壓力,逢年過節是服務對象最期待的日子,某種程度,也是家屬最沉重的時間。

  一一打電話向家屬探詢何時來院接回,也再次一一了解每個家庭背後的考量,對我來說,這是每年都在重複的橋段,今年卻因這場大霧,更感心酸,即便,多數服務對象都會回家,還是讓我頗有感觸,就像這霧,凝結久了即下成雨,雨後,便能看見青空嗎?

  身心障礙領域始終是社會角落,身心障礙福利服務機構也始終在角落裡默默存在著,機構亦始終有未能返家過年的服務對象,所以,三百六十五天、每天二十四小時都在運作,即使我已習慣在機構過農曆年,也曉得每年就剩那幾位固定班底一起圍爐的感受,可我依然期盼,或許能有那麼一年,這間小巧玲瓏的機構與工作人員都能在農曆年間好好休息;說是休息,其實,到底還是希望所有服務對象都能回家團聚,然而那卻是我們相當清楚,同時是最遠大又最基本、也最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雖然還有將近一週才到蛇年,自上週五起,院內已展開今年的返家潮,先行回家過年的服務對象在大家滿滿的祝福、羨慕與渴望眼神中與家人回去了,距離除夕愈近、大家返家的頻率便愈密集,又像霧散了之後,總會窺見陽光。

  農曆年節氣氛漸淡的今日,還有多少人真誠期盼這個和家人聚首最長的日子?

  他們的單純直接,到底,還是給一般人們上了一課,何謂珍貴吧。

  真誠希望這群率真的活寶,個個都新年如意。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我們都在你情我願的泥淖裡, 編織瞧不見彼岸的神話。 我有純、有醇、有唇, 與蠢。 我是幕後黑手。
身心障礙機構服務的感受小記,不特別,但很真實。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