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天界的治癒良藥

2023/01/31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內容出自撒母耳記下24章,主角是大天使拉斐爾)
耶路撒冷近日災難不斷,瘟疫在以色列持續了三日。不知道是哪個小傢伙又惹雅威不高興,祂本來還打算讓整座城飢荒七年、或是遭受敵國的攻擊三個月、現在想想三天的瘟疫似乎友善多了。這天拉斐爾來到此地,是來完成神最後的吩咐——滅城,他在上空盤旋了一陣子之後才怯生生地降落在某條無人的街上。拉斐爾向來不擅長應付人類,卻被賦予了「治癒人們」的能力,他貴為大天使,卻恐懼著人類——主要是紛爭之類的較血腥的那一塊。
「這種事叫米迦勒去做不就好了…」他咕噥著
身為非戰鬥主力天使的拉斐爾,這樣充滿破壞性的任務本不該由他擔當(諷刺的是,他還是象徵「治癒」的天使),讓率領天使軍團的總司令——米迦勒,或是作為戰力前線誕生的能天使——那赫修來或許還比較合適。遺憾的是,在雅威心中,武力似乎只適用於天界和冥府之間的「恩怨情仇」,處理人間的這點「破爛小事」根本不值得動用,這天拉斐爾就這麼恰巧地浮現在雅威的腦海裡便被差遣去了。想到這裡,拉斐爾開始思考神對人類的情感究竟是愛還是恨,又或者,根本不在乎?
不過即使拉斐爾有選擇權,他也不會把這項任務交給米迦勒或是那赫修的(即使以位階上來說他算是部下之一),畢竟這兩位散發出的尖銳氣息所帶來的恐懼對他來說更勝人類的一切。在所有天使當中,只有加百列才能讓他感到安心,那背脊上等身大的羽翼是拉斐爾覺得最有安全感,也是最喜歡待的地方。像這種時候,拉斐爾通常都會央求加百列陪同前往人間,只不過…
「呀,你來的真不是時候,他不久前才被神差遣去給一個叫迦得的人類傳話,到現在還沒回來呢」
他無奈地隻身遊走在巷弄中,持續了三天三夜的疫情讓整個耶路撒冷了無生氣,街上沒半個人影,雖然這讓拉斐爾輕鬆不少,但他一點也不開心,這座城馬上就要毀於自己的雙手,眼前的景色都將成為最後一面,可這都是神的吩咐,他能說什麼?想到這裡,拉斐爾更加鬱悶了,他拖著沉重的步伐,不知不覺晃到一戶人家前。說一戶人家也有些奇怪,畢竟當拉斐爾拉起那殘破不堪的布簾時,映入眼簾的只有一個躺在地上病懨懨的人兒。那人連蓆子都沒有,他橫臥在冰冷的泥地上喃喃自語:
「我的老天…疾病已經蔓延了三天三夜,城裡已經死了好幾萬人,死亡的命運不知何時會臨到我…我為此天天焦慮,天天失眠…噢,大天使拉斐爾啊,請治癒我變得殘破不堪的靈魂吧」
拉斐爾聽到這番話像是被刺中了要害般,難受得很,他揪著衣角試圖克制住顫抖,並緩慢走向那人身邊,蹲下來在他耳邊輕聲細語:
「可憐的小傢伙,我這就來帶走折磨你的痛苦」
「噢…祢就是拉斐爾?大天使拉斐爾?神聽見了我的禱告派祢來的嗎?」
「…是的,所以,不用再害怕了」
「噢,感謝主…感謝主…祢沒有拋棄我…」
「是的,是的,偉大的神是不會拋棄他的子民的,來,喝下這個,然後好好睡一覺吧」
拉斐爾不願再看見人類如此悲慘的可憐樣,他催促著,然後從懷中取出一個透明的瓶子,裏頭的液體混濁地晃動著
「咦?不該是給我施一個讓人犯困的奇跡之類的嗎?」
「這個更有效,相信我,比起無形的奇跡你們人類會更喜歡有形的救贖的」
那人思考了會兒,覺得天使說的有道理。他想起了兒時為了獲得父親的肯定而努力的自己、以及在長大成人歷經了妻離子散之後的日子裡以酒精消去意識的感覺,在透過直覺的比較之後(差不多三秒左右),後者似乎比較有魅力。那人接過天使手中的液體,然後像是在借酒消愁一樣地大口大口咽下,很快的,他漸漸失去意識,眼皮再也沒有張開過
天使是一種不睡覺,也不需要睡覺的生物,對拉斐爾來說人類能夠睡覺是值得羨慕的。他看著那人進入了永遠的夢鄉,一動也不動,再也不需要承受疾病帶來的恐懼以及滅城之後的痛苦,即使就這麼一個人,也因此感到安心了。他伸手準備讓耶路撒冷不復存在,但神的陰晴不定卻像往常一樣,雅威向拉斐爾緊急喊停:
「夠了,住手吧,這樣他們太可憐了」
於是以色列今天也因神的憐憫而又這麼逃過了一截,拉斐爾也因不需要真正動手而鬆了口氣。他展翅飛向加百列所管轄的沙邁因。雖然拉斐爾也有屬於自己所管轄的天界——拉基亞,也就是天界七重天裡的二重天,但那裡只充斥著被雅威囚禁起來的囚犯們的咆哮,簡直和人間的巴別塔沒兩樣,實在待不下去。而沙邁因不僅能看到這世上所有的星辰,還能看到比地球上任何一處更美麗的大海,最重要的是,那裡有令拉斐爾安心的加百列。
此時加百列已從人間歸來。
「怎麼傳個話這麼久?」
「人類很難溝通的,他們都很有自己的想法,舌頭和腦子也異常的靈活,吵得很,你又不是不知道」
「不過熟睡之後倒是安靜得像個石頭呢」
「是啊…唉,要是我也能睡覺那該有多好…啊」
加百列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往自己的牛皮腰包翻了翻
「怎麼了?」
「…你有看到我的『摩耳甫斯』嗎?」
「呃…大天使跟不同領域的『神』打交道不太好吧」
「我不是在說希臘的那個小伙子啦,我是指藥」
「藥?」
「是啊,我把它打碎成粉跟水攪和在一起裝進了一個透明瓶裡,它還在研發當中,暫時想不到合適的名字所以借了『摩耳甫斯』的名字來稱呼它而已」
一股不安在拉斐爾心中油然而生
「…什麼樣的藥?」
「就跟『摩耳甫斯』一樣,負責讓人類安靜得像顆石頭的藥…,噢,這是你形容的,不過實際上摩耳甫斯那傢伙似乎只是喜歡到處去人類的夢中串門子。嗯…我還是改個名好了,總是用別人的名字不太好,改叫『嗎啡』怎麼樣?好唸多了吧」
——————————————————
不知道需不需要的註解
1:雅威=耶和華
2:「嗎啡」名字由來是由於服用之後會讓人想睡於是用了希臘神話中的夢神「摩耳甫斯」來命名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やまだα
やまだα
只是個對希伯來神話的天使們腦洞比較大的人,跟現實的宗教沒啥關係。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